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啦 > 玄幻小说 > 无上圣天 > 第781节:宫商角徵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读啦]

    /最快更新!!

    由文曲星主而成为紫薇星帝?

    “他难道夺取了紫薇星体的本源?”秦孤月诧异道。

    冉清默否认了。“应该说,是他继承了一位已故紫薇星体的本源,他继承了他的遗志。”

    “那是他的朋友?”

    “想必是的……”冉清默点了点头。“紫薇星体当世只有一位,所以这幻蝶琴才会与你如此契合,关键时刻察觉到了危机,帮你度过了难关。”

    秦孤月看着那一架幻蝶古琴,心中想道:“既然这位幻蝶古琴的主人,继承了紫薇星体,本身又是文曲星主,那实力应该非常可怕才是,为什么历史上却没有留下名字来呢?”

    似乎是看出了秦孤月的心事,冉清默继续说道:“但是他后来在冲击星杰阶的时候,陨落了。完整的紫薇星体,陨落在了茫茫星域之中,身形俱灭,留下的那一具躯壳,成为了一处神藏,被后来人所得。”

    “所以那残缺的文曲命星本源就是从他的身上取下来的?”秦孤月听得冉清默说那前任紫薇星体居然是在晋升星杰阶的时候陨落的,一下子就想起那星空之中,自己在突破星魄阶的时候,星域守门人给自己说过有一位大成紫薇星体陨落在星辰荒漠中的事情。

    难道说的就是他?

    冉清默抬起手来,轻轻拨弄了一下琴弦,说道:“本来世人以为,可以从他的尸身上分裂出至高无上的紫薇命星本源,但是紫薇星体不同于其他的命星体质,一旦原来的紫薇星体陨落,很快天地就会孕生出下一个紫薇星体来……”

    “随后原来的本源就会干枯吗?”秦孤月眨了眨眼睛,叹息一声:“保证天地之间只有一个紫薇星体是这样吗?所以他的身体里只分割出了文曲命星本源和文昌命星本源吗?而且还是残缺不全的。”

    “不,分裂出的文昌命星本源是完整的,文曲命星本源之所以残缺,完全是因为……”冉清默轻轻拍了拍手边的幻蝶古琴说道:“他将自己的一部分本源封印在了这一架古琴之中。不然,它也不可能帮助我突破星阶,筑成文曲星体,知道这么多的古时秘辛。”

    秦孤月听得冉清默的话,方才注意到,冉清默如今居然也已经是一名星阶强者了,上次他闭关时,不过才是通冥境的修士,短短半年时间,就已经成为了星魂阶修士,筑成了文曲星体,这样的修炼方式,比之秦孤月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文曲星体的特性是什么?”秦孤月不禁问道。

    冉清默放下手中的古琴,轻轻在琴弦上一按,回答道:“闻弦音而知雅意……文曲命星的特性可以音传意,也可以化解杀气,当然了,最大的作用是,可以洗涤人心。”

    “那岂不是说,可以用琴音控制人?”秦孤月一语中的地发问道。什么洗涤人心,等于是给人洗脑啊!

    “可以这样理解,所以文曲命星的强大之处正在于此。”冉清默说道:“虽然这和吸收了文曲命星本源的紫薇星体,天赋特性南辕北辙,但不得不说,文曲命星特性也并不鸡肋,不是吗?”

    “嗯……”秦孤月点了点头,心中却是打了另外一番念头。

    文曲命星既然可以用音传意,而这架幻蝶古琴的主人又是一名大成紫薇星体,那会不会是将一些修炼方法与感悟,编进了曲子里呢?

    当然了,前提是得要有曲子传下来才行。

    “呃……”秦孤月看了看面前的冉清默,突然问了一句:“幻蝶琴有曲子流传下来吗?”

    “有啊有啊……”冉清默笑着回答道:“你刚才听到的就是一段,总共有五段,分别是‘宫商角徵羽’。”

    “还真有……”秦孤月难以掩饰自己激动,看了看冉清默笑道:“弹给我听听呗……”

    “哼,有什么好处啊……”冉清默撅起嘴来问道。

    虽然闭关回来,改了很多,但是这个习惯似乎没有改,而且她好像也不想改。

    “我过几天要去一趟东南,你跟我一起去吧!”秦孤月想了想开口道。

    “这算是什么好处啊!”冉清默失望道:“跟你一起去东南,还不是一趟苦差,你肯定又是要去对付什么强敌了吧?”

