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啦 > 玄幻小说 > 无上圣天 > 第393节:信口扯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读啦]

    /最快更新!!

    “那情报呢?”星阶圣殿骑士似乎是想讨了便宜还要卖乖,居然追问秦孤月道。

    “哎呦,讨了便宜还要卖乖?”秦孤月虽然在心里冷笑了一下,但脸上依旧流露出一本正经的模样说道:“他们在袭击我们之后,就朝西侧去了,应该是想要逃到那里的渡口,渡船离开这一带……那个为首的天州……呃,野蛮人脸上有一道刀疤,实力很不错,你们要当心。”

    秦孤月之所以说得有模有样,完全是因为他走在路上听到有人说:“西侧的渡口,来了一艘从诺切尔港来的大船,正准备要去爱丁堡。”至于什么诺切尔港,什么爱丁堡,秦孤月是不知道具体什么情况了,但至少知道,这是两个地名就对了……既然有渡口,那就够了!

    果然,那名星阶圣殿骑士一听到秦孤月说的“情报”,语气立刻就紧张了起来:“不好了,如果被这群野蛮人给偷偷上了诺切尔港来的船,混到了爱丁堡,还不知道要被分管爱丁堡教区的彼得主教给说成什么样子呢!说不定会以为大祭司故意把野蛮人放到他的教区,给他难堪了。”他说到这里,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说道:“不行不行,这事要是闹出来,我们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说着他就要调转马头,去跟身后的圣殿骑士发号施令,秦孤月一下子就拦住了他,催促道:“好了,现在调三匹马给我们吧!”

    “不行,我手底下的人要去追击那些野蛮人,怎么可以没有马?”

    卧槽!你居然反悔!

    秦孤月这一下可真的是来火了!早知道不给他们编这么一个听起来跟真的一样的,情报了,对方居然反悔了!秦孤月本来还庆幸,好像不需要用到精神蛊惑异能,就可以完成使命了,想不到,还是不行啊!

    “骑士,请你最好恪守诺言,否则的话,后果会很严重的!”秦孤月盯住那星阶圣殿骑士,正色说道。

    那圣殿骑士先是一愣,张开嘴,似乎是想反驳秦孤月一下,比如说:“你算什么东西……”之类的话,至少至少,你也说一句:“你这是在威胁我吗?我不吃这一套……”可对方在愣了一会之后,却说道:“好吧……”

    然后他转过头来,对着身后的圣殿骑士说道:“杰克,哈利,罗伯特,你们下马!”

    “什么?”三名圣殿骑士听到这个命令,竟是一时不明所以,都愣住了。

    “我说你们下马!”星阶圣殿骑士又重复道:“把你们的坐骑给这三名骑士!”

    “为什么?”对于圣殿骑士来说,最重要的两件东西,一个是自己的信仰,另外一个就是自己的战马了。这两件东西,才是构成圣殿骑士最基本的要素,现在一下子叫三名圣殿骑士把自己的坐骑交出来……这简直是太让人难以接受了!

    星阶圣殿骑士看到三人还愣着不动,于是厉声说道:“他们遭遇了野蛮人的袭击,现在需要回军营报告最新的情报,现在,我命令你们下马,把坐骑交给安德鲁尼骑士和他的同伴!”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如果这三名圣殿骑士再不识相,那么回营地之后,肯定就没有什么好日子过了,于是他们怏怏地下了马,将自己的缰绳,递到了秦孤月的手中,随后十分不情愿地跨上了身边同伴的马。

    本来一个人坐着的马鞍,莫名其妙,变成了两人同骑,不伦不类不说,那三匹可怜的战马也是叫苦不迭。

    “好了,多谢您的帮助。”秦孤月笑了笑,转过身来,示意站在远处的墨君无的上官天琦过来牵马,又侧过身来对他说道:“好了,不妨碍您去抓捕野蛮人了,希望阁下这次能有所收获!”

    才怪,你能有收获,那就是我秦孤月见鬼了!

