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啦 > 玄幻小说 > 无上圣天 > 第740节:天道法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读啦]

    /最快更新!!

    “很快倒不至于……”墨君无说话之间,目光却是一瞬也离不开那天幕之上的激战:“但肯定撑不过今天晚上……毕竟,那是一件可以化身天道的绝强法器,半步星尊留下的法阵虽然不凡,但毕竟也只是死物而已。”

    “既然知道无夜太子不在皇宫之内,为何他们还要如此大费周章攻打皇宫呢?”幻鬼有些不解地问道。

    秦孤月笑了笑说道:“世上有几个无夜太子?”

    “当然只有一个了!”

    “那如何皇宫里的这个是真的,那应天军里的无夜太子不就是假的了吗?”秦孤月一针见血地回答道。

    “呵……”墨君无听得秦孤月的话,不禁笑了起来:“难道临溪王会以为无夜太子找到了一个跟他看起来一模一样的人吗?那如果抓到的是幻鬼,岂不是要哭死了?”

    “秦太保,可是在下接到的命令,却是要千方百计保护你出皇宫与太子殿下会合,这又是因为什么?”幻鬼说着从衣袖之中取出一面镜子,上面星芒闪烁,升腾起一串文字来,正是无夜太子的亲笔:“不顾一切保护秦孤月脱困,坚守至日落,本宫就能帮诸位脱困。”

    这时墨君无就皱起眉头来了:“有这个必要吗?我记得我们进宫的时候走的是密道,要进来难,要出去还不容易?从密道出去便是了。”

    黑月听到墨君无这句话,直接就冷笑了起来,即便对自己的丈夫,她依旧是改不了毒舌的作风说道:“你知道,临溪王难道不知道?法阵一开,这密道肯定就封起来了啊,否则岂不是给对方开后门,没事找事做吗?”

    “可是看这情况……”墨君无看了看皇宫上方,与那星辰碎片凝成的法器对撞的皇宫法阵,就在他们说话的时间里,已发生了四次碰撞,日月无光,每一次碰撞的气势都仿佛要将山河震碎。“想要守到日落,怕是很难啊!”

    那一道站立在星河之巅,披头散发,挥舞着长剑的人影,恍如一尊魔神一般低吼连连。

    “要等到明日恐怕比较困难啊……”墨君无有些担忧地说道。

    “嘭!”又是一道碰撞,萧亦曲催动漫天星河化为一柄锥形的利剑朝着下方的皇宫法阵劈斩过去。

    顿时,漫天光华化成一口漩涡,竟是将这柄利剑生生吞噬了进去。

    星辰碎片化成的大道微尘,千变万化,这半步星尊留下的法阵却与这件法器似乎一样,竟也能随之变化,双方僵持不下。

    就在这时,又有一道人影凌空而起,轻轻落在了萧亦曲的旁边,四十岁上下,一身星纹长袍,正是萧亦曲的部下,上官恋曲。

    “萧公子,如若强攻不下,还是收手吧!”上官恋曲拉了拉萧亦曲的衣袖劝道:“如果再这样下去,可能会损伤您的道行根基啊!”

    萧亦曲依旧一抬手,身体之上,一道道星芒如锁链一般挣脱出来,注入到脚下的星辰长河里面,无数星辰颗粒再次腾飞起来,竟是在此化为一口数十丈长的七星古剑,高悬天宇之上。

    “萧公子,请您三思!”上官恋曲拉住萧亦曲的衣袖,却依旧无法阻止他右手一抬,做了一个向下劈斩的动作,七星古剑暗合天道,竟是借来北斗之力,北斗主生,南斗主死,无尽生机竟是化为细雨泼天而下。

    这又与之前的硬碰硬截然不同,而是以柔克刚,化解这圣天王朝皇宫法阵中的杀气,果然,他的做法起效了!

    只见那法阵上的杀气渐渐化开,无尽生机细雨泼洒,无孔不入,竟是将皇宫法阵给压制住了,缓缓向下渗透。

    然而就在这时……

    “噗!”一口鲜血毫无征兆地从萧亦曲的口中喷了出来,珠玉点点,洒落在星辰云巅之上。

    他居然受伤了!

    果然,半步星尊留下的法阵,即便千万年时光磨损,一旦运转发动,依旧可杀星杰阶强者,即便有天道法器也于事无补!

    “给我开!”就在萧亦曲吐血的瞬间,只见云京城外一声大喝,整个虚空震荡起来,就好像是一件法器生生从远处打透了虚空坠落下来一般!

    只见星辰之巅旁,空间就好像是一张贴起来的窗户纸,骤然粉碎开来!

    那一件法器还没出现,挟来的威势,竟就堪比一位星杰阶的绝顶强者,虚空降临,仅气势就足以镇压九天十地,睥睨天下!

    “居然又出现了一名绝顶强者带着天道法器而来了吗?”

