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啦 > 玄幻小说 > 无上圣天 > 第299节:居然还有活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读啦]

    /最快更新!!

    秦孤月也是终于被自己这个腹黑的便宜师父阴了一下,心不甘情不愿地,像吃了一只苍蝇一样,开口说道:“那,那应该是会娶的吧……”

    “那不就得了。”上官天琦正插着腰,得意洋洋地要跟秦孤月再说些什么时,正在下面的沙丘上做着“殓事”的北狼佣兵团成员陡然大叫了起来:“团长,你看,这是龙牙佣兵团团长的尸体!这一身青色的鳞甲肯定错不了啊!”

    “是啊,你看,这个流出来的血是乳白色的,像玉一样,是星阶高手的血啊!”旁边一个成员也大声说道:“肯定错不了了!团长,龙牙佣兵团整个完蛋了啊!”

    潜台词就是,你方唱罢我登场,龙牙佣兵团你们都可以下场了,接下来就该我们北狼佣兵团蹦达了。

    可是就在时候,更加劲爆的一件事情发生了。

    “团,团长!这里好像有一个活口!”那正在喊话,手里提着一把朴刀的北狼佣兵团成员陡然感觉自己这句话喊得怎么有点像斩尽杀绝,斩草除根的反派角色似的,我们不该是人道主义救援者吗?只不过是顺道接收这些倒霉鬼的遗产罢了嘛!当即改口说道:“团长,这里有一个幸存者!”

    嗯,这句话就中听多了!

    不过这句话喊出来,段九霄,沫珺,连带着上官天琦,墨君无和秦孤月都是虎躯一震!这样都能活下来?就算是生命力顽强的蟑螂老鼠也没听说过撕成几块了还能活的下来啊!

    或者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幸存者影响了大家发死人财的兴致呢?

    就在秦孤月考虑段九霄会不会直接要求自己的团员给对方补上一刀,给他一个痛快,送他一程时,段九霄已经开口了:“哦?居然还有幸存者,赶紧拿一点水给他喝,如果有可能的话,为他包扎一下伤口,我马上就过来!”

    一下子某人肮脏的心灵就相形见秽了。

    前一天晚上还要舞刀弄枪,差点见血,今天就变成尽弃前嫌,伸出正义仁爱之手了吗?这未免也太快了一点吧?

    但是秦孤月等人还是跟着段九霄一起下了骆驼,跑下了沙丘,朝着那个有幸存者的地方走去。

    当段九霄看到那个半截身体趴在沙子里,断了一只手臂的人时,他也是微微吃了一惊,毕竟在这种情况能够活下来的,有这等顽强生命力的,也就只有星阶强者了。

    既然有一个星阶强者已经确定死翘翘了,那这个幸存的必然就是……傲尘!

    不错,那个被埋在半截沙土里,少了一只右手,头盔上的犄角也被折断了,此时满脸伤痕的人,正是昨晚上带头向段九霄寻衅滋事的龙牙佣兵团唯一的星魄阶强者——傲尘。

    原本秦孤月还以为段九霄看到是自己的老冤家,那个不止一次用段九霄比他低一个境界而出言侮辱他的人之后,会转过头来掉头就走,任由对方在万里黄沙之中自生自灭,反正你是喂蝎子啊,还是喂老鼠啊,还是喂苍蝇啊,就都不关我事了,不给你补一刀已经算是苍天有好生之德了。

    但是让秦孤月震惊的一幕又出现了,“沫珺,拿我收藏的天灵仙露过来,我们不能见死不救。”

    “相……相公。”沫珺先是一愣,似乎是在问自己的丈夫,这个人你也要救吗?他可是数次侮辱你的人啊,无数次让北狼佣兵团下不了台的人啊!这种人死了才好,你为什么要救。

    “我们不能见死不救,否则他日如果我们落难还能指望其他人救我们吗?”段九霄说这番话的时候,秦孤月简直感觉对方的人性光辉都辉煌得刺瞎自己的眼睛,只见他一甩衣袖伸出手来说道:“我说拿给我,就拿给我!”

    沫珺一副不情愿的样子,一凝神,从须弥空间里取出一只小的白瓷小瓶递给了段九霄。

    对方一把抢了过去,竟是俯下身来,面对已经埋在沙土里,奄奄一息的傲尘,推了推他说道:“傲尘,你振作一点……”

    见到对方还是昏迷不醒的样子,如果不是还有微弱的气息,简直叫人怀疑是不是已经死了一样。

    段九霄竟是蹲下身来,撬开对方的牙关,把小瓶子里的液体都灌进了对方的嘴里。

    片刻之后,那个叫做傲尘的星魄阶武者,迷迷糊糊地转醒过来,竟是一眼就看到了面前的段九霄,可以说,这样的惊吓,对于他还是有一点大的,于是已经不能动弹的舌头竟是用力挤出一句话来:“你……是来,羞辱……我的吗?”

    “哪里的话……”段九霄此时明显一副,我是好人,你别误解我的表情,而是关切地问道:“傲尘,你伤得很重,还是少说一点话吧……一会我让我的一个团员扶你上骆驼,送你回盟重城疗伤……”

    “你……你居然……”傲尘的喉咙哽咽了一下,竟是因为惊讶而有些说不出话来了。

    “好了,别多说这些什么了,赶紧回去疗伤吧,往日的恩怨过去就过去了……”段九霄说得云淡风轻一般,“以后龙牙佣兵团的再兴,可就只有靠你了,毕竟失去你们这样的对手,我也是惋惜得很呐……”

    不知不觉中,傲尘这个星阶强者居然有点想流眼泪了,不,也许只是因为正好眼睛里进了沙子而已。

    就在这时,段九霄自然而然地问到了一个问题:“你们这是怎么了?你们佣兵团的战斗力,我好歹也是有数的,怎么会死伤得这么惨?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说实话,秦孤月早就想问这一句话了,眼看着这遍地的残尸,就这么一个幸存者,如果不问他,那真的就没有人可以问了。

    要不是段九霄在这,秦孤月都像直接上去拽领子问这个伤员,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那刚刚缓过气来的傲尘听到段九霄问的这个问题,也只是哀声叹了一口气说道:“一言难尽……实在是一言难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