趣读啦 > 玄幻小说 > 龙与圣剑 > 第615章
    br />  瓦兰镇最繁华的闹街,正是天空所要去目的地的必经之路。br />  距离魔法师协会总部相当近的距离,大约有四千米,那里竖立着高塔状的建筑,视力足够优秀的话,可以判断出内容量十分惊人。br />  因为远比周围的建筑物要高而十分显眼,那正是这座中立城镇中最大的交易行,属于重阳楼的十层塔楼,宣称可以同时容纳上万数量的生物;因为重阳楼的尊主放出话,只要是来此的客人,不论种族皆平等对待,因此偶尔能看得到除人类外的其它类别生物出现。br />  高达四米的大门,沿边是银色的不知名金属,发出并不明显的淡光,两侧的守卫笔直的站在原地且目不转睛。br />  刻印了魔术「种族探知显现」——算得上是了不得的手笔,其作用并非是获取对方的种族,而是有着探知目标原形的效果,重阳楼尊主显然是为了提防那些非人类者的光顾。br />  虽然嘴上显得宽容,但只要不是傻瓜就绝无可能完全相信异人种,为了能够得到那些人类难以触及而魔兽却能轻而易举摘取的材料与药果,这种手段似是必须是无奈。br />  稍微犹豫了一瞬,然后毅然大步的踏入。br />  并无任何事情发生,没有引起守卫的注意。br />  理所当然的,判定为d级的魔术如果能检测出龙族原形,天空真的要为了安全而乖乖滚回龙之大陆了。br />  塔楼的一层,虽然是基础面积最大的发布区,但只有零星魔术师服装的人与冒险者可见,因为这里只负责发布那些较为困难完成的交易信息,如果要相互交流的话,不会傻傻的站在原地,重阳楼会提供专门的单间。br />  第二至第五层,分别为交易区、药品售转、兵器冶炼与拍卖会场,与其说重阳楼是库尔·瓦兰最大的神战交易区,不如说是最全面的商业点还更为贴切。br />  “先生,请问您是单独来的吗?”br />  在进入二层的时候,侍者出现在天空的面前,或许是因为年纪的原因,侍者觉得天空身边应当有监护人陪同。br />  “我是第一次来,如果要出售物品的话,要去哪里登记么?”br />  “无需如此,重阳楼不会干涉客人的行为,但若有价值较高想要出手的售品,可以直接交付柜台收购,如果价值非常高,进入拍卖列表是允许的,但需要一定数量的押金。”br />  天空听完表示了解,然后看似老练的挥了挥手,侍者微微欠身才走开去接待其他客人。br />  从敖博彦那里得到的魂级神具,如果出现在普通的交易区,说不定会引起相当强烈的慌乱,但只是出售蛟龙之血应该没关系,并不是说蛟龙之血价值不高,而是普通神战者有机会弄到,只要运气很好、碰到例如两头魔兽厮杀这种前提下,收取一些血液并非难事。br />  虽然设有豪华正式的专柜,但不乏席地摆摊的武者,其中出现了吸引天空目光的东西。br />  “能介绍一下这株植物吗?”br />  天空看中的植物,呈多条长的形状,部分位置显得透明,即便看上去有些缺水,在手接近的时候依旧发出了较为微弱的声音。br />  “在生物靠近时会产生悦耳声音的炫铃草,二级五块。”br />  摊主是个穿着讲究的中年大叔,眼皮没有抬,介绍的时候嘴里含糊不清,显然是没有将拥有年轻外表的天空当做会买他商品的顾客,象征性的回复了两句后接着闭目养神。br />  天空倒是不在意对方的态度,专注于摆在玉台上面、外表比花卉都不逊色其美的灵药上面。br />  和武者的境界一样,灵药与金属等材料在最初没有详细的划分,后来依据能够制出的成果质量来评判,因此低级灵药未必就不如高级的珍贵,只是可能还没有被发掘出价值。br />  从一至十级再到破格的神材,常见的金银锡铁、灵芝夏草都被定为最低级,像这株炫铃草就很明显超越了所有普通的药材而称得上是灵药——即便如此,应该只能炼制一品丹药和调制最基础的药剂吧。br />  “我都要了。”br />  “啥——哦,金额正好!”中年男人惊讶的接过天空扔过来的十枚金币,愣了一瞬后赶忙略带歉意的补充着解释:“炫铃草能作为所有一品药的辅材,可以温水冲服,增强体质,对于流感有很好的效果——”br />  “知道了。”br />  打断男人的话,并没有和对方产生交集的想法,揣走两株炫铃草的天空扭身准备离开。br />  “哎,那哥们。”