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啦 > 玄幻小说 > 无上圣天 > 第165节:秦孤月到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读啦]

    /最快更新!!

    “上啊,不要让她给跑了!”那黑衣人话音刚落,只见无数千家的家丁从假山后面,从走廊两侧包抄了过来。

    只是他们虽然人数众多,但却连个甲士都没有,自然是留不住千寻雪的。

    人数如此之多,且不说那神秘的黑衣刀客实力高深莫测,单说想夺回千霜已是不切实际。千寻雪知道事不可为,虚晃一鞭,漫天寒霜鞭影交错,人已是飘然离开,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外。

    那黑衣刀客看到千寻雪离开,也是停下了脚步。只有他身边的三少爷千霜看着那黑衣人,恨恨道:“严大人,为什么不直接将那婊子擒拿下来?她用这寒霜易骨的手段折磨得我好苦!”

    “不急!”那被称为严大人的黑衣刀客回答道:“这在兵法里叫做欲擒故纵,若是我们把她逼急了,弄不好就会引出她身后的高手来,到时候在这千家祖宅里大打出手,岂不是要殃及池鱼?”

    “严大人,难道她身后真有人不成?我还以为她是用寒铁四煞故弄玄虚呢?”寒霜听得严大人这句话,也是微微一惊,心想该不会一语成谶,她当真背后也有人支持?

    “难说,但是她母亲在我们手里,有这一张牌,不怕她三天之后不自投罗网。到时候,就比现在要主动多了。”

    “可是今天当真是天赐良机啊!”千霜又想争辩什么,却听得那严大人用鼻子冷哼了一声说道:“哼,你这个废物,能知道什么?我给你那么严密的奇袭计划,又让你带了两百弓箭手和一千多兵力,居然被人家不到一百人给吃了,你还有脸跟我说天赐良机,不天赐良机?”

    “这……”千霜被他这句话一噎,竟也是不知道如何接话才好,以他在这千家里的地位,平日里下人们,亲戚们哪一个不是夸他的多,奉承他的多,陡然被人这样一噎,倒是叫他怪郁闷的。

    “还愣着干什么?”黑衣人见千霜站着原地,歪着嘴似乎想说些什么,便不耐烦道:“还不去求你爹帮你祛除经脉里的寒气,难不成真想做武道废人吗?”

    他看千霜似乎还傻站着,顿时来火了,用刻薄的语气说道:“就算你自己想不开,你也要对得起我给你的那一颗如意金丹吧?这种丹药别说是给你吃了,就算是给一个没有武道基础的病秧子服用了,都立刻是甲士境界的高手!”

    此时话分两头,却是那寒铁四煞收服了各门的兵头,正聚集在北门瓮城上,千成的房间里等着消息。

    如果不出意外,此时千寻雪应该是已经得手了。那么寒铁四煞应该等千寻雪燃放穿云箭的信号,就前往各门堵截逃窜的逆党了,但是这信号迟迟没有发出来。

    就在他们要等得不耐烦时,一袭白衫缓缓走上了瓮楼来。

    正是千寻雪,而他身边的三少爷千霜则不知去向。

    “小姐,事情办成了吗?我们怎么不曾看到您的信号?”寒铁四煞中的一个不禁对着千寻雪问道。

    千寻雪有些沮丧地摇了摇头说道:“半步杀出一个黑衣人,是个高手,我奈何他不得,所以失败了!”

    “那千霜呢?小姐?”寒铁四煞中的另外一位站起来对着千寻雪问道:“只要有他在我们手中,就算千寒这狗东西胡作非为惯了,也会投鼠忌器,不愁找不到办法收拾他!”

    千寻雪又摇了摇头,回答道:“千霜被那黑衣高手劫持回去了!”

    “什么?”寒铁四煞顿时惊诧道。

    “而且他们现在控制了我的生母陈夫人,并拿她的生命来要挟我。”千寻雪有些苦恼地说道。

    “若是这样,可如何是好?”寒铁四煞中持戟的卫士沉吟道:“那我们岂不是优势尽失?”

    那一直不开口的持刀卫士则更是吃惊道:“小姐,您的武道,我们几人最清楚不过了,能够从您手中从容地将人劫走,并全身而退的,整个东南之地,两只手必定数得过来,此人既是高手,为何不以真面目示人?”

