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啦 > 玄幻小说 > 无上圣天 > 第384节:橄榄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读啦]

    /最快更新!!

    墨君无听到上官天琦这句话,方才如蒙大赦一般,长舒了一口气说道:“好的,前辈,请允许我再想一想吧……”

    “嗯。”上官天琦似乎是觉得自己说得利害还不够深,竟是又补充说道:“君无,个人一人之荣辱,与保存你儒门正道之道统,孰轻孰重,想必不需要我多做赘言吧?”

    “是,前辈所言极是。”墨君无微微闭上眼睛,又缓缓睁开来说道:“我会好好考虑您的建议的,请您放心。”

    “好了,今天大家初来乍到此地,都有一些不习惯,早些休息吧。”上官天琦说着就站起身来,推开门来,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就在他站起身来,刚离开座位后,立刻又转过身来叮嘱两人说道:“一下子死了六个圣殿骑士,外面的风声肯定很紧,说不得会有多少圣殿骑士和密探在外面缉捕我们,所以千万不要出去乱走,知道吗?”

    说着,他又有点不放心地看了秦孤月一眼说道:“孤月,你这些天就先吃随身带过来的干粮和淡水,也不要出门,坚持几天,在我破解出这个吊坠的秘密之前,我们不要出门,知道了没有?”

    秦孤月面对上官天琦的不放心,只得点了点头,回应道:“你放心吧。”心中却是那叫一个失望啊,他喵的,老子晚上还想出去吃一份原汁原味的云中国的牛排呢!顺便学学云中国的烹饪方法,他喵的,你赔,你赔我牛排!

    当然了,这些个心里话,上官天琦是听不见了,或者是听不见也不会理睬的,在得到了秦孤月的肯定回答之后,方才慢慢悠悠地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呯”地一声,把门关上了。

    云中国的客栈与天州的格局又有不同,天州是独门独户,这里却是一间客房里隔着好几个房间,中间有一个客厅,反倒是更加方便秦孤月等人交流和联络,三个人如果要说什么话,也不用在走廊上频繁走动,惹人注意了。

    随着上官天琦的离席,整个客厅里刚才有点紧张的气氛,立刻就缓和了许多。

    待到上官天琦关上房门,秦孤月才低声开口对旁边的墨君无说道:“墨大哥,其实……”

    “我知道的……”秦孤月还没有把话说出来,墨君无就先开口了:“前辈他也的确是为我考虑,但是……纵使儒门对我万般不义,我也……”墨君无说到这里,叹息一声道:“真正要做儒门的叛徒,我也实在是,狠不下心来。”

    说到这里,陡然秦孤月用精神投影对墨君无说了这样一句话,由于秦孤月用的是异能,既不是相术,也不是武道,所以上官天琦,就算想听,怕也根本听不见。

    “墨大哥,不如你跟我去秦家,如何?虽然朝廷和儒门,现在还是盟友的关系,但是中间也有很多不对路的地方,这一点你跟我都很明白,相信武烈陛下应该也有所耳闻你的事情了。”秦孤月说到这里,想了一想道:“想必偌大一个秦家,庇护你也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

    这一下可是轮到墨君无愣住了,他这个几乎人人喊打的儒门叛徒,怎么一下子就变成香饽饽了?先是上官天琦以龙隐阁首席长老的身份,对他提出,可以提供庇护,接着秦孤月这边又以圣天王朝秦家的名义对他伸出了橄榄枝,这,这是一个什么情况?

    “不错,兵戈侯的武道,兵法乃至人品,墨某一直都很钦佩,如果能够到兵戈侯的麾下,倒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墨君无点了点头,同样用可以躲开上官天琦感知的敛气凝声对秦孤月回应道。

    “嗯,许多儒门高手都有出仕圣天王朝的经历,想必你如果出仕秦家,遭到的非议要比投靠龙隐阁寻求庇护要小得多。”秦孤月对于墨君无说的话,意思还是很明白的,那就是他也倾向于投靠秦家,而不是投靠龙隐阁。

    “但是……”墨君无眼神之中掠过一丝怀疑,对着秦孤月眨巴了一下眼睛,想了想说道:“孤月啊,有一些话,我说出来,你不要觉得不高兴啊……”

    “怎么会呢?”秦孤月淡淡笑了一下说道:“如果墨大哥你认为我们的关系还停留在,说几句话就会急眼的份上,那你也太瞧不起我秦孤月了。”

    “嗯。”墨君无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我记得我还在云京城的时候,就经常听到坊间议论你的传闻,当时都说你是朽木不可雕,愚钝得像白痴一样,所以一直不被兵戈侯待见,最后被发配回了云水山庄去管理田产了,同时之前订下的婚事也被退掉了,相反你同父异母的弟弟则……此事当真?”

