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啦 > 玄幻小说 > 无上圣天 > 第380节:抢是一门学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读啦]

    /最快更新!!

    “喂喂喂……”秦孤月看到这一幕,都有点感觉太过分了:“我说师父,你也不至于为了保密,就杀人灭口吧?这是不是过分了一点?”

    “咳咳,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杀人灭口了?”上官天琦的话简直就是狡辩啊!

    “喂喂喂,我两只眼睛都看到了啊!”就在秦孤月要戳穿上官天琦的狡辩时,对方已经开口解释了:“我只是让他忘得彻底一点而已……免得到时候教廷的人来找他的麻烦,给他上个刑什么的就麻烦了。虽然我们都是易过容的,也带了人皮面具,但是如果容貌被教廷的人知道,很不利于我们下一步的计划……”说到这里,上官天琦略微瞥了秦孤月和墨君无一眼说道;“你们该不会想到了云中国,还像在绝地荒漠一样,被人到处追杀吧?”

    这句话一说,立刻就让站在人道主义制高点的秦孤月自动自觉地闭嘴了。

    “不过我对这个小子也是不薄的。”上官天琦一边走出房间,一边用传音入密对秦孤月说道:“我在封锁了他刚才记忆的同时,也开发了他的精神力,他现在的精神力强度已经是普通人的三倍了,也就是相当于一个耀金一重的相术师了,要是这样,换成我,我也愿意被一个高手打昏一下下。”

    就在秦孤月想要吐槽他的时候,外面的楼梯下已经传来了两旁的侍者“乔治先生,您慢走,欢迎您常来!”的声音,显然是圣殿骑士团的小队长乔治已经付了钱,拿了飞龙玄火幡的残片出门准备走了。

    如果面前有一头已经烤得金灿灿的烤全羊,而你又正好饥饿难耐,或者说,你已经期待很久了,那么你会是直接扑上去咬一口呢?还是先对旁边的上官天琦吐槽一番与吃烤全羊没有任何必然联系的一件事情呢?

    大部分正常的人都会选择前者的,所以秦孤月再一次自动自觉地闭嘴了。

    不过也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后来这个还是拍卖行里,卖笑的小侍者威廉瑞恩,成为了名动整个云中国的大魔导师,甚至一度成为王室的专属顾问。当然了,这些都是后话了。

    那么,什么是现在的话呢?当然是要说一说尾随乔治等人出了普朗拍卖行的,由上官天琦,秦孤月,墨君无组成的尾行三人组了。

    经过拍卖场上那么多人的渲染,早已一传十,十传百,街上的人都知道乔治这几个圣殿骑士团的傻叉,花了整整二百四十九枚中品灵石买了一件破幡的事情。

    虽说圣殿骑士团威名在外,别人不敢当着他们的面说三道四,但也免不了在六人骑马经过之后对着背影,指指点点,更有甚者,相互窃窃私语不算,还发幸灾乐祸的笑声来。

    一开始乔治等人还会瞪那些多嘴多舌的人一眼,轻则恶语相向,重则皮鞭伺候,但是到最后也十分无奈了,人数太多了,他们越是这样做,反而欲盖弥撒,最后也只得装作没有看到了。

    从普朗拍卖行到圣殿骑士团驻所的路,来的时候好像很短,回去的时候,却让人感觉长得要死,六个圣殿骑士都好像是打了败仗的逃兵,哪里有之前趾高气昂的模样,一个个像瘟鸡一样耷拉着脑袋。

    乔治是因为丢了面子,而另外五个圣殿骑士则或许是在为自己的私房钱默哀了。

    现在他们已经不走大路了,估计是实在忍受不了这种千夫所指,被所有人当成珍稀保护动物看着的待遇,他们已经拐进了一条主干道旁边,连接着居民区的青石板路上。

    “该死的,如果让我知道那个该死的八号是谁的话……”随着马蹄上的蹄铁“哒哒哒”踩在青石板路上的声音,乔治一边攥着缰绳,一边狠狠地咬着牙说道:“难道他们就一点都不怕我们教廷来找他们的麻烦吗?”

    “乔治!”在他身后的一名同伴则出言宽慰道:“乔治,不要再难过这一件事情了,我们早些回去把这件东西交给大祭司吧,然后再施压给普朗拍卖行,让他们去查那个八号的底细。”

    “不错,乔治。”另外一个圣殿骑士也是策马赶了上来,凑到小队长旁边说道:“那个替八号喊价的侍者我有印象,好像是叫威廉什么的,我们只要拿住他,即便普朗拍卖行不放人,我们也可以把他绑过来嘛……”说到这里,他隔着面具阴笑了几声说道:“只要上一点我们对付异端们的有趣的东西,他会把他知道的什么事情都告诉我们的,我们都知道的,那种东西,就算是地狱里的魔鬼,都不得不说老老实实说实话!”

