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啦 > 玄幻小说 > 无上圣天 > 第314节:不男不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读啦]

    /最快更新!!

    秦孤月抬起头来,看着那还飘着的仙人鬼就是一道完全不同于他尊师重道形象的眼神,恶狠狠的眼神:你丫,占了便宜不教秘笈,信不信我灵光之眼一开,直接吃了你!你信不信的!

    虎落平阳被犬欺,落地凤凰不如鸡,这是众所周知的道理!

    当然了,这个比喻全没有把秦孤月比成小狗,或者小鸡的含义,这是在陈述,秦孤月现在完全有能力把一个已经变成鬼的星魄阶或者是星杰阶的强者给“吃”掉的能力罢了,万兵老祖不也是星杰境界嘛?

    好在这个仙人鬼还是靠谱的,或者说是他也知道,“人而无信不知其可”这句圣贤名言,在秦孤月磕完头之后,还真的是把一篇三千多字的功法,直接投射到了他的识海之中。

    也不知道这些元修士是怎么传授秘笈的,竟就是像那魅魔之主一般,直接整篇功法投射在识海里,凝成一张一张如书页一般的文字,连缀了起来。

    也就是说,秦孤月如果想要修炼,随时都可以从识海之中抽调出来翻阅。

    秦孤月闭上眼睛,在识海之内将那《道尽天地经》翻看了几页,开头第一句话就是“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那叫一个玄奥莫名,当下皱了皱眉头,睁开眼睛说道:“老头,我怎么觉得你在忽悠我呢?我怎么感觉看不大懂?”

    “哼,没大没小,叫师父!”这一下仙人鬼可就是真的吹胡子瞪眼了。

    “呃,师父。”秦孤月把话又收了起来,指了指地上的荒漠死蝎说道:“那帮我把这东西收起来吧!”

    “嗯,你把乾坤万化镜给我!”仙人鬼对着秦孤月开口说道,然后一只手隔空托出那乾坤万化镜,口中念念有词,顿时乾坤万化镜上光华大盛,竟是散射出来,笼罩住了荒漠死蝎的尸体,然后在那光华之中,整个荒漠死蝎的尸体逐渐缩小,须臾之间就只有一尺来长了,再片刻已是缩成三寸的模样。

    被那乾坤万化镜一吸,整个收了进去,金色光芒顿时也就消散了,那乾坤万化镜也收了金光,又落回到了秦孤月的手中。

    “好了,爱徒,下次再打开这乾坤万化镜,就只能靠你自己了。”仙人鬼似乎是不放心秦孤月又说道:“那千虹破岳剑,一套七口,你最好到鬼仙境界再用,不然驾驭不好,可能会识海分裂,我们太乾道历史上是有过这样的事情的,到时候疯疯癫癫,不人不鬼,可就要命了!”

    “嗯。”秦孤月应了一声,心中却嘀咕道:“我还不想用呢……”

    然后那仙人鬼笑吟吟地对秦孤月问道:“爱徒,你我虽然结为师徒,却是实在事出匆忙,不曾互通姓名,你叫什么名字?”

    秦孤月心里纠结了一下,要不要跟他说个假名呢?比如说忽悠段九霄的那个“古怀沙”,“孤”与“古”是谐音嘛……有古人对月而做《怀沙》之赋嘛。

    他纠结了一下,还是开口说道:“师父,我姓秦,叫秦孤月。”

    仙人鬼听到这名字,笑了一下说道:“怎么取一个不男不女的名字……”

    你才不男不女,你全家都不男不女!

    秦孤月一下子就把仙人鬼的全家都给骂了,但是他嘴上还是说道:“孤月之母难产而死,十月怀胎之时不曾想的名字,只说若是能诞下孩子,秦孤月这个名字无论男女都好用,家父也只是遂了亡母的心愿罢了。”

    “哦……看不出,你还是一个苦命之人啊!”仙人鬼捋了捋自己的胡须,沉吟说道:“那你父亲早年丧偶,肯定夙夜操劳,想必也不在了吧!”

    如果说刚才秦孤月不过是吐槽了这仙人鬼一句,现在心里已经把对方祖宗八代的母系亲属都慰问上了,有点口德行不行?做鬼难道不知道也要留口德的吗?人家秦战天可还活着好好的呢!你就算死这么多年,祖坟总在天州境内吧?难道不怕兵戈侯秦战天知道这件事之后,一怒之下,让人刨你祖坟吗?

    但是想归想,秦孤月现在也只能扮出一副伪善的笑脸说道:“嘿嘿嘿……托师父的福,父亲大人还健在,身体还不错,而且……”似乎是怕这仙人鬼再说出什么昏话来,他又继续说道:“他还是个星杰阶高手!”

    “哦。”仙人鬼本来估计还想说什么不吉利的话,听到秦孤月后半句话,直接就把话给咽回去了,过了片刻对秦孤月说道:“那你想不想知道为师叫什么名字?”

    我能说我不想吗?

    想归想,秦孤月依旧是殷勤地说道:“还请师父告知。”

    仙人鬼是不管秦孤月心里怎么想的,捋了捋自己的白胡须说道:“为师,姓牛……”

    啥,姓牛?单名一个“逼”字吗?牛逼?

    秦孤月强忍住想要笑出来的冲动,继续说道:“不知师父的名讳是……”

    该不会真是牛逼吧……想不到几千年前的老古董,起名字还这么有意思啊!

    “咳咳……”仙人鬼咳了咳,清清嗓子说道:“为师姓牛,叫牛临终。”

    秦孤月先是一愣,心里一下子就想了,这是什么破名字?读起来还算好听,怎么就感觉这么变扭呢?取什么名字不好,你叫临终?还真是从小看看,到老一半啊!

    “好了,记得以后要尊称为师为‘师父’,或者‘师尊大人’,不要擅提为师的名讳,知道吗?”牛临终又捋了捋自己的白胡须,看了秦孤月一眼说道:“孤月啊,擅提师父的名讳是大不敬,你知道吗?”

    “知道了,牛临终师父!”秦孤月此时憋得眼泪水都要掉下来了,应声说道。

    然后接下来的甬道之旅就比较欢乐了。

    “牛临终师父,请问‘道可道,非常道’是什么意思?”

    “牛临终师父,请问‘名可名,非常名'又是什么意思?”

    “牛临终师父,‘本者元也,元者道也’是什么意思?”

    “牛临终师父,这一段‘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看起来好深奥,您给我解释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