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啦 > 玄幻小说 > 无上圣天 > 第40节:不怀好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读啦]

    /最快更新!!

    看着秦家的私兵陆陆续续整齐的开拔,秦孤月心中暗暗盘算了一下:此行的收获可以说是巨大的,原本他是做好了五百精锐折损一半的代价来完成击杀六爪腾蛇的任务,如今不损一人一骑却得到了完整的六爪腾蛇遗骸,更是得到了血肉献祭和这五个黑衣人携带的一些物件。他倒是没有告诉刑道荣黑衣人偷袭的事,一来是害怕刑道荣刨根问底,那自己的秘密就藏不住了,二来,秦孤月还是不能完全把刑道荣当成是自己人,他毕竟是武烈陛下的人,连秦家内部都勾心斗角,他至今都怀疑在通州城的那一场刺杀是秦家内部人搞的鬼。人心隔肚皮,他可不会把这件事和盘托给刑道荣。而且兹事体大,如果真的是大楚叛变,那可是要变天的大事,不如隐而不发,以此作为一个底牌和筹码。

    就在秦孤月思索的时候,一个女声陡然对他说道:“那个,秦,秦师兄……六爪腾蛇的蛇胆……”

    说话的自然是苏溯小美女了,秦孤月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欠了苏溯一枚蛇胆。当时刑道荣整个把腾蛇收进须弥空间里去的时候,他也不好阻止,总不能说,邢大人,您等等,我先取一枚蛇胆吧?

    秦孤月看着马下站着的苏溯说道:“师妹,邢大人要把这腾蛇带回我秦家的云水山庄分割,不如你与我同去住一阵子吧?”

    “啊?不好吧?”

    “你师尊不可能只给你这几天的时间斩杀妖兽吧?”秦孤月笑着对苏溯问道:“至少也有十天半个月吧?”

    “嗯,师尊给了我一个月的时间……现在还剩下半个月呢?”苏溯小美女毕竟太天真了,竟然就直说了,果不其然,我们的秦孤月同学看了看小美女,露出了一种绿油油的,贪婪的眼神。“那不妨到云水山庄歇歇脚吧?”

    “嗯……好吧。”苏溯有些不太情愿地点了点头。“看你面相不坏,应该不是坏人。我权且相信你吧!”

    秦孤月看到苏溯有些委屈的样子,不禁又笑了。如果刚才你以为秦孤月是觊觎苏溯的美色,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如果苏溯这一位得到相术大能传授的炎火四重相术师可以在云水山庄小住半个月,她能教给我们对相术咒语几乎一穷二白的孤月少爷多少相术咒法啊?

    看到一个秀色可餐,又会跑会跳,还会自己教你高深咒法的相术咒法书,哪一个相术师眼睛不发绿?再说了,秦孤月还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嘛!

    “你笑什么?”苏溯一撅嘴,似乎觉得秦孤月有些轻浮了。

    “在下在高兴啊……”秦孤月假作正经道:“苏溯师妹愿意莅临寒舍,蓬荜生辉啊。”

    苏溯听得秦孤月这句话,竟然信了,甜甜一笑道:“啊,真是这样想的?”

    “骗你真是一点成就感都没有啊!”秦孤月不禁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暗暗道。

    “你说什么?”苏溯毕竟是炎火四重的相术师,竟似乎是听到了,脸色正要变,秦孤月急忙翻供,赔笑道:“什么东西骗的过你呀,你看我想的都被你知道了……”

    苏溯的脸色这才由阴转晴,不过她一下子又为难了起来:“可是……好像这里离云水山庄很远啊,我还没有到后土五重,不能用土遁啊,一直用师尊传授的星尘步会很消耗精神力啊。”

    “没事,你可以骑马。”秦孤月微笑道。

    “我怎么可能会骑马?”苏溯正要反驳,却听得秦孤月说道:“没事,我会就行了!”话音未落,苏溯只觉得一只大手蓦地拽住了她的手,不由分说地竟是传来了一股大力猛地向上一托。

    苏溯几乎是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耳畔只听到风席卷而过的声音,下一秒她感觉自己稳稳地坐了下来,再睁开眼睛时,已是侧坐在了高高的马鞍之上,她刚想往后靠却是碰在了一件金属的铠甲,蓦地一回头,顿时垂下了眼帘,脸上如晚霞一般煞红了一片。

    秦孤月拽住缰绳的双手正好护在了苏溯的两侧,这样一个动作,对于可能从没跟男人近距离接触的苏溯小美女来说,实在是太过亲昵了一些。

    秦孤月低下头正看到苏溯有些羞赧的表情,爽朗一笑,猛地抖动缰绳,一夹马肚,骏马便张开四蹄,箭一般地奔驰了起来。

    “师兄,你不怀好意!”苏溯见骏马一下飞驰,不禁大叫了起来。

    “我哪里不怀好意了?”秦孤月一边策马,一边笑道:“师妹,我好意载你,你反而说我不怀好意,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啊!”

    “哼,师尊说了,随随便便牵我手的人,都不怀好意!”

    秦孤月听得这句话,哑然失笑,也不知道这苏溯小美女的师尊是谁,教她同门相互帮助,倒还情有可原,居然还教这种话,偏偏小姑娘又对这位师尊奉若神明,什么话都是金科玉律。这样一来,秦孤月反倒是有些想要看看这苏溯的师尊到底是怎么样的“大人物”,又是何方神圣。不过,没过多少日子,秦孤月就为自己当初居然有这样的想法,恨不得狠狠抽自己几个耳光,而且是狠狠的抽,因为……他真的“梦想成真”了。

    秦孤月也不与苏溯多话,又是一甩马鞭,那骏马更是撒欢地跑了起来。

    也不知道是苏溯第一次骑马,心里紧张,还是这个亲密的距离,实在让少女难以接受,苏溯被秦孤月笼在马上,却是双手紧紧地抓着鞍桥,胸口起伏好像颠簸的马背随着骏马而颠簸着。

    “其实骑马一点也不舒服。”苏溯皱起眉头在心里埋怨道,骏马跑得快,步子就迈得大,硬革的马鞍又滑又硬,一下一下地撞击着她的大腿,似乎都要疼肿起来了。

    “往后靠一点。”似乎是察觉出了苏溯的不适,秦孤月微微低下头在苏溯的耳畔说道,他的声音温和,却有着无法抗拒的威严。苏溯还没有来得及有时间矜持和犹豫,就感觉到一双大手托起了她的肘弯。她竟是不由自主地靠在了秦孤月的怀里。

    虽然秦孤月的铠甲非常的坚硬,却没有像马鞍那样去撞击她的身体,换了一个姿势,骏马奔驰时的颠簸,似乎都被吸收到了秦孤月踏在马镫的那两条腿上,一人一马保持着充分的默契,而苏溯,现在也不再感觉到马鞍的硌人,只有耳畔生风,风驰电掣的愉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