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啦 > 玄幻小说 > 无上圣天 > 第213节:受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读啦]

    /最快更新!!

    “我要死在这里了,我要死在这里了!”在无数粉碎的星芒碎屑之中,上官恋曲绝望地高喊道。

    就在这时,一双大手骤然在半空之中一接,竟是想要只手挡住秦战天的冲天枪势!

    “哼!”面对那骤然抽回来,挡在上官恋曲头顶的三尺大手,那是一只由如数黑色蛊虫凝结而成的手,就这样挡在了秦战天的那一招“侵略如火”前面!

    “愚蠢!你以为可以挡住本侯的枪势吗?”秦战天此时的语气已是一变,竟是带着战场上一股铁血的狂热,“给我破!”

    “破!”一枪扫下,顿时枪上灼热的烈焰与那一只大手上的蛊虫接触,霎那之间那附着在大手之上的黑色蛊虫顿时如坠雨一般被烤炙成干瘪的黑色颗粒纷纷扬扬地落下,几如一场虫雨,令人作呕。

    “破!”又一声厉喝,只见那原本拍击下来的枪身,骤然反弹起来,顿时由贯顶转为横扫,枪势旋而化为升龙,又在那一只黑色大手之上劈砍了一番,顿时又是一阵黑色的,被烧成焦炭的虫子飞了出来。

    “破!”再一声暴喝落下,顿时已经化身为虫人的毒蛊老祖一下吃痛,怪叫了起来!

    只见秦战天手中的虎胆鏊金长枪竟是如一柄利剑,直接将那一支黑色蛊虫化成的手掌给刺了一个对穿!

    “嗷!”毒蛊老祖怪叫一声,那一只被击穿的大手顿时黑绿色的血液四散飞溅出来,他似乎还想护住下方的上官恋曲,却根本是力不从心了!

    那枪尖如蛟龙探海,已几乎要点到上官恋曲的额头之前了!

    “空间收缩!”此时在星辰之棺中的上官恋曲猛然大喝一声,只见刚才爆裂开来的五行错乱大咒的后招出现了!

    整个空间都开始了对秦战天的挤压,甚至连周围的空间都发出轻微的“喀喀喀”的声音,就好像是野兽在缓缓地合起血盆大口一般。

    在空间愈合的同时,将其中的秦战天也一并吞噬掉吗?

    “毒蛊老祖,今日我上官恋曲承你的情了,来日定当回报!“上官恋曲眼神一定,已是没有了刚才的慌乱,而是镇定道:“现在出手,你我一齐制住这不可一世的秦战天!”

    “蛊毒灭天!”顾不得右手的疼痛,毒蛊老祖猛地将一声爆吼,身后无数的蛊虫立刻飞散出来,朝着半空之中的秦战天扑去!

    一只蛊虫去袭击一名星杰强者,是飞蛾扑火,可是上万,乃是数十万的蛊虫去攻击一名星杰强者,就完全不是这样了!

    但是秦战天却是丝毫无惧!

    他甚至连回枪的动作都没有,而是身影猛地下坠,毫无花巧地,狠狠一枪劈斩在了上官恋曲阻挡住他的星辰之棺上!

    “他疯了吗?”上官恋曲在看到视线之中不断放大的那一道枪影,掠过的第一个就是这样的念头。

    难道秦战天想要不惜拼得自己重伤都要杀死他上官恋曲?且不说论起仇恨值来,于公,毒蛊老祖所在的万蛊门与圣天王朝可谓是苦大仇深,于私,刚才楚无炎差点就宰了秦孤月,而且双方结下的是不死不休的梁子……

    为什么偏偏挑上了上官恋曲?

    而且一个星杰强者与一个星魄阶的人玩两败俱伤?这不是疯了是什么?

    可如果他没有疯,为什么竟能够忽视掉毒蛊老祖的攻击和这五行错乱大咒的后招“空间之殇”,这,这可是传说之中连老祖都可以吞掉的星阶禁咒啊!

    “不动如山!”秦战天低吼一声,失去了星辰之棺保护的上官恋曲已是如一袋垃圾那样被打飞出去五丈之外,鲜血狂喷,整个人右脸着地,狠狠摔在了青石板的地面上!

    这一磕,竟是把一颗门牙都在地上磕得掉了下来,砸落在地上如同叮叮当当的玉器一般。

    “嘭!”秦战天落地的霎那,一股强烈罡风顿时席卷全场,而他的双脚此时就好像是生根在了地上一般,又如同化身太古不易的山岳,在时空的巨口之下,竟是岿然不动!

    虎胆鏊金长枪的手中不断地飞转盘旋,打碎一道又一道空气之中化成有形有质,可见的波纹,对着他挤压撞击下来的空间之力,脸上的表情竟是没有半点吃力,甚至还好整以暇地对着身后的秦孤月说道:“不动则不动,令行禁止,军纪如山,这一招乃是取法招式要严谨稳健,定如山岳,此为不动如山,你可明白了?”

