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啦 > 玄幻小说 > 无上圣天 > 第238节:严峻的后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读啦]

    /最快更新!!

    秦孤月干净利落地一道御气剑诀将闫归尘击伤,那原本布置下来的铁锁河山大阵也是剧烈地晃动,随后化成一道一道的白色的粉末飞散开来。

    就在众人为这一剑惊叹无比时,千寻雪已是上前一把扶住了秦孤月。

    “孤月,你要不要紧?”千寻雪用传音入密对秦孤月问道。

    她之前在大兴城时,就曾经见过还是龙小天的秦小天施展过这一招可怕的剑诀,并且记住了这一招的名字“御气剑诀”。

    “不要过来扶我!”秦孤月立刻对千寻雪说道:“我没问题!不能让各大世家的人看到我虚弱的样子。”

    但是即便他如何掩饰,依旧是脸色苍白,伸出右手,接住那倒飞回来的千秋剑,顺势就拄在地上,伫立在礼台之上。

    刺出这样可怕的一剑之后,竟然还能够站立不动,岿然如山岳。

    就在众人以为这件事情已经过去时,一声阴笑竟是从那地上的黑龙恶魂刀上传了出来!

    然后那一件诡异的灵兵竟是如人一般竖立了起来,悬浮在半空之中,刀身上红色与黑色光芒流转不息,就好像是一个人一般。

    “哈哈哈,秦孤月,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即便你阴谋诡计再多,依旧逃不出我的手心!”

    “严峻!”千寻雪立刻听出了这声音的来源是谁。

    “秦孤月,你还会有余力对付我的这把黑龙恶魂刀吗?”严峻的声音冷笑道:“你们一个也逃不出我的手心,今天就让我的黑龙恶魂刀饱饮你们的鲜血吧!”

    “孤月,怎么办?”千寻雪此时听到严峻的话,脸色也是一变,神情无措地看向旁边的秦孤月问道。

    “嗯?”秦孤月此时看着那悬浮在半空中的诡异长刀,心中也是思绪纷乱无比,“严峻不是被父亲废掉了武道吗?我可是亲眼看到的呀,这才七天不到的时间,怎么可能……”

    “如果是严峻本人前来,我们也许还能跟他一战……可是这诡异的黑龙恶魂刀,却该拿它怎么办?”千寻雪此时有些毛骨悚然地看着眼前立起的长刀说道。“这一次来参加典礼的至少都是各个世家有分量的人物,莫说是死了一个,就算是伤了一个,都会给千家带来很大的麻烦……”

    “这些在会场上的都是各个世家的重要人物吧?”严峻的声音在灵兵之内继续说道:“那我岂不是杀戮一个,就会给你们带来很大的麻烦?”

    千寻雪最担心的事情,眼看就要发生了,她急忙上前一步,大声对着那黑龙恶魂刀呵斥道:

    “严峻,你难道不怕这些世家的人到你们严家去寻仇吗?”

    “寻仇?”严峻的声音冷笑了一下,如同是听到了一个笑话一般:“千家家主的继任典礼上猛地飞出来了这邪兵:黑龙恶魂刀,然后将所有人杀戮一空,千家平时不积德,引来了这嗜血的邪兵,与我严家有什么相干?”

    “混蛋!”千寻雪右手一握,宽大的长袍之下已是抖出了寒霜软鞭在手,横在身前对着那黑龙恶魂刀中严峻的声音喊道:“只要我千寻雪在,你休想动这里任何人的一根寒毛!”

    “呵,千丫头,你的口气倒是不小!”严峻寒声道:“我也知道你如今已是半步星阶的实力,可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半步星阶!

    可以说在场所有的人,除了秦孤月,连唐久和徐庶两人都彻底震惊了,千寻雪居然已经是半步星阶的强者了!在大兴城的时候,她才区区武宗中阶啊!怎么可以晋升得这么快?

    如果是千寻雪自己说,已有半步星阶的实力,众人也许还可以认为是她虚张声势,言过其实。虽然他们不知道这个严家的人与千寻雪所在的千家有什么纠葛,但有一点,立场却是很明确,他们是敌人!

    来自敌人的评价,倒是鲜有不客观的,也就是说,千寻雪必定是半步星阶无疑了!

    但是更让所有人震惊的,是后面半句话。

    面对一个半步星阶的强者,竟能视为无物一般,这得是什么样的实力?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黑龙恶魂刀之上血色光芒一闪,竟是化成无数的刀光就要四散飞开伤人性命。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人影竟是猛然跃起,竟是直接伸出手来,朝着那半空之中的黑龙恶魂刀抓去!

    虽然这是一种无畏的献身精神,但是没有人会觉得这样的举动而英雄,反而是以卵击石的举动!

    可是令人难以置信的一幕随即发生了!

    秦孤月的手竟是穿过了层层叠叠的刀劲,稳稳地抓在了黑龙恶魂刀的刀柄之上!

