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啦 > 玄幻小说 > 无上圣天 > 第660节:血耀汗青法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读啦]

    /最快更新!!

    只见原本不可一世的雷碧成夫妇此时居然一个身受重伤,另一个则在苦苦哀求,哪里还有之前刚进试练台时候趾高气昂的模样。

    顿时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使徒都窃窃私语了起来。

    “雷碧成夫妇俩居然也败了啊!”

    “何止是败啊,显然这是惨败啊!”

    “败了倒是正常,只是没有想到居然可以败到这种地步啊……比如说那个雷碧成的夫人,蔡小娟,那是律法司里一等一的铁娘子,根本就是一个宁折不弯的人,居然都对龙印两人开口求饶了。”

    “是啊,真是没想到,龙印跟那个古怀沙居然实力强到这种程度。”

    一时间,无数目光都投射在了雷碧成夫妇俩的身上,显然,蔡小娟也没有想到秦孤月会突然就把雷碧成的木牌击碎了,把试练台上的光幕撤去了。

    喜的是秦孤月总算没有要雷碧成的性命,修为也没有被完全剥夺,忧的就是……

    这一回丢脸是真的丢大了,恐怕以后雷碧成夫妇俩,在圣贤书院里就只好夹着尾巴做人了!

    虽然雷碧成和蔡小娟这一次不知道丢了多大的脸了,秦孤月要的也是这样一个效果,毕竟把一个使徒在试练台上杀了,或者直接废了,事情闹得未免有点太大了,所以刚才他就在琢磨这件事情应该怎么收场。

    现在来看,这个结果,显然是最好的。

    既教训了雷碧成和蔡小娟,也不至于把事情闹得太大,而雷碧成夫妇俩颜面扫地,更不可能请到人来整龙印和秦孤月了。

    但是他这样一做,有一个人就不乐意了。

    “古怀沙,你这是故意不让我吸收那雷碧成的功力是不是?”龙印用力在秦孤月的手臂上掐了一下,有些赌气地说道:“你难道不知道我吸收他的功力,只要回去炼化了,我就可以晋升星阶了吗?”

    秦孤月只是哂笑了一下,也不回话。

    心中却是嘀咕道:“是啊,让你晋升了星阶,我岂不是更加麻烦了?”

    “你是不是就不想我比早晋升星阶?”龙印气鼓鼓地问道。

    “是啊,是啊,我小肚鸡肠,我就是不想你比我早晋升星阶……”秦孤月干脆就借着龙印这句话把一个台阶给下了,其实他不想让龙印吸收雷碧成的功法,也是存了两个心思,一个是抑制龙印的实力过快增长,另一个则是他已经在用七煞寒雨气束缚住雷碧成的时候,就把他剩下的功力神不知鬼不觉地吸收走了,甚至连那一套《血耀汗青》法门都已经被秦孤月复刻出来了,然后就在他撤开光幕,将七煞寒雨气收回来的时候,神不知鬼不觉地藏了回来,虽然这一部分功力是儒门修士的,秦孤月不能直接使用,不过却可以拿来给冉清默增加实力,再不济花点时间炼化点也可以。

    不过这《血耀汗青》法门的确是一件好东西就对了!

    如果秦孤月不这样做,龙印一会再上去吸收雷碧成的功力,发现对方已经变成了一句空壳,不知道会做何感想,那不明摆着告诉她,我秦孤月动了手脚吗?

    随着雷碧成被律法司的弟子们抬了下去,学院大比使徒组的第三场竞赛很快就又落幕了,这一下就只剩下最后六组人了。

    毫无悬念的,那有着摩顶司星阶高手的一组又生存了下来。

    “古怀沙……”龙印走下试练台之后,不禁翻开自己的千秋功业册一看,立刻就笑逐颜开,拉着秦孤月说道:“你看你看,再赢一场,我的功业点就有两万点了!我就可以去考核司申请做圣徒了!”

    秦孤月听到龙印的话,也拿出自己的千秋功业册看了一看,果然,看到自己的功业册里又出来近两千点功业点来了。想不到这文武大比给的功业点居然这么高,虽然第一局只有一百点功业点,但也不知道是按照什么方式计算的,打到这半决赛一把就多出来近一千点功业点来了。

    就在雷碧成前脚被律法司的人抬走,后脚使徒组的试练台就有几个人来了。

    而且来人秦孤月还认识,居然就是王云飞!

    “这王云飞和雷碧成都是律法司的人,该不会是来为他出头的吧?”秦孤月看着王云飞怒气冲冲地朝着秦孤月走了过来,在他身旁的洛绯凌怎么拉都拉不住,怎么拦都拦不下来,不禁心头嘀咕道:“这事可不好办啊!”

    “古怀沙!”王云飞一看到秦孤月立刻就暴怒了起来:“我雷碧成师弟怎么招惹你了?这试练台上大家都是同门,你居然下这样的狠手!”

    王云飞的话音刚落,立刻就又吸引了一大片使徒们的目光。

    虽然他们都知道秦孤月把雷碧成给打残了,律法司绝对是不可能善罢甘休的,且不说天刑贤者莫砺剑是一个绝对护短的脾气,就说律法司的那么多狠人,又哪里咽得下这口气来!

    只是让他们都没有想到的是,律法司的人居然来得这么快!

    王云飞,这个号称得到过墨君无和莫砺剑两位剑修儒门强者传授的高手,可以说是律法司圣徒组中的最强高手,他居然要来找“古怀沙”和龙印的麻烦,这一场戏可真是有的看了!

    “云飞,你不要冲动好不好?”在王云飞身旁的洛绯凌一把拉住王云飞的袖子就劝解道:“古怀沙师弟是什么样的人,你我都有了解,大家也算是同生死共患难过,你怎么可以这么武断?”

    王云飞旁边的人是谁?在座的使徒哪里有不知道的,藏经司的洛绯凌啊,内定的下一任藏经司的司堂,他居然认识古怀沙?

    “你刚才听到洛绯凌说了什么吗?”一个使徒惊讶道。

    “他好像说,古怀沙与他们有过同生死共患难的交情!”另外一个使徒也是惊愕不已。

    “天哪,真不愧是无夜太子的替身,居然跟这么多人都把关系给搭上了!”

    “这些大人物的关系还真是意想不到的复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