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啦 > 玄幻小说 > 无上圣天 > 第495节:灯下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读啦]

    /最快更新!!

    就在这时,秦孤月笑了:“我有一个办法了。”

    在两人诧异的目光之中,只见秦孤月取出两枚符箓递了一张给龙印,又隔空扔了一张给旁边的弟子说道:“这是我以前制作的避水符箓,直接捏碎使用,可以让一个人在水下存活一天,也就是十二个时辰,应该足够了。”

    “潜在水中,能躲过那妖龙的感知吗?”龙印接过秦孤月的符箓,将信将疑地问道。毕竟不做死就不会死,如果浮空在天上,也许还可以通过对法器的操纵,躲开妖龙的突然袭击,但是在水里,那可是妖龙绝对的主场,一点被发现,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似乎是感觉到这一件事情危险太大,那名东瀛分院的弟子朝着秦孤月和龙印拱了拱手说道:“两位师兄师姐,我在院内还有其他的事情,在下先告辞了。”

    看到对方狼狈而走的背影,龙印什么也没说,只是淡淡一丝冷笑挂上嘴角。

    秦孤月看到那弟子走了,侧过脸来,对旁边的龙印说道:“我有一个想法,就是不知道龙印你敢不敢了。”

    “你倒是说说看……”

    “我们通过水下,潜入到这恶波龙窟之中潜伏下来……”秦孤月伸出手来,指着那水幕之下一方急速旋转的漩涡说道:“有一句话讲,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那妖龙虽然小心仔细,但肯定不会想到有人居然敢潜入他这恶波龙窟里来,灯下黑,讲的就是这个道理。”

    “可以一试。”龙印听完秦孤月的计划,竟是不假思索地就答应了。

    “哦?你倒是不怕有个三长两短的?”秦孤月看到龙印答应得这样干脆,倒还是略微诧异了一下。

    “呵呵……”龙印依旧笑了笑说道:“你是无夜太子的替身,日后前程似锦,虽然我们同为使徒,你的命可比我的命值钱多了,所以你肯定深思熟虑过了,我还有什么好怕的?”

    听得龙印这句话,秦孤月也是坦然一笑,却是一挥手,左手捏起一个法诀,吟了一个字“聚!”只见周围空气之中的水滴竟是飞速地朝着承载两人的《万圣教化经卷》聚拢过来,形成了一层坚实的水球,将两人包裹起来。

    “把法器收了吧……”秦孤月对着龙印示意了一下,顿时那青灰色光芒的《万圣教化经卷》一收,又化成一本卷轴飞回到了龙印的衣袖之中,随后那海面上的一枚巨大的蓝色水球缓缓地向着海洋之中坠落,随着“噗通”一声溅起一朵巨大的浪花之后,秦孤月与龙印已是被水球包裹着,落到了瀛海之中。

    虽然瀛海之中波涛汹涌,但有意思的是,那水球的墙壁不断地随着洋流的方向旋转着,那水球中央的秦孤月和龙印却是稳稳地悬浮着,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龙印有些吃惊地看着周围不断来来往往的鱼群和海兽,甚至是虎头巨鲨这样的凶兽,一时间都看呆了。

    “它们会不会冲破这水球的防护来攻击我们?”龙印看了片刻之后,有些担心地问道。

    反倒是秦孤月一点都不担心,淡淡地说道:“放心吧,瀛海浩浩汤汤,横无涯际,我们这样一只水球,与一滴水都差不多了,至于这一滴水里面是什么都没有呢,还是包裹了两个人,一般的妖兽当然是感知不出来的!”

    “你的相术居然这么精妙?”听到秦孤月的描述,龙印也是惊讶了一声。

    “这不过是相术里面的小门道而已。”秦孤月谦虚了一句,已是盘腿坐在了水球的中央,五千条精神力触手缓缓施展开来,已是穿透到了水球之外,在秦孤月的精准控制下,缓缓地推动着水球朝着那水幕之下的恶波龙窟推进着。

    随着水球与那漩涡越来越近,秦孤月镇定自若,龙印却是整颗心都扑腾扑腾地跳跃起来,但是事实证明,她的担心是多余的,只见他们所在的这一枚水球,就真的像是大海里的一滴水那般,轻而易举地混着那一道水幕朝着天空流淌而去。

    待到这一股水流随着那一股操纵着整个空间的能量达到最高点之后,秦孤月抓住时机,五千条精神力触手猛地朝前一推,整个水球顿时就好像是从瀑布中飞溅出来的一滴水花在阳光之下闪耀了一下,猛地朝着下方的漩涡坠落下去。

    随着初入漩涡时的一阵剧烈的晃动之后,整个水球的内部又平稳了下来,只见这一只碧蓝色的水球,如同漩涡内被湍急水流席卷的一片落叶,任由水球随着漩涡打转,内部却是稳如泰山。

    “居然还真被你做到了!”龙印看着脚下如同一张狰狞巨口的漩涡,不禁有些后怕地说道:“如果这个水球突然之间破裂的话,我们应该会被漩涡的力量瞬间撕成碎片吧?”

