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啦 > 玄幻小说 > 无上圣天 > 第157节:天道盟出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读啦]

    /最快更新!!

    在秦孤月剑挑龙家的第二天,也就是八月除八,几乎整个大兴城的人都知道龙家已经不行了。少主龙若死了,家主龙傲尘被关了起来,他们都是栽在了秦家“少主”秦孤月的手中,据说罪名还不轻,是僭越的大罪,弄不好要满门抄斩。

    至于少主之名,秦孤月也不去争辩,任由他们以讹传讹,虽然少爷与少主不过一字之差却是相当于太子和皇子的差距。如果秦孤月能够在东南树立起“少主”的名分,倒是更加利于秦家在这里的控制,甚至也可以给秦家元老会的那些家伙们敲敲警钟。

    如果有人打自己的小报告,秦孤月就推说是百姓传错了,就可以了。

    这样的便宜不占白不占啊!

    不过龙家垮掉也不是一个好消息,很多拖欠龙家银子的商号都打算不还钱了,几家银号也出现了百姓抢兑银钱的局面……所有人都认为龙家完蛋了。

    甚至还有不开眼的小混混纠结了五十多个地痞流氓拿着菜刀铁棍去打劫龙家在大兴城的商铺。

    原本以为可以发一笔横财的他们,很快就发现自己错了,而且大错特错了!

    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只见五十条精壮的汉子就好像是垃圾一样,一个又一个地被从商铺的窗户里扔了出来。四十几个大汉要么抱住脑袋,要么抱住肚子,还有的捧住膝盖,捂住胳膊……各式各样的动作,倒在地上呻吟着。引得无数的居民都在街上驻足围观。

    到了最后那一个,竟是被一人一步一步,哆哆嗦嗦地被逼退了出来。

    “哐当”一声,手里的柴刀就摔到了地上,那人“啪”地一声两腿一软,一屁股坐倒在地上,面色惊恐,双脚并用地爬到了自己的同伙中间。

    众人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只看见一名身穿黑色轻甲的少年,左手握着一柄带鞘的长剑,指着那人,一步一步地走了出来。

    在他的身后,十几名身穿黑色铠甲的佩刀武者如山峰耸立,气息强横无比,是清一色的锐士高手!

    那黑甲少年走到那当头的一人面前,带鞘的长剑轻轻靠在了他的额头上。所有人,甚至那被指着的人自己,都毫无怀疑,只要那少年的左手轻轻一动,即便是这带鞘的长剑也能让他脑浆迸裂!

    “饶,饶小人一命吧!”那为首的混混竟是吓得屎尿齐流,哆哆嗦嗦地趴着磕头道:“小人不知道龙家还没完,小人不该打龙家的主意,小人知错了,小人知错了!”

    经那混混这一说,那街上的众人也是面面相觑,这时立刻就有人认了出来,低声窃窃道:“是啊,那握剑的少年,好像是龙若的剑僮龙小天吧?”

    “还真是人靠衣装啊,穿了这身铠甲,就是不一样啊,我都差点认不出来了!”

    “你看,后面那几个人也是龙家的侍卫啊!其中好几个还经常我酒肆里喝酒呢!”

    这时立刻就有人嘀咕了起来:“这龙家的人都在,怎么这满城都在传龙家被秦家少主一锅端了呢?”

    “难不成是以讹传讹?不对吧,这也太夸张了吧?”

    这时也有人反驳道:“我有亲戚是在龙府里做下人的,昨天秦家的人到处带着人查抄家产呢,怎么可能会错?”

    “是啊,你看他们虽然是龙家的人,但是没穿龙家的金甲啊!”立刻就有眼尖的人发现了端倪,然而就在这时……

    “去你的,你狗眼瞎了吗?”在黑甲少年剑客身边的一名武士猛然上前,一脚狠狠踢在了那混混的裆部,将他直接蹬得倒在地上,作势拔出佩刀就要砍,嘴里骂道:“叫你瞎了狗眼,还乱叫,这是我们秦家的副侍卫长秦大人!”

    这些黑甲侍卫的确都曾经是龙家的人,今天接到线报,跟着秦小天出来杀鸡儆猴,都知道是一个表现的机会,为了在新主子面前树立好的形象,今天打这些混混都特别卖力。此时听到面前这家伙居然不开眼,看到他们都是龙家的人,还以为龙家还没完蛋……顿时又找到了表现的机会,这不是触霉头吗?

    “慢着!”旁边的秦小天陡然用左手的长剑将那把要挥下的佩刀一格,朝前一步,用剑指着那群哼哼唧唧的地痞流氓,也对着满街的老百姓大声说道:“我是秦家的副侍卫长,秦小天,如今龙家僭越之罪已上报朝廷,证据确凿,不日就要宣判降罪。龙家一应财产,现由我秦家代管,一切照旧!如有觊觎财产者,欠款不还者,坑蒙拐骗者,故意滋事者,严惩不贷!”

