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啦 > 玄幻小说 > 无上圣天 > 第859节:星尊之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读啦]

    /最快更新!!

    “云岚歌,你居然如此无耻!”秦孤月当然也看到了面前自己这个“自己”眼神之中的犹豫之色,当即对着云岚歌斥道:“你休想挑拨我们的关系!”

    “哼……”云岚歌的魂魄悬浮在半空之中,看着面前的两个“秦孤月”说道:“本座在为这位孤月小友出主意,关你什么事情?谁叫你如今伤得像死狗一般,倒是你,为什么没有成全你这异度空间的‘血裔兄弟’的胸襟?无论是他成就星尊,还是你成就星尊,不都是一样吗?你们乃是一个魂魄分出来的部分罢了!”

    “你……”秦孤月咬牙切齿道:“云岚歌,你莫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的诡计。你想要我与他自相残杀,然后你召唤出自己的三具分身来,将我们两人中的胜者击杀,渔翁得利!”秦孤月转过脸来,看着面前的“自己”说道:“你出手,直接抹杀了云岚歌的魂魄,他那三具分身的魂魄现在凝聚在这里,到时候那就是三具尸体,不足为惧。”

    秦孤月的前世,听着他的话,却是眉头微皱,没有任何的举动。

    “十万火急,再不出手,恐怕就要被他算计了!”秦孤月此时心急如焚,连声催促道。

    云岚歌的魂魄也是在旁边冷笑道:“孤月小友,这可是晋升星尊阶,千载难逢的机会,本座愿意相助小友一臂之力,你可要想好了,你要晋升星尊阶,就必须得把面前的人杀了,他是不会想让你杀他的,你可不要听他一面之词,把这样大好的机会拱手送人啊!”说到这里,云岚歌又补充说道:“再说了,本座不信这个家伙不想杀了你晋升星尊阶,只不过他现在没有这个实力罢了!”

    “云岚歌,你休得血口喷人,你以为人人都像你这般吗?”秦孤月刚斥责了云岚歌一句,却听得那在他面前的前世孤月开口了。“他说的有道理,你我二人,谁成就星尊,都是一样的!”

    秦孤月听得对面的人这样一句话,心中顿时沉了下来,只见那前世孤月看着面前衣裳褴褛,浑身浴血。右臂被斩,左臂骨折,宛如一个废人一般的秦孤月,上下打量着,在秦孤月看来,如同他是在审视自己的一件物品一般。

    “你……”你真要对我动手?这句话几乎是差一点就从秦孤月的嘴巴里蹦出来了,他也想过了,如果自己这前世真的鬼迷心窍,被云岚歌所蛊惑的话,那么他也就只好交代他几件事情,托付他照顾千寻雪,苏溯等人,代替自己在这世界活下去了。

    毕竟前世孤月也许利欲熏心,看不清楚,秦孤月却是把局势看得清清楚楚:云岚歌准备了数千年的计划,自然不可能甘心为他人做了嫁衣裳,他必然是引得秦孤月和他的前世之身自相残杀,然后召唤出自己的三具分身来击杀那剩下一人,再用这肉身成就星尊之位。如果秦孤月和自己的前世之身拼得两败俱伤,可以说正如了云岚歌的算计,正中他的下怀。唯独将自己的力量原原本本地给予这个想杀自己的人,才可以让对方晋升星尊阶,获得能够与云岚歌的三具肉身抗衡的力量,从而让他们中的一个人活下来。

    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也是没得选择的选择!

    可是就在秦孤月做好了要牺牲自己的准备时,那前世孤月却是先开口了:“我在那个世界,已经是一个一无所有的人了,而你在这个世界却有亲人,朋友,无数的人都需要你,你统管着这么大的国家,如果你死了,这个国家一定会大乱,不知道又会有多少人成为亡魂,多少妻子失去丈夫,孩子变成孤儿……你的活着,比我有价值,我祝你一臂之力吧!”

