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啦 > 玄幻小说 > 无上圣天 > 第153节:左道修罗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读啦]

    /最快更新!!

    秦孤月微微点头,那老管家梁宽就躬身退了下去,边走还边对旁边的秦荣恭维道:“秦统领,一会老朽带您去看一看龙家的藏宝库,您看到什么喜欢的直接拿就是了……这一点老朽还是可以作主的。”

    “这不太好吧?”秦荣有些疑虑地看了秦孤月一眼,谁知道秦孤月一摆手道:“随便拿!秦荣,你放心大胆地去拿,不拿白不拿!”

    这一说正中秦荣的下怀,高高兴兴应了一声:“遵命!”正要转身,却听得秦孤月喊住了他说道:“把这只箱子和这些账本留下,让我带回云水山庄!”

    “是!”秦荣等人撇下那口箱子和账本就又退了出去。

    秦孤月将那只夺自龙绝梦的青色锦囊对着这两件东西一晃,顿时就把那口箱子和一堆账本都吸了进去。

    本来秦孤月还担心搜出来的东西不好携带,回云水山庄的时候有什么不测,四相圣袍里面的须弥空间打开来又太麻烦,真是缺什么来什么,龙绝梦就给他送了一个可以用的须弥锦囊。这一下,可算是高枕无忧了。

    就在这时,一个人影颤颤巍巍地从瓦砾堆里站了起来,好像是腿部受了伤,一瘸一拐地走着,却听得他身后的秦孤月厉声喝道:“你站住!”

    那个人正是被秦孤月击败,自废右手小指的剑客龙小天。听得秦孤月这一喝,龙小天也是立下了脚步,却不曾回头,坦然道:“秦公子,我已自废剑道,你还不放心,要斩草除根,怕我要给龙若报仇吗?”

    “嗖!”秦孤月伸出手来,竟是隔空摄取了那落在地上的戮龙剑,持剑在手,一步一步地朝着龙小天走了过来。

    龙小天依旧没有回头,他那没有了小指的右手握紧,又缓缓地施展开来,似乎是已经决定接受命运的安排了。

    然而就在这时,递到他面前的却不是森冷的剑刃,而是厚实的剑柄。

    倒持利刃,授人以柄。秦孤月竟是倒持戮龙剑,将剑柄递给了龙小天。

    龙小天抬起头来,正与秦孤月的目光碰撞了起来。那一股目光沉静如水,仿佛无悲无喜,又好像包容万物一般的海洋一般,一个人的善与恶,好与坏,都没有任何的关系。

    他就这样一只手捏住戮龙剑的剑脊,倒持利剑,将剑柄横在龙小天的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我已经不需要剑了!”龙小天抬起左手轻轻地将那把剑推了一推说道:“如果秦公子你是来奚落我这个废人的,那你大可不必这样做了。”

    秦孤月却好像是没听懂他的话一般,依旧将戮龙剑的剑柄横在他的面前,这一下龙小天就有些讶异了:“你难道不怕我把剑拿过来杀你吗?”

    “你不屑于这样做,所以我也不会怕你这样做!”秦孤月的语气依旧镇定自若,他将那戮龙剑又朝龙小天的面前递了一递,陡然冷声道:“你,可怕死吗?”

    这一句话也是让龙小天不禁吃了一惊,他竟是愣住了。

    就在所有人以为龙小天会说死而无憾,视死如归的时候,那个看似孤高的剑客却说了这样一句话:“我,怕死!”

    秦孤月笑了。

    “剑道之巅,我未曾能及,亦未曾能见,平生一大憾事,岂可轻言赴死……只可惜……”龙小天有些沮丧地看了看自己的右手说道:“但是全力决斗负于公子,如若不给自己一点惩罚,我又实在难以接受……只可惜一冲之下,自毁剑道,本想以此激励我家主人与秦公子奋力一战,却不曾想,以主人天纵之剑道,亦陨落于秦公子之手。”

    秦孤月刚想问龙小天,你可恨我?

    却看到龙小天摇了摇头,叹息道:“生死由命,此事乃是命数,自然不能怪罪在公子身上,如今我已是废人一个,公子又何必苦苦相拦?”