    “这就是奇怪之处。”千寻雪看着面前的寒铁四煞说道:“以此人的境界,在东南之地早就应该声名鹊起,我就硬是看不出他这一套刀法的来历,而且此人手中似乎有许多的丹药,或者是快速提升实力的方法,竟能将我那锐士境界的三哥短短半个月提升为武宗,这也太过惊世骇俗了。”

    “小姐,若是能够击杀此人,或者抓住此人,得到他的收藏,或是拷问出他的法门,想必我们千家实力地位大增。小姐你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不说,也能一批一批地培养武宗高手了!”寒铁四煞中持枪的卫士也说道。

    千寻雪苦笑了一下说道:“我估计,以他的能力,想要造出一个武宗来还是很困难的,他之所以不惜血本造就了我那不成器的三哥,甚至我大哥的实力还可能更高,但肯定只是想闹出点动静来,让我父知道他的儿子不都是草包,从而重燃让儿子继承家主之位的念头……”

    也是啊,纵使千寻雪实力再强,毕竟也是女流之辈,如果儿子能够继承家业,千家家主何曾愿意让女儿女婿来当这个家?

    “若不把这一锅水搅浑了,他又如何浑水摸鱼呢?”千寻雪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关键那黑衣人的实力,我实在摸不透,以我们现在贸贸然去闯的话,恐怕是自投罗网。”她叹息一声道:“还有一天就是我跟秦孤月约定的日子了,什么事情等他来了,我们再一起商量吧!”

    寒铁四煞听得这句话,眼神相互都是交流了一下,竟是感觉到,千寻雪自从大兴城的龙家驿馆内,一度目睹了秦孤月数次逆转局势之后,竟是产生了一些依赖于他的情绪来了。

    须知强者所要依赖的只能是自己,哪怕是依赖神功,依赖法宝,都会在武道一途就会埋下隐患,心智也会受到影响,更不用说依赖一个活生生的人了。

    如今千寻雪竟是依赖上了秦家大公子秦孤月,甚至将胜负的希望都寄托在了他的身上,这一点就比较耐人寻味了。

    “小姐如此依赖那秦家的长子秦孤月,恐怕是祸非福啊!”其中一个寒铁卫士用传音入密与其他几人商议道。

    “我等还是找一个机会劝说一下小姐吧,毕竟依赖对于武者,实在是极大的破绽,修行上也会有影响的。”

    但是立刻又有人反驳道:“我看未必吧!小姐虽然武道卓越,已是武宗中阶的强者,但究其年龄其实不过十七芳龄,正是豆蔻之年,有些少女心绪乃是人之常情,若小姐起的不是依赖之心,而是爱慕之情,我等岂非棒打了鸳鸯?”

    “这……”那另外三名寒铁卫士听得这句话,也是沉吟了一下,随后纷纷回答道:“如此,那我们便观察一阵子吧,还有再看看那秦家长子的品性如何,若只是存了利用小姐的心思,或是贪图小姐的美色,纵使他天纵奇才,我等寒铁四煞拼了性命,也要他留个教训!”

    “戟铁卫所言极是。”

    “我心中亦是如此所想!”

    那刚才出言的持刀铁卫却是笑道:“我看你们却是多虑了,那秦家长子,我们又不是不曾在大兴城见过,倒的确是天赋英才,目前才是甲士境界吧,也许我们四人联手都拿他不住,做人做事也比较公允,相貌堂堂,仪表不凡,若我是小姐这般年纪,又是一般少艾,也要为他气度所心折……”

    “不错,不错,东南之地,以我等之所见,倒是不曾见过比那秦家长子更好的青年才俊了。”寒铁四煞中的另外三人亦出言附和道。

    此时在一旁坐在椅子上的千寻雪哪里知道一向古板,严肃,又冷血的寒铁四煞竟是坐在旁边的椅子上,谈论着她的花边新闻?甚至还要替她“考验”秦孤月,这实在是有点叫人哭笑不得了。

    就在她盯着手中的那一串翠玉书笺发呆时,那被她右手攥住的书笺陡然异动了起来,发出一阵又一阵清脆如佩环相碰的声音来。

    “他来了!”千寻雪立刻面露喜色,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就拿着那一串碧玉书笺朝着瓮楼的窗边走去,不停地摆动着那一串发出清越声响的书笺。

    果然,片刻之后,一匹黑色的骏马绝尘而至,待到那骑手到北门的瓮楼之下时,才“吁”地一声勒住骏马的缰绳。

    那骑士身穿黑色皮质铠甲,却是戴着一顶沿路遮风避雨的斗笠,身后斜背着一把带鞘的长剑。这一身装扮竟是与寻常的云游侠士无异,但是他的腰间却是系着一枚狭长的碧玉书笺,不时发出清脆的“叮当,叮当”的声音。

    骑马的少年抬起头,正看到瓮楼上,一只手伸出窗外的千寻雪,四目相对,他缓缓地除掉头上的斗笠,淡淡一笑,对那千寻雪说道:“千小姐,好久不见,这一次,在下可是早到了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