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啦 > 玄幻小说 > 无上圣天 > 第209节:你做得很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读啦]

    /最快更新!!

    “找死!”那声音一出,整个千家祠堂都似乎微微晃动了起来,所有的人都愣住了,甚至连与那一步一步逼近千寻雪和千家家主的黑衣人都停下了脚步,不可思议地看着这突然发生的一幕!

    战场上竟再次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数!

    “轰!”虚空之中竟是裂开一道漆黑的缝隙,一团耀眼的星芒挟着风雷之势直接轰在了毒蛊老祖的那一只用星力拟化出的巨大魔爪之上!

    “哧!”毒蛊老祖竟是一下吃痛,就好像被烫到了一下,但却是如同护食一般,依旧不松开手中的秦孤月,甚至想要趁着那道星芒轰击的间隙趁其不备将秦孤月一下子给拉到身边来。

    只见那一道星芒竟是料敌先机,直接汇聚成了一只由无数银白色星光组成的大手,立掌为刀,毫不迟疑,直接一刀斩在了那漆黑魔爪手腕的位置上!

    “嗷!”受了这一击,毒蛊老祖立刻就像自己的手腕真的被砍中了一样,左手捂住右手腕,猛地倒退了几步,龇牙咧嘴道:“你是谁?难道你也想来占便宜吗?”

    上官恋曲看到这一幕,先是微微一愣,经毒蛊老祖一提醒,立刻对着那一道璀璨的星芒开口说道:“这位道友,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以商量,你这样吃独食就……”

    可是他马上就为了他自己刚才的这句话恨不得狠狠抽自己一个巴掌,狠狠地抽!

    因为那一道银白色的星芒竟是不断凝聚,最后化成一个人形来,但见那人看起来四十多岁,身穿绛紫伏虎宽口长袍,头戴镶玉乾坤冠,脚踏赤金足履,双目不怒自威,仅仅是看到对方的架势,都会让对手感觉到一丝胆怯。

    不错,这个人的气势就好像是一柄已经出鞘的,吹毛断发的利剑,其中弥散着铁与血的气息,只有经历过百战杀伐,浴血狂沙之人,才能够锻炼出这样可怕的气息!

    不是天魂假人,而是本体,本体竟然可以破开虚空降临!

    毫无疑问,又是一名星魄阶的绝代强者出现了!

    那名中年男子一出现,立刻伸出手扶住了已经摇摇欲坠的秦孤月,不由分说,一掌拍在了秦孤月的后背上。

    原本意识都已经有些模糊的秦孤月顿时感觉到身后一股沛然的力量仿佛清泉一般汩汩流淌进他的身体里。

    这一种力量纯净无比,简直如秦孤月之前吸收的天地元气一般,甚至还不需要过滤,简直就好像是有人把米饭做成炊,又送到他这个即将饿死的人嘴边一般!

    秦孤月的四肢百骸几乎就在本能的情况下疯狂地吸收了起来,原本周身如同火烧一般的感觉就好像是敷上了良药一般,在一阵清凉之中快速地消退着,如果此时秦孤月内视自身,就会发现之前由于榨取天地元气和蒸发血液而造成几乎不可逆损伤的经脉穴窍竟是在这一股神奇的力量之下开始了缓慢地修复。

    就在他稍稍恢复元气时,秦孤月微微抬起头来,看身边之人时,几乎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父……父亲大人!”

    秦孤月的话虽然轻,但是在其他人耳中竟是如雷霆一般!

    原本毒蛊老祖还以为来的是其他想要分一杯羹的强者,上官恋曲感觉最多不过是秦家的隐藏高手出来相救,甚至他还在盘算着能不能够策反掉对方……谁知道来的竟然是……秦孤月的父亲,秦战天!

    你这不是打自己的脸吗?

    上官恋曲立刻就皱眉了,他分明记得之前天道盟的人去调查的时候,传回来话说,是因为秦战天与秦孤月父子不合,才将他扔到云水山庄去管田产的……现在又怎么……

    上官恋曲脑袋微微一转,立刻就被自己的一个猜测震惊了。

    难道这一对父子,是在图谋更大的事情,而故意演戏给其他人看不成?他们竟是把天下人都给骗了!

    就在秦孤月还想说什么时,秦战天那却只是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拍,说出了一句秦孤月之前十六年,都没有听到过,却又一直想听到的话。

    “孤月,你做得很好!不愧是我秦战天的儿子,没有给我们秦家丢人!”

    “父亲大人,您……”秦孤月立刻就反应了过来,秦战天难道早就已经……早就已经在关注这里的情况,却是存了一个考校他的心思不成?所以才到这千钧一发之刻方才出手相救吗?

