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啦 > 玄幻小说 > 无上圣天 > 第22节:夜来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读啦]

    /最快更新!!

    深夜时分,秦孤月被两名丫鬟小心翼翼地扶着秦孤月回到了卧室,为他脱去了身上的铠甲,随后在为秦孤月褪外衣时,其中一名年纪轻的丫鬟脸“刷”地就红了,那一双手覆在秦孤月身上那一块块坚实的肌肉上,竟是有些颤抖了起来。

    那年长一些的丫鬟显然已通人事,看到身边的小丫头的脸一下红了,心中立刻知味,凑到她用手肘拱了拱那丫鬟笑道:“小妮子,想什么呢?”

    听得这一说,那小丫头的脸愈发红了起来,旁边那丫鬟凑到她耳边轻声道:“好拉,我们做丫鬟的,这也没有什么不对的,正好少爷醉得厉害,这里又没有别的人,你若主动委身给他,明天起来,说不定你就是少奶奶了!”

    “桃姐,你乱说什么呢……”

    “我乱说什么拉,姐姐这都是为你考虑嘛……”

    小丫头羞赧地低下头来,低声道:“那桃姐你为啥不去……要我去啊?”

    那桃姐正想说什么,却听得门外一个声音说道:“好了,你们退下去吧,少爷交给我照顾就好了。”

    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而且听声音她的年纪不但不大,而且很年轻。

    两名丫鬟显然没有想到这么晚了,秦孤月的房间里竟然还有女人!一联想到刚才两人的密谋,顿时他们像被踩到尾巴的猫一般退后了几步,下意识地低头转过身来。

    只见在门口的那女子一身素纱长裙,曳尾一直垂到脚踝,手中捧着一只盛着汤水的青瓷小碗缓步走了进来,身上唯一复杂的颜色,就是她右手手腕上的一枚绯色的琉璃手镯。

    虽然这两名丫鬟正值少艾,容貌也算不错,但是与那白衣女子相比就好像野鸡与凤凰放在了一起,立刻相形见秽。

    这两名丫鬟虽然感到诧异,但是一联想到秦孤月少爷的年纪,以及她们风闻的一些其他家族大少们的所作所为,也就觉得秦孤月房间里有一个女人,而旁人不知道,也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那素衣女子将小碗放在桌上,转过身来对两名丫鬟,用俨然是女主人的语气说道:“你们今天扶少爷回来辛苦了,明天去帐房取二两银子的赏钱。”

    “是。”两名丫鬟此时哪里还敢多说什么,急忙回答道。

    就在这时,素衣女子的眼神陡然一变,嘴唇微微一扬,用诡秘的语气笑道:“拿过赏钱之后,今晚上的事情你们最好快点忘掉,这样我也会尽快忘掉的,我可不希望人人都惦记着他。”

    “是……”

    这位身份不明的“少奶奶”一上来就恩威并施,实在让这两个丫鬟诚惶诚恐,只得应声尽量控制着自己的步伐,使得她们不像是逃跑地退了出去,随后关上了门。

    听得那门一关上,素衣女子才舒然一笑,流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将那一只青瓷小碗放在桦木圆桌上,随手拿起瓷调羹搅了搅碗里的汤汁,笑着看了看躺倒在床上,仅仅盖了一条毯子,烂醉如泥的秦孤月似自言自语地说道:“你看看,你看看……喝得醉成这样,若不是本小姐及时现身,你险些失身了都不知道……”

    这白衣女子是谁?毫无疑问,能够在此时此刻从容地出现在秦孤月房间里,就只有绯羽琉了。

    绯羽琉皱了皱眉头,放下手中的调羹,朝躺在床上的秦孤月走去,她坐在床沿边,缓缓地伸出手来帮秦孤月将推开的毛毯拉了一拉,随后将手放在秦孤月覆着毛毯的身上拍了拍,用老师对学生的语气说道:“喝点酒也好,自从你开始修炼了,就没有睡过觉,今天算给你放个假,以后可不许偷懒了!”

    谁知这句话还没说完,绯羽琉的身体猛地朝前一倾,竟是被秦孤月的手猛地一拽,跌倒在了床上,立刻就被他顺势一压,牢牢地抱在了怀里,一只大手竟是一下子就扯开了她长裙的腰带,左手顺势抄了进去,隔着衣物竟在揉着什么,一条右手臂却是如铁箍一般紧紧不放。

    绯羽琉顿时花容失色,秦孤月的力量已接近一名武士,无论绯羽琉踢还是打,怎么样都无法挣脱开来,气得她用力在秦孤月那条到处乱动的左手臂上掐了一下,恼道:“你这个色狼,居然装醉占我便宜,你太过分了!还不把手松开?”

