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啦 > 玄幻小说 > 无上圣天 > 第350节:无利不起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读啦]

    /最快更新!!

    原本三个人都以为对方是来索要一点自己这边人意淫漂亮妹子而付出的些许代价时,当他们听到第一句话的时候,三个人同时都知道,自己错了……

    因为他说的话,不是什么叽里呱啦的云中国鸟语,而是地地道道的天州话,秦孤月还因为里面带着浓重的云京腔调感到倍儿亲切。

    “您好,吃饭了吗?”地道的云京方言啊!除了天州人,谁他妈的,闲着没事做,开口第一句话就问别人吃没吃过饭啊!

    一下子秦孤月简直都以为自己是他乡遇老乡了。可人家分明是金发碧眼啊,别说是老乡了,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去啊!

    不过上官天琦毕竟是三个人当中最老道的,听到对方这句话后,只是稍稍一愣,就笑着回答道:“我们刚刚到沙巴特城,还没有来得及去吃饭……”

    “那正好,不如与我们商队一起吃饭吧?”那佩剑的金发小伙说着,双手抱拳,十分大方地朝着三人做了一个揖道:“在下是云中国人,本名是基努斯塞,不过朋友都感觉太拗口了,所以我就取了一个天州名字:吉赛,不知道几位朋友怎么称呼?”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啊!

    这老外难道不知道吗?

    且不说这个观念在天州那叫一个根深蒂固,单说你这样上来开口就是用天州话说要请我们吃饭,这未免也太诡异了吧?

    未等秦孤月在心里把这个金发碧眼的帅小伙吐槽完,上官天琦就已经先开口了:“呵呵,相逢即是有缘,在下乃是一介云游四方的相术师,复姓上官,单名一个超字。幸会幸会。”

    一听到“上官超”三个字,秦孤月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上官天琦,你敢不敢不用“上官超”这个破化名?你还不如叫上官恋曲呢!

    “上官大师,幸会幸会!”吉赛哪里知道上官天琦说的是化名,当下作揖回了一个礼。

    “这个是我不成器的弟子,叫秦……”上官天琦回了一个礼,伸出右手来对着秦孤月一边介绍,脸上堆笑还不忘记埋汰秦孤月一下。

    眼看着大叔因为忘记了秦孤月的化名,就要穿帮了,秦孤月赶忙赔笑了一下,对着吉赛抢着说道:“在下姓古,名怀沙,吉赛你叫我怀沙就好了。我师父他老糊涂了,老是把我的姓记错了,唉……”说着秦孤月一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模样,看了旁边的上官天琦一眼,对着吉赛说道:“在下无数次纠正过我师父了,我每次都提醒他,我姓古,不姓秦,可是他老是把我的姓氏跟他死了的老婆姓氏弄混了,实在是老糊涂了,唉……我都不好意思原谅他了!”

    这句话可是把上官天琦给黑得不轻啊,且不说莫名其妙被说成了老糊涂,还给安了一个亡妻……自己莫名其妙就变成了未亡人了,上官天琦刚想辩驳几句,谁知道,这还没完呢……

    “咦,古兄弟啊,我看上官大师的年纪不是很大啊,精神头也很好啊,不像是犯老糊涂的样子啊!”作为一个正常人,吉赛理所应当地提出了自己的困惑所在。

    “他啊,未老先衰呗!”秦孤月轻描淡写的一句,已经让上官天琦有动动手指,来个禁咒给秦孤月一份“人道毁灭”大礼的念头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怪可怜的啊!”

    老外就是老外啊,不懂天州人的文化啊!听到秦孤月这样说,吉赛还做出一副心有戚戚的样子,同情地看了上官天琦一眼就在这时,被秦孤月和上官天琦这一对活宝师徒抢镜许久的,某人终于有机会开口说话了。

    左手立掌,右手抱拳,一个标准的武者礼节行了出来,墨君无对那金发小伙说道:“在下君夜,是一名流浪武士,幸会阁下。”

    “君兄,幸会幸会。”吉赛忙还了墨君无一个揖,直起身来对三人说道:“这里大街上说话也不是很方便,还请跟我到我们商队下榻的客栈吃一顿便饭,好好认识一下吧!”

    “吉兄,不必了!”说这句话的,正是三人当中最耿直的一个,墨君无。

    秦孤月虽然心里感觉到见面就喊吃饭,有点蹊跷,但第一,这些云中国的老外可能还没有学会杀人越货这样高级的技能,第二呢,就算想杀人越货,那个恶灵沙丘前面集市里的黑店,不就是前车之鉴吗?

    反正有便宜不占,是乌龟王八蛋啊,有免费的饭吃,为什么不去?你给一个理由先……

    上官天琦想必也是艺高人胆大,吃饭就吃饭呗,看看你葫芦里卖什么药。

    不过跟脸皮堪比城墙的秦孤月,和脸皮厚度赶超城墙拐角处的上官天琦想必,我们墨君无的脸皮简直比纸还薄啊!如果真要形容一下的话,恐怕墨君无脸皮的厚度,也就只有草纸可以比拟一下了!

    当下,我们这位饱受儒门教义摧残的好少年就不干了。

    “嗯?君兄何出此言?”吉赛显然没有想到居然有人会提出拒绝,当下就站住,看着墨君无问道。

    “常言道,无功不受禄,大家萍水相逢,吉兄就提出要请我们吃饭,实在是愧不敢当,还是免了吧!”墨君无这句话一说,吉赛的脸色也是一下子变得难看了许多,但是看样子,他既然是商队里的,也是一个机敏人,当下笑了笑说道:“君兄言重了,天州有句老话,叫做’一回生二回熟’,大家萍水相逢,喝一杯酒关系不就更好了吗?”

    秦孤月听得吉赛这句话,心中也是暗暗点头,想到,这老外还是一个天州通啊,看样子没少跟天州人打交道啊,这样攀关系的方式都……

    墨君无听到这句话,沉默一下,正不知道该如何回绝的时候,有一个人开口打圆场了。

    当然,这个人肯定不会是秦孤月,依旧是他的无良师父——上官天琦。

    “吉赛,我们天州商人中间还有一句话叫做无利不起早,想必你的商队是有什么事,需要我们天州的人帮忙,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