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啦 > 玄幻小说 > 无上圣天 > 第76节:禁咒之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读啦]

    /最快更新!!

    苏溯知道现在秦孤月就是一头爱撞南墙的牛,不撞破南墙是不会回头的,无论你跟他说什么,他都觉得禁咒是个好东西,不得到手,誓不罢休,那能怎么办呢?

    谁叫苏溯答应他了呢。我们天真无邪的苏溯姑娘又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种行为叫做“反悔”,有一个成语叫“食言而肥”,只好乖乖把相术禁咒的咒语交给秦孤月这个小魔头了。

    “好吧,那你可听好了。”苏溯凝神屏息,思索了一会,缓缓开口道:“相术咒语也有好多个档次,分别是粗浅级,寻常级,精妙级,奥义级和这最后的禁制级,禁制级的相术咒语就是禁咒,这不是根据相术的威力来界定的,而是通过需要消耗的精神力来界定的,而一般情况下,消耗与爆发出来的力量是成正比的,即便很多辅助性的咒语并没有造成实际的伤害。”

    她停顿了一下道:“下面我教给你的就是一段金系的禁制级咒语,叫做流金千灭绝狱杀。你记好了……”

    接下来,苏溯的嘴唇微微翕动,仿佛寂静无声,却是有无数玄奥的文字隐隐预约从秦孤月的耳畔传入,似乎每一个音符都带着一股神秘的,足以挑动秦孤月整个识海的力量,就好像是风暴的种子一般深深埋在了他的脑海里。与此同时,秦孤月的脑海里还密密麻麻地出现了一副整整齐齐的构图。

    秦孤月在“看”到那些图画的瞬间,心中竟然有一种茅塞顿开,大彻大悟的感觉。

    因为这些图画画的不是别的,而是无数细小的金属碎片如何进行排列的示意图,足以精微到毫厘的一张示意图。

    所谓的相术攻击,其实就是操纵精神力触手去攫取环境中五行力量,凝聚成为攻击和防御的方式,而凝聚起这些能量的形式却有千千万万。

    就好像打雪仗一样,同样是拿起一个雪球,松松垮垮的雪球和经过压缩结结实实的雪球,哪一个打在人的身上更疼,毫无疑问,是后者,而且要疼得多!

    同样是压缩能量,各种各样的咒语也都不一样,而禁咒就代表了其中极其精妙的排列组合方式,虽然不一定是最精妙的,但是这些禁咒都是他们的创造者在彻底熟悉了这一相的力量本质之后,参悟出来的排列法则,其中蕴含了他们自己对于这一相力量的力量,甚至是对相术法则的领悟。

    而施展这一套禁咒的相术师,则等于是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不用花费多少时间去思考,只要吃透了这一套相术禁咒的排列规则就可以发挥出这些创造禁咒的老古董们手中的威力。

    毫无疑问,这些才是龙隐阁数千年的真正积淀,是名门大派真正的宝藏!难怪任意外传一个禁咒,精英弟子都会被废掉识海,逐出师门了,这简直跟带着一个外人到门派的宝库里偷了一件镇派之宝没有任何差别!是可忍,孰不可忍?

    此时秦孤月眼球每转动一下,似乎都有海量的信息涌入到脑海之中,识海之中密密麻麻地都是那些金相力量如何排列的示意图,每一张图都相当的精妙,令秦孤月叹为观止,而随着苏溯嘴唇翕动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多玄奥的文字竟是一个又一个地通过耳膜,蹦入到秦孤月的识海之中,不断地带来新的资料。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了一刻钟的时间,方才停止。

    苏溯小美女的嘴唇都说得有些发干了,终于长舒了一口气,身上那一件绿色襦裙也是香汗淋漓,很多处甚至都贴在了身上,显出了颇有韵味的身段来,就像是做了一件极其消耗体力的事情。

    还好秦孤月此时识海正忙碌不堪地在吸收那些海量的数据,否则怕是这一看就要心神打乱,五内俱焚了。

    苏溯缓缓站起来,也不管秦孤月听得到听不到,说道:“我去屏风后面换一身衣服,你就坐在这,不要乱动。”

    秦孤月此时正襟危坐在苏溯床榻对面的蒲团上,脑海之中无数的示意图一张一张地叠加整理,竟是如同清晰的具象一般,最后猛地化成了一副图。

    当那一幅图出现时,秦孤月的身体动了,喃喃地点头道:“我明白了,完全明白了!”这金系相术禁咒,流金千灭绝域杀实在是一门可怕至极的相术禁咒!

    能够瞬间将敌人周围的自然力量同化为金相力量,再瞬间从四面八方困住对手,被封印住的对手,无论使用任何形式的相术攻击,只要不超过整个绝域的承受限度,都会转化为金相力量,而绝域之内的法则由于被禁咒强行扭曲,呈现出一种混乱的状态,不断地会有金相力量迸发喷溅,而且这种程度的攻击不再是相术师自己操纵的了,而是扭曲了绝域空间里的自然法则。

    就好像你把一张弓的弓弦拉开了,那么你一松手,弓弦上的箭矢是不是就自己飞出去了呢?而射中敌人,击穿铠甲的力量是弓箭手的力量吗?显然大部分都不是,而是硬弓强弦的力量。

    同样的道理,里面混乱的规则之力就是对于刚才禁咒力量的反弹,完全就是毁灭一切的法则力量,威力大的惊人,所以才堪称千杀绝域。

    很显然,除非对手有什么压箱底的保命手段,一下子爆发出极高的能量打破这绝域,不然就只有陨落这一个下场!

    狠,霸道!甚至秦孤月都感觉到,相术的威力比武道要大得太多太多,你武道杀一个人还要一招一招的搏杀吧?相术师直接心念一动,有时候十个几十个,上百个跟他战斗力相当的武者不知怎么回事就死了!

    霎那之间,秦孤月有了一种武道对抗相术而产生的绝望感觉。

    之前他由于有了《太始武经》的帮助,可以说窥探到了星阶以下,武道力量的至高巅峰,而相术方面,他几乎是还没入门的三脚猫,正儿八经的咒语都不会一个,再加上他又阴差阳错用武道把后土五重的相术师上官超打成了狗,自然而然地在心中就认为武道要比相术高上一等,受到的限制也少,你近战,我可以直接肉搏,你拉远距离用相术,武者到了武宗境界也可以拳劲外爆,或者借助像流年千秋逝水剑法这样的功法暴气伤敌……

    可是现在在他触摸到相术中最玄奥的禁制级咒语时,同时站在武道和相术的巅峰角度相互比较,才会不寒而栗,由不得人不相信,相术师当真是上苍对人的恩待,是天命之中注定的幸运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