这时一个刚刚在中年男人身旁摆摊一个小个子男人快步凑过来,看上去手里拿着几束炫铃草,但却是用不算干净的方形纸盒装着,尤其是来人的手上还沾有泥土。br />  天空微微皱眉,但对方却好像没有看到,摆出好像和天空很熟络的样子:“哥们,我这些包了吧,就按刚才那个价,三十块咋样?”br />  是自己疏忽了——在清楚对方意图后,天空如此想到。br />  对自己来说金币就和石头没什么两样,魔力充沛的前提下无论多少都可以信手捏来;但是对于眼前这些实力不强的冒险者来说,金币是他们拼死累活的最终目标,比起变强那种缥缈的事,考虑如何不艰难的活着才是最重要的。br />  相当随意就可以付出十枚金币买下炼药辅材,天空连最基础的验货都没有做,毫无疑问的被周围几个摊主当成了经验不足的“肥羊”。br />  “那么,给我两株吧。”br />  “哥们,你仔细看看,我这灵药根部完整,是可以回去用培养液继续养年份的,你才要两株是不是太少了点儿。”br />  小个子男人很明显不甘心,将手中的六株灵药往天空这边送,隐隐有些强卖的意味。br />  “二十五块,我全要了。”br />  “可是”br />  似乎还要说什么,同时和天空站得更近,但是在接触眼前这个看上去很年轻少年的眼神时,男人的身体感受到一瞬间的冰冷、不可控的颤栗起来,刚刚贴近的距离又再一次的被拉开。br />  周围的武者都觉得莫名其妙:小个子男人可是气武境三重,他怎么莫名其妙的后退了?而且看上去还面带恐惧。br />  “全、全给您”br />  “那就谢了。”天空扫了一眼周围跃跃欲试却因为之前这个男人的异常而没有上前的其余冒险者,将手中的金币扔出,然后将灵药吸取到自己掌心,驱逐掉上面的泥土后覆手使之消失不见。br />  没错,就是「驱逐」——即使是第三阶级的魔力附加可以将其效果断绝性质的抹除,天空并非是喜欢浪费魔力,而是因为更低级去除污垢的技能,他不会。br />  而这一幕在寻常武者看来或许是天空懂得一种较为便利的清洁术吧。br />  天空虽然已经离开,但原地的窃窃私语却未曾间断。br />  “这个少年恐怕有着成为魔术师的底子,真羡慕啊这种天赋。”br />  “别开玩笑了,我觉得这少年没准是真正的魔术师,入了阶那种。”br />  “不会吧!能够使用第三阶魔法的魔术师就已经匹敌巅峰的神元境了,哪怕是二阶不是法师学徒和普通神元高手能比的,你确定他有超过神元境的实力?”br />  “我怎么可能确定,但直觉告诉我他很可怕。”br />  “去你娘的直觉……”br />  交易区很大很空旷,除了支撑柱和通往上下层的楼梯外就只有交易柜台占据了一定的面积,人员不少,可视程度大约有两百米左右。br />  天空随意的走动着,至少现在闲逛不会被盯上,出手那两件东西以后就说不定了。br />  至于天空买——自然是为了实验,看看魔法能否将材料融合炼化成为丹药。br />  值得一提的是,金发碧眼人种的炼丹师职业喜欢调配药剂,而黄种人却以炼丹为主,但不论哪种方法效果都相差无几,他们都被统归为炼丹师这个职介分类。br />  只不过调配药剂者多数时候被称作炼药师,数量上远远不及炼丹师的存在。br />  神战之地的职业很多,不过最顶级的只有八种,而常见的有六种——炼丹师、阵符师、铸器师、傀儡师、铭纹师与魔法师。br />  严格来讲魔术师与魔法师是相似却又不同的类别,虽然魔法师必定会魔术而魔术师未必可以发动魔法,但将魔术效能发挥至极致的魔术师不会弱于魔法师,甚至在难缠程度上还更甚。br />  魔术师虽然在境界划分上低于魔法师,但两者的地位在青龙大陆等同,至于朱雀大陆,天空还不了解,但以天空的实力足可以作为一流魔术师和魔法师的双重存在对待。br />  阵符的话,天空可以用结界魔术代替,高位支配咒文可以充当傀儡师。这样算来,八大职业中最常见的六大职业除了铭纹与铸器以外天空都算得上“精通”。br />  ——如果只是附魔的话,天空连铭纹师可以胜任,毕竟对一出生就有着「第八位阶」级的圣龙来讲,魔法即万能。br />  和那由约定的时间是下午三点,已经超时五分钟了,却没有见到那由。