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啦 > 玄幻小说 > 无上圣天 > 第529节:正经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读啦]

    /最快更新!!

    “好吧,那你说说看,又是什么正经事?”

    “嗯,就是想要让你帮我做的第二件事情……”龙印把头朝秦孤月的肩膀上靠了一靠,说道:“你可是答应我的,只要你能够做到,又不违背苍生大义,和你的准则,你就必须帮我做到。男子汉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对不对?”

    龙印似乎是怕秦孤月耍赖,故意没有说“君子”,而是换成了“男子汉”,这样一来,本来秦孤月可以说“我不是君子”,现在总不能说“我不是男人”吧?

    秦孤月听得龙印说,要做第二件事情,一下子就苦笑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伸出右手来,扳着手指头说道:“你看看,我被你说得去做‘极难’的任务,差点把命丢了,还倒欠你三件事情,结果你第一件事情就差点害我丢了小命,现在你还要我做第二件事情,你说我是赔本呢,赔本呢,还是赔本呢?”

    “切,你赔不赔本都得做。”龙印继续说道:“不过你放心就是了,这件事情比上次我们做的任务要简单多了,至少你不用跑那么远……”

    “哦?你又是要干什么?”秦孤月不禁又问道。

    “嗯,有一件事情,你应该是知道的吧?”龙印侧过脸来,看了秦孤月一眼说道:“前段时间墨君无的事情,结果派出去追查他下落的圣徒,折损了不少……”

    “嗯。”秦孤月点了点头,的确是折损了不少,秦孤月亲眼看见的就不下十个了。

    “所以这样一来,圣徒的位置就空出来很多了。”龙印看了看秦孤月又说道:“我的师父功德贤者举荐我胜任圣徒,我们圣贤书院要做圣徒,要么就是实力达到星魄阶,要么就是积攒一万功业点,如果没有拿到推荐的话,一万功业点也没有用……”

    “你要我帮你去赚功业点?然后转给你?”秦孤月听得龙印的话,不禁皱眉说道:“如果是一千两千功业点,也许我还可以去想想办法,可是你这样开口就是一万功业点,我到哪里去给你弄来?儒门圣贤书院功业点的规则,我们都清楚得很,如果想要靠捐献的话,一万功业点,就算是富可敌国也根本吃不消,除非是捐献天材地宝这样的珍稀物品,这等东西,别说是我这里了,就算是无夜太子手里恐怕都不多,而且捐出一万功业点,也很不容易吧?”

    说到这里,秦孤月刚想对龙印说,“你换一个条件吧,你这是狮子大开口,我根本做不到啊!”

    但是龙印下面一句话直接就把秦孤月的话给堵起来了。

    “不用你去搞捐献什么的啊!”龙印看了看秦孤月那一副直摇头的模样,顿时就笑了起来,“别好像弄得我想要抄你的家一样行吗?怀沙。我龙印是这样的人吗?而且一万功业点,我欠你的人情,未免也太大了一点。”

    秦孤月腹诽了一句:“你也知道啊……”他还没说出来,龙印又开口说话了。

    “所以眼下正好有一个赚功业点的好机会啊!”龙印笑着看了看秦孤月说道:“半个月之后就是学院的年中大比了。”

    “大比?那是什么?”秦孤月对于圣贤书院五花八门的制度,真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偏偏这些名字很多还是古意词,或者是中间删减了好几个字,实在是让人费解啊。

    “就是全圣贤书院范围内的大型比赛。”龙印又补充说道:“每年这个时候,都是赚功业点的最佳时机,因为每赢下一场,功业点的加成都是翻倍的。”

    “翻倍的?”秦孤月看了看龙印之后,问道:“比我们做的杀庞千夜的任务还多吗?”

    “差不多……”龙印解释说道:“我这么多年,已经存了八千多的功业点了,还差两千功业点就可以了。”

    “你……你怎么存了那么多!”这一下秦孤月可真的是吃惊了,一句“卧槽”,差点就从牙缝里蹦出来了。

    没办法啊,不是秦孤月不想保持自己温文尔雅的形象啊,实在是,卧槽啊!

    原本他从死掉的某个圣徒身上扒下一件有着一千多,靠两千功业点的千秋功业册,已经感觉自己捡到宝了,一夜暴怒了,谁知道龙印这样一个……一个使徒的千秋功业册里,居然都存了八千功业点,这……这个世界未免也太疯狂了一点吧!

