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啦 > 玄幻小说 > 无上圣天 > 第74节:少年,禁咒你懂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读啦]

    /最快更新!!

    “禁……禁咒!”天哪,秦孤月这个问题,差点没把苏溯给吓到,甚至连说话都有点不连贯了:“你……你要那个干……干嘛?”

    “当然是学了来用拉。”秦孤月也不掩饰,大大咧咧道:“我知道你肯定会的,龙隐阁长老的弟子不会禁咒级的相术,说出去简直笑死人好不好?”他把手一摊,朝苏溯面前一伸,竟是有点强买强卖的感觉说道:“我知道你肯定有的,给我吧!”

    “你怎么知道我师父是龙隐阁的长老?”苏溯睁着一双美目,诧异问道。

    其实刚才秦孤月不过是投石问路,一下子居然就把苏溯的话给套了出来,真是……一点成就感都没有啊!不过秦孤月更加确定了,苏溯手里肯定有禁咒级的相术!他可以打包票!

    “傻瓜,因为你叫尚宇穹是师叔……”秦孤月每次对这位境界比自己高的“师妹”进行智商压制的时候,还是会很有成就感的:“一般的相术师,都快要称他做师叔祖了!显然,你也是龙隐阁长老的子弟嘛!”

    “我,我说错了,还不行吗?”

    “狡辩是没有任何意义的……”秦孤月脸上的表情要有多欠揍,就有多欠揍,他伸出双手的食指,交错起来变成一个十字,微笑道:“我要求也不高,教我……十个禁咒就可以了!”

    老天爷,原谅这个可怜的疯子吧……

    苏溯心里肯定在说着这样一句话,秦孤月,你有点常识好不好?禁咒禁咒,禁制级的相术咒语,任何一个拿到外面,不知道多少相术高手都要疯狂抢夺,即便是星阶的相术师都不例外,你以为是大白菜啊,一开口就要十个!

    “怎么?”秦孤月看到苏溯小美女一脸不情愿,一言不发的表情,依旧微笑着问道:“我帮你得到了火龙琉璃宝珠这样的宝贝,不会连我这样一个小小的要求都不能满足我吧?”

    这一句话差点没把苏溯气得吐血,一口气要十个禁咒,这还叫做“小小的要求”,那什么才算是大大的要求?把整个龙隐阁都搬给你秦孤月吗?但是苏溯的脸皮一向很薄,哪里能够像我们的秦孤月同学这般厚颜无耻?听得秦孤月说帮自己获得了火龙琉璃宝珠,总不能一点都不表示什么吧?

    想到这里,苏溯小美女不禁脸上微微一红,竟是用有些抱歉的语气说道:“十个禁咒,实在是太多太多了,我自己会的全部加起来都没有那么多,这样吧……”苏溯看了看对面的秦孤月用协商的语气,扳着手指头数算了半天,怯生生地像小兔子似的伸出一根手指问道:“我教给你一个……哦不,两个,两个禁咒总可以了吧?”

    谁知秦孤月还是面色阴冷,似乎很不满意的样子,伸出右手的五个手指道:“不行,至少要五个……”

    “可是师尊说了,任何禁咒都不能外传的,一旦被发现,就要被废掉识海本源,变成普通人,逐出师门啊!我都已经破坏规矩了……我总共也就只会四个禁咒,都教给你两个了,你……你还要怎么样啊!”苏溯都快要哭了。强盗啊,这简直就是强盗啊!老天爷,可怜可怜小苏溯吧,我怎么会遇到这样蛮不讲理的人啊!

    “哦?”秦孤月现在一心只想讹诈到几个禁咒傍身,不管怎么样,这可都是禁咒啊!居家旅行,杀人越货,都很好用的啊,哪里会去管苏溯是怎么想的,大不了以后再安抚安抚这小丫头就是了。秦孤月看了看苏溯,随后右手袖子一甩,做出网开一面的大度模样道:“好吧,既然你只会四个禁咒,那就四个禁咒都教给我吧……”

    这一下苏溯是真的要哭下来了,“外传一个禁咒,就可以让我被废掉识海,逐出师门了!秦孤月,你简直就是一个强盗!”

    “是啊……”秦孤月看到苏溯都要哭下来,竟依旧是微笑看着苏溯说道:“反正外传一个禁咒就要逐出师门,外传四个,还能把你逐出师门四次不成?”

    苏溯小美女也不知道是被秦孤月糊弄住了,还是真的气得不想说话了,竟是一时语塞。秦孤月就又笑了,他的奸计又得逞了!其实他刚才就像是跟人借钱一样,一开口借一百两银子,人家会跟你推诿说,不行,只能借八十两,但你若是开口就说,“哥们,借我一千两!”,那么被你借钱的人一下子就怂了,说不定会十分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啊,我手里这只有三百两,最多最多只能借给你一百两,然后的结果呢?你不仅如愿以偿地拿到了一百两银子,还卖了一个好大的人情。

    秦孤月用的就是这种方法。要知道,他敲诈来的,可不是什么普普通通的相术咒语,这些可都是禁咒,禁咒你懂吗,少年?一个威力够足的禁咒,可是足够毁掉一座城的!