    原本墨君无以为秦孤月会变了脸色,而实际上,秦孤月却是谈笑自若道:“不错,确有此事。当时龙隐阁的尚宇穹的长老来为我看过天赋,说我虽然精神力超凡,但怎奈没有丝毫的借代力,无法成为相术师……”没等墨君无问,后来发生了什么,秦孤月就又解释道:“后来,我机缘巧合在秦家祠堂内,得到一枚祖传手镯,在手镯之灵的帮助下,开始同时修炼武道和相术,但我毕竟根基粗浅,起步又慢,所以进展不大,直到我得到了一头六爪腾蛇的血肉献祭,有了它一身血肉精魄作为根基,方才突飞猛进,有了现在的光景。”

    “也就是说,你的根基其实都是六爪腾蛇血肉献祭给你的?”墨君无听得这一番话,微微皱眉说道:“妖兽大多残暴,若是击杀了它们,夺取精华,倒还说得过去,这血肉献祭,等于是妖兽心甘情愿奉献身体性命,一身血肉都给别人作嫁衣裳的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在你的身上?”

    秦孤月笑了笑说道:“乃是这妖兽将它腹中幼崽托付于我,寄生在我右臂之内,又让我日后实力精进之后,为它复仇。它的仇人乃是一名元修士,当时我对于力量还很懵懂,看不出那人的境界,如今回想回想,应该至少是星豪阶的高手,否则也不可能击杀得了全盛时期的极寒冰蛟。”

    “哦?”听到这里,墨君无的眉头微微动了一下说道:“能够击杀极寒冰蛟的元修士吗?那还真的是很少见的高手啊!难道瀛洲岛这些年又出了什么新锐的高手不成?他可有什么特征?”

    秦孤月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什么特征,只是一身白衣,身后佩一柄长剑,法宝有一件碧玉葫芦。”

    “碧玉葫芦……”墨君无翻了翻眼珠子,似乎是在寻找有关这个高手的信息,最后啧了啧嘴说道:“没有印象,以儒门目前所知的元修士,星杰阶以上的高手当中喜欢白衣的,数不胜数,但是碧玉葫芦作为成名法宝的,却是一个没有。真的不知道是何方神圣。”

    看到墨君无眉头紧锁,一副纠结的模样,秦孤月笑了笑开解道:“墨大哥,你不要这样一副,比我还苦大仇深的表情行不行?且不说这个高手是谁,究竟是哪门哪派,但人家的实力放在那里,我现在连星阶都还没有到,还想找他报仇?他不来找我,斩草除根,我倒要算是万幸了。”

    “哈哈哈啊……”墨君无被秦孤月这句话一逗,也是不由得笑出声来。“都是你打岔的,我其实想问的是……你与兵戈侯的关系,究竟……”

    秦孤月一听,立刻就摸出墨君无这个问题的本质来了:“你跟你老爹关系究竟怎么样啊?你这样把我弄回去,不会他非但不支持,还反过来不待见我吧?”

    其实他有这点疑惑也是正常的,秦孤月也一点都没有见怪,而是说道:“这一点请你放心,如今我那同父异母的弟弟,秦傲风,估计才刚刚到武士境界,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了吧?墨大哥,在我平定龙家之后……哦,对了,当时你应该已经差不多反出儒门了,我父亲曾经来云水山庄看过我……”秦孤月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说道:“他对于我的武道吃惊的同时,好像也对于我以后在家族中的位置,表示出非常地苦恼。也许……我这样突然莫名其妙地失踪了,对于他,反而是少了一件心病吧!”

    秦孤月说的伤感,却也是事实,秦孤月武道已经稳稳在秦傲风之上,在云水山庄也是羽翼渐丰,先得到了秦家私兵的效忠,又打掉了多嘴多舌的元老会的牙齿,可以说具备了成为秦家家主,至少是成为少主的一切条件,但是偏偏在云京城里却是薄氏的主场,秦傲风频繁地与贵族豪门的子弟交往,又定下了户部尚书段沧海家的亲事……这样,才让事情变得更加地难办了。

    “好了好了,不说这些伤心事了。”墨君无看到秦孤月脸色微微发阴,知道自己触到他的痛处了,急忙拍了拍他的肩膀宽慰道:“我们这不是还没回天州吗?顾虑这么多做什么。”

    “同样的,回天州之前,我也给你一个答案,怎么样,孤月?”墨君无的话,无声无息地就出现在了秦孤月的耳边。

    “当然可以。”秦孤月点了点头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