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啦 > 玄幻小说 > 无上圣天 > 第396节:强者如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读啦]

    /最快更新!!

    但这一条飞龙,却是一条囚龙。

    只见那些幽绿色的气体不断地朝着被困在神殿吊顶上的飞龙魂魄弥散过去,不断地渗透进它那介于真实和虚弱之间的身体里,而绿色的气体被渗透进去一分,这头飞龙就会痛苦地扭曲着身体,并且,身上的颜色也就会暗淡一分,越来越趋向于虚而不是实……

    显然,经过这么长时间的侵蚀,这一头飞龙玄火幡中的飞龙魂魄,已经实力大挫,否则也不会被困在这种地方动弹不得,想必当这一头飞龙魂魄,身体完全虚化之刻,就是这飞龙玄火幡的器灵魂飞魄散之时。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秦孤月侧过脸来,对旁边的上官天琦问道:“好像是一个什么阵法,但是这些鼎里,到底……”

    就在秦孤月说这个话的同时,又是一圈有绿色的气体伴随着一声从鼎里传出来的惨叫升腾起来。

    “我也不知道具体的原理是什么……”上官天琦看了看那被囚禁在神殿天顶上的飞龙玄火幡说道:“但可以肯定的是,这的确是一门非常高深的阵法,可以吸收鼎中的怨气,将这些可怜的献祭者临死之前的怨忿和最恶毒的诅咒,变成毒素,来侵蚀飞龙的魂魄……”

    “与这种手段相比,儒门亚圣那种拿黑剑毒杀器灵的方法……”秦孤月不由自主地说道:“简直弱爆了啊!”

    “那这些人是……”墨君无看着面前那些不知道是什么材质,足足有一人多高的大鼎,皱起眉头来问道:“为什么又会被扔在这些鼎里?”

    “因为他们亵渎了至高神的名!”就在这时,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竟是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了废弃神殿之内。

    而且这声音不是传音入密,也不是什么精神投影,而是真真实实地传入到了秦孤月等人的耳中,不是云中国的语言,而是天州的语言!

    “不好!”上官天琦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脸色已是骤然一变,秦孤月也是立刻意识到了,发生什么事情了!这个声音来源,不是在神殿之外,而是在这个神殿之内,也就是这个弥散着剧毒的神秘空间内部!

    “这些亵渎了至高神之名的人,原本应该被处以极刑,但是我们宽恕了他们……”另外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所以将他们封闭在这些鼎内,用暗芒之火灼烧,却不杀死他们,也不用给他们食物,让他们自生自灭。”

    就在上官天琦和墨君无,两个人的脸色都已经变得铁青时,居然又有一个人的声音在这个封闭的空间里响了起来,这一次,居然是一个曼妙的女声,听起来好像是妙龄的少女一般:“我们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扔一些新的罪民进去……只有最强大的个体才可以在这样的环境里活下去……呵呵……我们也给予他们充分的幻想,让他们感觉最后活着的人,可以重新得到自由……但是……”那女声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他们迟早都得要死,每一个个体绝望死去时的愤懑与怨恨,都将变成这绝望炼狱大阵的能量,为我们早日粉碎这幡旗上的龙魂,贡献力量……”

    “不错,这也是这些罪民们为圣道所能做的最后一点贡献了!”竟是又一个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那声音沉稳无比,如同山一般。“欢迎你们,远道而来的天州朋友!”

    “坏了!”上官天琦暗叫一声,已是用传音入密对旁边的墨君无说道:“真的如孤月所想的那样,我们中埋伏了!这里有四个人……”

    就在上官天琦说话的时候,只见四道耀眼光芒竟是从天顶之上飞散下来,前后左右,正好将秦孤月三人围在中间,随后光芒固化凝结出四座人形来。

    “也许是初次见面,想必我们还是要跟客人们介绍一下的……”只见四人之中,那最后一个开口的,身穿纯白色细麻布长袍,留着络腮胡须的中年看了看秦孤月等人,竟是自己说道:“本尊是崇天教大祭司彼得,爱丽丝,德邦,加隆你们也自己介绍一下吧……”

    就在秦孤月对于他们这种开场白,感觉有点摸不着头脑时,大祭司却是面色一冷说道:“他们千里迢迢从天州赶到云中国来,若是莫名其妙,都不知道死在了谁的手上,岂不是太可惜了一点吗?”

