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啦 > 玄幻小说 > 无上圣天 > 第510节:阴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读啦]

    /最快更新!!

    就在邪魂教弟子胆寒的时候,洛绯凌看准一个机会,左手拈起中指,右手五指并拢如刀,合在身前,眼神骤然一冷,右手指天,身后原本柔和的星芒骤然变成一头虚化的吊睛白额猛虎的模样。

    “兵术·饿虎扑羊!”

    顿时所有在洛绯凌周围的人,身上都缠绕上了一道猛虎虚影,没等众人反应过来,洛绯凌竟是奇招迭出,左右手扣起中指,交叉成十字,眼神如电,沉声念道:“兵术·攻心为上!”

    伴随着他的手势,那身后的猛虎虚影一下消散,竟是化成无数碎屑夹杂在风雪之中四散开来,然而被这风雪席卷到的人却是不由自主地战栗了起来……

    虽然这些慌乱之中,乱喊乱叫的邪魂教弟子叽里呱啦的北地方言大家都听不懂,秦孤月却是听得一清二楚。

    “这些人都是魔鬼啊!”

    “天哪,这都是什么攻击方式啊!”

    “救命啊,我们快逃吧!”

    “根本不是对手,逃吧,赶紧逃吧!”

    实力稍强的邪魂教弟子还能够拼命转过头来逃跑,一些普通的弟子,中了洛绯凌的攻心之术后,竟是直接锐气尽丧,浑身无力,瘫坐在了地上。

    局势已完全倒向了儒门中人这边,这一支邪魂教的分队已经不堪一击,就好像是砧板上的肉了!

    接下来的事情,基本就交给闵一航,王云飞这两个人去收割战场就可以了,甚至连坐镇中军的楚无炎都没有出手的必要了。

    秦孤月看战局已定,也就念了一个咒文,用御风咒落到了冉清默御空的那一只棋盘上,正要开口责怪冉清默太不小心,却听得棋圣少女先开口了:“怎么了?赖皮鬼,你还真以为我这么容易就死了啊!”

    “哼,如果不是那个化身纸人,你岂不是刚才就已经死了?”秦孤月还没说完,棋圣少女又抢着说道:“我都说了,我自己能保护自己的安全,你怎么就不相信呢?我刚才是诱敌,你信不信的?”

    “诱敌?”秦孤月听得棋圣少女这样一说,立刻就冷笑了:“拿自己的小命诱敌的,你还是我看到的第一个……”

    谁知道,棋圣少女把腰一掐,愤愤不平道:“我分明是拿化身纸人诱敌,有什么不对吗?不把那两个隐藏着的邪魂教刺客拉到我的阵法里来,还不知道要给我们团队带来多少麻烦……我这叫‘防患于未然'!”

    没等秦孤月脸上的哭笑不得的苦笑舒展开来,冉清默竟是又补充了一个句,确切地说是一个字扔在了秦孤月的耳朵里:“猪!”

    “你……你……”被楚无炎不管怎么气,都没生气的秦孤月,竟是一下子就被冉清默这句话给气得有些说不上话来了:“你……你化身纸人很多吗?”

    “咦?”冉清默有些稀奇地看了秦孤月一眼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带了很多的化身纸人出来啊?”

    面对秦孤月那一种歪打正着的错愕表情,冉清默抖了抖白色儒服的衣袖,左手探进右手的衣袖里,然后在秦孤月诧异的目光之中,一枚两枚,三枚,四枚,五枚,十枚……十三枚,十五枚,就这样一枚一枚一枚地从衣袖里拿出了二十几枚化身纸人托在右手的掌心里,好像女孩子炫耀自己心爱的手势一样,朝着秦孤月的面前一托笑道:“你看,我还有好多没带出来呢,这么多化身纸人,你还怕我有什么差池不成?”

    这……这……秦孤月分明记得当初在落城千家的时候,他一招御气剑诀废掉了闫归尘的一张化身纸人,把他都心疼死了,按理说,这东西应该是很值钱的玩意儿才是啊,怎么到了这棋圣少女冉清默手里,变得就跟大白菜似的了!

    秦孤月震惊得说不出来话,一直站在冉清默旁边的龙印却是掩口“咯咯”地笑了起来。

    随后她好不容易才敛住笑意,对冉清默说道:“清默师妹,这么多化身纸人,应该都是在功业司,十个功业点一个到兑换部换来的吧?”

    “是啊……”冉清默听得龙印的话,有些心疼地说道:“我就是怕这次出来做任务让你们分心保护我,我早上来的时候,特地去兑换部那里,把我存的功业点,都给换光了呢……”

    “你……你……你,你把你的功业点,全都换这个了!”如果说秦孤月愿意拿出五百功业点去换冉清默亲手沏的名茶“青烟璋”是败家,那冉清默此举,简直就是败家到家了!