    “孤月明白!”秦孤月猛然应道。

    “受死!”就在秦战天教导秦孤月时,那毒蛊老祖的“毒蛊灭天”也降临了,漫天蛊虫如同一阵黑风竟是朝着秦战天席卷而来,空气之中顿时弥散着一股仿佛尸体腐烂一般的恶臭味,又好像是置身尸山血海之中的一股血臭扑面而来,让人作呕!

    “父亲,这是化尸血蛊,千万不要硬接!”秦孤月在闻到这一股血臭味时候立刻就反应了过来,这是书中记载的最最邪门的一种蛊虫之一,化尸血蛊,一旦碰到活人的身上就会如蚂蟥一样从人的口鼻,眼睛,甚至是穴窍之中钻入,吸食鲜血,直到将活人吸成一具干尸方才罢休,如果是死人,则会吸噬死人身上的膏油,甚至是死者之前的功力,直到将其化为白骨方才离去!

    但就在秦孤月喊出这句话的时候,秦战天那伟岸挺拔,不动如山的身影,竟已是被那漫天的化尸血蛊给湮没了!

    “哈哈哈哈……”化身为虫人的毒蛊老祖此时声音已是变得阴森无比,那被黑色蛊虫覆盖满的脸上微微现出一丝褶皱,似乎是冷笑道:“星杰武者又怎么样,古往今来,依旧有不知道多少老祖级别的高手,殒身在这化尸血蛊之下……哼哼,你刚才刺了老祖一枪,拿你一身精血偿还,为老祖豢养这化尸血蛊也算是补偿了!”

    可是就在毒蛊老祖说这句话时,他陡然感觉到后颈有一阵寒意袭来,与此同时,心血顿时狂涌起来!

    有危险,致命的危险!

    “嗯?”毒蛊老祖在回过头来的瞬间,如果此时他的脸上没有覆盖着那厚厚的一层黑色蛊虫,必然会是一个惊讶到无以复加的表情,即便如此,现在他的嘴巴也张大很大,完全可以塞进去一个鸡蛋了。

    “你……你怎么会!”

    回答他的是一柄枪,一柄虎胆鏊金长枪!

    更为讽刺的是,那一枪竟是直接从毒蛊老祖张开的嘴巴里刺入,“铮”地一声自下而上,穿过了脑袋,从头顶贯刺出来!

    鏊金的枪尖之上没有一丝一毫的血液,却是带着一股白色结晶状,如同玉屑一般的东西,甚至还随着这一枪穿刺的轨迹而不断向下洒落着,如同一路飘飞的柳絮一般!

    那是星魄阶强者的……脑浆!

    星魄阶强者,在晋升之时,周身已被星辰之力完全淬炼重铸,所以即便这脑浆,也是结晶状的,如碎玉一般!

    那一个人影就这样神乎其神地从化尸血蛊的风暴之中,神不知鬼不觉地脱身出来,绕到了毒蛊老祖的身后,刺出了这神秘莫测,却一击致命的一枪!

    只见一个三丈来高,浑身覆盖着黑色蛊虫,如同铠甲一般的巨人,就在转头的瞬间,被一个身穿绛色长袍,手持虎胆鏊金长枪的七尺男子高高跃起,在半空之中一枪!

    自口而入,自下而上,直接将那个庞然大物的脑袋穿了过去。

    连脑袋都被刺穿了,莫说是星魄阶的强者,即便是无上星尊高手,怕都要死透了!

    可是毒蛊老祖似乎不甘心一般,那一张嘴竟还是“啊啊”地张着,似乎还想要说什么!

    “本侯知道你想问什么!”那持枪的秦战天冷笑道:“此为‘难知如阴’,寓意武道出手,要如同天地阴晴变化一般,让敌人难以捉摸,此为攻心之计,万人,十万人的战场如此,一人,两人的对决更是如此,你以为我要虚招抵挡,我偏以身相抗,在你松懈之际,一击得手!今世本侯告诉你,就是让你来世多读一点兵法,否则就莫要再上星阶送死!”

    “动如雷霆!”话音刚落,秦战天已是双手握住枪身,随即长枪一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地就将那一颗头颅挑飞了!

    “咕噜咕噜”只见那一只圆滚滚的头颅在青石板上滚了几下,最后定格在了毒蛊老祖死不瞑目的眼神之上,那张开的嘴巴,却是再也闭不上来了!

    与此同时,那失去了主人意志的影响,而陷入慌乱和彷徨的化尸血蛊虫,立刻闻到了毒蛊老祖那一具无头尸体上散发出来的血腥味,竟是如苍蝇闻到了鲜血一般,飞一般地回到了毒蛊老祖的身上。

    随后,那一具还没有来得及倒下的肉体上就传来了仿佛用无数的小锯子在撕扯着肌肉和骨骼的声音,甚至让听到这个声音的人都一阵恶寒,仿佛浑身上下都有小虫子的啮噬,浑身都不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