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啦 > 玄幻小说 > 无上圣天 > 第758节:是时候了(SomeTime生日补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读啦]

    /最快更新!!

    “秦荣!”秦孤月猛然一抬手,一道风墙生成,将秦荣和熊豪隔绝了开来,“不得无理!”

    “是……家主。”秦荣虽然心里不乐意,但嘴上也只能答应道。

    “秦孤月,你有本事连我也杀了!”熊豪的那一只独眼里闪耀着决死的光芒:“想要我为你这个阴谋家所用,你做梦!”

    秦孤月摇头说道:“我不是阴谋家,临溪王圣武炎才是,我只不过是被迫将计就计了而已……这其中的误会,以后慢慢你会明白的。”

    说完说完,猛然一抖衣袖,丹田之中飞出一面明镜,直接就将熊豪收到了乾坤万化镜之中。

    秦孤月刚才施展出了变化容貌的异能,又接连使出武道和相术对付熊豪,此时当着这些人的面,运用了仙术和法宝,可以说,这些将领们都已经吓傻了。

    这是一个怪物!如果说相术和武道全能的是怪物,这秦家的新任家主,简直就是一个怪物中的怪物!

    他转过身来,看着这些剩下还死不想投降的各地将领说道:“我已经给你们足够的时间了,现在……”

    就在这时,一个人几乎是连滚带爬地跪到了秦孤月的脚边,泣声说道:“别杀我,别杀我啊,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黄口小儿啊!我……”

    这一下秦孤月可真是被这人给逗乐了,稍微低下头来问道:“你是干什么?你刚才做什么去了?偏要等到现在才来投降?”

    “家主,他好像不是守备将领……”秦孤月旁边的秦小天凑过来,对秦孤月说道。

    “嗯?”秦孤月刚一皱眉,那趴在地上的人倒是很会察言观色,立刻就说道:“小人只是熊将军的参谋,小人姓陈,名大狗!”

    “扑哧……”秦孤月旁边的秦荣直接就笑出声来了:“你叫什么?陈大狗!”

    秦孤月也是脸上带了一丝笑意,问道:“我看你能做参谋,那应该断文识字,怎么取这等名字?”

    “小人是取了字的,字……字……忠逊。”陈大狗趴在地上说道:“小人家贫,父亲不识字,贱名好养活,所以才取的这……但是人都叫惯了,也就……”他又扭捏地说道:“方才将军宁死不屈,我……我作为参谋,也不敢……也不敢……”

    秦孤月听得陈大狗的话,也算是理解了他的苦衷了,于是开口问道:“陈大……哦不,陈忠逊,你会模仿熊豪的字迹吗?”

    陈大狗听得秦孤月的话,忙不迭地点头道:“会会会,熊将军字写得不好,很多都是小人代为捉笔的!”

    秦孤月不禁侧过来,与秦小天对视了一下,彼此会心一笑,他又对陈大狗说道:“好,陈大狗,那你有用了,而且有大用了!”

    面对陈大狗那一种不知所措的表情,秦孤月又补充说道:“你帮我把一件事情做好,以后你就可以到我身边做参谋了!”

    片刻之后,一封以假乱真的熊豪“亲笔信”寄往了后方。

    大概意思就是前方战事已经稳了,放慢行军速度,一定要保证粮草供给。

    秦孤月为什么不写战局已经结束,临溪王必败无疑。他们来得没有意义了呢?因为他不能确保里面会不会真有临溪王的死忠,如熊豪这般,听到这个消息,日夜兼程赶来救场或者核实的,那就旁生枝节,画蛇添足了。

    反之,如果秦孤月说情况一片大好,你们不用来了,那适得其反,谁都想来锦上添花,赚一把功勋,说不得这些人跑得更欢了。

    所以这一番措辞是真正恰到好处的,前面还在打,没有什么油水可捞,所以从长远角度考虑,你们还是保证辎重给养吧,免得到了前线,缺吃少喝,伤的都是你们自己的兵。

    做完这一番之后,在秦家军的大帐之内,秦孤月长舒了一口气。

    “少爷……您这一招是兵不血刃啊!”秦小天旁边的秦荣笑着说道:“不然要我们秦家军去拼二十万大军,不是咱怕了他们,但是损失也会不小啊!”

    秦小天也点头说道:“少爷这一招太明智了,既避免了我军的损失,也防止了国力的内耗。现在打掉的,说到底都是朝廷的国力,朝廷的兵力越少,国家就越容易乱啊!”

    听得秦小天说这番话,秦孤月不禁有些讶异地看了秦小天一眼,直看得秦小天有一点不好意思了,说了一句:“少爷……有,有什么问题吗?”

    秦孤月轻轻拿手在桌上拍了一下,半开玩笑地说道:“小天,我突然发现,以后你也许可以去做宰相了!”

    秦荣听到秦孤月的话,立刻就腆着脸,改口称秦小天为秦宰相了。

    看到两个人打闹着离开大帐的身影,秦孤月走下椅子,看着面前从熊豪营帐里缴获来的沙盘。

    如今的战局,可以说,已经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无论是临溪王,无夜太子,还是秦战天,亦或是秦孤月自己都没有完全料想到。

    秦孤月心里清楚得很,事情之所以变成今天这个情况。

    完全是因为他在无夜太子一方,得到了临溪王要对付秦家,拿秦家军做炮灰这件事情,如果他当年没有沉住气,或者是没有得到无夜太子足够的信任,那么事情可能就完全是另外一个结局了。

    临溪王也许真的会赢了,而且一举拔除无夜太子和兵戈侯秦战天这两枚威胁他政权的毒牙,成为一个真正的大赢家。

    只可惜,一步走错,满盘皆错。

    其实临溪王真的是一个天生的布局者,一个优秀的阴谋家。

    只是他唯一没有算到的棋子,其实只有一枚,那就是秦孤月!

    想到这里,那名身穿四相圣袍的少年,轻轻抬起手来,隔空一捏,拔走了上面所有代表临溪王援军的紫色旗帜摄拿到了手中。

    他轻轻一捏,所有的紫色旗帜都化为了齑粉,拍了拍手,抖落下这些粉末,他的目光透过大帐卷起的门帘,看着远处暮霭之中,杀声渐渐稀疏的云京城说道:“该是时候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