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啦 > 玄幻小说 > 无上圣天 > 第184节:你喜欢我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读啦]

    /最快更新!!

    “还放开小姐!”短暂的失神之后,那寒铁卫士立刻就像是受到了巨大的侮辱一般暴怒了起来,竟是将手中的长戟一横,作势就要上前跟秦孤月厮打起来。

    千寻雪此时也是一下尴尬,骤然反应过来时,那寒铁卫士已是抡动兵器,要扑上来的样子,她急忙朝前一步,挡在了秦孤月面前。

    “呃……小姐……”那寒铁卫士挥起来在半空中的兵器立刻停住了,缓缓地收了回去,低下头来,如同一个做错事的学生一般,看着千寻雪,似乎是在听候发落。

    “去交代我让你做的事情吧……”千寻雪冷声对那卫士说道。

    “是,小姐。”那卫士沉声道。

    “刚才这件事,不要再对其他任何人提起了,知道吗?”千寻雪又补充道,

    “是,小姐,属下刚才什么都没有看到。”那持戟的寒铁卫士瓮声回答道。

    秦孤月听得这句话,却是抬起右手来,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一副神伤的模样,这句话,怎么就听得这么耳熟呢?

    回禀少爷,我们什么都有看到……

    但是秦孤月很快又想到了另外了一个人,那也是一个女孩子,短头发,戴着大大的银星耳坠,明眸善睐,又天真到不行。

    那是苏溯吧……只是不知道她现在又到哪里去了……

    就在秦孤月浮想联翩时,一双微微冰凉的手却是抚上了他的额头,耳边是千寻雪那如同银铃落雪般的声音:

    “孤月,你要不要紧,看起来好像很累的样子……”

    秦孤月骤然回神,却是尴尬看着千寻雪笑了一下说道:“我没事的,也许只是有一点脱力了。”

    “不要太勉强。”千寻雪当然也知道秦孤月在找托辞,但她依旧坚持道:“如果实在太累了,你就去好好睡一天吧……硬撑着只会事倍功半。”

    睡觉?千寻雪,你是在逗我吗?

    秦孤月心里苦笑了一下,睡觉?算了,别人不知道,秦孤月自己是清楚得很……随着秦孤月的精神力日益强大,那脑海之中的梦魇之力也是越来越强,平时虽然可以出其不意,用这梦魇之力吞噬别的想要侵占他识海的意志,但是,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啊!

    当秦孤月陷入沉睡的时候,就是梦魇之力苏醒的时候,他简直都不敢想象,以他现在千机相师的精神力强度,那梦魇之力一旦反噬起来,会强大到什么样的程度……

    对于梦魇,秦孤月看过一篇《庄谐子》的书中,就曾经记载过,一个叫庄生的人,梦中化成了蝴蝶,醒来之后竟然不知身与梦,孰真孰假了。

    秦孤月估计这可能就是梦魇的最高境界,也就是沉入梦魇之中了,这可比走火入魔还要可怕。

    “千小姐不必担心……”秦孤月苦笑道:“我调息一下就好了……我们境界刚刚突破,此时趁热打铁是最好不过,岂能耽误下来。”

    千寻雪听得秦孤月的这一番话,也是微微点头表示理解:“好,那我让下人为我们准备房间和洗澡的热水。一个时辰之后,我们在此见面,继续闭关。”

    秦孤月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说道:“如此,恭敬不如从命了!”

    一个时辰过的很快,当秦孤月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回到这间房间里时,竟是一下子怀疑自己进错了房间。

    因为在房间里没有其他的人,只有一名长发及肩,髻带珠玉,身着雪蓝色系腰缎裙的女子,此时一个背影正映着窗外徐徐落下的夕阳,勾起一抹余晖,如同流连那倩影不肯从房间里离去一般。

    那女子背对着门口,却是站在一张桌前似在翻看着什么书籍。

    就在秦孤月那半只脚已经跨进房间的脚正要偷偷抽回来时,那女子没有回头,却是开口说话了。

    声音如同银铃落在雪中一般,倒是悦耳无比:“你来了?”

    正是千寻雪的声音。

    秦孤月确定无疑,方才将另外一只脚迈了进来,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对着千寻雪的背影说道:“第一次看到你……你穿这样女装……哦不,这样女性化的衣服,倒真的有点认不出来呢。”

    “哦?”千寻雪听得秦孤月的这句话,却是缓缓回过身来,秦孤月却是霎那之间,看得有些痴了。

    这样的感觉,竟是如他第一次在秦家老宅时看到手镯里的绯羽琉时差不多,就是霎那之间思维好像都中断了一样。

    娉娉袅袅依玉妆,美目顾盼兮生辉,丹唇微泯兮若玉,三分桃花不似花,比花解语,比玉生香。

    短暂的失神之后,秦孤月才有些尴尬地笑了一下,双手一拱作揖道:“对不起,刚才失态了。”

    不得不承认,千寻雪一身女装的模样,远比戎装的时候要好看多了。秦孤月在心里已经做出了评价,女孩子毕竟还是应该琴棋书画多一些,舞刀弄枪少一些啊……

    天枢命星据说是主策略的,而太阴命星又是气场无比强大的至阴女皇,这两种气质交叠在千寻雪的身上,倒是静的时候,比动起来要更漂亮,更有气质一些才是。

    似乎是对自己的容貌也很有信心,千寻雪在看到秦孤月失神霎那之后,非但没有感觉到意外,也不觉得有什么失礼的地方,竟是朝着秦孤月上前一步,平抬起双手,微微转了一圈,美目笑看秦孤月道:“我这样好看吗?”

    秦孤月一下子就笑了,竟是用有些憨厚的语气说道:”请恕在下才疏学浅,实在没有一个形容词,可以形容千小姐此时的美貌……”

    千寻雪毕竟都长这么大了,溢美之词也不知道听了多少,但是偏偏听得秦孤月这一句不甚真诚的赞美,却是脸上微微一红,甚至耳朵都有点红了,略微低下头来,轻咬贝齿,却是用如同蚊吟般的声音小声对着秦孤月问道:“那……那你喜欢我吗?”

    “啊……啊?”秦孤月此时一下子就感觉自己头大了一些,不,是大了一倍……这,这可如何回答是好啊?

    “你……你,你说嘛……”千寻雪看到秦孤月只是支支吾吾的打哈哈,不禁略有些嗔怒,显出了骨子里有些泼辣的一面,翘起嘴追问道:“你倒是说呀……喜欢,还是不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