    “什么!”云岚歌和秦孤月此时竟是不约而同地惊呼了一声,却听得那前世孤月又说道:“我能够再次还阳,心愿已经了结了。这是我欠你的,只是希望你帮我手刃那杀死我前世之身和我师父的独狼,也就是那个黑衣人,还有,请你帮我照顾好绯绯……莫要……莫要负她!”

    秦孤月刚想说什么,只见那在他面前的身体已是化为无数璀璨的星芒颗粒,从脚下开始,一寸一寸地消解开来,最后整张脸庞都是先化为天魂一般的琉璃模样,随后也化为了纯粹的星芒颗粒,如同顺风而舞动的雪花一般,朝着秦孤月的身体纷飞了过来!

    “我草!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蠢的傻瓜!”云岚歌的魂魄愤怒地咒骂了起来:“居然有人把自己的命不要了!”

    只见被那一团星芒颗粒包裹的秦孤月,浑身上下都散发出紫色的光芒来,“嗡嗡嗡嗡”的巨响竟是这样从一个普通人的身体里发了出来,就好像身体里孕育着一条巨龙一般!

    “喝啊!”那被紫色星芒包裹住的秦孤月仰天大喝一声,竟是一道紫色的星芒冲天而起,宛如天柱一般朝着苍穹之上飞去!

    “坏了,坏了!”云岚歌看到这一幕,顿时面如土色,“他已经在打破天地桎梏了,天哪!”只见三道星芒闪烁,已是三具肉身化为紫色,白色和黑色的三道光芒从蓬莱仙域飞了出来,须臾之间就落在了云岚歌魂魄的身后,正是蓬莱仙域掌门,黑衣人独狼和上官天琦,这三具他的分身。

    只见这三名高手都是闭着眼睛,如同是在沉睡一般,云岚歌的魂魄当即一份为三,化为三道人影窜入到这三具肉身之中,几乎是同一时间,三名星豪阶的强者同时睁开眼睛来!

    “我们一齐出手,不能让此子晋升成功!”蓬莱仙域掌门手持太虚紫剑大声说道:“星尊境的差距,即便我们三人联手都不能伤他,千万不能让这件事情发生!”

    独狼也是伸出手来,召唤出虚空魔刃在手,看了看身边的上官天琦说道:“他应该是在这紫色光芒的保护下冲关,我们三人从一个点打进去,突破他身边这些紫芒的防御,到时候就算他不死,肯定也会走火入魔,修为大降!”

    上官天琦也是手持陨铁折扇,眼神骤然一冷,低声道:“一起动手!”

    此时在这紫芒包裹下的秦孤月,就感觉周身轻盈无比,轻飘飘就好像要举霞飞升一般,身上的虚空毒素早已被荡涤殆尽,每一个细胞似乎都在重新焕发出生机来,甚至秦孤月都察觉到了,那就是自己的身体里,那个模拟出来的星空之中,出现了一枚种子,似乎只要时机成熟,就可以发芽,从而诞生出一个小的世界来!

    这就是儒门首圣晁天瑞对他说过的,星尊阶强者的标志,体内自成一个小世界!

    此时秦孤月感觉自己越飞越高,竟是达到了天之尽头一边,随后就是浩瀚无垠的星海,一名黑衣人垂手站在他的去路之前,正是秦孤月第一次来到茫茫星域时的星域引路人。

    “恭喜你,紫微星帝!”那引路人缓缓说道:“你已获得了晋升星尊阶的资格,只是你现在还仅仅只是星杰阶,虽然历史上有越过星杰阶到星豪阶的先例,却从来没有越过星豪阶到星尊阶的,在下也不能破这个例,所以你必须要接受星豪阶的试练。”

    秦孤月看着面前的星域引路人,沉声说道:“好吧,这一次的试练内容是什么?”

    那星域引路人笑了笑,说道:“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很困难……你看你的身后……”

    秦孤月缓缓侧过身来,看向身后,只见一圈星辰汇成一面铜镜的模样,竟是折射出来那包裹他肉身的紫芒之外的情况来。

    不看不知道,秦孤月一看就吓出了一身冷汗。只见蓬莱仙域掌门,黑衣人独狼,上官天琦三人竟是拼尽全力出手,朝着他肉身所在的方向轰杀过来!

