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啦 > 玄幻小说 > 无上圣天 > 第668节:龙印的第三件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读啦]

    /最快更新!!

    功业司,偏殿,月色正好。

    皎洁的月光之下,树影如水中的藻类一般斑驳摇曳。

    偏殿的台阶之上,两道白衣身影并排而坐,正是这功业司里的两位参正,龙印与秦孤月。

    此时,龙印手里捧着自己的千秋功业册,脸上笑靥如花。

    在拿到文武大比奖励的全部功业点之后,她笑着在秦孤月的背上轻轻捶了一下说道:“想不到你这么有本事,这一下不仅我晋升圣徒的功业点够了,还可以再换一件好的法器了,我原本还以为要过好久,手头紧巴巴的日子了。”

    “难道你还真以为我只能打到倒数第三轮?”秦孤月身体微微向后一倚,背脊靠在台阶上,仰头望着天空皎洁的月光说道:“好了,不管怎么说,我为你做的第二件事情也已经做好了,还有最后一件事情了。”

    “嗯,然后呢?”龙印合起手中的千秋功业册,在黑夜之中的眼神闪烁,却是一刻不离地落在秦孤月的身上。

    “什么然后……”秦孤月却是没有抬起头,依旧在看着那中天的明月。

    “你为我做完第三件事之后……你怎么办?”龙印想了想,还是开口问道。

    “你我两不相欠,以后该怎么样,怎么样吧……”秦孤月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转而用一种冷漠的语气说道:“我在圣贤书院也不会呆一辈子的,无夜太子一条命令,我也许明天就得回去,天下无不散之宴席,我们还是早早做好准备吧!”

    “切……”龙印轻轻“切”了一声,反驳说道:“人之有生,靡不有死,难道为了未来之将死,而什么都不用去做了吗?你还真是荒谬啊!”

    秦孤月听到龙印的反驳,微微一笑说道:“你这是要跟我辩论吗?”

    “我可不敢……”龙印把话锋软了下来说道:“只是感觉你的想法有点荒谬罢了。”

    “我又没有说错。”秦孤月抬起头来,用余光看了看龙印那张姣丽的面容,摇了摇头说道:“你我出了这功业司,出了这圣贤书院,茫茫人海,还有什么联系?即便他日再见,也总是物是人非了。”

    “你能不能不要说这样丧气的话?”龙印听得秦孤月的话,脸上微微一红说道:“但如果我这最后一个要求,让你永远也脱不开与我的干系呢?那你可怎么办?”

    永远也脱不开干系?秦孤月心中不禁一骇,立刻就冒出一个念头来:龙印的这最后一个要求,该不会是要我娶她吧?

    这……这……

    虽然秦孤月心中也的确想过,龙印是不是真的对自己有意思,可是娶她?娶回秦家?

    天哪,这怎么可能?龙印如果知道“古怀沙”就是秦孤月,她会怎么办?

    龙印似乎也看出了秦孤月脸上的尴尬,竟是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一下子就俯下身来,把侧脸靠在了秦孤月的胸膛上,顿时,一股龙印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的幽香扑鼻而来,仿佛是一只幽蓝色的曼妙蝴蝶,轻轻地落在了秦孤月的胸膛上。

    呵气如兰,龙印长长的雪颈,轻轻绕到了秦孤月的右侧耳边,声音仿佛是带着魔性的磁石一般说道:“我的这要你做的最后一件事情就是……”

    龙印说的每一个字似乎都带着魔力一般,再加上这么近的距离,虽然儒门的服饰都很保守,除了脸部与手部,几乎没有裸露在外面的皮肤,但是龙印这般躺在秦孤月的身上,依旧可以让他清晰地感觉到她身上玲珑的线条,有致的身份,以及那是一种来自原始自然的诱惑力。

    上到星阶强者,下到凡夫俗子,概不能免。

    就在秦孤月深吸一口气,想要说:“这不可能的时候……”,龙印说出来的,第三件事情却是:“我想请你帮我杀一个人!”

    秦孤月先是一愣,随后在心里暗叫一声:“还好……”,便脸上恢复了镇定,对着怀中的龙印问道:“要杀谁?”

    龙印微微仰起头来,在秦孤月的耳边说道:“兵戈侯秦战天的长子,秦孤月!”

    不啻于黑夜之中的一道暗雷在秦孤月的耳边炸响了开来,龙印这女人居然要“古怀沙”去杀秦孤月!

    不对,不对,她一定是在试探我!秦孤月立刻就沉下心来,眼睛微微一闭,赶紧就将有些混乱的呼吸调整了过来,却听得耳边的龙印已是一只手搭在了秦孤月的肩膀上,轻声笑道:“你的呼吸怎么突然重了,这么多,难道你被吓到了?”

    秦孤月本来是想说,嗯,的确是被吓到了,不过转念一想,他已经拥有了可以击杀圣徒王鸿的实力,秦孤月在龙印的认知来看,最多也就是相当于一个半步星阶的战斗力,“古怀沙”会怕了他,那才奇怪呢……反而会让她感觉蹊跷,于是他灵机一动,淡然笑道:“龙印,我想说,你真会折腾人!”

    “哦?怎么说?”龙印明眸皓齿,看着秦孤月问道。

    “这个人已经生死不明很久了,你叫我帮你去杀这个人,天地苍茫,我到哪里去找这个人去?更不用提杀掉他了,你这不是给我一个死局吗?让我永远也不可能完成这个任务,好让我一辈子都欠着你一件事吗?”

    可以说秦孤月圆谎的本事,还是可以的,但是这一番话落在龙印的耳中,却是一番别的意思了,只听见她摇了摇头说道:“不,他没有死?秦孤月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地就死了呢?”

    “你怎么知道?”秦孤月听到龙印的话,心道,难道自己的行踪暴露了?不禁心头一颤,急忙追问。

    “因为我的直觉,我总感觉他还没有死,而且他离我一点也不远,甚至有可能就潜伏在我的周围……”龙印的话一字一句,听在秦孤月的耳中,却好像是一根一根针在扎着肉一般。“如果他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好了,龙印……”秦孤月强作镇定说道:“你这都是心理因素造成的,人都已经失踪了这么久了,连秦战天都找不到他自己的儿子了,何况是你?收起你这些想法吧,你这样是自己消遣自己……”

    “不,我可以肯定,他没有死!”龙印的话突然斩钉截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