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啦 > 玄幻小说 > 无上圣天 > 第142节:小心狗头落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读啦]

    /最快更新!!

    这是一击足以击穿天柱,倾乱天下的枪法,只见整杆银枪竟是在龙傲尘的手中直接化成一条三尺来宽,数丈之长的银色飞龙,朝着下方的秦孤月扑去!

    赫赫龙威竟是比刚才龙若的戮龙七杀还要强大!

    龙威浩荡,甚至让处在九天真龙虚影加持下的众人都感到一阵心烦意乱。

    罡风卷面如刀,这一枪的可怕威力,足见一斑。

    然而就在这时,秦孤月手中的剑,决然刺出,带着覆水难收的决绝,却又带着落花逐水的缱绻。

    “逝水落花拂归去!”

    那逝水一剑毅然决然迎着那银色长龙的头颅点去!

    放弃一切花巧,就是以力相搏,以命相拼。秦孤月这一剑就是要不躲不避,彻底将龙傲尘的信心粉碎,让他知道,自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没有什么比粉碎一个武者的信心,打击更大的,伤残了肢体,可以修炼别的武道,失去了修为,可以再练回来……甚至这些都可以破而后立,越挫越勇,唯有粉碎了信心,就是真正的陨落,再次难以恢复了!

    “小子,你怎敢……”龙傲尘似乎也没有想到秦孤月竟敢硬接,但此时,狭路相逢勇者胜,双方都已没有了退路!

    “轰隆!”

    就好像是苍穹被这两人捅了一个窟窿,虚空之中竟是传出一整片一整片好似玻璃粉碎的声响来!

    耀眼的白光从那一枪一剑碰撞的点爆发出来,几乎所有的人都是下意识地抬起袖子挡在眼前,阻挡那可怕的强光。

    然而就在这时,空气之中竟是传出了长剑急速刺出,几乎划破空间的锐响。

    “天下大势赴其中!”

    这代表着天下大势的一剑,以完全不可阻挡的气势破开面前的一切,直勾勾地朝着龙傲尘的胸口刺去!

    银色长枪拼命折回,双手握住两端,护在身前,如决死之士,誓死一搏!

    然而……

    “铮!”

    银龙枪断!

    “喀!”

    黄金铠裂!

    “咚!”

    龙傲尘整个人竟是被这一剑爆发出的剑气,劈得倒飞了出去,狠狠摔在了地上。

    他身上的明黄色战袍早已被撕扯得不成样子,在龙傲尘的胸前,一道整齐的剑痕斩碎了那百炼精钢铸成的黄金铠甲,甚至深深地切到了肉里,鲜血溢流。

    若不是这强度惊人的百炼精钢连环战甲,刚才秦孤月的一斩,就直接可以让龙傲尘身首异处,直接陨落了!

    反观那傲立风中的秦孤月,除了身上的黑色铠甲有一些稍微的损坏,脸上有一些血污之外,竟是毫发无损。

    此时此刻,那个枪挑东南群豪的“锦绣东南第一枪”其实已经陨落了,托起的是一个毫发无损,以区区四剑就击败了他的新的神话!

    秦孤月抬起脚,猛地一踢,将地上踩着的龙若踢到了龙傲尘的身边,看着这如同难兄难弟般的父子,缓缓开口如同宣判一般说道:

    “龙傲尘,你的时代已经结束!龙家称霸东南的黄粱美梦,没了!”

    此时龙傲尘的眼中竟是如死灰一般,仿佛瞬间苍老了十年,眼神空洞地摇了摇头,叹息道:“人算不如天算,我龙家三代扎根东南,最后却是栽在你这个小子手中!”

    “爹!”龙若捂住丹田的伤口,爬到龙傲尘的身边,眼神恶毒地看了秦孤月一眼,说道:“妹妹还在圣贤书院里,三叔还在京城的兵部衙门,咱们龙家怎么可能就这样完了?秦家的小子,今天你算是跟我们龙家结上死仇了,你以后也休想有好日子过!”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竟是狠狠甩在了龙若的脸上,竟是把龙若那张白皙的脸上,左脸上火辣辣地打出了一道五指印子,龙若似乎还想说什么,却是张开嘴,“嘎啦”一声,竟是吐出一颗被打碎的牙齿来!

    “你……你……”龙若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的秦孤月,刚想说什么……

    “啪!”又是狠狠一个巴掌扇了下来。

    “哼!没有了实力,脾气居然还这么臭!”秦孤月直起身体,看着疼得捂住嘴巴不再说话的龙若,冷然笑道:“你不是说了,我跟你们龙家是死仇了吗?那我就一不做,二不休,把这个死仇坐实了!”