br />  在一层吧?br />  真是麻烦啊,最底层的人数那么少,只要她不瞎应该是可以很快发现自己没在的。br />  又五分钟过去,还是没见到那由,天空停住脚步。br />  「——单独显现·全领域感知赋予。」br />  将区域内一切都完全掌控的能力,连同等级的伪装魔术和上位的魔法都无处遁形,天空发动时赋予其延长时间的效果。br />  当然这没必要,因为在一瞬间就清楚了那由的所在,正是一层往上的通道末端,即二层入口。br />  在那由的身边还围着九个装配武器的战士和两名持杖的魔术师。br />  “这家伙到底干什么了”br />  此刻不由得苦恼起来,自己要招募这个家伙的决定是不是有欠考虑。br />  虽然是这么想的,麻烦还是要替她解决。br />  “这里可是重阳楼,你们敢动手,秦王会捏碎你们几个的脑袋!”br />  “哦呀哦呀,小丫头长的这么漂亮,嘴还挺厉害。”br />  那由显得很淡定,许是因为知道天空就在附近的前提下,亦或她有绝对把握利用能力逃走。br />  因为是处于楼梯口的位置、来往人数不少而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包括重阳楼的部分下仆,但去没有出声制止。br />  ——因为那由实在显得力薄,而且感受不到她身上有修炼过的势态,普通人怎么可能引起骚乱呢,围观者最多暗暗叹息一声这个漂亮的小姑娘运气太差招惹了霸道的佣兵罢了。br />  “我说了没拿你东西!”br />  “那可说不准,老子得搜一搜。”其中一个大汉笑嘻嘻的喊着,眼光在那由的前胸游离。br />  “我要是高阶武者,被普通女孩子偷走身上的东西,我早没脸站在这里了好吧!”br />  “今天你说什么都没用,跟我们走一趟吧。”br />  大汉将粗糙的手伸向那由,后者站在原地未动,好似吓傻了一般。br />  虽然是抱以抓住的目的,但大汉的手显然是以那由的胸部为目标,只是在快要接触到的时候,一股麻痹和刺痛感席卷全身,让大汉不由得下意识以极快的速度缩回了手。br />  随后这群佣兵——包括两名魔术师才注意到在女孩儿的面前出现了一位少年。br />  “我都快失贞了你才来啊。”br />  那由懒洋洋的样子恨得天空直咬牙,真该在初见时复制下她那股害怕自己的样子,现在看来是没办法了。br />  她就和之前那个女人一样,最初很害怕自己、熟悉后变得肆无忌惮,只不过两者间有根本的区别,欺骗自己和信任(大概)自己。br />  “小子,你干嘛的!”br />  粗犷的吼声打断了天空的思考,但他露出不善的眼神却被当做弱者的不知死活。br />  “小哥呦,你要是愿意就来姐姐这边,虽然姐姐是佣兵,但姐姐可以教你如何当一名合格的冒险者,首先就是别多管闲事哦。”br />  佣兵队伍中两名魔术师中的一人带着戏弄的口吻撩拨这个突然出现的、年纪似乎和女孩相差无几的少年,从之前那由的话中就已经得知了两人互相认识,她们其实并没有放过天空的打算。br />  而先前那名大汉则是带着轻蔑的眼神瞥着天空,在他看来,小白脸都是废物,天空这么好看的小白脸更是废物中的花架子。br />  虽然他本身的实力不足以称作强大,但对付天空“显然”轻而易举,并且身后还站着他那神元境四重的靠山老大。br />  天空如果刻意隐藏气息的话,理论上没有人能将其看穿,但此刻的天空显露出了自身境界——淬体境六重。br />  淬体境和气武境同级,而在冒险者中拥有气武境五重、相当于四吨的均力就已算得上尖手,且能够打出的力量数倍不止,足够对低阶魔兽造成创伤,这个冒险者或许这是自傲于身体力量而显得骄狂,就算天空明面上比他的境界要高,但他不认为区区少年有能耐与浴血过无数次的自己对抗。br />  “老子在跟你说话,小孩子要有礼貌,回答!”br />  天空将那由揽在身侧、以极快的速度往后漂移了数米的距离躲过了大汉虽是试探、却施以全力的一拳。br />  做好这一切的天空随即看向眼中已有惊讶之意的这群佣兵——br />  “——在下天空,姑且算这孩子的监护人。”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