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啦 > 玄幻小说 > 无上圣天 > 第158节:大忽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读啦]

    /最快更新!!

    秦孤月听得这句话,差点没笑出来。

    闹了半天是天道盟的人啊!虽然不是危害性最小的,但也算很出乎秦孤月的意料了。原本他还以为是龙家的隐藏高手呢,真的是捏了一把汗啊!

    这样比较下来,天道盟跟秦孤月的矛盾焦点,无非就是一件四相圣袍嘛,跟龙家的仇恨比起来,简直太小了。而且听那人说话的语气,好像还是那蠢货上官超的老子,也就是那个铉长老口中的“上官恋曲”了。

    论实力是星阶高手无疑,甚至有可能是一名星魄阶中层次较高的强者,也许已经可以跟秦战天一较高下了。

    “但是实力强有什么用呢?”秦孤月在心里冷笑道:“当初我实力比你儿子差了一大截,不是一样差点把他给忽悠死?老子英雄儿好汉,儿子熊包老子笨蛋!我就不信我忽悠不了你!”

    虽然在战略上,秦孤月极端藐视这个追击而来的上官恋曲,但是在战术上,他可是一点都不敢掉以轻心的。要知道,这可是星魄阶的强者,比秦孤月不知道高了多少个境界。

    超过两个境界就不能力敌了,否则身躯一动,再精妙的招式在对方眼中都是破绽百出,对方念头一扫,就可以把你的精神力波动看得一清二楚,你根本就没有办法吟唱咒语!

    这就是境界的差距,秦孤月可不会认为自己能够天纵奇才到,以甲士巅峰的武道外加淼水三重巅峰的相术,就去打一个星魄阶的高手!这已经不叫以卵击石了,这叫自作孽不可活!

    此时那追击而来的上官恋曲似乎是“看”到秦孤月竟勒马转身,不跑了,也是诧异了一下,疑惑道:“小子,你自知跑不掉了,打算洗颈就戮了吗?”

    秦孤月此事抬起头来,注视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也不说话,只是嘴角微微一扬,露出一丝不屑的笑意。

    这一点笑意,自然逃不过上官恋曲的眼睛,也立刻就引起了星魄阶强者的震怒。

    “小子,你死到临头了,还笑得出来?”那一句话仿佛雷霆直穿云霄,漫天威压竟是以这一句话为媒介,密密麻麻地朝着秦孤月压了下来。

    “咻!”秦孤月一掌拍在马鞍上,身影早已离鞍而起,稳稳当当地落在了地上。他有办法抵御这星魄阶强者的威压,他的这战马可承受不起,万一给压死了,那秦孤月可就靠两条腿跑回云水山庄了,别提多苦命了!

    果然那威压原本还锁定在战马的身上,那战马似乎已不堪重负,四蹄都要跪了下来,待到秦孤月离鞍而起,立刻又直起了身体来。

    “你居然不怕老夫的威压!”那云霄之上的上官恋曲看到秦孤月竟然没有被他的威压所制,也是感到一阵奇怪。按照他看的,秦孤月的实力,不过是甲士境界,星阶以下的凡人,都会受到星阶强者的威压克制。

    就是凡人与神仙的差别一样,最强大的人也是人,再弱小的仙也是仙。所以半步星阶到星阶的门槛又被称为“星阶极壁”,意思是境界之间的天堑。在星阶以下,像秦孤月这样越一级境界,甚至越两级境界挑战的也是常识,星阶之上也有越级挑战的变态强者存在……但唯独,这一条境界是不可跨越的天堑。

    哪怕一个是半步星阶,一个是星阶,仅半步之遥,原则上都不会有丝毫胜利的机会!

    可是秦孤月现在就这样好端端地站在了星魄阶强者的威压之中,身板笔直,哪里有半天受到影响的样子,这一点就由不得上官恋曲不咄咄称奇的了。

    “我为何要怕?”秦孤月此时轻甩衣袖,竟是一副写意的模样对着那凌霄之上的上官恋曲道。

    “呵呵呵,好久没有遇到像你这样有意思的小子了。”上官恋曲的声音陡然笑了起来,然后骤然喝斥道:“小子,你别以为老夫不知道你做了什么手脚!你身上必定有一件可以消解星阶威压的法宝对不对?原本老夫本来只不过想取回四相圣袍,再废掉你一身武道修为和你的精神识海就罢了,毕竟上天有好生之德……不过现在要加上一条了,那就是交出你的那件法宝!”

    “哈哈哈……”秦孤月听得上官恋曲这句话,竟是自顾自地笑了起来。

    “小子,你还笑得出来?”上官恋曲的语气已经森冷如同刀刃了。

    “如何笑不出来,我只是觉得很好笑,有些人死到临头了,还笑得出来!”秦孤月毫不客气地对着上官恋曲回敬了他刚才的一句话。

    那上官恋曲陡然一愣,竟是一下子联想到了秦孤月策马停下来,这个诡异的举动!按照道理说,这个小子在自己手上决无全身而退的可能,那应该拼命奔跑,赶到人多的地方,让他出手有顾忌,才有可能活命。

    这样直接勒马停在这荒郊野外,不就等于是人家要杀他,给人递刀子,别人要烧房子,给人家递火把吗?倒持利刃,授人以柄,也不过如此吧?

    难道说……

    秦孤月此时虽然在与上官恋曲对峙,实则体内的长河轮回兵心每时每刻都在飞转了,化解周围的威压气息,还让自己保持着看起来,似乎不怕上官恋曲威压的模样。这是他故作疑症,最大的依仗之一。

    与此同时,他的精神力识海开启了“灵光识鸿宇”的法门,识海之中一枚若有若无的“天眼”,无时无刻都在注视着那凌霄之上的动静。

    在他感觉到上官恋曲似乎有些迟疑时,内心不禁一阵狂喜。

    计划已经成功一半了!

    但是上官恋曲作为天道盟的长老,何等老道,立刻就反应了过来,怒声道:“小子,你是在虚张声势,你找死!”

    随后那上官恋曲叫嚣了起来:“本来老夫不想杀你,但你屡次出言不逊,还戏弄老夫,却是逼得老夫出手杀你!休要怪老夫心狠手辣!”

    “哦?你说我是虚张声势?”秦孤月面对上官恋曲的恐吓,只是轻描淡写地回答了一句,竟是丝毫无动于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