    这几句话,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哪里还像是之前给大兴城百姓印象中的那个捧着剑,跟着龙若背后沉默不语的剑僮?就算说这是一位喋血沙场,身经百战的将军,都有可能相信!

    但这个秦家的副侍卫长又自称是秦小天,那就由不得让人多去联想些什么了。

    说完,秦孤月看了看横七竖八倒在地上的一群地痞,哆哆嗦嗦,噤若寒蝉,仿佛也是索然无味,左手收了自己的剑,淡然看着他们说道:“你们不知情,也是初犯,我就不取你们的性命了!”

    “是是是……”

    “秦大人大恩大德,小人没齿难忘。”

    “多谢秦大人。”

    “秦大人,俺回去一定为您上香!”

    说着,这些大汉们磨磨唧唧地都站了起来,一个个捂着膀子,捂着腰,捧着肚子,丢下一地残破的铁棍,柴刀,一瘸一拐地正要走,却陡然听那秦小天冷声问道:“你们要到哪里去?”

    “您……您不是放我们?”那为首一个混混正要争辩,陡然秦小天左手一甩,一道真真实实的剑气直接“噗”地一声,从他左侧耳畔刮了过去,那大汉顿时哀嚎一声,捂住耳朵,左侧耳朵已是整整齐齐地被切了下来。

    “不长耳朵的东西!”秦小天冷笑道:“我说不取你们的性命,什么时候说你们可以走了?”

    “这……”就在所有混混们惊愕的眼神之中,秦小天转过身,对着身后挥了挥手说道:“把这些不长耳朵的家伙全部打断两条腿,吊在店门口吊到日落,以儆效尤!”

    “遵命!”一群黑甲武者齐声应道,随后如恶虎扑羊一般朝着瑟瑟发抖的一群地痞流氓扑去。随后隔着好几条街都能够听到那店门口的哀嚎之声,以及街头巷尾都在诉说着那五十多条被打断了双腿,吊在店门口的汉子有多么多么可怜。

    这样的方法,虽然野蛮粗鲁,但的确收到了很好的效果,原本打算欠钱不还的银号第一时间就把欠款送了回来,还送上了一笔不菲的孝敬银子,龙家大兴城附近的产业也都恢复了正常。

    这一切自然不会是龙小天想的,也更不可能是秦荣这个一根筋的脑袋,也不会是刘旺财。设想这个计划的人,已经在布置完这一切,在清晨只身策马出城,朝着云水山庄的方向奔去了。

    却说秦孤月这一路只身疾奔,就是怕有高手拦截自己,夺取龙家僭越的证据。所以他故意不带任何的随从,用长河轮回兵心收敛了自己的气息,甚至不惜穿了一袭棕色的短打,蒙面而行,打扮得如同一个亡命的江洋大盗一般。

    即便如此,在即将日暮的时候,他骤然勒住战马,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道:“该死,还是被人追过来了!”

    经过了这么多次的生死搏杀,秦孤月现在越发感觉到,了解对手,推算对手的心理,才是克敌制胜的最强法宝。这在他最近的一系列作战之中已收到了颇好的效果,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无论在排兵布阵,还是武道对拼,相术对决上,都是如此,这样的领悟已经逐渐接近《太始武经》之中更高的心篇了。

    这是这一次不是靠了绯羽琉的点拨,也不是靠看了《太始武经》,而是源自他自己对战斗的感悟,这样提升的方式才是最直接的。

    此事秦孤月已经预感到了,有高手跟着自己。如果他继续亡命狂奔,对方立刻就会意识到,他暴露了,然后不惜一切代价穷追猛打,以便在秦孤月回到云水山庄之前将他格杀在半路。

    且不说秦孤月能不能在对手杀死他之前就回到云水山庄,单说全力驱驰马匹,回到云水山庄都至少还有两个时辰。跑,是绝对跑不掉的了!

    那怎么办?秦孤月毕竟心智果断,故作疑阵!秦孤月推算了一下,感觉来人无非三个来历,最有可能的就是龙家隐藏的高手,来击杀他,抢回龙家僭越的证据;其次就是龙印派来的,圣贤学院的高手,也许是一个什么裙下之臣,来帮她报一剑之仇;再次,就是天道盟来抢回四相圣袍的人;最后最后,就是继母薄氏派来的杀手了!

    虽然有这么多的人和组织都想杀秦孤月,但是论起危害性,却是层层递进的。

    就在秦孤月疑惑之时,一个声音在虚空之中骤然大喝道:“小子,你胆敢抢我天道盟的四相圣袍,还击伤我儿,你好大的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