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啦 > 玄幻小说 > 无上圣天 > 第38节:他是大人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读啦]

    /最快更新!!

    “而且……”女孩子对着秦孤月的脸看了看说道:“师父经常说,相由心生,我看你面相不坏,倒是那人凶神恶煞,便决定助你一臂之力了。”

    “好吧……相由心生……”秦孤月心里说道:“也不知道这小姑娘的师父是谁,居然能把她教得迂成这样……相由心生,好人脸上都写着字的?”我们的秦孤月同学此时心里暗暗庆幸了一下,还好自己是个小白脸,要是比那黑衣首领还凶神恶煞,刚才那一道炎相劫火,指不定就丢在他身上了……上天作证啊,不是秦孤月太邪恶了,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而是面前这个女孩子实在是………太天真了。

    “还没请教尊师是……”秦孤月听得这个理由,也只有心里“呵呵”一笑,立刻岔开了话题。

    那女孩子微微露齿一笑,对着秦孤月说道:“我师父啊,他是一个大人物,可是他从来都不让我们告诉别人他的名字……所以恕我不能奉告。”

    “大人物……大人物能教出你这么小白的徒弟来?”秦孤月心里笑了一下,不知为何,对于这位天真无邪的炎火四重的小美女相术师,他虽然才是区区的淼水三重,却不知为何从心里产生了一种完全压制的快感……十分有意思……

    想是这么想喽,秦孤月也知道,这个世界上,毕竟实力才是说话的资本,于是开口道:“还没请教师妹芳名。”秦孤月论实力比少女低了整整一阶,论入门时间,就算从尚宇穹为他看天赋算起,也才半年不到……居然就这样大言不惭地称人家做“师妹”了,脸皮实在太厚,太厚。

    谁知那少女也不计较,樱桃小嘴微微一抿说道:“我叫苏溯。”

    “酥酥?”秦孤月脑海里一下子就闪过了一个有些猥琐的词汇,不自觉地在少女的胸前看了一下,吞了一下口水问道:“酥酥软软的酥酥?”

    “不是,是苏溯的苏!”少女争辩道。

    “啊?是哪个酥啊?红豆酥,杏仁酥,还是桃酥?”秦孤月此时强忍住笑意,脸上装出一本正经的模样询问道,他自幼看了这么多书,还能不知道那几个字,说白了,现在就是装傻,寻这个小白师妹的开心……毕竟,刚才一场生死之战实在是太紧张了,如果不找点乐子放松一下,秦孤月感觉自己都要疯了。

    “算了算了,你说是什么苏,就是什么苏吧……”少女叹了一口气说道:“好了,贫水相逢,我也该走了……”这时她转过身来看了秦孤月一眼说道:“那个……师兄,我劝你一句,最近这里有六爪腾蛇出没……你最好小心一点……你虽然淼水三重,精神力也是超强,但也万万不是它的对手,知道吗?”

    “什么?!”秦孤月简直被苏溯小美女这句话给逗乐了,打一个不恰当的比方,那就是小白兔对一头狼说,这里有狼出没,好危险的,你注意安全……拜托,现在的秦孤月得了六爪腾蛇的血肉献祭,血脉里还寄存了一头幼崽,简直就是活生生一头六爪腾蛇好不好?六爪腾蛇,如假包换,有木有?

    不过秦孤月讶异的表情却被小美女理解错了意思:“怎么?你不相信?师尊前几日再派给我任务……”说着,苏溯的脸上微微露出自诩的神色道:“让我来此斩杀妖兽,还当地一个太平,然后带一枚六爪腾蛇的蛇胆回去复命!师尊告诉我的讯息,怎么可能有假?”

    “嗯嗯……师妹说的是……”秦孤月此时心里都要笑抽了,简直想蹲下身来,用手拍着地狠狠地笑出来,但是偏偏又不能笑出来,只能强忍着笑意,装作正儿八经地点点头。要知道,憋笑跟憋尿一样,那可是相当痛苦的!

    “嗯,对了……”苏溯小美女刚要转身,突然又转过头来,问秦孤月道:“那个……师兄,你有知道六爪腾蛇的行踪吗?我追踪到此没多久,气息就断了……真是遗憾啊。”

    秦孤月终于还是把笑给忍了下来,伸出手来指着自己刚才逃生过来的方向,那一截埋在草里的六爪腾蛇遗骸说道:“你说的是那个吗?”

    “什么!那腾蛇就在附近!”苏溯一看到六爪腾蛇遗骸上的斑纹,顿时大吃一惊,直接将秦孤月往旁边一推,拦在自己身后说道:“我来对付它,你快走……”

    一个炎火四重的相术师表情如临大敌,偏偏我们秦孤月一个淼水三重的相术师脸上表情却是妙趣横生,简直云淡风轻,他装模作样地干咳了几声道:“我说,那个酥酥师妹,你这么紧张干什么?你没发现那是一条死了的六爪腾蛇吗?”

    “呃……”这一说,苏溯顿时脸一直红到了脖子根,过了半晌,确定那是一条动不动,死了六爪腾蛇之后,才小心翼翼地接近了过去,看了片刻才转过头来,伸伸手指头,朝着那六爪腾蛇的遗骸,有些不好意思地问秦孤月道:“它……它怎么死的啊?”

    “呃……咳咳……”秦孤月又清了清嗓子,直起腰板说道:“师妹有所不知,本人有一门无上的神通,专门克制妖兽,所以……就……呵呵呵……就……”装就装了吧,秦孤月总不能告诉面前这个天真无邪的小姑娘,我跟腾蛇谈判了,它就把血肉都献祭给我了吧?这也太毁人家的三观了。

    “哇,这么厉害!”却听得苏溯一下子叫了起来,用力一拉秦孤月的右手臂说道:“那以后师尊让我出去抓妖兽,我都喊上你,能省多少事啊!”

    “啊……啊……这不好吧?”秦孤月还真没想到苏溯小美女居然还真信了,他有个什么神通?这牛皮一下吹上天了,现在这是一头六爪腾蛇,完全是机缘巧合,万一哪天小美女的师尊大人一个脑抽,要小美女去抓一头极寒冰蛟,或者金角犀牛之类的,难道还叫秦孤月跟它去谈理想,谈人生不成?

    看到秦孤月面露难色,苏溯也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放心拉,到时候不仅师尊的赏赐,我会分你一半,我还可以带你见我师尊哦……”

    “这个不是赏赐不赏赐的问题……”秦孤月苦笑道。

    “咦,不过也奇怪哦……”苏溯小美女说到这里,陡然一双美目在秦孤月身上细细打量了一番,然后问道:“你师承哪一位相术师父哦?”

    “这……”秦孤月当下脸色一窘,随后淡淡一笑,故作神秘道:“我师父也是一位神秘的大人物,他从来不允许我在别人面前提他的名字……”这当然学的是苏溯的说话方式,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你跟我打故弄玄虚,我也跟你打哈哈。

    “哦……”苏溯点了点头,随后说了一句差点让秦孤月吐血的话:“不提也罢,肯定不如我师尊,至少他不会在我到了淼水三重之后,连耀金一重的相术法门都不教我一个,真是太不合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