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啦 > 玄幻小说 > 无上圣天 > 第430节:一对情侣和一个偷窥狂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读啦]

    /最快更新!!

    “她也是一个世家的千金小姐对不对?”苏溯看着秦孤月,眼眶里酸溜溜的,说的话也是酸溜溜的。

    “苏溯,你听我解释一下如何?”秦孤月刚想解释,苏溯就又开口了,当然,这不会是老套的“我不听,我不听”而是,十分平静地:“还有什么好解释的,你们在大兴城的时候认识上的,随后你为她挫败了一场家族里企图废掉她,改立她哥哥做少主的政变,据说你还为她差点把命都给送掉了……当着一百多个世家的面,为她挡了一刀……”

    “苏溯,事情不是这样的……那个刺杀是冲着我来的……不是她……我岂能让女孩子做我的挡箭牌?”

    “够了……”苏溯猛地甩开秦孤月拉向她的手,冷声说道:“你何曾会对我这样?你几曾这样对过我?”

    “苏溯,我……”秦孤月不依不挠地再次拉向苏溯的手说道:“我之前不曾想过会与她结下这般缘分,原本我只是存了一个与千家改善关系的念头,谁曾想……弄巧成拙……”

    “也就是说,你之前只是在利用她了?”苏溯听到秦孤月这番话,竟是不禁微微一愣,发问道。

    “也不完全是这样……”秦孤月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苏溯才好了,难道自己当初真的是存了利用千寻雪的心思?可是本心之中却是一片澄澈,如果仅仅只是利用的话,秦孤月怎么会在落城城主就任仪式上,奋不顾身,想都不想地替她挡下黑龙刀自爆的一击,如果只是利用的话,也不用把命都赔上吧!

    “她多好啊,又有才华,又会武道,家世也好……你以后还可以继承落城城主的位置……”苏溯的话真的是越说越酸了,说着说着,竟是眼泪水都在眼眶里打转了:“不像我,连个父母都没有……只有师父跟我相依为命……又没有地位,人又笨,不能帮你,只能给你找麻烦……”

    如果有人问,秦孤月最怕的是什么,才不会是什么荒漠死蝎,六爪腾蛇,最怕的是女孩子哭啊!特别是漂亮的女孩子哭啊……这一哭,心肠真的就软了,上次落城也是,千寻雪眼泪水一掉,秦孤月立刻就服软了。

    不过秦孤月还有一个好处,就是至少分得清是刻意做作,还是真情流露,以千寻雪的性格,刚若烈火,坚如寒冰,能够落泪是万万装不出来的,面前的苏溯也是。外面柔弱,内心却是十分刚硬的,也就只有遇到这等没有办法解释,也没有办法处理的事情,才会无助到哭泣吧。

    “唉,你干嘛老是纠结于这些东西呢……”秦孤月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顺势将苏溯揽入怀中,轻声安慰道:“落城城主,我难道会很稀罕吗?一个落城还没有我云水山庄三分之一大,我会稀罕吗?再说了,谁告诉你,我一定要娶大家闺秀,名门之后了?我看……我看你就挺好的呀……”秦孤月差点就把那句话又给撂出来了,苏溯啊,你可别小看了自己的身份啊,前任龙隐阁主苏陌离的亲女儿,换到朝廷里,相当于是皇帝的女儿了,如果她老爹不出事,苏溯现在简直就是整个龙隐阁的青年才俊都要追逐的对象了,咳咳……哪里还轮得到秦孤月啊!

    “你……你说什么昏话呢!”苏溯听到秦孤月这句话,拼力在他怀里挣扎了一下,挣脱无果,只得用小粉拳就在秦孤月的肩膀上边捶边说道:“谁说我愿意嫁给你了?谁说了?你真是一个大无赖!”

    唉,无赖就无赖吧……反正秦孤月的节操已经掉得差不多了,也已经习惯贬义词当褒义词听了。

    就在秦孤月在走廊上抱住苏溯,任由小丫头在他的怀里哭闹的时候,走廊旁边一下子就晃过一个人影,却是鬼鬼祟祟的上官天琦,那一双贼眼可是盯着走廊上的一举一动啊。

    估计原本以为有什么好戏看的,结果谁知道苏溯就是抱着秦孤月哭了一会,然后两个人就跟没事了似的,秦孤月送苏溯回房间了,然后门都没有进去,就折返回来了……

    “就这么完了?”上官天琦心里暗叫一声,不应该啊!隔着走廊外面,猛地一拍右手的手背说道:“奇怪啊,这小子不是应该抓紧机会吗?还有我那宝贝徒弟,怎么也傻劲犯上来了,就应该一哭二闹三上吊啊,至少把这个小子家的正室位置抢过来啊,秦家的少奶奶啊!……就这样就完了啊!”