    “谁说你是废物?”秦孤月冷声问道。

    “呵呵……”龙小天自嘲了一声说道:“你见过握不住剑的剑客吗?我右手小指已失,根本握不稳长剑,不是废物又是什么?”

    就在这时,秦孤月右手一捏,却是用戮龙剑的剑身撞了撞龙小天的左侧肩膀,说道:“那你的左手呢?难道你左手握不住剑吗?”

    “左手用剑?”龙小天先是一愣,眼神却是十分迷茫,想了想说道:“可我的剑法都是右利手,如果换成左手,很多用劲的窍门都要反过来,岂不是会很奇怪?\之心未死,上天怜悯于你,才有如今涅槃之变……”

    说着他伸出左手来,在那戮龙剑的剑身上一抹,立刻戮龙剑上就浮现出一套剑鞘来,那收入鞘中的戮龙剑似乎也发生了些许变化,其中那一股张扬的,狂热的,暴躁的气息收敛了起来,转而有了一种类似于九天真龙的,深沉,含蓄,仁德的精神气息在里面。

    “我已将戮龙剑上九天真龙的怨气并龙若的气血联系一同化去了……以后你就是这戮龙剑的主人了!”说完,秦孤月将那带鞘的戮龙剑递给跪在地上的龙小天,开口道:“既然怨气已去,这剑叫做戮龙剑,最后传人亦遭我灭杀,甚为不祥,以后就改叫升龙剑吧。”

    话音落下,只见一阵流光闪烁,无数细小的纯白色龙形光芒从剑鞘之内飞散出来。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之中,竟是仿佛白雪抹朱砂,一层一层地将剑鞘上血红色的“戮龙”两字侵蚀掉了,

    继而化成了两个通体雪白,却依旧如遒劲苍龙般的大字“升龙”。

    这戮龙剑上的“戮龙”两字当初据说是绝龙老祖铸剑之后亲自刻上去的,此时秦孤月虽然剑道卓越,但依旧是一个连星阶都没有突破的凡人,自不可能与绝龙老祖的意志抗衡,想必是孤月心中所想与这剑中九天真龙所想所念一致,方才出现这般“言出法随”的画面。

    饶是如此,依旧让旁边观看的众人目瞪口呆,几如坠入梦境一般。

    龙小天也不例外,过了半晌,方才回过神来,却是不敢接那升龙剑,一手撑住地面,低下头回答道:“秦公子才是此剑天命之主,小天实在不敢接受此剑,日后甘愿为秦公子捧剑,做一个剑僮也好!”

    秦孤月听得这句话,也是开口笑了一下说道:“我不是龙若,自不会让你只做一个捧剑的剑僮。这升龙剑在龙家时刻由你保管,与你也是十分亲近,以后由你使用,又有何不可?”说着,不由分说,就将那剑送到了龙小天的手中。

    “这……这……”龙小天此时双手捧住升龙剑,却是不知该推却,还是该收下,一副进退两难的模样。

    这时,秦孤月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起来吧!你也不要做我的剑僮了,我秦家私兵之中还空缺有一个副侍卫长的位置,你从今日起,也不要叫龙小天了,不如随我秦家改姓吧!”

    那剑客听得秦孤月这一句话,顿时喜上眉梢,恭恭敬敬地俯下身来,对着秦孤月行了一个叩拜大礼,沉声道:“在下秦小天拜见主人!”

    做剑僮,那是下贱的奴婢,只能说比娈童名声稍微好听一点,但是做副侍卫长那就完全不一样了,而且秦家私兵和普通世家的家奴又不一样,其中的军衔是与朝廷军队通用的。

    可以说,秦孤月一开口,就将一个奴隶变成了一个相当于朝廷军中千夫长一般的军官。

    龙小天,不,应该是秦小天可以说是一步登天,从此摆脱奴婢的身份,成为了军官,如何能不欣喜若狂?

    只是恐怕连秦孤月自己都不曾想到,就是今天他这个看似只是率性而作的一件事,造就了日后名震天州十方的剑道名家“左道修罗剑”——秦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