    过了半晌,苏溯脸色才平静下来,对着秦孤月开口道:“好吧,四个禁咒就四个禁咒吧……我,我算认栽了。”但是她随即话锋一转道:“不过炎相禁咒你还不能用吧?我就不教给你了,行不行?”

    “不行!”秦孤月斩钉截铁地回答道。

    “为什么?你学了又不能用!”苏溯脸上那小巧玲珑的鼻子都要气歪,“拿去不能用的禁咒,你还要,你简直……简直不可理喻!”

    秦孤月冷然一笑道:“到底谁不可理喻啊,我现在不用,留着以后用就是了,脑袋里多一个禁咒又不会烂肚穿肠!”

    “你……”苏溯看来确实是被秦孤月气得不轻,甚至说话都有点不连贯了。“你再这样,我一个都不给你了!你……你简直无耻!”

    秦孤月依旧笑眯眯地回答道:“多谢夸奖,不过师妹,师尊难道没有教你要诚实守信吗?言而无信可不好吧?说好的四个禁咒哦。”

    “你……你,我怎么会遇到你这样的人啊!”眼泪珠子都要在苏溯眼眶里打转了,“一下子告诉你四个,被师父知道,我非得被他活活打死不可!而且你要知道,偷学龙隐阁的相术,别的普通的咒语,就算是高阶咒语还可以稍加隐藏,别人认不出来,这些禁咒可是如假包换的,被龙隐阁知道,也会被调查,甚至缉拿回门派的!”

    “这个无妨,我还不用担心这个问题。”秦孤月心里很清楚,朝廷与龙隐阁现在不过是合作关系,龙隐阁虽然桀骜不驯,但也要承认,这个天州正统,是圣天王朝,如果堂堂朝廷巨擘兵戈侯秦战天的儿子被龙隐阁直接抓走了,甭管秦孤月得宠不得宠,都是一件狠狠打圣天王朝脸的事情。这龙隐阁把圣天王朝当成你们的后院了?想抓人就抓人?怎么可能!

    想到这一点,他才会有恃无恐。

    “好了,这件事情也是机密,不如我们去你房间,你把咒语慢慢教给我吧!”秦孤月说完把面前的青瓷小碗微微往旁边一推,站起身来说道。

    “好吧……”苏溯点了点头,也站了起来,此时她心事重重,哪里还开心得起来。

    而旁边几个看着这一幕的仆人听得也是一头的雾水,他们只看到,先是刑道荣大人先行告辞,随后秦孤月少爷跟苏溯小姐说了些什么,然后伸出了双手叉成一个十字,然后苏溯小姐摇头,伸出两根手指,随后秦孤月少爷又伸出了一个手掌,意思好像是“五”,两个人像是在讨价还价一样,最后秦孤月少爷说:“到你房间去吧。”,苏溯小姐回答:“好吧”。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实在是由不得让人不多想啊!

    苏溯的房间被安排在翡翠厅过去的一条九曲回廊之后,正对着一方假山池榭,倒是秦家祖宅里数一数二的好厢房,显然是刻意准备的。守门的两名侍女看到秦孤月少爷与苏溯小姐一起走了回来,急忙屈膝行礼道:“少爷好……小姐好……”

    秦孤月笑了笑说道:“嗯,你们辛苦了,都下去吧,一会去帐房领一两银子的赏钱。”

    “谢少爷!”那两名侍女微微屈膝,却是喜上眉梢,各自都是看了秦孤月身边的苏溯,又行了一个礼道:“谢小姐!”随后挪着小碎步走进了九曲回廊里,不一会就走远了。

    “咦?”苏溯一脸茫然地看着秦孤月问道:“明明是你打赏了她们,她们谢我干什么?”

    秦孤月也不知道是随口一说,还是有意调戏道:“也许他们觉得是因为你的缘故打赏他们的,或者他们觉得你快要做他们的少奶奶了……”

    秦孤月见身后的苏溯没有说话,还倒是自己嘴上又占了便宜,正在暗暗窃喜,谁知下一秒立刻他就后悔了!

    一只粉嫩的小手却是狠狠拎住了秦孤月的左耳朵,又用力一掐,秦孤月猝不及防,顿时“哎呦”一声,败下阵来,“你……你……你干嘛啊,有话好好说,好好说!”

    不消说,那一只手肯定是苏溯的。

    “死秦孤月,你以为我听不懂是不是?我告诉你,你以后再胡说八道,我就撕烂你的猪耳朵!”

    ————————————

    昨天周一,新书榜的名次掉得很厉害啊,亲们,从第五直接被人爆到十五以下了,菊花都成向日葵了。读者亲们,给力啊,红票刷起来,评论骚起来啊,这一周的精华不会让你们失望的啊!这一周的新书榜,就拜托大家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