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啦 > 玄幻小说 > 无上圣天 > 第661节:偶尔装一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读啦]

    /最快更新!!

    王云飞听到洛绯凌的话,剑眉微微一皱,对着秦孤月说道:“古怀沙,我们跟你的交情是交情,但这只是私事,并不是说你废掉我们律法司雷碧成的功力,这件事情就可以这么算了!你要知道,你是我的师弟,雷碧成同样也是,你跟我有交情,雷碧成也有,所以这件事情我得做到不偏不倚!”

    “哼,王云飞,你说是不偏不倚,不分明是在偏袒律法司的人!”说这句话的不是别人,却是站在秦孤月身后的龙印。

    可以说,这句话就是秦孤月想说,又不好说的话,正好就借着龙印这个女流之辈的口说了出来,王云飞总不好对龙印这样一个星阶都没有到的使徒较真吧!

    王云飞听得龙印这句话,眉头微微一扬就说道:“龙印师妹,我王云飞从来都讲究一个公平,你倒是说说,我哪里偏袒我们律法司的人了?”

    看到这边两拨人居然没有直接开打,而是争吵了起来,原本那些以为王云飞和秦孤月动起手来,会遭到波及的使徒们又纷纷朝着两拨人聚拢了过去,竟是想要围着看热闹!

    “你看看这个吧,王云飞师兄!”龙印居然二话不说,从袖子里取出一只琉璃宝珠递给王云飞说道:“王云飞,我龙印敬重你为人正直,叫你一声师兄,希望你真能不偏不倚,否则真是白瞎了我这一句话!”

    “这是……”秦孤月看到龙印拿出来的东西,眉头一皱,立刻就意识到了这一枚晶莹剔透的纯净琉璃宝珠是什么了,居然是“摄影宝珠”!

    难道说,刚才雷碧成一伙人与龙印和秦孤月的一切对话行为都被这宝珠摄录进去了不成?

    秦孤月之前还有点后悔,虽然大家几十双眼睛,都看到蔡小娟抱着半死不活的雷碧成向秦孤月和龙印求饶了,可是谁知道这其中的过程?要是蔡小娟反咬一口,说秦孤月逞凶伤人,还侮辱雷碧成的人格,逼他们求饶,到时候双方各执一词,岂不是死无对证?

    想不到龙印居然早早就做好了准备,就防着功业司秋后算账的这一手了!龙印想的还真是周到啊……

    秦孤月心中不禁也是对龙印的城府都多出几分敬畏来。

    看来以后还真的是要防备着她一点,否则被她算计了,怕还为她数钱呢。

    秦孤月这样想着,也是笑了笑说道:“王云飞师兄,这样一来,事情就很明了了。有了这个摄影宝珠,一切就应该水落石出了,你也知道ww我古怀沙可不是逞凶斗狠的人。”

    “不错不错,古怀沙师弟我们也都了解的,他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肯定是有原因的……”洛绯凌也是抓住机会,为秦孤月说情道。

    “好,那我就来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王云飞刚要伸手去接龙印手中的摄影宝珠,谁知龙印居然把手向后一撤,背到身后,将那一枚摄影宝珠攥在手里说道:“不用了……”

    “龙印师妹,你这是什么意思?”王云飞看到龙印居然又把摄影宝珠收回去了,不禁皱了一下剑眉,随后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冷声说道:“你这是看不起我王云飞,认为我会销毁证据不成吗?”

    “我倒不是不相信你,王云飞师兄,只是有些事情,宁防君子,不防小人……”龙印也是振振有词说道:“所以还是给大家一起来看,比较公道也好请大家来一起做个见证,免得蔡小娟和雷碧成两人日后反咬一口,对我们秋后算账!”

    话音刚落,龙印竟是一下子就将那摄影宝珠在手里捏碎了,顿时琉璃碎片四散开来,整个试练台的上方直接就出现了一块由若隐若现的雾气所形成的幕布,覆盖在整个试练台的上空。

    随后从雷碧成最开始喊住秦孤月的时候,一幕一幕,甚至连对话和动作都毫发毕现地还原在了这幕布之上。

    大约过了半刻钟的时间,只看到整个雾气形成的幕布从中间一裂为二,随即消散了开来。

    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使徒们方才如梦初醒。

    最开始说要秦孤月给一个说法的王云飞也是满脸通红,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这还需要说什么吗?事实已经昭然若揭了,雷碧成出言挑衅在先,还对秦孤月等人口出狂言,又率先下了死手,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被秦孤月反击,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他作为律法司的人,不为这样的人感到羞耻就算了,难道还要为这等败类出头吗?

