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啦 > 玄幻小说 > 无上圣天 > 第152节:对不起,又让您失望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读啦]

    /最快更新!!

    这样一来,就很好解释为什么刚才龙绝梦会被毒誓反噬了!因为他之前就发了毒誓,又出尔反尔,就有了心魔,那么被这无相心魔引一缠,立刻心魔无限壮大,造成毒誓反噬的假象!

    其实冻死这龙绝梦的根本就不是什么毒誓的力量,而是他自己的心魔引动了他自己的力量,继而走火入魔引起的极寒真气反噬,落得如今这个身死道消的下场!

    也就是说,秦孤月将无相心魔引这样恶毒的魔障悄无声息地注入到了九转龙珠之中,在龙绝梦发了毒誓之后给他,就是算准了他必然会出尔反尔。

    只要他违背毒誓,无相心魔引就必定能够置他于死地,甚至秦孤月都算到了龙绝梦根本发现不了这九转龙珠上的异样。毕竟,这等可怕的魔障,连邪道修士中都不多见,他哪里会相信秦孤月手里有这等东西!也正是这么一点最最基本的自信,让龙绝梦阴沟里翻了船,一代新生的星阶强者,栽在了秦孤月这个甲士境界的小子手里!

    千寻雪此时皱了皱眉头,向着秦孤月问出了很多人都困惑不解的一个问题:“秦公子,你既要杀龙绝梦,何必这样大费周章?还要动用无相心魔引这等魔障?若是留着以后克敌制胜,岂不是更好?”

    秦孤月就知道千寻雪等人必然不理解他的所作所为,毕竟目前各家还是同一阵营,他也不好藏私,免得各家起怀疑,于是开口说道:“诸位有所不知,秦某得到这无相心魔引乃是从一人手中夺取来的,虽然不至于祸害于我,我亦不能让此物为我所用,这次我直接将它注入九转龙珠之中,等于是用龙绝梦晋升星阶之实力来打磨,削弱它,它自会发动心魔反噬杀死龙绝梦……”

    说着秦孤月心念一动,那手里九转龙珠上的一圈黑气原本还想逃逸,立刻就被镇压住了,蛰伏在了九转龙珠之内,他又说道:“如今它元气大伤,我正好彻底将它降服,日后我晋升星阶之时,他便可以为我化去心魔劫数了!此乃一石二鸟之计,为何不用?有何不可?”

    这样一说,徐庶等人算是明白了,感情秦孤月一直在耍龙绝梦,最后大的算盘就是像现在这样,让龙绝梦的一身积蓄为他降服无相心魔引做嫁妆!可怜那龙绝梦还真的以为自己晋升星阶,要叱咤风云,成为时代的弄潮儿了,殊不知,他就好像是瓮缸里的蚂蚱,一举一动都在秦孤月的算计之中!

    可悲可叹!

    这时,秦孤月缓缓转过身,看着龙家家主,龙傲尘,脸带戏谑的表情说道:“各位!龙家家主义弟龙绝梦为夺少主龙若的九转龙珠,痛下杀手,在杀死龙若后,已被我格杀,九转龙珠乃是我的战利品,就不归还龙家了……”说到这里,他饶有兴致地看了龙傲尘一眼,冷笑道:“对不起啊,易安伯大人,好像又让您失望了!”

    这一句话,差点没让龙家家主直接吐血!

    就在他气得背过头去,如掩耳盗铃一般想要不受秦孤月的侮辱时,一个人的声音响了起来!

    “少爷少爷,搜到了,搜到了!”秦孤月转头一看,却是那刚才挑着龙若首级去抄家的秦荣,此时他身边跟着好几个管家模样的仆人,捧着一只大箱子和一大摞账本走了回来。

    “嗯?”秦孤月正要开口询问,却听得那在他身后的龙傲尘惊叫道:“粱伯,怎么连你都……”

    那为首的一个年迈管家也不答话,对着秦孤月拱了拱手说道:“秦公子好,小人是之前龙府的大管家梁宽,这箱子里是龙家先祖当年藏在密室里的明黄衮龙袍,上面有龙纹,是禁物!”

    秦孤月一听,竟然还真的查抄出了衮龙袍这样的禁物,顿时心里就乐了。衮龙袍,那是只有皇上才可以穿的好不好?想必龙傲尘是没有这个胆子的,应该是龙家先祖自己做了放在密室里穿了意淫的,其实跟卧薪尝胆是一个性质。这一下倒好了,子孙后代怕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如果龙傲尘一口咬定,那是先祖之物,年代久远,他不知情。那刑部负责拷问的兵卒不给他一巴掌有鬼!祖上就有衮龙袍这样的禁物,代表你们龙家蓄谋都已经三代了,还说不知情,找打吗?

    而后来刑部拷问龙傲尘的时候,据说发生的一幕跟刚才秦孤月设想的一模一样,甚至连对白都没差别。这龙家先祖在天之灵,不知道会不会气得直接从坟墓里活过来?

    就在秦孤月想点头说:“很好。”的时候,叛徒总是能带给新主人很多的惊喜,这一次也不意外,只见那梁宽大管家,转过身来,指了指身后众仆人抱着的几大摞账本解释道:“秦公子,这些账本是密账,是老朽自己单独记的,里面记的龙家买通大兴城到云水山庄沿线八座城池的守将及地方官员都花费的金银细软,还有捐钱买的职位等等……上面都有!”

    秦孤月听得这句话,简直都想上去抱一下这个投诚的老头,这还有什么话说?这龙家有了这两件证据,就算是武烈陛下想要为他们开脱,怕都逃不了罪果了!

    私造私藏衮龙袍,暗地里收买地方守备官员,扩张势力,意图割据!哪一条不是当朝武烈陛下的逆鳞?

    就这两件证物,足够龙家满门抄斩了!一次不止,满门抄斩两次都够了!

    “噗!”此时那瘫坐在地上的龙傲尘终于忍不住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吐在地上,双手在地上抓出一道一道血痕来,恶狠狠地看着梁宽大管家咒骂道:“老狗!我龙家待你不薄,你却……龙傲尘做鬼也不放过你!”

    “我呸!”谁知那老管家直接一口唾沫飞吐在龙傲尘的脸上,一甩衣袖嘲讽道:“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自己做谋朝篡位这等伤天害理的事情,难道还怪老朽不揭发出来吗?”

    随后这老管家恭恭敬敬地对秦孤月作了一个揖,赔笑道:“秦公子,那我先跟这位秦统领下去清点一下龙家的财产,争取造册晚上给您过目,老朽先告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