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啦 > 玄幻小说 > 无上圣天 > 第254节:要不要脸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读啦]

    /最快更新!!

    “嗯?”墨君无听到中年大叔的这句话,顿时眼神一凛,正要发问,对方却又说了:“不过你且放心,此人绝对不是儒门的奸细,这一点老夫可以拿项上人头给你做担保……他绝对不是儒门的奸细……”

    “前辈!”听到相术师这句话,墨君无也是一皱眉说道:“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而且这些圣贤书院的人,口称仁义道德,却多行诡诈之事,还是不能防备的!”

    言外之意,还是让我灭口吧!

    当然了,如果光从他说的这段话里,不算那弦外之音,言外之意的话,在五行乾坤壶里的秦孤月还是要给这个前儒门的贤者竖一个大拇指的。

    说得在理啊!作为秉持天下公义的儒家却是这般蝇营狗苟,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也就只有身为儒门中人的墨君无才感受得最为贴切吧!

    “别的不敢担保,这件事情,老夫却是敢用项上人头来担保的。”中年相术师笑道:“说起来,他与你倒还是同路中人,他也得罪了儒家的人!而且是不共戴天的仇怨。”

    “哦?居然还有这等人……”墨君无沉吟一声,却又警惕地问道:“但会不会是圣贤书院用的苦肉计?”

    “贤侄,你也太过小心谨慎了。”中年大叔抚须笑道:“如果这件事都是儒门的苦肉计,那么老夫可以认栽了,出来吧,小子!”

    话音落下,秦孤月只觉得身体一轻,竟是一股大力直接从五行乾坤壶中提了出来。

    “哒”地一声,整个人落在了地上。

    不过有了之前两次的经验,这次秦孤月落地的姿势比上次好了许多,只是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而已。

    “不错,就是这小子拿走了那儒门弟子的千秋功业册!”墨君无似乎是感应了秦孤月身上若隐若现的浩然气息,立刻就认了出来。“想必昨晚窥测我的也是他!”

    “哈哈哈……”中年大叔看着表情纠结的秦孤月说道:“老夫早上的时候就跟你说过,不要拿死人身上的东西,现在惹出事情来了吧,小子!”

    “墨大哥!”秦孤月看了看墨君无,似乎是感觉到对方并没有之前在嘉门关之前,一定要杀死自己的恨意了,当即改口,认乖叫了一声“墨大哥”,接着说道:“原本孤月以为这千秋功业册是无主之物,方才见猎心喜,财迷心窍,拾了回来,既然墨大哥如此介意,便还给您就是了。”

    说着,秦孤月伸手入怀,就将那一本玉石质地的千秋功业册捧了出来,双手托着,恭恭敬敬地就要递给墨君无。

    说实话,一千多点功业点啊,还真的蛮让秦孤月心疼的。

    也不知道是秦孤月的那一句“墨大哥”起了效果,还是墨君无知道中年相术师与秦孤月之间可能很有渊源,当即借坡下驴说道:“罢了罢了,我也只道怕你是儒门的奸细,既然不是,一本千秋功业册又何妨?我拿了又有何用?我总不可能再回去了,不知者无罪,你就收起来吧!”

    “小子,还不赶紧谢谢你墨大哥高抬贵手?”那中年相术师似乎就等着墨君无松口了,当即用手肘子拱了秦孤月一下,好像是生怕秦孤月不开窍,一个犟驴脾气上来,惹得墨君无反悔一般。

    秦孤月也乐意学个乖,急忙开口说道:“墨大哥大人大量,在下感激不尽……”

    就在秦孤月说完这句话之后,旁边的中年相术师才缓缓开口道:“嗯,你们两人不过是一场误会,干戈化帛自然是最好了……倒是,贤侄啊……”

    “嗯?”墨君无不知道这中年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禁问道。“前辈请讲……”

    “老夫也是一片苦心啊……”说着,他便是煞费苦心一般说道:“你若杀了,或是伤了这个小子,怕是又要惹到一个不亚于你我的强敌来追杀你了!而且绝对是不死不休的追杀……”

    墨君无听到中年相术师这番话,有些不以为然地看了秦孤月一眼,然后说的一句话,差点没把正在绿洲水泊旁边低着头喝水的秦孤月一口水给呛死。

    “我看他武道低微,实力也稀松平常,哪里像是什么知名人物的弟子,别是他拿来吓唬前辈你的吧?”

    “哈哈哈……”中年相术师似乎也感觉到秦孤月被墨君无刚才的话气得够呛。拍了拍秦孤月的肩膀说道:“秦家的小子,你自己跟他介绍吧!老夫就不多说什么了!”