    “星豪阶的试练很简单……”星域引路人黑色的风帽之下,嘴角露出一丝残忍的笑意说道:“回去,杀了这三个人,让我知道,你有晋升星尊阶的资格!”

    话音刚落,秦孤月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向下一沉,竟是如同从云端坠落下来一般,再睁开眼时,整个人已是回到了自己的肉身之内!

    只听见“铮”地一声锐响,只见紫黑白三色光芒已是汇聚成一点,直接穿透了保护秦孤月闭关时的紫色光芒壁障,直朝着他的胸膛刺杀过来!

    “趁着他现在闭关不能动,赶紧杀了他!”

    三人本就是一个魂魄,顿时十分有默契一般,蓬莱仙域掌门右手甩动太虚紫剑,左手捏起诛仙剑诀,漫天紫芒飞剑已是如雨一般朝着秦孤月扑杀下来。

    独狼眼眸一动,整个虚空向内收缩,随着他手掌的握力,竟是要将秦孤月连着整个空间一起捏成齑粉!

    上官天琦手中星辰陨铁折扇飞舞,无数璀璨的星芒化为流星砸落下来,在这瀛海之上宛如世界末日一般,目标直指闭关中的秦孤月!

    可就在这时,那闭着眼睛,仰天向天的秦孤月,宛如一尊紫光流转雕塑的秦孤月睁开了眼睛,而且他动了!

    “咔擦”秦孤月左手一甩,顿时手臂上的紫色光芒好像晶体紫水晶一般剥落下来,随后一条光洁如缎子一般完好无损的手臂从中伸了出来,下一个霎那,“喀拉”一声,从秦孤月那一条早就断掉的右手手臂的断裂处,一声骨骼移位的错响,一条完整的右臂也伸了出来!

    下一个霎那,周身的紫色光芒愈合了他身上的所有伤口,化为一件紫色的战袍,让面前的这个少年宛如紫薇天帝临世一般,威风凛凛!

    “不自量力!”秦孤月低吼一声,左手黑暗骑士剑已是飞刺而出,直接抵向蓬莱仙域掌门施展出来的诛仙剑阵的万千飞剑,与此同时,右手圣灵千秋剑召唤出来,剑芒一闪,一招真龙七式中的“龙啸九天”,直接就将黑衣人独狼以异能施展出来的禁锢空间给刺了一个透穿!

    就在这两名星豪阶强者错愕之时,秦孤月已是左右手的长剑一个交错,只听见“铮”地一声锐响,两柄长剑已是汇聚成一柄通体流转着紫色星芒的巨剑,双手握住,哪里是像握着剑,简直就像是挥舞着大锤一般,朝着上官天琦以星辰相术召唤出来的万千流星陨石拍去!

    “砰砰砰……”一连串陨石粉碎的声响伴随着紫色剑芒的飙飞,上官天琦在看到这一把巨剑的时候,也是整个人的脸色都变了,几乎是下意识地脚步向后一撤,手中的陨铁折扇划出一个弧线,以星芒化为一个半球形的壁障向后一退,堪堪挡住了秦孤月在粉碎星辰的同时,朝着上官天琦挥出的一道刺杀的剑气!

    “呯!”地一声闷响,秦孤月的这一剑直接就将上官天琦的星辰壁障给砸得粉碎,这一位龙隐阁的名宿竟是被他这一剑打得一个趑趄,险些跌倒下来。

    一剑逼退了上官天琦,秦孤月已是如鹰隼一般将目光锁定在了蓬莱仙域掌门和黑衣人独狼的身上!可以说,云岚歌的这三具分身之中,除了对上官天琦,秦孤月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义之外,对于另外两个人可以说都是抱了必杀之心的,蓬莱仙域掌门屡屡算计秦孤月,又是六爪腾蛇一脉的仇人,秦孤月自当杀之,黑衣人独狼,是前世孤月不共戴天的血仇,秦孤月也没有不杀此人的道理!

