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啦 > 玄幻小说 > 无上圣天 > 第32节:不速之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读啦]

    /最快更新!!

    “咦?”秦孤月正在诧异,听得那腾蛇说道:“我将法力尽数都灌注给了你,自然无法支撑幻境,看来是有人追踪而来。”

    “是敌是友?”

    “不知……”腾蛇也不迟疑,说道:“血肉献祭就要完成了,再来一点时间就好。”

    秦孤月明显地感觉到了力量涌进身体的速度变快了许多,但这样一来,他对身体的控制权反而稍稍开始恢复了,显然是脱离了无法无念的最佳状态。感受到身体细微的变化,秦孤月不禁在心内赞叹道:“天之道,损有余,补不足。凡事过犹不及,欲速则不达,倒还真是如此。天道均衡,当真不可违逆。”

    这六爪腾蛇传功心切,加快了速度,却人为扰乱了天和,使秦孤月脱离了无法无念的状态,欲速则不达了。

    饶是如此,秦孤月依旧能够感觉到肉体的力量与精神力还在逐渐地增长着,虽然幅度已远不如之前“无法无念”状态下增长的速度了。片刻之后,只听得六爪腾蛇“咻”地尖啸一声,缠绕住秦孤月的身躯也渐渐地松弛了开来。

    秦孤月听得脑海之中六爪腾蛇的声音说道:“公子,血肉祭献已毕,如今你已拥有了我腾蛇一族百毒不侵的体质和堪比灵兽的借代力,我之幼子便托付给您了。我将他寄养在您的右臂血脉之内。”

    腾蛇稍微停顿了一下说道:“公子不必担心幼子给您带来杀身之祸,它只是沉睡在您的血脉之内,待到您实力提升到星阶,方才会彻底觉醒,相信此时您也有了保护我幼子周全的实力了。相信在您的帮助之下……我一族的血仇定然可以……”

    “有人来了!”秦孤月此时心念一动,一股不详的预感袭上心头,已是喊出声来。

    腾蛇最后说道:“公子,我这遗蜕也赠送于您吧,若是能报大仇,这一幅肉身便算是在下给您的区区薄礼了……”话音未落,六爪腾蛇缠住

    话音未落,六爪腾蛇缠住秦孤月的身体陡然松了开来。

    “飒!”六爪腾蛇张开血盆大口,盘旋起来的身体骤然弹射而出,朝着极速接近它的一个黑影撞去。

    “嘭”地一声,那飞跃而来的黑影哪里料到这腾蛇突如其来的一击,方要躲闪却又哪里躲得开,被重重顶飞了出去,撞在一棵高耸入云的古树树干上,同时响起的还有无数根骨骼一齐碎裂开来的脆响,很显然,即便能保下一条命,也是一个瘫痪的废人了。

    “不好,这畜生还没有死!”就在那一个黑影都撞飞的同时,另外四道黑影蓦地从树丛中,草丛里飞跃了出来。就在这四道黑影出现的同时,秦孤月心中猛地一惊,心血上涌,已是预感到了一种危险的情绪:这四个黑衣人在树林中左飞右跳,健步如飞,都毫无声音,显然任一个都是甲士级别的高手!如今他方才突破到锐士级别,相术也刚刚晋升淼水三重,想要同时面对四名甲士级别的武者,谈何容易?

    若不是刚才六爪腾蛇凭借回光返照的余力,出其不意地帮秦孤月解决了一名甲士,在五名配合默契的甲士高手面前,秦孤月几乎是一个必死的结局!

    “不要惊慌,这畜生也就再逞凶一时,支撑不了多久了!”为首一名黑衣人双脚稳稳地落在草地上,伸出右手手掌,做出一个停止的动作:“现在上去拼,完全没有必要!这个畜生的气息已经在衰退了!”

    果然,六爪腾蛇在击杀了一名甲士黑衣人之后,嘶鸣一声,巨大的蛇身似乎耗尽了全部的力量,再也无法支撑巨大的身躯,仿佛一棵生满苔藓的参天古木,重重地摔落在地上,扬起近三人高的沙尘扑面而来。

    失去了六爪腾蛇身躯的遮掩,秦孤月的所在,立刻就被这几名甲士给发现了。

    “这人怎么会在腾蛇的肚子里?”一名甲士停住身体,看了看秦孤月疑惑地问身边的同伴。“若是被腾蛇吃下去的食物,就算不死也肯定狼狈不堪,哪里似这家伙,看起来毫发无损?”

    就在另外三名黑衣甲士面面相觑时,那名为首的甲士冷声笑道:“你们三个呆子,送上门来的,加官进爵的机会偏偏抓不住,要你们有何用?”

    “这……”这一骂,另外三人更是一头雾水。

    “这是兵戈侯秦战天的长子,随刑道荣那厮出征的秦孤月!”那为首一人回过身来,看了后面的三人一眼说道:“有此子在手,不怕秦战天不老老实实地听王爷的调度。再说了,秦家的十万户封地:云水山庄也可以作为一个新的据点……如此天赐之机,难道不是一个立功的好机会吗?”

    “大哥所言极是……”那另外三名黑衣人听得这句话,方才如梦初醒,相对而看,笑道:“倒是我们愚笨了。”

    这四人对话之间似全然将面前秦孤月这个大活人当成了真空一般,说者无心,听者却是有意,“王爷”……莫不是楚王要造反?那这五名黑衣人必定是八幡军中的高手了?秦孤月心中嘀咕道。

    如此看来,他们绝对不是冲着秦孤月来的,而是冲“腾蛇”来的,发现秦孤月,纯属于一个意外的收获。

    这些黑衣人都是甲士级别,那为首一人更是无限接近于武宗,实力比之刑道荣有过之而无不及,面对一个区区锐士实力的秦孤月,自然是可以当作空气看待了。面对这样的情况,我们的秦孤月同学也只有苦笑了。“看不清对手的实力,实在是弱小的证明啊!”

    就在这时,那为首一名黑衣人被黑巾蒙住的眉毛陡然颤动了一下,暗叫一声:“不对!”

    “大哥,发生什么事了?”旁边的一名黑衣人问道:“这腾蛇已经死透了,难道还能出什么变数不成?”

    那为首的黑衣人,一双眼睛死死得盯住秦孤月脚边的腾蛇尸体,随后又抬起头死死地看着秦孤月,深吸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