    “嗯。”那星阶圣殿骑士也不多说什么,侧过脸对身后的圣殿骑士骑士说道:“所有人,朝埃斯蒂渡口,全速前进!”他看有些骑士还似乎不太理解,于是又说道:“袭击他们的野蛮人已经逃到了埃斯蒂渡口,可能准备搭船出海,所以我们要一艘船一艘船的排查,小木筏也不要放过,一定不可以放一个野蛮人到爱丁堡去,知道吗?”

    “是,阁下。”

    秦孤月不得不说,圣殿骑士团的军事素质还是不错,至少比天州的普通军队要好得太多太多,以秦孤月目前看到的几批圣殿骑士,最低也是甲士境界,甲士境界在圣天王朝的军队之中,都好做一个校尉了,这里却只能做一个小兵,而且也的确是令行禁止,一点都不含糊。

    “如果哪一天,圣天王朝的军队跟圣殿骑士团干上了……怕是要吃大苦头啊!”秦孤月在心中暗暗已经做出了强弱的判断。

    随着一阵马蹄声扬起的尘埃,十个圣殿骑士连带那星阶高手都绝尘而去,连二十枚中品灵石都忘记跟秦孤月拿了。

    墨君无和上官天琦扬起手来,掸了掸马蹄掠过之后,弥散的烟尘,对着秦孤月说道:“小子,你有一套啊!”

    “孤月,你当时站在前面和那个家伙说了那么久,我都真的替你捏了一把汗呢!”

    秦孤月淡淡一笑,又把蒙面的全盔上戴上,用传音入密对他们说道:“好了,我们现在就是如假包换的圣殿骑士了,赶紧去那封锁了飞龙玄火幡的地方去吧,我刚才扯了一个谎,让他们追到渡口去了,不过不知道可以瞒住教廷的人多久,一旦他们反应过来,被我给骗了……”

    秦孤月的语气有点焦虑了起来:“那我们的身份基本也就暴露了,毕竟我刚才被他看到我这张脸了。”

    “嗯。孤月你做得很好。”上官天琦好不容易说了一句肯定秦孤月的话,但秦孤月哪里还有闲工夫吐槽他,立刻三个人跨上骗来的三匹战马,上官天琦说了一句:“你们都跟好我就可以了。”话音刚落,马鞭扬起,三匹银白色的战马已是奔驰了起来。

    这一次秦孤月等人不再是才出客栈那一副怂样了,而是一套齐全的圣殿骑士的装备,哪里还会有人胆敢拦他们?甚至连一路上很多哨卡上巡逻的圣殿骑士,看到他们火急火燎的样子,还以为是有什么紧急情况,也没有多加盘问,就放他们过去了。

    “前辈,多亏是孤月机智,骗来了这三匹战马啊……”再又经过了一个哨卡之后,墨君无微微回过头来,看了一眼身后飞掠过去的景物,转过脸来说道:“否则,这么多的哨卡,我们每走一道都要被盘问一遍的话,肯定是要露馅的!”

    “好了,多赶路,少说话!”上官天琦今天的话竟是异常地少。

    “师父,你可想好了,一会怎么混进那个封存着飞龙玄火幡的地方?”秦孤月一边策马赶路,一边就问了起来。

    该不会,又要我出马吧?

    秦孤月这边还在想着呢,那边上官天琦已经接话茬了:“不错,还是要靠你!”

    这一下秦孤月可真是傻眼了,你怎么可以老拿我当工具使呢?

    “第一,只有你可以听懂他们的话,第二,只有你可以让他们听话……”上官天琦的解释听起来还真的蛮有道理的。“如果我感知得没有错的话……那应该是一座被教廷弃置的神殿之内,在那里面,西方老祖,创造了一个剧毒的空间,不停地腐蚀着飞龙玄火幡的器灵。”

    “既然是弃置的神殿,那就好办了……”秦孤月刚想说:“那肯定没有人防守吧?”