    “不错,现在我们一时吃了亏,总可以把这个仇报回来的。”旁边的另外一个圣殿骑士也说道:“得罪我们圣殿骑士团的人,哪一个有过什么好下场的。比如说那个号称富可敌国的纳萨鲁,不是一样被大祭司判为异端,最后人上了火刑架,据说连老婆女儿都被卖出去做妓女了。我好像还去光顾过的,哈哈哈,还别说,他女儿真的蛮嫩的……”

    “哈哈哈,说的对,说的对!”乔治听到这里,终于脸上的表情舒缓了许多,隔着面具冷笑了起来:“跟我们做对,真是活腻味了。”

    “不如这个样子吧……”那走在最后的圣殿骑士也凑到前面来说道:“我们弄清他们的底细之后,我们可以放一些以前查抄来的异教徒用来崇拜邪神,假神的一些东西,偷偷摸摸放进他们的家里,然后再带人过去一查,不就……”

    “这个方法好,这个方法好……”旁边的几个圣殿骑士立刻就附和了起来。

    只可惜的是,螳螂捕蝉,什么时候没有黄雀在后啊?

    他们这里说的每一句话,也许同伴还没有听到呢,都已经被尾随他们六人的秦孤月同声传译到了墨君无和上官天琦的耳朵里了。

    “真是,真是太过分了!”墨君无用传音入密,愤愤不平道:“这些人应该也是修道院的人吧?怎么可以无耻到这样的地步!”

    秦孤月也是附和着说道:“是啊,真的是太过分了,想要陷害我们,居然还要用栽赃陷害这样低级的手段,真是太过分了,好歹也像儒门的人学一学,把证据做实在一点嘛!”

    “喂喂喂,孤月,你没必要这么不留口德吧?”墨君无听到秦孤月又拿儒门开涮,一下子就又着急了。

    “怎么了?你生气了?”还没等秦孤月说什么,旁边那对于儒门同样没有好感的上官天琦已经开口帮自己的徒弟撑腰了:“你可别忘记你的身份啊,墨君无,你现在是……儒!门!头!号!通!缉!犯!不知道多少儒门中人想拿你的头,回去晋升贤者呢!”

    这一下,墨君无立刻就沉默了。

    三个人就这样沉默着又尾随了一段时间,墨君无再次开口时,话题已经变成了:“我们什么时候动手?”

    “再等一会,等到这条街的拐角处。”上官天琦一边看着前面不远处的六人,一边说道:“一会我先用木系相术营造出一个雾气幻境来,你立刻就动手,等到雾气散开的时候,正好离开,最好是神不知鬼不觉地一击必杀,知道吗?”

    “嗯。”墨君无点了点头,回答道:“对付几个星阶还不到的杂鱼,不能一击必杀,那不是太失败了吗?”

    “墨大哥,你可别掉以轻心啊。”秦孤月善意地提醒道:“这些圣殿骑士,我们之前也没有跟他们对战过,说不定有什么后手,或者是保命的手段,要是被他们发出信号,引出教廷的高手来,怕是我们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放心吧,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墨君无自信满满地拍了拍胸口说道:“一会是杀了人,抢了那件东西,我们就走吗?”

    上官天琦看了墨君无一眼,用传音入密说道:“你还叫我们放心,你这样叫我们怎么能放心?记得了,还要拿那个小队长随身带着的吊坠,我要好好看看它的原理,最好可以躲过它的感应,否则教廷真要是挖地三尺,想把我们找出来,到处都是拿着这个吊坠的人在巡逻,可有我们呛的!”

    就在墨君无应了一声,正要动手的时候,秦孤月又说话了:“墨大哥,不要光抢他的那个吊坠啊!”

    “啊?”就在墨君无困惑不解的眼神中,秦孤月又开口说道:“把他们身上值钱的东西都抢走,包括刚才他们从普朗拍卖行里买的其他几件东西……”

    “喂,孤月。”上官天琦正有些不解地说道:“你要他们拍的那几个破瓷器干什么?那东西,你云水山庄里不是多得是?你要知道,多耽搁一秒钟,我们被暴露的可能性就要大得多!你……你该不会是想转手卖钱吧?”

    “就是啊,孤月。”墨君无听得上官天琦的解读,也是点点头,劝秦孤月说道:“且不说我们在云中国待不了多久,再说了,一下子死了六个圣殿骑士,肯定是一件大事,这样的风口浪尖上,你拿这些赃物出来卖,一来有没有人敢收是一回事,二来万一暴露了,这不是自投罗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