    “嗯?”不仅是在场的所有人,即便是严峻自己,语气都是微微吃惊道。

    只见刚才还凶威赫赫的黑龙恶魂刀立刻萎靡了下来,就好像是被人掐住七寸的毒蛇一般,只见一道又一道的白色气体从秦孤月的身后升腾起来,竟是缓缓凝聚成了一头异兽的模样!

    那异兽有着麒麟一般的利爪,一对鹿角,虾须,眼神之中却不似其他的异兽那般含有野性难驯的意志,而是传达出一种敦厚的,滋润万物,泽被苍生的眼神出来。

    这是九天真龙的虚影,乃是凌驾于异兽之上的太古异种。

    ”哦?你居然看出了应对我这黑龙恶魂刀的唯一方法?”严峻的语气微微一愣,说道:“很好,九天真龙的意志,正是我一直在寻找的,可以晋升我这黑龙恶魂刀的最好药引!”

    但是下一秒,严峻立刻就嚣张不起来了!

    只见刚才还飞扬跋扈的黑龙恶魂刀的气息在碰触到九天真龙意志的瞬间,立刻就好像是回到家中,面对家长的孩子一般,服服帖帖起来。

    “好!秦孤月,我倒是又小看你了!”严峻眼见又大势已去,只得在黑龙恶魂刀之上恨恨道:“但是你不要以为这样就算了!”

    “嗯?”就在秦孤月分心去听严峻说话的霎那,原本应该向内吸收力量和九天真龙意志的黑龙恶魂刀陡然由吸收变成了释放!

    “轰隆!”秦孤月身后的九天真龙虚影如同被震碎的壁画一般,一寸一寸地破碎开来,最后化成一张一张细小的碎片四散开来,而秦孤月手中的黑龙恶魂刀也是尖啸一声,化成一道一道有形有质的黑色与红色的戾气,在整个会场之内左冲右突,化成无数黑龙的虚影,带着浓重的血腥味道。

    简直就好像是把之前千年之间,这件邪兵饮下去的鲜血,纷纷吐出来一般,让所有的人都心惊胆战,但所幸的是这些虚影虽然可怕,却是再也不具备伤人的能力了!

    最后所有的龙影汇聚在一道,“轰”地一声爆裂了开来,一件赫赫有名的灵兵竟然就这样在众人面前自爆了!

    爆炸产生的余威顿时席卷整个院落,将一众世家的子弟尽数掀翻在地,院落里的秋海棠更是逆风凌乱,被爆炸的力量挟带着狂舞起来,仿佛一场花瓣之雨散落下来。

    只是秋海棠的清香却被那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完全遮盖住了,形成了一种近乎妖异的场景来!

    此时,众人各自面前名贵的茶盏,更是摔了一地,碎得七七八八。

    但再名贵的茶器又怎么样?他们现在连命都有可能丢了,谁还会去心疼这些东西?

    “哒哒哒……”承受了黑龙恶魂刀自爆的威力,秦孤月也是从半空中落了下来,落脚之时,竟是连退了好几步,最后狠狠撞在了礼台的桌案上,方才稳住了身体。

    “孤月,你没事吧?”千寻雪立刻上去就在扶住他,陡然,秦孤月张开嘴,狠狠地喷出一大口鲜血来。

    “好手段。”秦孤月吞了一口鲜血,咽下肚子里沉声说道。

    “哈哈哈,秦孤月,这不过是我给你一件纪念罢了!”严峻的声音竟是又在半空之中响了起来:“我严峻发过誓,若我破而后立,定要你们秦家血债血偿,如今我吉人天相,已经度过难关,甚至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假以时日,秦战天,也不过是我面前的一个笑话!哈哈哈,秦孤月,好好享受你最后的这点时光吧!”

    随后那声音倏忽而逝,无影无踪,只留下遍地的狼藉,以及那各大世家相顾错愕的众人们。

    刚才的一切简直就如同是一场噩梦一般。

    “孤月!”千寻雪急忙扶住秦孤月,从贴身的衣物里取出一枚药丸就要喂给秦孤月。

    有了上一次险些被千小姐喂错药的经验,这一次秦孤月是实在不敢用自己的小命去和千寻雪小姐的药理知识去打赌了。

    他苦笑着把头向后缩了一下,说道:“好了,不要太担心,我没有什么事情的!”但是他说完这句话,立刻就有一样东西出卖了。

    “噗!”又是一大口鲜血喷了出来,溅在礼台朱红色的地毯上,说不出的诡异。

    “还没事呢……”千寻雪对于秦孤月这样逞强的举动终于有一些无语了,一想到上一次她给秦孤月喂错药的事情,心下顿时了然,便一只手收起药丸,另外一只手按在他的肩膀上,一股太阴真气顺着五指缓缓注入到了秦孤月的身体之中。

    但是她的太阴真气刚进入秦孤月的身体,千寻雪却是先“呀”地一声惊叫了起来:“你……你的经脉怎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