    秦战天的右手从秦孤月的肩膀上收了回来,眼睛微微眯起,如同捕食猎物一般看着面前相顾愕然的三人,冷声说道:“不必多说,站到我身后去。”

    秦孤月这一次竟是如同一个听话的孩子一样,缓缓走到了秦战天的身后,千寻雪的身边。

    ”这……就是你的父亲,兵戈侯?”千寻雪此时惊讶地看着那一袭绛紫色的背影,对身旁的秦孤月问道。

    “不错,他就是十六年前就威震天州的兵戈侯,秦战天!”秦孤月的语气不知不觉之中竟是带上了一股自豪的感觉,尤其是刚才的一句话,“不愧是我秦战天的儿子,没有给我们秦家丢人!”,可以说,秦孤月如今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样一句话。

    今日就算是死,怕也是得偿所愿了!

    你没有给秦家丢人,你是我秦战天的儿子!不再是那个饱受偏见和冷眼的废物了,不再是一无是处,只能被对手拿来抨击秦战天的话柄了!

    这一天,从秦战天五岁时在庆祝秦傲风降生的喜宴之后,他盼了整整十一个寒暑!

    看着面前似乎是被他的气势所震慑,一动不动的三人,秦战天原本眯着的眼睛骤然睁开,虎目圆瞪竟是如战场上叫阵一般,大吼一声道:“我乃圣天王朝大将军,兵戈侯秦战天,谁敢与我一战!”

    这一声落下,整个千家祠堂正殿剧烈晃动了起来,墙内梁上硕果仅存的各种阵法顿时又粉碎了一批,无数符箓碎片纷纷扬扬如同一场丰年的瑞雪一般,肆无忌惮地落在此时还停留在这千家祠堂之内的众人的脸上,头上,身上……

    看到面前呆若木鸡的三名星魄阶强者,秦战天似乎是预料到他们赶奔不敢接战一般,轻蔑地笑了一下,对着那毒蛊老祖说道:“我没记错,你应该是万蛊门的长老,毒蛊老祖吧!”

    “似又怎么样?”毒蛊老祖拖着鼻音回答道。

    “呵呵……”秦战天的笑容更冷了:“本侯没记错的话,十年之前,你万蛊门在我朝东南的漳州密谋把一城百姓都变成虫人,被地方守备识破,本侯星夜从云京领三千虎贲驰援,当场斩杀你们一名太上长老,好像是叫三尸老祖吧……你若能够杀得了本侯,回到万蛊门去,可是大功一件!你就不想试试看吗?”

    蔑视,毫不掩饰的蔑视!

    即便毒蛊老祖这样不太理解中土文化的人,都已是气得有些发疯了:“秦战天,你不要欺人太甚!”

    “那你不妨来与本侯过上几招!”秦战天看着那毒蛊老祖缓缓地伸出三个手指说道:“若你能接下本侯三招,便算你赢如何?”

    秦孤月听到这句话,眉头都是微微一皱,看向秦战天的背影也略略带上了一丝不安。刚才毒蛊老祖出手偷袭楚无炎的时候,很辣无比,而且一身毒功更是诡异,如果说秦战天能够战胜他,秦孤月丝毫不怀疑,可是三招之内就……未免托大了一点。

    “善泳者溺于水……兵戈侯,大家同是朝廷中人,小生还是提醒您一声,莫要太过托大的好!”旁边的楚无炎虽然对恨秦孤月,但是似乎更恨刚才出手偷袭他的上官恋曲和毒蛊老祖,此时听到秦战天似在夸口,便不咸不淡地提醒了一句,顺便跟秦战天拉一下关系,我们都是朝廷阵营的人,如果有必要,该联合一下才是。

    如果连最基本的合纵连横都不会,那楚无炎能够在圣贤书院混到圣徒,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奇迹。

    可是面对楚无炎若有若无伸出的橄榄枝,秦战天的回答:“你算哪根葱,给本侯闭嘴!莫要以为你批了一张儒家的狼皮,本侯就不敢动你!”说着他狠狠瞪了楚无炎一眼道:“你是叫楚无炎是吧?一会本侯再来跟你算账!”

    言外之意就是,你们一个都跑不了!

    如果说在平时,这样直接将楚无炎推到对立面的举动,是相当愚蠢的,可是在秦孤月听起来,却是无比地解气,此时楚无炎一副合纵连横失败之后,不知所措的愕然表情,别提多有意思了!

    楚无炎毕竟也是圣贤书院的圣徒,不是没脸没皮的人,此时被秦战天这句话一噎,立刻回过神来,皱起眉头故意捏着声音说道:“兵戈侯此话未免太不近人情了,难道要小生与这另外两位联手对付兵戈侯不成吗?”

    “哼,你敢!”秦战天冷哼一声,正色道:“若你感觉你们三人就可以留下本侯,你们不妨一试,但回去之后,你的圣徒肯定就不要做了,勾结邪教万蛊门,外道天道盟的罪果,你看圣贤书院有没有这个胆量,有没有这个魄力也帮你扛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