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啦 > 玄幻小说 > 无上圣天 > 第336节:你这是求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读啦]

    /最快更新!!

    “墨君无,你这是求死!”莫砺剑看到墨君无竟然完全放弃了防守,只是施展进攻的招式,也是大吃了一惊,高喊道。“本堂的速度比你快,你还伤不到本堂,你就先死了,愚蠢,真是愚蠢啊!你这个蛮夫!”

    “求死又如何?求死力战者得生,求生苟活者必死,今天不妨就看看谁更狠!”墨君无意气风发,竟是没有丝毫退却的意思,随着那双手朝前一抡,所有人的耳边竟是好像同时响起了万壑松涛在疾风之中的裂响之声,让人如坠深山之中,甚至在骤然之间产生了一种天旋地转的晕眩之感。

    不错,也许是墨君无的决死之志,这一剑斩下之时,竟是连上官天琦和秦孤月都受到了影响,尤其是秦孤月,竟是一下子有点站立不稳,仿佛周围的一切都变成了高耸入云的松柏,不断旋转,将他困在其中一般,待到旁边的上官天琦稳住他的肩膀,拍了拍他,方才回过神来,却是不由得觉得脚下发软,竟是有一些站都站不稳了。

    上一次看到墨君无向荒漠死蝎用这“傲骨剑斩”的时候,可没有这样可怕的限制效果啊?秦孤月还不是这一道剑斩的目标,尚且受到这种程度的影响,那被墨君无斩出这一剑的莫砺剑还不知道要遭遇什么样的威压了。

    就在秦孤月恢复念头清明的霎那,只见莫砺剑已是直起身体来,左脚在前,右脚在后,竟是如马步一般,竟是如代替上天巡游四方的天神一般,“代天巡狩!”

    左手箫被五指拨弄,一个盘旋,伴随着一声轻啸的音符,挥出一道弧形的剑芒,右手长剑宛如长鲸吸水一般,剑芒如白虹经天,大开大合,绕身一个半圆,双手架住,长剑在上,玉箫在下,堪堪格挡开来了墨君无照面劈下来的一道剑斩。

    “哈哈哈,莫砺剑,你毕竟不如我狠,你也就只有这么一点胆色,还不是要回剑格挡,你终究是怕了我!”墨君无看到莫砺剑之前的一招还没使完,立刻就回剑使出了第二招“代天巡狩”来,看起来好像两招之间严丝合缝,实则是被他这一招不要命的“傲骨剑斩”给逼得回剑格挡,当下长笑一声,任由双手握住的青色长剑与莫砺剑双手架成十字的长剑和玉箫“铮”地一声碰撞了一下,竟是碰撞之时声音震耳欲聋,剑刃火星四溅,简直让人以为这两把剑之中的一把,就这么一剑就要吃不消断裂开来一样!

    “浩然六式奥义,如是我闻,至圣无名,参乎天地,大贤无己,合乎万民,惟圣惟贤,圣贤剑斩!”

    如我所见所闻,至于完美的圣人反而不看重名誉,却能参悟天地变化,真正博大的贤者反没有自私之念,却所行所做为万民福祉,只有这样的人才配称为圣人,才配称作贤者,我这一剑,便是取法的圣贤之道!

    墨君无之前从来不曾使出过的浩然六式的奥义,圣贤剑斩,竟是在此时此刻,心血所激,一下爆发了出来。

    只见墨君无的身后陡然出现了两个巨大的人影,高达千仞,一人持书,一人捧笏,两人一个交错,竟是合二为一,化成一道人影,与此同时,以墨君无为中心,竟是风云骤变,一股浩然之气激荡开来,万里之内风云荡尽,天空澄澈无比,一圈又一圈近乎凝成实体的紫色浩然之气竟是随着墨君无挥剑的同时朝着莫砺剑激荡开去。

    这是大辩若讷,大巧若拙,绝巧弃利,绝圣弃智的一剑!

    秦孤月只感觉到周围的空气骤然一变,仿佛整个人心灵之中很多阴暗的,不洁净的情绪被这浩然正气一冲刷,都一扫而尽了,而且墨君无散发出的浩然正气与之前他遇到的,龙印和楚无炎的浩然正气都有不同,没有丝毫想要将人降服,奴役的念头,反而是一种教化天下,泽被苍生,只求给予,不求索取的宽博胸怀。

    这方才是原始儒门的浩然正气,这才是真正儒家奥义啊!!

    秦孤月此时不禁在心中赞叹了一声,若是现在的儒门,还保持着原始儒门的气节和傲骨,何至于变成现在这样一个蝇营狗苟之地?

    这样一来,他心中那原本对于儒门根深蒂固的偏见也算是瓦解了许多,原本在他看来,儒门就是一群沽名钓誉之辈,钻营结党之徒,惑乱朝纲的败类,如此看来,原始的儒门,还真的是如他们的经典所说的那样,是一个“为天地立心,为万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可敬教派,只是传到如今变了味罢了。

    要知道,在他对战儒门僵尸,夺取《大仁广言诗书经》之前,他最强的剑招还是那“无生剑斩”,想必是在他虽然之前已经有了《浩然六式》的规划,并且估摸出了最后一招应是这绝圣弃智的“圣贤剑斩”,但却由于心性修为,或是积累不够,无法施展出来,直到参悟了《大仁广言诗书经》之后,终于量变化为质变,修成正果。

    原本莫砺剑那一招应该大杀四方的“代天巡狩”,竟是生生被墨君无的圣贤剑斩的气势所迫,给压成了严防死守的防御招式。

    “莫砺剑,既你执意助纣为虐,我今就替我儒门圣贤,除却你这个祸害!死吧!”墨君无看到时机已到,莫砺剑似乎已被四面八方朝他涌来的浩然之气层层叠叠打得左支右拙,手忙脚乱,登时高喝一声,身后那圣贤虚影竟是猛地伸出手来,那一只足足有一座村庄大小的巨手,竟是立掌为刀,随着墨君无斩下的剑势,巨大的圣贤虚影弯下腰来,巨手朝着下方,渺小得如同一只蝼蚁那般的莫砺剑劈去!

    这架势就好像是人要用手摁死一只蚂蚁似的。

    可是蚂蚁居然反咬了人一口!

    霎那之间,那被墨君无的浩然正气困住的莫砺剑居然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