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啦 > 玄幻小说 > 无上圣天 > 第855节:世界之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读啦]

    /最快更新!!

    “什么叫用前世之尸,杀我今世!”秦孤月一脸狐疑地看着面前的晁天瑞问道。“那是一具尸体,难道还能让他诈尸不成?”

    “你难道没有发现吗?”晁天瑞笑了笑说道:“你那一具躯体,只是没有了魂魄,其他一切都好像睡了一样,就好像是一间没有人的空房子一样……若是进去一个魂魄的话……”

    说到这里,秦孤月如果还不明白,那他真的是天底下最笨的笨蛋了。“云岚歌想入主我前世的肉身?然后用这一具肉身来杀我?”秦孤月倒抽了一口冷气,这看起来荒诞不经的话,现在却是很有可能要变成现实了。

    “你总算知道了……”晁天瑞也不知道是无奈,还是欣慰地笑了笑说道。

    “云岚歌到底想要干什么?”秦孤月开口问道:“这么强的力量,云岚歌到底想要干什么?”

    “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吗?这个世界为什么不能诞生星尊?”晁天瑞突然说了这样一句看似前后并没有什么关联的话来,却是一语惊醒梦中人。

    “云岚歌想要打破天地桎梏,成就星尊?”秦孤月想到这里,立刻就回想起上官天琦之前在世代之门时对他所说的,为了历代求索星尊之道,郁郁而终之人献祭的话来。

    “光是从你身上下文章还不够的……”晁天瑞继续说道:“我之前就与你说过,今日所来,是为了‘救一场万千苍生于水火,同时救一名人杰脱于困厄’。”

    “如果云岚歌可以证得星尊大道,自然就为后人轰开一条路来,虽然他的手段如何暂且不论,但是按理来说,也不至于是一场陷苍生于水火的灾厄才是。”秦孤月有些不解地问道,其实他也想过,之前没有人是星豪阶,但是出现了第一个星豪阶之后,星豪阶强者就如同雨后春笋一般地突破出现了,换言之,如果古往今来,并没有人达到星尊阶,若是云岚歌打破天地桎梏,成为第一人,以后必然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成就星尊之境……说起来,倒像是一件好事情,怎么会是祸事呢?

    面对秦孤月的疑惑,晁天瑞轻轻抬起手来,一面洁白水镜出现在了秦孤月的面前,晁天瑞对秦孤月解释道:“这是一件那创世者赠予我的宝物,原本是希望我为他监察各个世界的平衡,可以穿透世代之门,看到其他世界的景象,你要尝试一下吗?”

    “竟如此神奇?只是不知道该如何使用?”秦孤月不禁对着那白玉宝镜好奇地伸出手来问道。

    “将精神力灌入即可,然后默想你想看的地方,就会呈现出来。“晁天瑞解释说道:”你不妨看看另外一个自己所在的世界,到底怎么样了。”

    秦孤月听得晁天瑞的话,当即将手放到那白玉宝镜之上,凭借着另外一个魂魄中的记忆,他默想了一个地方——华国的首都,平京。

    只见那白玉宝镜上华光一闪,竟是如水面上的涟漪一般,在镜面上荡漾开来,刚才还倒映出秦孤月面容的宝镜,顿时就呈现出另外一幅画面来。

    但是秦孤月的脸色马上就变了:“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此时在秦孤月眼前的一切,换成是任何一人都会震惊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因为眼前呈现出来的,根本就不是秦孤月之前所熟悉的,灯红酒绿,高楼林立的大都市平京,而是一整片一整片连绵的废墟,一座又一座的大楼如同孤岛一般浸泡在海水里,那些钢铁大楼此时竟是如同筛糠一般地抖动着,被困在楼顶上的人们,在无助地哭泣着……地震伴随着海啸的侵袭,已让这一座繁华的城市面目全非了。

    秦孤月似乎是不信邪一般,又闭上眼睛,接连遥感了好多座各国各地的大城市,却发现,几乎都是一样的惨状,沿海的城市甚至直接被海啸吞没,伴随着地震沉入了海底,还有的则因为火山喷发,被岩浆完全掩埋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秦孤月终于抬起头来,对面前的晁天瑞问道,眼神困惑而茫然。

    “所以我才说,对于这个世界的修士来说,是福祉,对于其他的世界,则是灾难。”晁天瑞缓缓将那一枚白玉宝镜收回到衣袖之中,看着秦孤月说道:“这个世界的缔造者是星尊强者,如果在他创造的世界里,再诞生出星尊强者,那么以这些星尊强者又可以诞生出新的鸿蒙宇宙,孕育新的世界,如此一来,星尊阶强者岂不是要如恒河沙数,数不胜数了?”