    “哈哈哈,您说的很有道理。”站在大祭司彼得旁边一个身穿银白色铠甲的青年男子淡然一笑说道:“我就是圣殿骑士团的团长,教廷的首席光明骑士,也是云中国第一的剑客……”说到这里,他的目光在三人身上晃动了一下,最终落在了墨君无的身上,说道:“听说你们当中有一个人剑术很不错,很好……能够死在我德邦的剑下,那你们应该祈祷了,因为这是你们的荣耀!”

    墨君无感受到德邦投射在他脸上的挑衅的目光,刚要发作,却是被旁边的上官天琦拽了一把,轻声对他说道:“星杰阶极限,六枚星璇之力的强者,你现在还不是他的对手!”

    “跟德邦大人比起来,婢女的身份就要卑微许多了……”此时在德邦对面的一个身穿白纱,戴着橄榄花环的金发少女笑了笑说道:“我只是大祭司身边的侍女,不过……”她的笑容却是越发好看了起来:“对于异教徒,婢女也是不会手软的!”

    “星杰阶中段,四枚星璇之力……”上官天琦微微咬了咬牙齿,对着旁边的墨君无说道:“我们这一回悬了……”

    最后那一名穿着全副铠甲,话不多的中年男子说道:“死神之月骑士团,团长,加隆!”

    “该死的,这是一个星豪阶入门的骑士!”就在加隆说话的时候,上官天琦的脸色又是一变,攥着的右手都不禁“喀喀喀”地响了起来。

    “大祭司,您果然神机妙算。”德邦用瞧着瓮中之鳖的眼神看了看秦孤月等人说道:“您先是通过遗失的圣言吊坠感知到他们的位置,然后又从他们夺走飞龙玄火幡的事情上,猜出他们可能是天州异端龙隐阁的人,所以大肆将圣殿骑士派出去戒严,让他们感觉有机可乘,同时又扭曲了这荒废神殿周围三百里的空间,屏蔽了星阶以上强者的危险感知,而我们在此只等他们自投罗网,真是天衣无缝的计划!”

    “本尊没有什么可以自夸的……”那祭司长彼得谦逊道:“都是至高神赐予的智慧,将这些异教徒,交在我们手中罢了!”

    “该死的,原来一开始就着了他们的道了!”墨君无听到他们这般肆无忌惮地谈话,竟也是脊梁骨微微冒出冷汗来:“难怪秦孤月感觉得到危险,而我们却不能……原来是他们做了手脚,屏蔽了星阶以上强者的心血来潮反应……”

    “现在怎么办?”秦孤月此时被墨君无和上官天琦一左一右,护在中间,看到这两个星杰阶的大佬,此时都已是额头上不断地渗着冷汗了,此时他这一句话,却又要由谁来回答他呢?

    “不要慌……”上官天琦回答秦孤月的,就只有这三个字而已了。

    “前辈,不如我上前要求与这云中国的第一剑客单挑,然后假装要逃走,吸引他们的注意力,你带着孤月,迅速夺下飞龙玄火幡遁走……怎么样?”墨君无的声音用传音入密传入到秦孤月和上官天琦的耳中说道。

    “不可以……这样你必死无疑……”上官天琦一口就否决了墨君无的提议。

    “不错,就算是一死倒也罢了……”秦孤月也是叹息一声,用头点了点,指着面前的大鼎说道:“你看看这些大鼎,还不知道这云中国的教廷,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鬼东西,只怕到时候,半死不活,落个不人不鬼的下场……我们岂能让你这样犯险?”

    “别这样说,孤月……”墨君无说话之间,已是右手朝前一伸,猛地从须弥空间里,将自己的青冥剑给召唤了出来,那带鞘的长剑,“铛”地一声稳稳落在了他的手心之中。“我一个人死,总比全部交代在这里好……毕竟只要你们还能够逃出去,总能为我报仇的!而且,我这一条命,若不是你们拼死相救,早已交代在莫砺剑的手中了,拿我一命换你们两命,值了!”

    他的传音入密刚刚说完,还没有来得及听上官天琦和秦孤月的劝阻,他竟是左手抬起来,猛地在自己的蒙面钢盔上拽了一把,将那掩住整个面部的钢盔给扯了下来,露出一张戴着人皮面具的金发假脸来!

    “哦?你是云中国的人?”德邦看到那张脸,还真的是略微惊讶了一下,正要问什么时,只见墨君无已是五指张开,伸入到了耳后,猛地一拽,就好像是从脸上揭下来一张皮一样,露出自己本来的面目来!

    黄皮肤,带着风霜的,刚毅的国字脸!

    这样的举动,可真的是把面前的四位教廷中人,略微吓了一下,但这四人毕竟都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要是被墨君无这一张人皮面具就给吓到了,未免也太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