    “呃?”秦孤月一愣,却听得冉清默已自己改口说道:“算了,我陪你去吧,你现在没有文曲命星本源可以用了,又这般爱惹事,如果幻蝶琴与你离得太远,要是感应不到就惨了。”

    “我……我总不可能老是遇到这种生死之战的……”秦孤月有些尴尬地说道:“像上次那样踢钢板的事情,我还能老是这样做吗?星魂阶拼星杰阶极限,差一点就变成标本封在生机壁障里了!”

    听到秦孤月说差点变成“标本”,冉清默也是一下子没忍住,笑了起来。“可是你在外面仇家这么多,那么多人巴不得你出个三长两短,如果你不去踢钢板,钢板来踢你怎么办呢?”

    一天之后,东南书院的传送石阵亮了起来,一身白衣的冉清默,身后跟着同样一身素衣的秦孤月从传送石阵里走了出来。

    秦孤月有视觉欺骗异能,当然不会担心被这些分院的弟子看穿,浑身上下的气息内敛,容貌也随之变化,换上圣贤书院里使徒的制服之后就变成了一个实力平平,相貌一般的男弟子了。

    与一个修为平平,相貌一般的弟子相比,倒是背着幻蝶古琴的冉清默,一身白衣如雪,容貌姣丽,吸引了不少分院男弟子的目光。

    但似乎是故意让这些男弟子死心一般,冉清默也不管秦孤月答应不答应,直接挽住了他的胳膊,两个人就这样姿态亲密,大摇大摆地从东南分院里走了出来。

    这样的结果,除了踩碎了东南书院一地的眼睛之外,连带着秦孤月的祖宗八代都被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儒生们给问候了。

    “天哪,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从总院来的这么漂亮的师姐。”

    “可惜人家有心上人了啊!”

    “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

    “什么牛粪,说牛粪都便宜他了!就是一坨屎!”

    “对,一坨屎!真搞不懂那么高贵冷艳的师姐,怎么会看上这种人!”

    还好,这些风言风语,秦孤月是没有听到,或者说听到了装没听到,否则,恐怕川中城这里的事情一结束,又会有一档子大事发生了——圣贤书院儒生辱骂当朝丞相。

    秦孤月当然没有直接去川中城,原因很简单。大家的目光都放在川中城,永明陛下也不例外,而且决斗的一方还是秦孤月的师父上官天琦,说不得他肯定会派人注意秦孤月的行踪。

    此时去川中城,等若是告诉永明陛下自己的行踪,那么秦孤月此行,不说没有意义,至少做事情要束手束脚的了。

    所以秦孤月用的金蝉脱壳之计,说是到圣贤书院拜会故人,然后以一尊影魄拟物分身,用视觉欺骗异能化成自己的模样,呆在藏经司里,自己则摇身一变,用圣贤书院的传送石阵到了这东南之地来了。

    秦孤月选的落脚点,当然就是——云水山庄。

    当秦孤月再回到祖宅的时候,第一个冲出来欢迎他的,当然就是刘旺财了,不,人家现在已经被赐了秦姓,成为秦旺财了。

    只见老管家秦旺财一把眼泪一把鼻涕,也不管渗人不渗人,就直接往秦孤月的衣服上抹,一边抹还一边向哭丧似地说道:“少爷啊,我的少爷啊,你可算是活着回来了!”

    秦孤月也不知道是被秦旺财抹鼻涕弄烦了,还是被他这一句话给说糟心了,直接抬起脚来,轻轻在秦旺财圆滚滚的肚皮上踢了一脚骂道:“妈的,我不是活着回来,我难道还死了回来不成?”

    听到秦孤月这句话,一旁的仆人们都忍不住捂着嘴笑了起来。

    就在这时,秦荣和秦小天也从祖宅里走了出来,看到秦孤月两人立刻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礼,沉声说道:“恭迎侯爷回府!”

    与秦旺财相比,秦小天毕竟是少了一分市侩,多了一分洒脱,此时看到秦孤月身旁站着的,背着古琴的冉清默,不禁眉头微微一皱问道:“侯爷,这一位姑娘该怎么称呼?”

    “当然是……”秦旺财如何能没看到秦孤月旁边的冉清默,但是他初看时,觉得冉清默与秦孤月的关系很亲密,但又不像是……不像是以前苏溯和千寻雪那样的感觉,于是他一时间也拿不准,所以选择性地没有去跟冉清默打招呼。

    谁知道秦小天这个笨蛋,居然一开口就哪壶不开提了哪壶,当即秦旺财就开口说道:“当然是应该叫夫人了啊!”

    谁知道秦旺财陪着笑脸,才把这句话说出来,秦孤月立刻就蜷起右手,放在嘴边咳了一声,用厌恶的眼神看了秦旺财一眼数落道:“咳,别乱说话,这是我认的义妹,冉清默。你们以小姐之礼待她,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