    云京城内外,无数强者几乎同时举目,看着那一方被打榻的天宇,眼睛都不敢轻易眨一下,生怕错过了什么瞬间!

    只见那粉碎的天宇之中,一口黝黑巨鼎,宛如一座悬浮在天宇之上的城池,蓦地从那空间裂缝中出现!

    只见那黑鼎不知是什么材料铸成,而且全不似一般的方鼎,而是五足鼎,有五只鼎足,亦有五只鼎角,各自不同,在那鼎身之上,群山巍峨,无数崇山峻岭如有灵性一般覆盖全鼎。

    。“五……岳……镇山鼎!”上官恋曲看着那口漆黑巨鼎,竟是一下子惊得愣住了。

    如果说天道盟萧亦曲动用的由星辰碎片炼成的天道法器:“天道微尘”象征的是天时,那这一件“五岳镇山鼎”,则号称是取万山之玉铸成,鬼斧神工,天然而成,象征的是地利。

    棋逢对手将遇良材,正是天地克制!

    “究竟是哪一位强者,居然又提了一件天道法器到来?”就在所有人疑惑之时,却见那五岳镇山鼎的上方,凭空站立着一人,白衣银甲,手握牡丹军扇,丰神如玉。

    “居然是兰陵侯!”有些靠得近的人顿时认出了那悬浮在五岳镇山鼎之上的人影。

    “他竟然也突破了星杰阶!”

    “非星杰阶不能催动天道法器,否则必遭天妒啊!”

    “想不到同辈军侯之中,不止兵戈侯,兰陵侯也突破到了星杰阶!”

    “等等,这五岳镇山鼎难道真的是兰陵侯得自山精一脉的手中?”

    就在云京城内城外,无数修士兵将议论纷纷之时,那悬浮在五岳镇山鼎之上的兰陵侯已是轻轻抬手,开口了:“萧亦曲,你力尽了!”

    萧亦曲惨然一笑,也不答话,抬起双手,脚下的星辰碎片骤然重组,在他的身后形成一张玄奥莫测的星图。

    无声的回答,那一幅星图,无异于一张战书!

    “那好吧,既然你无意退走……”兰陵侯轻轻抬起双手,五岳镇山鼎竟是在他的手中微微地颤抖起来:“今日我就满足五岳镇山鼎的心愿,让它与你手里的这件天道法器一较高下!”

    就在五岳镇山鼎颤抖之时,蓦地腾飞而起,所有的人都感觉到天宇先是一暗,随后竟是完全昏暗下来,伸手不见五指!

    就在所有人都没有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乱作一团的时候,有人高喊了起来。

    “那件法器……”

    “那件法器要把整个云京城给镇压吗?”

    “天哪,简直就是天上飞下的一座山!”

    只见整个云京城的上空,一座覆压数千里的山脉,竟是从天而降,以一个阵纹的形式,朝着下方镇压而下。

    与此同时,天空中落下的山脉,无尽阵纹一齐闪烁,竟是勾动了云京城下的地脉,无数石块岩柱腾空而起,甚至一些宅院连根拔起,朝着半空中的萧亦曲轰去!

    几乎是堪比人魔殿至尊的天地皆杀!

    萧亦曲身旁,同踩在星河之上的上官恋曲,即便他也是星魄阶极限的实力,称强称祖之人,此时面对这星杰阶高手挟天道法器打出的憾世一击,竟是惊得如同痴呆,差点瘫倒在了地上!

    然而就在这时,萧亦曲轻轻抬起衣袖,擦了一下嘴角的鲜血,双手飞舞,无尽星芒骤然亮起,那在他身后的星图骤然变幻旋转了起来!

    在他的身后,一道纯粹由星芒形成的虚影骤然凝聚,如屹立在天宇之中的巨人,面相竟就是萧亦曲的面相!

    这是天权命星特技发动的兆头!

    竟是要倾尽全力硬撼挟五岳镇山鼎而来的兰陵侯吗?

    就在所有人都为局势捏了一把汗的时候,只见萧亦曲身后的星图一转,那原本应该攻向萧亦曲的五岳镇山鼎,竟是挪动了一下!

    就在这巨鼎偏移的霎那!

    无尽星芒如带着指向性一般与那巨鼎一齐轰击在了皇宫的法阵之上!

    “吼!”整座法阵竟是如有圣明一般,像一头受伤的野兽一般发出了嘶嚎之声!

    与此同时,在天道微尘与五岳镇山鼎两件天道法器的合力之下,巨大的冲击波震荡开来,号称北陆第一坚城的云京城,坚固的城墙,竟是如纸糊的一样,整座城墙险些都被要掀翻开去!

    烟尘之中,一人朗声笑道:“兰陵侯,多谢你助我一臂之力!”

    “这是天权命星特性,移花接木!”兰陵侯的声音接踵响起,即便是他这般的修养,竟也是有些动怒了:“非全力不能施展,萧亦曲你没有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