    就光从眼前棋圣少女手里抓着的二十多个化身纸人,就是二百几十个功业点了,差不多都抵得上这一次到极北寒地来刺杀邪魂教法主庞千夜的功业点奖励了,半架“幻蝶”古琴就这样被棋圣少女冉清默给败掉了啊!

    “清默师妹……”龙印此时拿起冉清默右手掌里托着的一枚化身纸人,笑了笑说道:“你难道不知道,这化身纸人对星阶以上的人就没有效果了吗?等你实力突破星阶,这些纸人都会变成废纸啊,而且功业司里也没有回收这些地方的部门啊……你还真是舍得下血本啊!”

    “啊?”冉清默经龙印这样一提醒,方才如梦初醒,一下子脸上就流露出惋惜的表情来,有些肉疼地说道:“还有这样一回事啊,难怪我看得这么好的东西,就只要十个功业点换一个……原来……”但是她立刻想了什么,伸出右手来,对着秦孤月一指说道:“不过没事啊,我用不掉,我可以给这个赖皮鬼嘛,我肯定会比他早晋升星阶的拉!”

    “啊!?”秦孤月听得冉清默伸出手来,指着自己,又琢磨了一会她说话的意思,立刻就产生了一种想要捂脸的冲动。

    不知者无罪,不知者无罪……童言无忌,只是童言无忌啊……

    少女,你确定你一个个会御器飞行的人,会比一个武道已经是武宗极限,相术都已经半步星阶的秦孤月更早晋升星阶吗?你真的确定吗?

    “咳咳……”正当战团里三个没有到星阶的人,忙里偷闲,凑在一起聊天的时候,有一个人似乎是看得龙印与秦孤月聊得亲近,一下子就看不过去了。

    咳嗽的人,正是坐镇阵法中央的楚无炎!他可不能像秦孤月这样直接擅离职守,一走了之,去跟冉清默和龙印聊天解闷。

    “好了,不要跟他们小喽啰们多做纠缠,赶紧找庞千夜!”此时坐镇整个阵法中央的楚无炎扫了一圈,似乎没有发现庞千夜的踪迹,立刻开口说道:“如果给他跑了,我们就算杀最多的邪魂教弟子也是功亏一篑,知道吗?”

    他这一声落下,秦孤月和龙印恐怕才想起来,好像这一战最重要的猎物:邪魂教法主庞千夜还没有找到,立刻就又回到了自己在阵法中的位置上去了。

    但就在他们就位的一个霎那,所有人的耳畔,竟是同时响起了一声幽幽的长叹。

    如同鬼魅一般,却是如此真实地出现在了所有人的脑海之中。

    “哦?有人要找本法主吗?”

    这说话的声音不是用的北地方言,而是……地地道道的天州话!

    “庞千夜!”楚无炎第一个反应了过来,立刻眯起眼来,在周围扫视了一圈,然后大声喊道::“我等圣贤书院弟子在此等候你多时了,今天你插翅难逃了!”

    “哦?圣贤书院的人吗?”那庞千夜的声音竟是没有半点的惊讶和惊恐,而是语气依旧十分平淡地说道:“本法主又何尝不是早就等你们来送死了?”

    “什么!?”庞千夜话音落下,众人竟是一齐震惊了。

    不错,即便是心思缜密的洛绯凌,冷静至极的秦孤月,此时都不禁骇然了。

    “难道……”洛绯凌眉头紧锁,低声自问道:“难道我们的行踪被人泄漏了?”

    楚无炎定了定神,嘴角挂上一丝冷笑,对着那庞千夜声音传来的方向高声说道:“哼,庞千夜,你死到临头了,还要装神弄鬼,难不成是想扰乱我们的心智,趁乱逃跑吗?”

    楚无炎话音刚落,那庞千夜的鬼魅之音又响了起来:“到底是谁死到临头,谁插翅难逃呢?儒门的小子!”

    话音落下的霎那,一道身披纯黑斗篷的身影竟是“唰”地一声,一下子出现在了七人团队的正前方,那合拢在身前的斗篷之上,一枚森白的骷髅扎眼无比,旁边更是有无数阴火,在斗篷合拢的瞬间,斗篷上的鬼火,竟如魑魅魍魉一般,自行晃动了起来,说不出发诡异。

    “邪魔妖道,还不受死!”

    说这句话的人,倒不是楚无炎,而是手中握着一柄紫色长剑的儒门剑修王云飞,他虽然受到墨君无和莫砺剑的点拨,但是秦孤月从他的剑招套路上来看,倒是更加偏向于墨君无一些,也是一身浩然正气,铮铮傲骨,哪里容得下庞千夜这样的邪魂教鬼士在他面前嚣张?

    “嘿嘿嘿嘿嘿……”庞千夜听得王云飞这一声呵斥,也不回答,竟是阴森森地笑了起来,然后他抖了抖身前的骷髅斗篷,霎那之间,斗篷上无数阴火竟是一齐活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