    就在上官天琦嘀嘀咕咕说着什么的时候,竟然是没提防旁边一个人轻声问道:“是啊,怎么就这么笨呢?”

    “对啊,你瞧她这傻劲儿!”陡然有人搭了自己一句腔,上官天琦也是心情大好,应了一声,刚要继续说点什么,陡然……

    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啊!

    稍稍一侧脸,只见秦孤月一张拉长了的脸就这样挂在了他旁边不到一寸的地方,看到上官天琦反应了过来,秦孤月也是随着上官天琦的脸色一变,微微露出牙齿,冷笑道:“师父啊,刚才好看不好看啊?”

    “好……好看啊……”上官天琦一下子就怂了,心里拼命地对自己说,我是他师父,我是他师父,我是他师父啊,我干嘛……我干嘛要怕他啊!

    “好看你个大头鬼啊!”刚才还皮笑肉不笑的秦孤月一下子就暴走了,一边捏着上官天琦左边的脸颊,又揪住耳朵吼道:“知道我干什么不进去陪苏溯说一会吗?因为你这个老狐狸躲在走廊后面,却忘记把影子藏起来了,影子投在走廊的地上,我看得一清二楚!我难道进去跟苏溯说会话,再给你听吗?”

    “喂喂喂……我……我好歹是你师……师父!”

    “那又怎么样?师父就可以随便偷听徒弟说话了吗?师父就可以随便跟踪自己的徒弟了吗?师父就可以这样猥琐地躲在走廊后面,不把影子藏起来了吗?”秦孤月一边像连珠炮一样地说着,一边就是揪住上官天琦的老脸不松手。

    “我……我……我又不是墨君无……我哪里知道还要……藏影子……”上官天琦这一下心里那叫一个叫苦啊。

    “哼……”秦孤月刚想该拿这个把柄敲诈上官天琦点什么东西的时候,只听见楼下吉赛的声音喊道:“大师,有制冷寒玉的大宗订单,您来一下好吗?”

    听得吉赛这句话,上官天琦立刻如蒙大赦,用力把自己的老脸从秦孤月捏住的手上扯了下来,不由分说,屁颠屁颠地就顺着走廊跑下楼去了:“我来了,我来了,吉赛……等着我啊!”

    看到上官天琦慌不择路跑下楼梯的身影,默默地,秦孤月身后的房间里,又走出一个人来,却是已经换了一身浅蓝色纱裙的苏溯,走到了秦孤月的身边,停下了脚步,却不说话,任由中天的日光透过走廊两旁的窗户投射下来,两个人长长的影子。

    良久。

    “师父就这样,你别跟他一般见识就好了。”站在秦孤月身后的苏溯出声说道。

    “我怎么会跟他一般见识呢……我有的时候感觉,我们的师父有点像老小孩,简直比我这个年龄的人,还要没心没肺,真不知道……他背负着,这么大的包袱,又为什么总能够看起来都是开开心心的……”秦孤月喃喃道,好像是说给自己听的,又好像是在跟苏溯说一样。

    “哦?师父有什么包袱?”苏溯不禁皱眉问道。

    “振兴龙隐阁,没有比这个更大的包袱了吧?”秦孤月长舒了一口气说道:“而且他的心里还有很多打不开的心结,可真不知道他为什么能这么没心没肺地生活……”

    “这还不简单……”苏溯听到秦孤月用“没心没肺”四个字来形容上官天琦时,也是不禁莞尔道:“不去想,不就不用想了吗?师父经常这样跟我说的……每当我想起我的身世和父母的时候,他都会这样跟我说的……”

    就在这时,秦孤月侧过脸来,看着身旁站着的苏溯,那一张清丽的侧脸,陡然说道:“苏溯,你想知道你父母的事情吗?”

    一语落下,回答秦孤月的,居然是沉默。

    过了良久,苏溯开口了,说的却是一个完全不相干的话题:“秦孤月,你以后会娶我吗?”

    这一下轮到秦孤月语塞了,想说点什么,舌头却好像是打了结一样,就是说不出一个字来。

    会还是不会,一个字还是两个字,有这么难说出来吗?

    沉默,秦孤月回答苏溯的,居然也是沉默。

    良久。

    “傻丫头……”秦孤月撇了撇嘴说道。

    “你何尝不是一个傻小子……”苏溯掩口笑道。

    “好啊,那你跟我回云水山庄,我娶你……”秦孤月好不容易下定了决心说的一句话,苏溯的回答却是:“不行,你要娶我,你得要跟我去龙隐阁……”

    “喂,这是什么意思,你难道不知道……呃……”秦孤月停顿了一下,开口说道:“有一句土话叫做,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吗?我跟你去龙隐阁像什么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