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啦 > 玄幻小说 > 无上圣天 > 第506节:计划分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读啦]

    /最快更新!!

    就在七个人的脚步落在传送石阵外面时,楚无炎已是用传音入密对众人说道:“我们这一次的任务绝密,就不要再知会北野分院了,而且这北野分院离总院山高路远,难保里面不会有什么奸细……”

    “不错……”那儒门壮汉闵一航也是赞同道:“这件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我们直接就走便是了,虽然北野分院的院长宏文贤者级别比我们众人要高,但想必也会谅解的。”

    “对了,楚无炎师兄,这次行动你有什么计划?”秦孤月这时对着楚无炎看似十分谦虚地请教道。

    对于秦孤月这般谦卑地请教,楚无炎冷冷一笑回答道:“你保护你自己还有那个丫头就可以了……我们的计划你不但帮不上忙,还会扯后腿!”

    原本连龙印都感觉楚无炎说话语气重了,秦孤月弄不好会当场炸毛,谁知秦孤月居然一低头,依旧面带笑容说道:“在下也只是好奇而已。”

    “至于计划……我当然早就想好了。”楚无炎看了看旁边的几人,说道:“我们先走,反正到海山关还有一阵路程,我们路上说!”

    说完,他轻轻一抬手,已是从衣袖之中甩出一方黝黑砚台,须臾之间就幻化成一座房间大小将众人都托了起来,徐徐攀升,离开了北野分院继续朝北,向着海山关的方向飞去。

    待到那一方砚台攀升到半空中,站在那闵一航身边的剑修儒士王云飞便开口问楚无炎说道:“无炎,你倒是说说看,这一次你想怎么做。”

    “是啊,大哥,你就这一点我不喜欢,太喜欢卖关子了。”闵一航也在旁边嘟哝了一句说道。

    楚无炎淡淡一笑说道:“你这呆子,什么话都在北野分院里说了,万一给奸细听去了怎么办?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你何时见我没有准备好计划就贸然行动的?”

    随后这楚无炎便俨然如一个队长那般抬起手来,已是取出了一张书卷,星力灌注之下,霍然在众人面前展了开来,竟是如龙隐阁的“千机图”一般,是一张制作精致的地图。

    他看似随性地在这地图上信手指了一点,对着那一身紫色儒服的美少年问道:“绯凌师弟,你工于天文地理,此是何地,你应该知道的吧?”

    终于,那阴柔到宛如少女一般的洛绯凌双手抱肩,看着那面前的一幅悬空的地图信口回答道:“此地称为截龙谷,山海关外一片苍茫雪域,寒冬时根本不能通过,到了如今深夏,冰原方才解冻,而截龙谷就是陆路通往海山关的必经之路。”

    楚无炎点了点头,那洛绯凌伸出手来托了托自己尖尖的下巴说道:“如果是那邪魂教法主一人前来,还真不见得能够在这截龙谷堵住他,但是从情报上来看,这庞千夜应该带了不少随从,所以肯定会走截龙谷!”

    “哦?为什么他会带很多的随从?不应该一个人独来独往,免得被我们抓到把柄吗?”龙印皱了皱眉头对着洛绯凌问道。

    洛绯凌面对龙印的质疑,微微抬起嘴角笑了笑说道:“龙印师妹,你想一想,为什么邪魂教总坛好好地要派一个特使到天州来呢?而且还是教主的弟子,还指名要让他做分坛的坛主呢?”

    龙印毕竟也是官宦世家出身,再加上这圣贤书院之中也是明争暗斗,耳濡目染,一下子就顿悟了出了:“难道是邪魂教总坛已经对天州的邪魂教失去控制力了?所以才从总坛调过去一个法主做分坛的坛主加强控制对不对?”

    “是啊,如果天州的邪魂教对总坛言听计从,那么直接任命其中的首脑做坛主不是最好?何必大费周章,多此一举?”旁边的王云飞也点了点头说道:“如此看来,他肯定要带上自己的亲信随从,否则去了天州,两眼一抹黑,还不得给架空了?”

    “而且这些人绝对不可能都是星魄阶的强者,所以他们肯定会走陆路,如此看来……”王云飞说着用带鞘的长剑在面前的地图上一指说道:“那庞千夜必定会走截龙谷,在此设伏,绝对万无一失!”

    “不错,我的计划正是如此。”听得众人的分析,楚无炎微微点头说道:“我们就在截龙谷设伏,到时候云飞师弟,绯凌师弟,你们到时候替我拦住其他人,由我与那庞千夜单打独斗就可以了……”

    “咦?大哥,那我做什么去啊!”听得楚无炎的布置,旁边的闵一航不禁问道:“我好歹也是一个圣徒啊,我干什么去?”

    “呆子,你保护好印儿就可以了!”楚无炎淡淡一笑说道:“如果印儿有个三长两短的,我唯你是问!”

    “哦……”虽然这闵一航虽然有点失望,但想必平日都是以楚无炎马首是瞻,也就默默应了一声,走到龙印旁边就不吱声了。

    谁知龙印却岔了一句话说道:“我有《万圣教化经卷》,自保不成什么问题,闵一航师兄,你倒是多关照怀沙一些吧。”

    “能够完成极难入门任务的人,还需要别人关照他吗?”楚无炎要死不死地又说了一句话,挖苦讽刺之意竟是更加露骨,谁知秦孤月居然依旧淡然笑道:“大敌当前,我怎么可以给大家拖后腿呢。”

    谁知他才说完这句话,旁边的冉清默就狠狠一拉秦孤月的袖子,低声说道:“我说古怀沙,你这个赖皮鬼当初跟我下棋的时候,那股子赖皮劲都哪里去了?你怎么就不生气呢?你怎么就一点都不生气呢?”

    谁知道秦孤月像没听到冉清默的话一样,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笑意,不动声色地在冉清默抓住他袖子的纤纤玉手上捏了一把,果然,这一招立刻奏效,冉清默不但一下子就把手从秦孤月的袖子上松开来了,还满心戒备地瞪了秦孤月一眼。

    这一瞪可真的让整个墨色砚台上的人都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