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啦 > 玄幻小说 > 无上圣天 > 第33节:妖灵附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读啦]

    /最快更新!!

    凝神屏息,是武道高手迎接大敌之前,将自身的状态提升到最佳的一种方式,就在刚才,秦孤月明显地看到那黑衣人的一口气吞了进去,胸脯微微隆起,竟是凝神屏息,如临大敌一般,哪里还有刚才视秦孤月为鱼肉的蔑视。“这腾蛇的肉身已经死透了,但是它的气息却还在……这就是诡异所在!”

    听得他这句话,那另外三名黑衣人竟是“哒哒哒”几声,各自连退了好几步,即便他们都戴着蒙面的黑巾,秦孤月也知道,这三人都已吓得面如土色。能够提升到甲士级别的武者,哪一个不是见过大的场面,很多都是尸山血海爬出来的,竟然都会被吓成这副模样。

    “妖……妖……妖兽附……附体?!”其中一人结结巴巴地说道。

    “喝啊!”毫无征兆地,那一名无限接近于武宗的首领竟是身影一闪,下一秒,右手已是握拳朝着秦孤月的胸前轰来!

    锐士接住无限接近于武宗的高手,凝神屏息打出的全力一击,还是在对手突然袭击的情况下,这种几乎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就这样在众人的面前下发生了!

    “啪!”

    一声脆响,秦孤月的左手伸出,恰恰抵住了那黑衣人轰来的一拳。

    莫说是旁边的几人,即便是那黑衣人自己都有些慌张了。

    接下了这一拳的秦孤月,岿然不动,宛如万古不易的礁石一般。

    “这不可能!”那高手暴喝一声,右手已是由拳变爪,猛地五指扣住秦孤月的手掌,身体向下一轻,左腿已是横扫向秦孤月的胫骨。毫无疑问,这样雷厉风行的一击,莫说是人的骨头,即便是花岗岩,也会崩裂开来!

    就在这时,仿佛是已经预判到了一般,秦孤月已松开手,身体凌空向后一跃,飞出五步远,躲开了那一记横扫,右手撑住地面稳稳地落在了地上。双腿成弓步,左手在前,右手在后,各自握拳做守备状。

    “这就是传闻中秦家攻守兼备的百战拳吗?有意思!”那黑衣首领见状也右腿后撤一步,双手并拢做掌,摆出如鹤一般的姿势,显然也是一门高深的拳法。

    “是鹤翔九式!”秦孤月看到那首领摆出的起手姿势,也是微微吃了一惊。在秦家的藏书中记载过,这鹤翔九式是已经失传的一套拳法,套路轻盈巧妙,威力却是强悍无比,根据书中的记载,一名武士级别的武者施展鹤翔九式可以轻易战胜一名锐士,与两名锐士相持不落下风……以此类推,这名甲士级别的武者如果使用鹤翔九式,实力就相当于一名武宗高手了……

    不过秦孤月此时心中也是冷冷一笑。“你以为这是秦家最基本的百战拳吗?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几乎如有默契一般,两人同时深吸一口气,朝着对方冲了过去。

    “沙沙沙沙……”踩在枯萎落叶上的脚步看似杂乱无章,发出密集而刺耳的“沙沙”声,实则进退有方,攻守有序,不过是眨眼的时间,两人你来我往,拳来脚去,已经过了十几个回合,让人眼花缭乱。

    “喝啊!”那黑衣首领双手骤然“啪”地一合,竟是身影掠后数步,随后如鹤展翅腾空而起,双手或拳或掌,或偃或翔,每出一招他手臂周围的空气竟是因为疾速撕裂而爆出“噗噗”的爆裂声,一时竟是如白鹤振翅而起一般。

    面对如潮的攻势,仅仅锐士修为的秦孤月竟是丝毫不惧,镇定自若地见招拆招,吸收了刚才硬拼一拳的教训,秦孤月根本不去正面接黑衣人的任何一招,尽数都是拨开和格挡。这样一来,黑衣首领凌厉的招式,竟是纷纷化解无形,就好像都打空了一般,越是如此,黑衣人就越是频频攻击,从一开始空气中“噗噗”的轻响,到最后竟是发出“乒乒”的仿佛器皿破裂一般的爆响。

    感受到对手的攻势越来越凌厉,越来越快,秦孤月非但不乱,反而越打心中越镇定。“敌人进攻得越频繁,就代表敌人求胜的心理越急迫,破绽和露出破绽的可能就越大,你不应该觉得慌,而应该感到高兴……无论是武者对决,还是两军对垒,均是如此。”这一句秦孤月无意中听到的,父亲秦战天对秦傲风教育的一句话骤然袭上心头。

    “以不变应万变,当真是取胜之道啊!”秦孤月在心中暗暗赞了一声,无怪秦战天不仅是圣天王朝军坛名宿,又是星魄阶的武道强者,兵法武道针对的都是人,而了解人心,方才是战无不胜的利器啊!

    见对方求胜心切,秦孤月冷笑一声,身体骤然朝后一跃,似是要以退为进发起突袭。这样一来可不得了。原本无懈可击的防守阵势,竟是被他自己的冒进,自动劈开了很大的破绽,竟是将咽喉要害直接暴露在了对手的面前!

    “飒!”时机转瞬即逝,哪里可能错失?黑衣人首领突进上前,右手五指已是捏起并拢,宛如猛禽的喙朝着秦孤月的咽喉扎了过去,虽然这是手,不是刀刃和利剑,但是毫无疑问,这一只手足以贯穿少年脆弱的喉骨。

    “啪”地一声脆响在寂静的夜色之中无比尖锐,只见那黑衣首领竟是“哒哒哒”连退了好几步,左手捂住右侧手臂,脸上的神情已没有了刚才的镇定,他一咬牙,脸上的青筋抽动,用力拽拉了一下手臂,骨骼发出清脆的“卡擦”声——刚才的对决,竟是让他的一条右手臂都脱臼了!

    寻常人的肉眼恐怕都难以捕捉这两人的动作,旁边的几名甲士高手却是看得清清楚楚。就在他们的首领飞身用右手疾刺对方咽喉要害时,只见秦孤月原本应该后跃的身体却是如扶摇旋风一般飞起,这样一来就让对手位置的预判完全落空了。说时迟那时快,那个看似不堪一击的锐士右手高举过头顶,竟是有一种一览众山小,要以掌劈开山岳的架势,狠狠劈在了黑衣首领袭来的右手臂的关节上。

    然后刚才的一幕就发生了!

    “这不是秦家的拳法路数!”那黑衣首领,退后几步,沉声道。

    秦孤月当然不会去跟他废话,去跟他解释刚才的拳法是秦家武学本源《太始武经》中的力断重山,百战拳只是秦家后人囫囵吞枣的山寨货?他只是收住拳势,冷笑一声嘲讽道:“秦家武学博大精深,你又知道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