    “所以天地不会允许在修士体内产生的世界里,再诞生出星尊阶的强者?”秦孤月听到晁天瑞的话,若有所思说道:“并非是实力达不到,而是天地不允许,就好像整个世界都在禁锢修士的脚步一般。”

    “所以破除禁锢的方法,一方面是要从人身上下手,吸收庞大到超过极限的能量,另一方面……”晁天瑞抬起手来,缓缓指了指浩瀚的天际。

    “他打破天地的桎梏?”秦孤月惊觉道:“所以云岚歌想要把……想要把另外两个世界都给毁灭了?把能量聚集到这一个世界来?”

    “不错,三个由修士自己创造的世界,如果两个被毁灭了,力量就会聚集到最后一个世界来,到那时,这个修士创造的,我们姑且称为‘下界’的世界,就可以拥有匹敌于天然产生的世界所拥有的能量,甚至会更强,既然可以助这里的修士提高自己的境界实力。”晁天瑞说到这里,平静地说道:“别人不知道,我却知道,那就是,这个以儒门为尊的世界,其实本身就是三个世界之中的主世界……”

    “主世界?何出此言?”秦孤月话还没说完,晁天瑞已解释道:“因为这名缔造者,也是儒门的传承者,这个世界承载了他自己之道的奥义,当年他可以证道星尊,倚靠的就是儒门的宏愿和经典奥义。”

    “那我……之前所在的世界是?”

    “那是一名被缔造者镇压的强者,以自身血肉骨骼化成的世界。”晁天瑞面向广阔的天际海洋说道:“他也是一名星尊强者,但是缔造者打败他之后,并没有杀他,而是给了他一个世界,让他以自己的道衍化苍生万物。等于说是给他一个重证己道的机会,同时以己身养育亿万生灵,也算是一场福缘,既可赎他之罪,日后也能助他破而后立,再次证道。而他的道,则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由此而演化出了你之前所在的世界。”

    “想不到他竟有如此的胸襟……”秦孤月听得晁天瑞的话,不禁琢磨了一下,却是笑道:“那他为何不愿让自己世界里的修士得以晋升星尊,与他并列?”

    “这并非是他刻意为之。”晁天瑞摇头说道:“就好像人捏出了一只杯子,杯中之水多了,就会溢出来浪费掉,非是人没有大胸襟,不想多承水,而是杯子只有这么大,老夫觉得你应该可以明白老夫的意思。”

    秦孤月琢磨了一下,也是理解了晁天瑞的深意,缓缓开口说道:“所以云岚歌想要集合另外两个世界的力量,在这个主世界为自己证星尊之道吗?”

    “正是如此,而且他在仙道世界已经成功了。”晁天瑞点头说道:“仙道世界现在已经是混沌一片,没有生灵了,老夫说过,他乃是跨越世代之门而来,当年他就是带领仙道世界的骨干,在毁灭仙道世界之后,以回流到这个世界的能量一起,打开了世代之门,来到了主世界。”

    “所以现在该是轮到另外一个世界了,是吗?只是那缔造者竟对云岚歌的所作所为袖手旁观吗?”秦孤月诧异道。

    “究竟那一位缔造者是如何想的,尚不可知,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云岚歌到了主世界之后,他的计划施展并不顺利,甚至与魅魔之主血拼,一度险些陨落。”晁天瑞看了看秦孤月说道:“证道星尊本身就是逆天而行,云岚歌也是赌上自己的一切了。”

    “那我现在该如何去做?才能阻止云岚歌的计划?”其实秦孤月还想说一句:“才能救下那天外之天,自己原本所在世界的亿万生命。”但是他话到嘴边又收了回去,毕竟,以他现在的身份,这些生命其实与他都没有什么关系的……

    “你只有阻止了云岚歌,才可以让那个世界免于毁灭。”晁天瑞一语中的说道:“其他的一切都只是扬汤止沸,饮鸩止渴。”

    秦孤月听得晁天瑞的话,不禁有些悻悻地说道:“若是各个击破还好说,我如何能一下杀得死三名星豪阶的强者,你真是在拿我说笑了!”

    “若是此时此刻,你有一个不必与他们三个人分开一战,却可以粉碎云岚歌整个计划的机会,你倒是要是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