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啦 > 玄幻小说 > 无上圣天 > 第53节:千秋宝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读啦]

    /最快更新!!

    秦孤月不禁贴近了去仔细看,只见那贯穿剑鞘的花纹扭转飞舞,却是化成了两个连笔的古字“千秋”。

    秦孤月只看了这两个字一眼,顿时感觉到这一条贯穿剑鞘的花纹简直就是一条历史长河的模拟,而那些衍生出来的文字,就是一个又一个的时代,任你名垂青史,任你遗臭万年,哪怕你神功盖世,哪怕你平平庸庸,所有的一切都随着历史长河的前进,一个一个时代生了又灭,全部化成了历史长河中凝固的布景和点缀。

    “逝者如斯,千秋永恒!”仅仅是剑鞘之上“千秋”两字的深意,就让秦孤月长叹一声,经过今夜的三场对抗,再加上此时他看到这“千秋”二字,心中若有所悟,只觉得识海之中一阵胀痛,那一千精神力触手竟是隐隐有要撕裂突破,数量要再次增加的征兆。

    如果说破狱锏给人的感觉,是一个虎背熊腰,虬髯竖发的猛将大汉,这千秋剑给人的感觉就是书剑在手,逍遥自在的谪仙游子,气质截然不同。

    秦孤月此时的心理是矛盾的,他看到这一柄千秋宝剑,自是见猎心喜,但是仅仅从剑鞘上的两个字,就足以点拨秦孤月如今的修为,那这长剑内寄宿的魂魄还得了?

    如果强行降服,难保不会又爆发一场大战,他虽然可以最后故技重施,大不了将这个魂魄也用梦魇之力吞噬下去,抹掉灵智,但是这样一来,灵兵就不能再成长了,无异于暴殄天物,但如果不去降服,就这样看得到,吃不着,实在是堪比万爪挠心的痛苦。

    他一时间竟是抓耳挠腮,有点不知所措起来。

    终于秦孤月小心翼翼地将一丝精神力隔着剑鞘注入到了这千秋剑之内,似是要查看那灵兵的魂魄何在,谁知试探了半天,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全不似刚才试探破狱锏时那般一点就爆。

    “这是为何?”秦孤月心中奇怪,又注入了些许的精神力,依旧没有反应。

    难不成这是一件没有魂魄的灵兵?还是说魂魄已经已经被抹去灵智了?

    秦孤月不禁叹息了起来,如此一件灵兵的魂魄竟然被抹去了灵智,实在可惜。就好像看到一个根骨奇特的少年却是一个白痴一样。他算是有点理解到了当初尚宇穹替自己看天赋之后发出的那一声叹息了。

    “再试一试……”秦孤月还不死心,干脆死马当活马医,竟是要将一千精神力触手全部呼入到了千秋剑之内。

    “你疯了?”苏溯看到秦孤月脸色一白,竟是要将全部的精神力都注入灵兵,急的大叫了起来:“万一这灵兵里面有什么陷阱,把你的精神力全困在里面,你就变成白痴了,知道吗?你就变成灵兵里面的魂魄了!”

    秦孤月听得苏溯的话,顿时一阵激灵,这件事的确蹊跷无比,但当他意识到这一点时,那一千精神力触手已是注入了八百多,即便回头也是精神力大损,如果他损失了八百多的精神力触手,那实力就要锐减,很有可能会直接跌落回到耀金一重,简直是从云端坠入谷底,而且以后再修炼会更加困难!

    “算了,拼了。”秦孤月心下一横,依旧将全部的精神力都注入了其中,他的想法其实也很正确,如果有什么陷阱,全部的精神力在其中的话就可以裹挟那梦魇之力一齐进入,还有一搏之力,如果只是八百多精神力触手,那就是给人送菜!富贵险中求,秦孤月一直都是这样认为的。

    待到全部的精神力注入,果然,那灵兵深处,一种不知名的东西苏醒了过来!

    秦孤月操纵那些精神力触手凝聚成了一个自己的形状,竟是生生降临在了千秋剑内的世界。

    他睁开眼来,只见自己置身一条浩瀚的长河之滨,周围的却不是沙滩,而是地上一副一副的绘画,有朝堂,有草野,有男,有女,甚至有仙,有魔……仿佛芸芸众生都被绘在了地上,而人站其上,竟有一种飘然立于九霄之巅,俯瞰众生的错觉!

    秦孤月闭上眼睛,定了定神,方才摆脱了那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就在他睁开眼睛时,只见浩瀚长河之畔,竟然端坐了一名戴笠垂钓的渔夫!

    他已经确定,眼前这长河就是历史长河,而面前这人却在历史长河之中钓鱼?

    那他想必就是这千秋剑的魂魄了!

    秦孤月虽然觉得怪异,但也上前彬彬有礼地鞠躬道:“前辈,晚辈打扰了。”

    “不打扰。”那渔夫淡淡地回答道,听声音,却不是老态龙钟之人,而是一个中年人。

    “在下甚是喜欢千秋剑,希望能够获取,常伴身边。”秦孤月虽然听到对方语气不甜不淡,但依旧很想看看他对于自己的态度,便直接开口提道。

    那渔夫没有说话,而是一甩钓竿,那钓竿又垂了下来,就在秦孤月不解时,那渔夫问道:“你可知我在钓什么?”

    秦孤月听得这一问,也是微微一愣。是啊,这历史长河之中,哪里会有鱼?既然没有鱼,那是在钓什么?

    渔夫自己也猜到秦孤月根本答不上来,语气依旧淡淡地说道:“答不出来是吗?”

    秦孤月低下头,看着脚下的绘画,细细思索了一会,陡然开口道:“我知道了。”

    “哦?”那渔夫竟讶异了一下,微微侧过身问道:“你说说看。”

    秦孤月将手背在身后,抬起头看着浩瀚的长河说道:“任何历史的时代,都是人造成的,虽然时势造英雄,但是英雄也造时势,如果没有英雄人物,就不会有一个又一个时代,那么历史长河也就趋于停滞,所以……”

    他停顿了一下说道:“你钓的乃是每一个时代的英雄,也就是成王成侯称雄称霸的机缘!”

    秦孤月话音落下,那渔夫淡然一笑,却是手一抖,将那钓竿又收了回来。

    “你不钓鱼了吗?”秦孤月疑惑道。

    “已经钓到鱼了,又何必贪心呢?”渔夫依旧淡淡地回答道。“千秋剑就伴随阁下吧,当然也是有期限的,就直到阁下寿终为止再物归原主,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