    可上官天琦却说道:“不一定,如果没有人是最好,倘若有人,那你就告诉他,我们是奉了大祭司的命令,来执行一项秘密任务的!”

    “喂喂喂……”秦孤月不禁对着上官天琦抱怨道:“你吹牛皮能不要吹这么大吗?我圆起谎来,会很困难的啊!”

    “好了,就这样去做!”上官天琦的语气决断无比。“墨君无就不要进去了,到时候在神殿外面接应我和秦孤月就可以了……”

    “前辈,你难道不怕有什么……”墨君无一开始还想说,你难道不怕有埋伏吗?但是他转念一想,估计是上官天琦还有点顾虑自己的身份,毕竟他现在还没有彻底跟儒门一刀两断,这飞龙玄火幡既是龙隐阁无上秘宝,又蕴含着当年前任龙隐阁主苏陌离陨落的惊天秘密,实在不是他这个外人看得了的,于是也就缄默不语,不再说话了。

    三个人就这样一路上不再说话,遇到哨卡,大部分都不会排查他们,就算偶尔有几个盘问的,也都是秦孤月上去答话,能说得通就说,说不通直接精神蛊惑,对方立马就范放行了。

    本来上官天琦还建议秦孤月赶时间,干脆一上来就用精神蛊惑,直接过关得了,但是秦孤月立刻就给上官天琦扫盲了。

    精神蛊惑只不过是在短时间内影响对方的思维,让对方顺着自己的意思去行事,但事后反应过来,就会觉得十分蹊跷,从而感觉到不对劲,如果只是偶尔几个哨卡的人事后想想,觉得事情有点怪异,也就算了……倘若这一连串哨卡的守卫都感觉我们三个人有问题,那会是什么结果?

    “唉,说到底,你这个技能也是治标不治本啊!”

    感受到上官天琦有些失望的语气,秦孤月有些无奈地耸耸肩道:“目前也只能这样了,我也许下一个阶段,可以晋升出更强的精神控制类的异能,会好上许多吧!”

    就在这三个人谈论这个问题时,已是又过了一道哨卡,此时他们已经离开了主城区了,到了一处僻静的荒郊土路上。

    “前辈,你确定你没有带错路?”墨君无一边骑马一边问道。

    “没错,就是这个方向。”

    “可是路上连一个人都没有了啊!”自从三个人拐上这一条土路之后,一路上竟是连一个人都没有碰到,如果是大白天还好,偏偏现在都已经是黄昏了,而且很快,天色就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这样一来,衬托得气氛更加诡异了起来。

    “不要说话,越是奇怪,越要警惕,知道吗?”上官天琦直接打断了秦孤月的话,屏息凝神,竟是精神力触手在他仿制的圣言吊坠的掩护下,缓缓展开,如同一张细而密的大网,将三个人笼罩了起来。

    “好了,前辈,你看,前面又有人了!”墨君无抬起手,用马鞭指了指前面的一个哨卡说道:“终于又看到有人了。”

    “好了,孤月,上去看看,这个哨卡是什么情况。”上官天琦对身边的秦孤月催促道:“跟他们说两分钟,不放行的话,直接精神蛊惑,知道吗?”

    “嗯。”秦孤月应了一声,顺手在马背上加了一鞭子,整个人就朝着前方的哨卡奔去,但是就在他离那一座光秃秃地,设立在土路尽头的哨卡之前一百多米的时候,他突然就迟疑了。

    因为他突然之间,有了一种心血来潮的感应。

    为什么会在靠近这座哨卡的时候,会产生这种奇怪的感觉?秦孤月不禁停下马来,扪心自问道。

    此时,看到秦孤月在前方停了下来,上官天琦和墨君无也都赶了上来,关切问道:“怎么回事?孤月。你为什么不上前了?”

    “因为我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秦孤月侧过脸来,看了看墨君无和上官天琦说道:“心血来潮的感应,好像前方有很大的危险似的,师父,你和墨君无难道没有感应到吗?”