    他本来就对两人起了杀心,再加上星域接引使也告诉秦孤月,他晋升星豪阶的试练,就是杀死这三人,那于公于私,秦孤月哪里还有不出手的道理?

    “云岚歌,受死!”秦孤月手中的紫薇星辰巨剑骤然握紧,直接就对着那黑衣人独狼劈斩过去!

    “就凭你?”黑衣人独狼显然不认为秦孤月这一剑就斩得死自己,当即右手托住虚空魔刃,整个人如同有魔咒一般,肌肉骤然变得发达起来,如同钢铁一般,朝着秦孤月斩下的紫薇星辰巨剑迎去!

    “不自量力!”只见秦孤月的巨剑与这虚空魔刃碰撞的位置却不是剑刃,而是侧了过来,以剑身敲击在了魔刃之上,当即那独狼就被秦孤月这一剑给敲得整个身躯一震,险些手里的魔刃就要脱手了。

    “死!”就在他还有来得及缓过气的时候,秦孤月已是借助这一击的后坐力,整个人朝后一跃,双手一翻,已是将巨剑的锋刃朝下,对着虚空魔刃斩了下来!

    “铮!”地一声,从虚空之中凝聚而成的魔刃竟是不经住秦孤月一剑之力,应声而断,随后那一柄巨剑直接划了下来,抹向独狼的咽喉。

    就在独狼的眼底已充满绝望时,那一把重剑的剑锋却是在他的脖子上停滞住了,冰冷的剑锋贴着他因为紧张而发热的皮肤,隐隐有鲜血渗透下来。

    “你……”独狼看着眼前的秦孤月,低下头来,又看了看架在自己脖子上的那一柄紫薇星辰巨剑,沉声问道:“你是什么意思?”

    秦孤月没有说话,时间似乎在这一刻流淌得缓慢得令人可怕,终于……

    “你是在羞辱我吗?”独狼骤然说道。

    “不是,而是让你体会死亡之前绝望的痛苦!”秦孤月话音落下,手中的巨剑已是向下一侧,沉声说道:“如果直接给你一个痛快,岂不是太便宜你了吗?”

    就在秦孤月说这句话的时候,在他身后的上官天琦和蓬莱仙域掌门已是闻声而动,想要上来从秦孤月手里抢回独狼。

    这两人与独狼使了一个眼色,正要动手,却听得“铮”地一声,秦孤月的右手朝前一推,竟是直接就将独狼的头颅给斩落了下来!

    “你……”另外两人顿时吃了一惊,正要后退,秦孤月却已是不管那一具没有了头颅的尸体,转过身来,面露狰狞地朝着蓬莱仙域掌门冲了过去!

    “秦孤月,你……”蓬莱仙域掌门正要捏动法诀,却发现秦孤月的速度已是瞬间提升了无数倍,那一柄堪比山岳的重剑,在他的手中竟是如同一把锋利的小刀一般,手起,剑落,直接就从蓬莱仙域掌门的身前划了过来,身影出现在他的身后,巨剑垂下,那蓬莱仙域的掌门以难以置信的眼神低下头来,看着胸口一道从肩膀划下,整齐划到肋下的剑痕,眼神之中满是惊愕。

    “咔!”地一声轻响,从一道剑痕扩散开来,骤然之间,他的头跟身体就分了开来。

    “我,我还不能……”那最后一个“死”字却是再也说不出来,任何人的身体被劈成两半都没有办法存活,至少星尊阶强者以下都是这样,所以那身首异处的躯体,就好像两截垃圾一样,从瀛海之上坠落了下去,“噗通”一声,泛起几朵水花,沉入了瀛海的波涛之中。

    “下面该你了!”秦孤月终于转过身来,把目光放到了上官天琦的身上。

    “孤月,你我有师徒之谊,如果不是我屡屡护你,你早已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你,你不能恩将仇报!”上官天琦看着面前的秦孤月,故作镇定地说道。

    “我又怎么会恩将仇报呢,毕竟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啊……”秦孤月掂了掂手里的紫薇星辰巨剑,冷笑看着面前的上官天琦说道。“不过,师父,你把徒儿坑的也不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