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啦 > 玄幻小说 > 无上圣天 > 第72节:人靠衣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读啦]

    /最快更新!!

    不过还好,我们的秦孤月同学并不是一个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差生,而是一个积极努力,天天向上的差生。

    其实也怨不得我们的秦孤月空有一身足以吓死龙隐阁那些老古董的精神力和借代力,却不会相术咒语啊,除了尚宇穹这个秦孤月要拜没拜上的相术师父教了他几句可以感应环境中五行之力的粗浅咒语,他可是一条相术咒语都不知道的,用相术攻击,完全凭的是自己精神力的天赋和一种对于天地万物的本能。虽然有人会说,这样更好,道法自然嘛,可是秦孤月也看到了,没有强大的相术咒语,自己的相术攻击遇到有点本事的对手,直接就是给对手挠痒痒。

    虽然昨晚一宿他都没有休息,一直处在与万兵血劫丹的意志拼杀之中,全不似以前秦孤月晚上冥想可以起到恢复精神力的作用,应该会感觉到疲惫,但也许是精神力突破了缘故,秦孤月一晚上都没有休息,虽不说神采奕奕,但也没有丝毫犯困的感觉。很快,我们勤奋好学的秦孤月盘腿冥想休息了一会,压制好体内的万兵血劫丹意志就站起身,从床榻上走了下来,高高兴兴地洗漱穿衣。

    果然,秦孤月刚刚穿好四相圣袍外面的丫鬟就敲门。

    秦孤月几乎是下意识地把四相圣袍的衣领一拉,遮住了右边脸颊,方才施施然坐了下来说道:“进来吧!”

    门外一名长相甜美的丫鬟进门之后,膝盖微微一蹲行礼道:“少爷,到用早餐的时间,苏溯小姐和刑大人都已经在翡翠厅等您了。”

    “好的好的,我这就过去。”秦孤月拉了拉遮住脸上的衣领回答道。现在云水山庄的天气还比较炎热,好在秦孤月贴身穿了一件冰蚕丝织成的衣服,走到哪里都不会感觉到炎热,否则走到哪里都穿一件这么厚的袍子,秦孤月自己不觉得热,别人看了都会觉得热。

    而且这右脸的手印也……秦孤月想到这件事,心里气就不打一处来。这个死丫头……昨天刘旺财估计是看到了,没敢问,怕触秦孤月的眉头,绯羽琉与秦孤月心意相通,当然知道这手印的来历,不过这些丫头仆人们可就说不定了,光是祖宅里传传就算了,万一传到元老会那些老家伙耳朵里,免不了又要唧唧歪歪,指不定还要捅到云京城去呢……一个字,烦!

    但是秦孤月却不曾感觉到穿这件法袍有多热的感觉,甚至感觉这面料相当透气,贴在身上竟是如皮肤一般细腻,也不知道是什么面料制成的。

    秦孤月待到那丫鬟走了之后,又理了一遍自己的长发,慢慢盘起用一根青玉发簪扎牢了,方才迈步出门,朝着翡翠厅的方向走去。

    其实秦家这样的大家族,什么地方做什么,都有着严格的规定,比如早餐都是去翡翠厅,中餐就要八珍厅,晚饭要到牡丹厅去用。不过只有秦孤月一个人在的时候,老子最大,反正也没人管,这些规矩也就无所谓了,厨房自然会把东西送到秦孤月的房间里,但是一旦有了客人来,那就不好随便了。否则就是不懂礼貌,没有教养,乱了礼数,即便秦孤月知道苏溯肯定不会在乎这些繁文缛节,他与刑道荣也算是过命的交情,刑道荣也不会拿这些没意思的事情诟病情节。但是规矩就是规矩,也没有办法。

    好在翡翠厅与秦孤月的房间不远,走过一条走廊就到了。

    待到秦孤月跨进翡翠厅里时,只听见一个娇滴滴的声音有些不由自主地抱怨道:“哎呀,你可终于来了……懒觉睡到现在?”

    秦孤月循声望去,只见一名身穿浅绿色襦裙的少女正坐在桌边,一只手托住尖尖的下巴,另一只手百无聊赖地将那一双玉质筷子翻来覆去,拿上拿下。那少女一抬头,秦孤月倒是吓了一跳,还当真是人靠衣裳马靠鞍,那水灵灵的少女宛如一朵淡雅的荷花一般,本来是淡荷无香,但却似乎薄施了粉黛,竟是散发出比花解语,比玉生香,甚至是那一股幽幽的香气淡淡向秦孤月飘来的感觉。那少女不是苏溯又是哪个?

    也不知道是丫鬟们故意讨好她,还是小美女今天转了性子,竟是没有穿宽大的法袍而是穿了世俗中女孩子的衣服,又化了淡淡的妆,她本就天生丽质,如今稍加修饰,反是更加玉璞还真,光彩照人,一下子秦孤月都有点认不出来了。

    “盯着看,再盯着看……”苏溯虽然见到秦孤月目光微微一停,知道许是在看自己,便调笑道。

    “哈哈哈哈……”在旁边的中年男子听得苏溯这声调笑,也是开怀笑了起来,正是穿了一身素衣手握一柄折扇的东南镇抚使刑道荣。其实秦孤月倒是认为,这一身有点类似文人的装扮,倒是更适合刑道荣一些,虽然不能不承认,刑道荣大人一身戎装也英气逼人,倒还是不及这一身儒装,温润如玉来得合宜。

    这一笑,秦孤月就尴尬了,却听得刑道荣说道:“秦公子别不好意思,人不风流枉少年……”说着他合起折扇并拢了起来,对着旁边的苏溯拱拱手道:“我若是和小侯爷一样的年纪,以邢某的心性,早就一天到晚粘着苏姑娘了。”

    苏溯被刑道荣这句话一说,脸上顿时一红,红扑扑的不知说什么话好,过了许久,才伸出手来,拿玉筷敲了敲面前的青瓷小碗道:“还不坐下来吃早饭?我们都等你到现在了……”

    秦孤月这才笑呵呵地坐了下来,正坐在苏溯的对面,他刚坐下,立刻发现桌上已经摆满了各式精致的早点,其中不乏一些东南之地的名吃。什么翡翠蟹黄汤包,酱汁糯米团儿,蛋清白蒸花卷,都是十分可口的名吃,这两人却是都没动筷子,甚至都放凉了。显然是这两人故意要等秦孤月来的。

    想到这里,秦孤月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他伸出手来挠了挠头说道:“大家都动筷子吧,吃了这些,还有不少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