    “这是不可能发生的!”秦孤月此时悬浮在水球的中央,脸上带着淡然的笑意说道:“好了,龙印,坐下来吧,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在这里等到晚上,那头孽畜出来吞吐龙珠的时候,你吹奏御龙圣笛,我出手抢夺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听得秦孤月的宽慰,龙印的情绪也平静了下来,盘腿在秦孤月的对面坐了下来,正透过那一道深蓝色的天幕,看着外面的海洋发呆,陡然秦孤月又说话了。

    “龙印,你喝酒吗?”

    “嗯?”很显然龙印对秦孤月的这个问题略微有点吃惊了,秦孤月却是一边问着,一边从须弥空间里取出一只皮革酒囊抓在右手里,看着龙印说道:“这是西北之地的名酒‘璎珞红’,你要尝一尝吗?”

    秦孤月把酒囊的塞子一拔开,顿时整个空间里弥散起了浓郁而刺激的酒香来。

    龙印想了想说道:“我平日饮的不多,不过如今闲来无事,喝上一些也没有大碍,给我吧!”

    秦孤月听得龙印这句话,便轻轻一抬手,将那右手的皮革酒囊朝着对面的龙印抛了过去,刚想嘱咐她喝得慢一点,哪知道她居然接过来,拔开塞子,直接就像喝水一样,饮了一大口下去。

    马上,她就被呛到了,伴随着几声咳嗽之后,整张脸都变得如同红玉一般,好不容易伸出衣袖捂住嘴,咳了好久方才止住咳嗽,抬起头来看了秦孤月一眼,用责怪的语气说道:“古怀沙,你把这么烈的酒给我喝,你意欲何为?难道你就不怕我醉过去,没人帮我吹那御龙圣笛吗?”

    秦孤月听得龙印这一句话,淡淡一笑说道:“刚想提醒你喝得慢一点,谁知道你这么心急,直接就喝了那么一大口,喝酒哪有你这样喝的啊!别说是一个女孩子,就算是一个壮汉,这样喝上几口都要醉死过去。”

    “咳咳……”龙印又咳嗽了几声,说道:“我们东南之地的桂花酒,都是这样喝的,谁知道你给我的酒这么烈!”

    听得龙印提起桂花酒,秦孤月顿时就感到了一阵莫名的伤感之意,桂花酒,云水山庄,这些属于秦孤月的回忆,现在却只能暂时封存在“古怀沙”的心里了。

    看到秦孤月若有所思,龙印不禁问道:“怀沙,你是哪里人?”

    被龙印这一问,秦孤月立刻回过神来了,略微思索了一下,便说道:“我是西北人。”

    “西北人啊?”龙印听到秦孤月的回答,稍稍讶异了一下说道;“西北人不应该颧骨很高,皮肤略微发黑吗?我怎么看你和我们天州的人几乎没什么区别呢?而且你的姓氏,也不是西北人的姓氏吧?”

    秦孤月早就想好了解释的说辞了:“因为我祖上是天州人,大概在我祖父一代的时候犯了事情,被迫出逃到嘉门关外,也就在关外定居了。”

    “犯了什么事情?”龙印不禁问道。

    “因为贩运私盐被朝廷缉捕,当时贩运私盐被抓住,是要斩首的,所以我爷爷只能带着全家出逃到了嘉门关外。”秦孤月信口胡诹道。

    “这也不是什么大的事情啊!”龙印想了想说道:“我听说你是龙隐阁太上长老,上官天琦的弟子?”

    “不错。”秦孤月点了点头回答道。

    “你是怎么拜他为师的?”龙印有些好奇地问道。

    两个人之间喝了酒,再加上这样在一个水球里坐着等天黑,再等满月,的确是蛮无聊的一件事情,所以两个人的话就自然而然地多了起来。

    “龙印,为什么都是你打听我啊……”秦孤月又从须弥空间里取出一袋酒,兀自饮了一口起,对着龙印问道:“你是怎么进圣贤书院的?”

    “你先告诉我……”

    “我已经回答过你一个问题,这次该你先回答我了。”

    龙印轻轻喝了一下口酒,看着秦孤月说道;“我五年前被师父功德贤者相中,直接带到这圣贤书院中来的,一来就在功业司了,你呢?你又是怎么拜上上官天琦的?他在龙隐阁的地位,已经相当于我们儒门之中领袖众贤的夫子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