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啦 > 玄幻小说 > 无上圣天 > 第315节:御符神府之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读啦]

    /最快更新!!

    一开始那仙人鬼,牛临终还真的以为秦孤月是孺子可教,敏而好学,倒还不厌其烦,一一解释,再后来,这仙人鬼,牛临终看到秦孤月每次喊“牛临终师父”五个字的时候,都是强忍着笑意,简直像要笑得哭下来一样,须知憋笑如同憋尿,那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情啊!

    牛临终方才意识到,对方是在找自己的茬子,或者说是有意拿他的名字开涮,方才狠狠瞪了一眼这个不识趣的徒弟,丢了一句:“师傅领进门,修行看个人”,也就对于秦孤月这样的骚扰不予理睬了。

    而此时,一条长得要死的甬道,也终于走到了尽头。

    在这个甬道的尽头,是一扇还被带着沙土痕迹的石门,显然是当时整个神府都被沙暴掩埋了,这一扇门后也是不能幸免。当即,牛临终在那一扇门前站住,看了看秦孤月说道:“这一扇石门看似脆弱,实则门后有重重机关,一旦硬闯,星杰阶强者都要陨落。但是门上有一个机关,只要不是贸然闯入,都可以发现得了,不信你可以试试看!”

    秦孤月心中想到,估计这是御符神皇一脉为了防备有恶意的人进来而设下的,如果进来的是善意之人,一定不会去想着破门而入,而是琢磨着可以不破坏的情况下开门,至于恶意之人,那就怪不得别人了。

    当下,秦孤月稍稍留心,就看到了这门上的装饰物,也就是六条杂乱的线条,好像是可以移动了,于是伸出手来,拨弄了一下,竟然真的可以。

    “爱徒,我劝你想好了再动手,万一触发到什么机关,为师也是爱莫能助!”牛临终在旁边,双手抱肩,笑了笑说道,

    “不会的,我对自己有信心。”秦孤月说着信手将那些线条掰了过来,过了片刻竟是拼成了一个奇怪的形状,依稀可以看出是一个框子里面有一个篆体的什么字。

    就在那最后一个笔画摆正

    “你怎么会知道这图案是御符神皇一脉的标志?”牛临终看到秦孤月摆出来的图案,不禁大吃一惊,“难不成你是神皇一脉的转世?不应该啊。”

    “哦?为什么不应该?”秦孤月微微一笑,转过身来问道。

    “那你不应该这么弱啊!”牛临终总算是说了一句公道话啊!

    秦孤月当下脸色一黑,也不多跟这不靠谱的牛临终多说什么了,转过身来,轻轻一推,那石门便应声而开。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不算特别大的石质房间,大概也就是五六丈见方,这里是一个大厅,其他各个角还有七八个房间,在这个大厅里也是十分的简朴,只有正中央的一座石鼎,旁边按照八卦图案放置着八只石蒲团,显然是一处修炼的地方。

    当然了,最最让秦孤月感觉扎眼的是,八只石蒲团上的七只上都坐着人,确切地说,应该是七具干尸才对。

    这七具尸体显然因为长期掩埋在沙子之中,干燥无比,所有都没有什么腐朽的迹象,只是浑身的皮肤好像是晒干的橘子皮一般,紧紧贴在骨头上,令人毛骨悚然。

    只是这七人似乎身上穿的衣物也是特质的,或者是什么法宝,竟是都没有破损的迹象,从衣着上分辨,应该是四男三女。

    想必这些人就是御符神皇一脉的传人了,也是狠狠心召来沙暴掩埋整个神府的人了。

    其中,那坐在最中央石蒲团上的男子似乎是在说着什么,就已经被沙石完全掩埋了,所以嘴巴一直都是张着的,只是最后的话,有没有说出来,却是不知道的了。

    就在这石门打开时,牛临终像是一下子受到了刺激一般,看着那坐在中间的男子,幽声说道:“王怀林,你够狠,居然拉着我们各大门派,近万人跟你们御符神皇一脉陪葬。算你赢了!”

    就在牛临终说完这句话之后,秦孤月的左眼皮陡然跳了一下。

    他自己思索了一下道:“俗语说,左眼跳凶,右眼跳财,难不成又要遇到什么邪门的事情不成?”自从他到这绝地荒漠之后,邪门的事情就是一件接着一件,先是神秘石碑,到会动的幽灵城堡,再到魅魔之主的封印,以及到这个被埋湖底数千年的洞府,跟一群鬼打交道……难不成还会有更邪门的事情不成?

    秦孤月正想着呢,邪门的事情立刻就来了!

    只见那原本端坐在最中央石蒲团上的男尸,居然……居然动了!

    “又是尸变!”秦孤月记得前不久之前,自己在拿太乾七宝中的乾坤万化镜和千虹破岳剑的时候,就遭遇了这牛临终四师弟的尸变,要不是眼疾手快,当时被就被这僵尸给吃干抹尽了,就算没被他吃掉,给他咬上一口,抓上一下,要是中了尸毒,也变成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僵尸,叫秦孤月这个大好少年找谁说理去?

    可是这一次,却又不太一样,因为秦孤月虽然左眼皮一直在跳,心血来潮却是没有一点的反应,那么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这件事情对秦孤月无害,另外一种则是,对方的境界和实力已经超越了秦孤月可以感知到危险的范围了!

    就好像,如果现在,星杰阶的墨君无对秦孤月全力出剑,除非被他看到,否则的话,他在被刺中之前一个霎那,可能才会有反应,境界越高,留给对手反应的时间就越短,换言之,如果刺杀秦孤月的人达到墨君无之上的更高境界,那恐怕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了!

    现在,秦孤月就陷入了这样一种紧张又纠结的状态里,只能任由自己看着那端坐在最中央石蒲团上的男尸从他那张着的嘴巴传出来,身体里不断地发出于类似有东西在移动的“喀喀喀”的,好像是人干呕一般的声音来。

    端的是诡异至极!

    然后就在秦孤月惊诧的目光之中,那男尸竟是干呕出一件东西来,就这样从他的嘴里直接吐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