    “好了,王云飞师兄,你应该知道现在应当怎么做了吧?”秦孤月当然知道,得饶人处且饶人的道理,而且王云飞也是他重点想要拉拢的对象,跟他把关系闹僵了,只有坏处而没有一丝一毫的好处,于是也就直接了当地给了王云飞一个台阶下。

    “我知道了……”王云飞把脸色调整了一下,正色说道:“这件事情,我会代替古师弟向司堂大人阐明的,一定不偏不倚,今天的事情,也都是雷碧成咎由自取。”

    “这才对嘛!”龙印听到王云飞这句话,也是笑了起来:“律法司乃是执掌律法的部门,就应该这样,如果太过护短而徇私枉法,怕是十万圣贤书院的弟子也不会答应吧!”

    王云飞脸色一变,随即又恢复了镇定,只在心中说了一句:“这个丫头嘴巴好利害,一下子就把这十万弟子的大帽子扣下来,这一下真的是没法再让律法司追究这件事了……”而且,看样子,雷碧成这件事情是翻不了案了。

    再说了,出了这等丢人现眼的事情,还想要律法司帮他们出面摆平吗?

    王云飞的眼神之中已经露出一丝厉色:“真是有眼无珠,怎么雷碧成脑袋昏了,去招惹这个家伙……”

    洛绯凌看到这一幕,也是笑了笑,就拉起旁边的王云飞说道:“好了,云飞,我们走吧,那边圣徒组差不多又要开始了……”随后他看了秦孤月一眼说道:“怀沙师弟,有空一起我棋茗司品茶吧,我请客……”

    随后他就拉上王云飞从使徒组的试练场赶紧就走了。

    “咻……”待到王云飞走了,秦孤月才终于长舒了一口气,用传音入密对旁边的龙印说道:“今天幸亏了你机智,否则怕是要跟王云飞闹翻了……多谢你了,龙印。”

    原本以为龙印会回答一句:“不必客气”,就算完了,谁知道龙印眼眸一转,又开口说了一句,秦孤月意想不到的话:“你跟王云飞打,你有多少胜算?”

    秦孤月不禁讶异了一下,心道,难道刚才这个丫头发现了,我是用实力压制的雷碧成?所以才想问我跟王云飞实力孰强孰弱,来套我的话不成?

    当下,秦孤月就笑了:“龙印,你这是在逗我玩呢?你拿一个星魂阶的跟我比较一下也就算了,你居然拿我跟星魄阶的王云飞比较?我对上他有什么胜算?死路一条,毫无胜算!”

    “哼,那你岂不是对上楚无炎也是死路一条?”龙印一下子就说出了下面一句话来,鄙视之色溢于言表:“你难道真这么废物?不应该吧……”

    “还真是死路一条……”秦孤月嘴上当然是打死都不能承认了,反正认怂就认怂吧,又不少一块肉:“楚无炎如果真要弄死我,我还真没有什么办法……”

    “那如果要弄死你的是王鸿呢?”龙印的问题真是一个比一个犀利,一下子就把秦孤月逼迫到了一个不得不正面回答的死角,而且最让秦孤月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那就是龙印在说“王鸿”这个名字的时候,那不远处的摩顶司的星阶高手,又把自己的意念投射了过来,目不转睛地盯着龙印和秦孤月两人。

    这是在监听,绝对是在监听!

    刚才的话肯定都被对方听过去了,秦孤月顿时留了一个心眼,反正已经示弱了,干脆就一直示弱,麻痹对手……既然对方认为自己不知道他的监听,想必默认秦孤月说的都是真话,那就不妨将计就计,于是他立刻换上一副静若寒蝉的模样说道:“别提王鸿那个煞星好吗?我哪里是他的对手?”

    “什么?”龙印显然没有想到秦孤月居然会说这种话,顿时就愣住了,用有些怪异的目光看着秦孤月说道:“你不是在装傻吧?你明明在考核司的时候……”

    “你是说我明明在考核司的时候,当众扇了王鸿一个耳光是吗?”秦孤月似乎是料到龙印会这样问,果然,在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果然,那一直窥视他们的目光又变得犀利了许多。

    显然,对方也很想知道,为什么秦孤月能够以星阶以下的实力,居然可以出其不意地扇了星魄阶的王鸿一个耳光,让他在众人面前,出尽的洋相。

    “是啊,你不是完全可以压制他一头嘛,你怎么说你完全不是他的对手?”龙印不解道。

    “那是因为我装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