    秦孤月白了那中年大叔一眼,心想,你倒好,打一棒子给一颗甜枣,告诫人家墨君无不要随便打伤了我,你跟墨君无的实力也不过是半斤八两,怎么敢进秦家祖宅直接把我给绑走了呢?

    “秦……秦家?”说实在话,墨君无还真的被吓得愣了一下,“哪一个秦家?”

    “老夫口中与我们实力在伯仲之间的秦家,还有哪一个秦家?”中年大叔似乎很欣赏此时此刻墨君无的表情。

    秦孤月差不多感觉到也该自己说话了,便用袖子擦了擦嘴,从草地上坐了起来,对着墨君无作了一个揖说道:“墨大哥,在下是圣天王朝兵戈侯秦战天的长子,秦孤月,您以后就叫我孤月好了。”

    “你,贤弟,你当真是兵戈侯的长子?”墨君无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连自己对秦孤月的称呼都变了,“令,令尊,乃是我,乃是我最崇拜的几位大人之一啊!”

    这一下可轮到秦孤月有点囧了,心想,没想到老爹在圣贤书院里还有崇拜者?兵家儒家不是一向势如水火吗?

    但是想到墨君无最终无法在圣贤书院里立足,以贤者之尊而逃生域外,也许正是这样的原因使然吧。

    当下秦孤月淡然一笑说道:“墨大哥,如有机会,孤月必当为您引见家父……”

    “嗯,好的,贤弟……”墨君无说着就走到了秦孤月的身边,顿时刚才还势如仇敌的两人,变得跟亲兄弟似的。

    “只是贤弟,据我所知,你应该在云水山庄啊,怎么会跟随这位前辈到这不毛的绝地戈壁来?”墨君无一下子就问出了这个最让他困惑不解的问题。

    拜师学艺?有秦战天教还不够吗?

    这事情蹊跷得很啊!

    不过就算是墨君无那只脑袋想破了,怕也想不到,中年相术师居然胆大包天,一个人进了云水山庄的秦家祖宅把秦孤月给绑架了出来吧?

    这一下,可以说是给了秦孤月一个天大机会啊!

    如果墨君无真的是秦战天的仰慕者,那显然就是跟秦孤月一个阵营的,如果秦孤月此时说,自己是被这个神秘又猥琐的中年大叔从云水山庄绑架出来的,并向他求助,虽然不会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可以逃走,但至少可以给中年大叔找很大的麻烦……

    怎么办,要不要说呢?

    就在秦孤月纠结之际,另外一双眼睛,可也是死死盯着他呢!

    秦孤月感觉到,此时,旁边的中年大叔不仅是眼睛盯着他,甚至是精神力触手都完全展开,如一张网那般留意着秦孤月哪怕稍纵即逝的精神波动。

    可以说,就在刚才秦孤月心里打小九九的时候,也许大叔那边就已经知道了。

    一旦大叔知道秦孤月要卖他,那会怎么办?

    抢夺?跟墨君无打一架吧……

    灭口?那就前功尽弃吧……

    还是……

    就在中年大叔疑惑又警惕的目光之中,秦孤月缓缓地开口了:“这个……乃是因为家父嘱咐我,不日家中就要翻修秦家宗祠,祠堂之内有一块当初信长公立下的诗词残片,乃是用云中国的云母碧落所做的,我朝与云中国又没有商贸来往,所以只好亲自去一趟了……”

    说到这里,秦孤月脸上甚至还流露出“感激”的神色,看着面前的中年大叔说道:“这位前辈正好也要去云中国,我便央他一起带我来了。”

    看到秦孤月这般,声泪俱下,有板有眼的都不打草稿的谎话,不仅把墨君无给唬得一愣一愣的,就连旁边的中年大叔都是有点反应不过来了。

    过了半晌才终于应了一声说道:“是啊,老夫也是勉为其难,只好把这个小子带出来了,实在是他缠得老夫没有办法了……要知道,云中国一途不仅路远,而且危险重重……”

    中年大叔说到这里,秦孤月心里已经不知道把对方的祖宗八代骂过多少遍了,真的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说谎不打草稿的,没有最牛,只有更牛啊!

    墨君无就这样被一老一少给忽悠得只有点头的份了。

    “哦,原来是这样,贤弟,想不到你还真是一位身体力行的少爷,倒是一点都不是纨绔之辈啊!”

    “嗯嗯,上官长老说的对,这件事情的确马虎不得的……”

    “是啊是啊,云中国路途艰辛,一点出了什么差错,实在是不好对兵戈侯交代啊!”

    听得这中年大叔又说道:“老夫实在是感慨于这秦家小子的一片孝心,这才勉为其难,带他同行啊……但愿不要出什么差错啊!”

    我勒个去!

    秦孤月现在恨不得上去揪住那中年大叔正在侃侃而谈的一张嘴巴,狠狠问他一句:“你丫到底要脸不要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