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啦 > 玄幻小说 > 无上圣天 > 第427节:星魂阶相术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读啦]

    /最快更新!!

    “好了,好了,你们也早就认识了,就不用相互介绍了。”上官天琦在苏溯的搀扶下,在二楼一张云中国样式的皮沙发上坐了下来,看了看面前的这一对师徒,脸上挂着桃李满天下的喜悦:“苏溯,孤月这一次陪为师去云中国也是九死一生,为师与他甚是投缘,所以才收入了门下,以后你们要共同进步知道吗?”

    “是,师父。”苏溯点了点头,像一个好学生一样回答道。

    上官天琦正说着呢,秦孤月心里就琢磨了,自己上次在云水山庄的,苏溯是炎火四重,自己是淼水三重,的确实力输她一筹,不过现在自己西域之行归来,奇遇连连,相术境界早就已经是后土五重了,精神力也早已不是当初那个一千二百条精神力触手的小菜鸟了,而是达到了可怕的四千两百条精神力触手,那实力应该比苏溯略胜一筹了吧?

    就在秦孤月心里琢磨着,怎么委婉地问一问,苏溯实力的底时,上官天琦已是先开口了:“苏溯,为师这大半年都在西域,只不过给你布置了几个任务,也不知道你修为落下来没有……”说着,他看了秦孤月一眼,又看了看苏溯说道:“你可别实力境界被师弟追上了啊!”

    谁知苏溯竟好像就在等上官天琦这句话一样,抬起头来,昂了昂自己已经有点发育的胸部,说道:“师父啊,徒弟正要跟你报告这个好消息呢……徒弟在西霞山修行时,战胜了一头为恶一方的千年石灵,将它吸收了,所以实力突飞猛进……”

    秦孤月听到“突飞猛进”四个字的时候,眼皮不禁微微一跳,不过很快平复了一下,一头千年石灵而已,我秦孤月这一路上,连魅魔之主,西方老祖都给阴了,这样大的奇遇,肯定比这个小丫头片子要略胜一筹,怕什么?

    “哦?千年石灵,那种妖物近乎天材地宝与妖怪之间,十分地狡猾,还会遁地,你倒是能够抓住它,不容易啊!”听到苏溯的话,上官天琦赞许着点了点头说道:“不过千年石灵,吸收起来,堪比上乘的天材地宝,收获一定不少吧?”

    “是啊,师父……”苏溯一边拉着上官天琦的手,一边说道:“我吸收了这千年石灵之后,就感觉要突破瓶颈了,干脆就在那石灵的洞府之中修炼,果然……”苏溯说到这里,神采不禁飞扬道:“我就直接突破后土五重的桎梏,越过了半步星阶,千机真人的阶段,直接就晋升星阶了。师父……我现在已经是一名……星魂阶的相术师拉,您高兴不高兴啊!”

    “什么!?”旁边的秦孤月给自己斟了一杯茶,还没喝进去,就差点一口直接喷出来了。

    这是,这是逆天啊!一个奇遇,直接从后土五重极限,跳过半步星阶,直接到星阶!他喵的,凭什么老子晋升星阶这么难?拿了这么多奇遇还……还连半步星阶都没到,这贼老天故意欺负我不成!

    “哎呦,这……这很不错啊!”上官天琦还有什么不高兴的理由呢?苏溯突破星阶,这可是一个绝对大好的消息,且不说苏溯突破到星阶,甚至比龙隐阁主的亲传弟子突破的年龄还要小,而且很多龙隐阁内的资源,利用起来也就更方便了,星阶就是一个门槛,早早迈过去的弟子,名利双收,而且会像滚雪球一样,越积累越多,反之,在星阶之前盘桓得越久,日后这些弟子发展的潜力就越小。

    现在苏溯才十七岁就突破到了星阶,虽然不是年轻一辈中最快的,却也是翘楚了,日后就算上官天琦闭关去了,苏溯凭借星阶的实力,也可以在龙隐阁内独当一面了。

    “孤月,你要多跟你师姐学习知道吗?”上官天琦一边笑着摸了摸自己的小胡子,一边不失时机地埋汰了旁边的秦孤月一句说道。

    “是,师父……”秦孤月也真的是被苏溯整的没脾气了,看来有命星的人都不能用常理来测度啊,九曜命星也是个逆天的命星啊。难不成苏溯的家族传承的就是九曜命星?否则当年苏溯的老子,前任龙隐阁主苏陌离,怎么可能实力逆天到那种程度。

    可是想到命星这个东西,秦孤月就有点犯嘀咕了,按照自己这个修炼的进度,以及实力激增的程度,至少是跟有命星的人没有多少差距的,这一点从兼具太阴命星体质和天枢命星体质的千寻雪和九曜命星体质的苏溯就可以看出来。

    那自己应该也是应该有命星的人,可是他这命星是什么命星呢?

    至于秦战天,秦孤月是知道的,萧公子曾经说过,秦战天的命星是廉贞命星,宁愿站着死,不愿跪着生的战神命星,倒的确是与秦战天的性格十分地契合。

    此时,看到秦孤月不回话,上官天琦还当他是被郁闷到了,于是将手从苏溯的手里抽了出来,看着面前的,自己的一对徒弟说道:“好了,一会为师自然会给你们时间叙旧的。既然苏溯也回来了,我就说一下,咱们到云京城来要办的一件事情吧……”

    “我说师父,你之前不是说,到云京城来,是来见一个老朋友吗?”秦孤月听得上官天琦的话,不禁双手抱肩问道:“可是来云京城快一个星期了,师父,你除了捣鼓那些制冷寒玉,就没有见你出去会过什么客人,您难不成还要到云京城潜进来拿什么东西不成?只是当着墨君无他们的面不好说,借口说来会一个朋友,就把您可怜的徒弟,又给拐带过来了?”

    上官天琦听得秦孤月的话,先是一愣,随后立起手来,对着秦孤月摆了摆,做出一个“你安静点”的手势,对着秦孤月说道:“骗你有什么好处?骗你有必要吗?我的确是带你们来云京城见一个老朋友的……而且这个老朋友前几天已经知道我们来云京城来……既然苏溯也来了……那就……”

    你该不会说,就是今天去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