    “很奇怪吗?”龙印看到秦孤月那一副惊讶得合不拢嘴的表情,笑了笑说道:“你自己不也在功业司里吗?每半个月的高额任务坚持做,再加上一些其他的日常任务,参加一些兑换部里的投机倒把,各个部门再孝敬一些,我在功业司这么多年,攒下八千功业点,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秦孤月只得流露出“被你打败了”的表情,看了龙印一眼说道:“那你的意思是,让我参加大比之后,把获胜得到的功业点,转给你,帮你晋升圣徒喽?”

    “不用啊!”龙印看着秦孤月说道:“我要你和我一组,帮我赚功业点!”

    “这还分组啊?”秦孤月这一下可真是开眼界了,第一次听说,居然圣贤书院里的考核比试,居然不是单挑,是群挑啊!

    “当然要分组的啊!”龙印用一种看着傻瓜的表情,看着秦孤月说道:“很多儒门的弟子学的都是纯粹防御和辅助类的的法术,你不让他们两人一组,找一个厉害的,那不是根本拿不到名次和奖励了吗?但是人家依旧很优秀啊,这样不是欺负人吗?难道你要他用防御法术耗死对方吗?”

    秦孤月听得龙印这样一说,转念一想,倒也合情合理,不禁问道:“你的意思是,都是两个人一组?”

    “是的,都是两个人一组。”

    “那你干嘛不找楚无炎,他那么强悍……”秦孤月有些怨念地看了龙印一眼,说道。

    “你以为想找就可以找啊!”龙印差点没给秦孤月逗乐了,“那我拉我师父去参加考核比试,不是神挡杀神了?”

    “对啊!”秦孤月一拍自己的大腿说道。

    “对你个头啊!”龙印伸出手,不由分说在秦孤月的大腿上拧了一把说道:“肯定只能找跟自己一个品级的人做同伴啊!你自己想想,使徒品级里,还有比你更变态的人呢?”

    这一下轮到秦孤月皱眉头了,不是因为龙印捏疼了,而是……

    “我怎么感觉你不是在夸我,而是在骂我呢?”

    “你认为是骂你,就是骂你吧!”龙印干脆也耍起贫嘴来了。

    “好吧,我答应你了……”秦孤月只得答应了下来,本来他还顾忌,如果要让他对上圣徒的话,肯定每一战都会艰苦无比,说不定还会露底,要是当着亚圣或者是儒门贤者的面,把自己的身份暴露了,那可就真的是好玩了,而且好玩大了!

    但是听得龙印这样一说,秦孤月倒也释然了。

    竟然是使徒品级之间的相互切磋,那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秦孤月的实力,对付这些仙术是通冥境界,最多鬼仙境界,武道上是甲士实力,最多是武宗的使徒,还不是跟砍瓜切菜一样?

    “嗯……”龙印应了秦孤月一声,然后居然没有起身要走的意思,直接就倚在秦孤月的肩膀上……

    过了一会,就传出了均匀的呼吸声和鼾声来了!

    睡着了!

    她居然睡着了!

    这一下可真的是苦了秦孤月了,这个点了,现在芙蕖花池里的人基本上走得都差不多了,你说叫一个女弟子来把龙印抬回去吧,明显不现实,而且任是谁,推开珠帘,看到里面这么暧昧的一幕,或多或少,都会产生许多龌龊的念头来,至少秦孤月,哦不,龙印的清名是肯定不保了。

    那秦孤月扶着龙印回去?这也不现实啊,圣贤书院讲究的是“男女授受不亲”啊,秦孤月扶着龙印回去,路上给人看见,那就是伤风败俗啊!

    算了……

    最后秦孤月只得长叹了一口气,托着自己的肩膀,盘腿在这水榭里坐了下来。

    反正他又不睡觉,在哪里冥想,不是冥想呢?

    可是,坐怀不乱,真的是有一点挑战人啊!

    当秦孤月冥想完毕,睁开眼睛时,才发现,昨晚上的冥想居然异常地深沉,以至于他就感觉自己好像没有冥想,而是直接盘腿坐着,睡了一晚上一样。

    只是他再睁开眼睛时,突然发现左侧肩膀上靠着的一个大活人不见了!

    就在他想要站起身来,看看龙印去哪儿的时候,“嚯”地一声,从他的身后竟是猛地掉下一条厚重的貂裘皮衣来。

    秦孤月一低头,就看见那貂裘皮衣上面的毛皮如雪,正是龙印当初去北疆的时候,穿过御寒的皮衣。

    想必人早就已经走了,却是害怕秦孤月晚上着想,为他盖了这件貂裘皮衣吧。

    秦孤月将那貂裘皮衣攥在手里,捏着上面的皮质,心里却是陡然涌起了无数杂乱的念头来,甚至还透着一股难以言说的悲伤来。

    为什么这个女人是龙印呢?

    为什么偏偏是大兴城龙家的,那个龙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