    墨君无和上官天琦听得秦孤月的话,彼此对看了一眼,居然都是摇了摇头。

    “我估计可能是那个剧毒空间的存在,让你感觉到威胁吧,但是对于我和墨君无的威胁并不致命,所以我们才不会有心血来潮的反应吧!”上官天琦猜测了一下,随后看了看旁边的墨君无说道:“这样吧,我和墨君无一起陪你到前面看一看去吧。”

    秦孤月转念想想,也是,既然墨君无和上官天琦都没有感觉到什么异样,那想必是自己多虑了,于是也不再多说什么,随着上官天琦与墨君无一起来到了那一座设立在土路尽头的哨卡前。

    在远处看,秦孤月可能还不觉得,但是走近了,秦孤月立刻心里就犯嘀咕了,一方面,这座哨卡的主色调,并不是圣殿骑士的银白色,还是银灰色。

    这些守卫哨卡的骑士,铠甲上也不是画着一枚十字,这样大咧咧地挂在胸前,好像生怕人家不知道自己是圣殿骑士团的人一样,他们铠甲上刻着的居然是一弯新月。

    铠甲颜色也不是银白色,还是偏黑的颜色,远远看,倒像是黑色的铠甲一样。

    这些诡异的装束也就算了,关键是秦孤月在进入了哨卡之后,竟发现了另外一个更加诡异的问题。

    两名穿着新月铠甲的骑士同时夹起长枪,挡住了秦孤月等人的去路,最让秦孤月感觉诡异的是,对方就好像是不会说话一样,又好像不是云中国人,学的蹩脚的云中国语一样,用那种近乎刺耳的发音,老半天才说出两个字来:“事……由……”

    “奉大祭司之命,执行秘密任务!”秦孤月刚想用精神投影,却突然发现了另外一件很诡异的事情!

    精神投影异能,居然投影不上去!

    这是什么情况?秦孤月顿时就震惊了。

    精神投影异能不能用!?以他现在对这门异能的认识,如果精神投影不能使用的话,只有两种可能,第一,对方是死人!死人就好像是没有思维的东西一样,用精神投影能投出一个什么东西来?第二,对方没有识海!或者是说,有脑子而没有思维!

    无论是哪个可能性,都已经足以让秦孤月感觉到可怕了!这面前的两个骑士,难道是……

    “孤月,你怎么还不跟他们解释?”看到秦孤月一下子就好像愣住了一样,站在这两个骑士面前一言不发,上官天琦也有一点着急了:“实在不行,直接精神蛊惑,让他们放我们走!”

    “不……不行啊……”秦孤月为难道。

    “有什么不行的?”上官天琦有些恼怒地说道:“反正,我看这也是最后几道关卡了,能有什么问题?我们进去,赶紧拿了飞龙玄火幡就走,怕什么?”

    “不是我怕暴露身份,而是……”秦孤月咬了咬自己的嘴唇,用纠结的语气说道:“别说是精神蛊惑异能了,我连精神投影异能对他们都没有用处!”

    “精神投影都投不上去?”经过这些天,上官天琦也算是弄清楚了一点秦孤月这个新技能的一些情况,精神投影异能,也就是相当于是特殊的传音入密,是直接传递到对方的脑海里的,可是精神投影,投影不上去,这意味着什么?

    “见鬼,难道是遇到那些鬼东西了?”上官天琦先是骂了一声,然后就大骂晦气起来。

    “前辈,发生什么事情了?”墨君无看到上官天琦一副动怒的样子,不禁问道。

    “该死啊,我们遇到死神之月了!”上官天琦抽了抽自己的鼻子,用传音入密对秦孤月和墨君无说道:“这是我们龙隐阁的藏书中记载的一支神秘队伍,也是云中国的,圣殿骑士团在明,死神之月骑士团在暗,这还不算什么……关键是,这支队伍,书上说,全都不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