    谁知秦孤月吃痛了这一下,竟然抱得更紧了,绯羽琉简直感觉自己像是要被压碎了,挤压进他的身体一般。如果说之前两人脸与脸之间还有半尺的距离,现在已是鼻息相闻了,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距离,绯羽琉都能够清晰地闻到秦孤月身上那浓烈的酒气,狂放不羁,宛如一匹烈马。

    绯羽琉的脸竟也微微红了起来,渐渐松开手脚,看着那一张紧贴着自己的英俊面颊,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砰砰砰砰砰……”时间似乎随着心跳的节拍都不由得加快了,可是少女等待而来的却不是热烈的激吻,而是抱着她的,那具身躯在不由自主地微微颤抖。绯羽琉再睁开眼睛时,看见的却是秦孤月那因为痛苦而皱起的双眉,那如剑的眉此时紧紧地蹩着,仿佛在深渊中挣扎。

    “我……我……我不能死,我还不能死,不能死!”从秦孤月的嘴里传出来的梦魇中的呓语,竟是这般地令人毛骨悚然。绯羽琉听得他这句话,长叹了一口气,慢慢地伸出手,徐徐地抱住了秦孤月颤抖的身体。

    她将脸庞靠在他的胸膛上,就好像是倚靠在磐石上一般。

    比花解语,比玉生香,夜韵悠长,芬芳阑珊。

    当第二天秦孤月醒来时,已经是中午了,他从床上坐起来时,脑海中却是浑浑噩噩一片,一会是昨晚上那熟悉又可怕的梦魇,一会又会浮现出自己与一个素衣女子旖旎亲热的画面,他也确实感觉到昨晚上身边好像有一个人,早晨醒来也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只睡了半边床铺,毯子却是盖得严实……虚实之间,竟是连他也难辨真伪。

    自从秦孤月开始用冥想代替睡眠,这个梦魇也就不时出现了,最多冥想时如鬼影一般掠过,像昨晚那般已经将梦境感受得如同真实一般的事却是从未发生过,随着他精神力的增强,这梦魇竟是如附骨之疽一般逐渐随着他的实力水涨船高。秦孤月一下子就联想到了以前看过书中的一句话:“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梦魇莫不就是自己的心魔?

    他想到这里,思绪却一下被打断,因为知道他起来之后第一时间赶过来的,就是新任的云水山庄总管刘旺财。他虽然还是之前在云京城里的那一身行头,走路说话却是有气势,也有底气多了。

    “少爷,秦邦已经被送走了。”刘旺财回报道。

    “嗯,务必让人保护他安全离开云水山庄。他这么多年管家做下来,家资颇丰,可别被盗匪给劫走了。”秦孤月见刘旺财来了,便从床上坐了起来,拿起旁边衣架上的一件黑色的练功服,又坐在了梳妆台之前整理起因为宿醉而杂乱的头发起来。

    “少爷,您的意思我明白。这秦邦自然不能在云水山庄里出差错,不过我们秦家对他如此信任,将祖宅基业交给他管理,他却吃里扒外,损公肥私,这些钱还是要如数归还的!”刘旺财有些隐秘地笑了一下,被秦孤月在镜子里看到了,他心念一动,知道刘旺财许是给秦邦安排了一劫。这老管家虽然被免职,但里里外外还都是他的人,斩草不除根,难免春风吹又生,自己在众人面前拉不下面子将秦邦也跟杜强一样弄死,终究是一个祸患,倒不如刘旺财的办法来得好,树倒猢狲散,以后也就没有人敢不听自己的调度了,也不需要一一移除秦邦安插在祖宅里的耳目了。

    想到这里,秦孤月理了理乌黑的长发,插上一根发簪,看似无心地对着镜子后面的刘旺财说道:“秦邦这么多年也有苦劳,不要太为难他!”

    “少爷,我明白。”

    他对刘旺财的回答微微点头表示满意,却听得刘旺财又补充了一句说道:“对了,少爷,我差点忘记了,有一个人,您见不见?”

    秦孤月缓缓站起身来,理了理自己的衣领,如今他在秋季演武上一鸣惊人,秦家祖宅云水山庄里上上下下谁还把他当成白痴来看?谁还敢把他当白痴来看?如此一来,他出门在外,一言一行反都要循规蹈矩了,不能再像之前那样放浪形骸了。

    待到他整理好了,才徐徐开口问道:“是谁?”

    刘旺财微微一弯腰回答道:“是东南镇抚使刑道荣大人!”

    原本秦孤月以为自己潜心的修炼根本不会被人打扰,谁会愿意来找一个被流放回老家,管理田产的秦家大少爷呢?可是偏偏事与愿违,竟然真的有人找上门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