    “你……难道你敢杀老夫吗?”龙傲尘看着秦孤月的眼神,竟是产生了一丝恐怖的感觉。要知道,刚才秦孤月那最后一剑要是直接把龙傲尘斩死了,那龙傲尘死了白死,秦孤月属于是正当防卫,最多被朝廷中人诟病几句,惊动秦战天,罚在云水山庄关几年禁闭罢了。

    若是此时已经将龙傲天制服了,还出手杀人,那性质就完全不同了,是蓄意谋杀朝廷公卿!这是形同谋反的大罪,一旦追查起来,可不是杀一个秦孤月这么简单的事情,整个秦家都会受到株连。就算秦孤月畏罪潜逃,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整个秦家都要为他背黑锅!

    但面前这个秦家长子秦孤月却真的是一个狠角色,说不定他还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在龙家的府邸里杀了龙家的家主和少主!

    “我?”秦孤月看着目光惊恐的龙傲尘冷笑道:“这种事情还需要我动手吗?”秦孤月心念一动,那千秋剑竟是是化出剑鞘合在剑上,身后的九天真龙虚影也是收敛回了体内。

    他右手一握剑鞘,左手掐腰,转过身来看着其他三家的众人并秦荣和刘旺财命令道:“诸位,龙家在东南之地作威作福,早有不臣之心,不如我们搜一搜这龙家的府邸,看看能不能查抄出什么禁物出来,到时候报给朝廷,可是平叛的大功,到时我秦家必定种种保举各家家主,令诸位家族的家主都能够加官进爵!”

    狠!秦孤月这一手真是绝对的狠!等于是拿龙家做脚凳,做另外三家加官进爵的垫脚石,如此一来,看起来像是分了一杯羹给其他三家,实则是将龙家反弹的力量降低到了最小。千家、唐家、徐家各个也是盘根错节的势力,就算圣贤学院的龙印,以及那兵部衙门中的龙家三叔想要复仇,目标也得带上另外三家……而三家经此一事,完全跟秦家成了一根绳上蚂蚱,利益与共,不得不同心同德,一起对付龙家,简直比滴血盟誓还要有用!

    此时看得龙家大势已去,徐庶竟是第一个表态说道:“如此甚好,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我徐家愿意带这个头!”

    这句话一出,唐家的唐久和千家的千寻雪立刻就对徐庶投去了鄙视的眼神。

    毕竟这墙头草做得也太专业了,哪里强哪里倒,刚才跟秦家结盟的时候羞羞答答,跟一个大姑娘似的徐庶,这一下看到有好处捞,立刻又变成纯爷们,第一个表态出来抢好处了!还偏偏说得那么冠冕堂皇!

    但徐庶有一个好,那就是从来不管别人的看法,自己有便宜赚就好了。这样的人虽然不知道节操是什么,但肯定不会吃亏。

    秦孤月也可以肯定,如果刚才他被龙若打败了,第一个反水的,百分之一千就是这徐家的徐庶!

    但徐庶这样的人利益至上,反倒也是最可靠,最好控制的,只要秦家不要出差错,徐家就不会犯浑!

    对于这样的人,秦孤月却是放心,最担心的反倒是那唐家的少主唐久。刚才缔盟的时候,就见他不情不怨的,可别趁着秦孤月疏忽,整出什么幺蛾子来!

    看到徐庶表态了,唐久立刻也拍着胸脯道:“这件事情,我们唐家也参加!”

    千寻雪最后才叹了一口气说道:“如此,那我们千家也来帮忙吧!”

    秦孤月正要点头,却听见躺在地上的龙若高声叫了起来:“你们这些不知死活的东西!易安伯府里有三千精锐,都是锐士境界,你们谁敢抄我龙家!你们……”

    “咚!”秦孤月狠狠在他的肚子上踢了一脚,手中带鞘的千秋剑横在龙若的脖子上,顿时那龙若就老实了。

    “别说你府里三千家奴,就是三万,三十万,也是土鸡瓦狗!”秦孤月用带鞘的千秋剑托了托龙若的脑袋,随后又将剑鞘微微侧过来,在龙若的脸蛋上敲打了敲打,用威胁的语气说道:“只要谁敢反抗一下,你们父子俩立刻狗头落地!”

    “你!”

    龙若刚想说什么,却左脸猛地被剑鞘一抽,张开嘴,竟又是一颗牙齿被打碎了,吐了出来。

    如此情况,却也只能是打掉牙齿往肚子里咽了。

    原本他龙若以为秦孤月不过是一个草包,才一个劲地嚣张,现在他算是知道了,本来以为可以捏一个沙包,结果踢到钢板了!他龙若嚣张,秦孤月嚣张起来,不知道比他飞扬跋扈多少倍!

    简直就是肆无忌惮,百无顾忌!

    秦孤月看了看各家众人,伸出左手来,大声道:“好,那我们现在就开始查抄龙家!大家看到值钱的器物也可以直接据为己有,反正那些都是龙家巧取豪夺而来,是不义之财,拿了也没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