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啦 > 玄幻小说 > 无上圣天 > 第4节:千年废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读啦]

    /最快更新!!

    就在秦孤月缓缓睁开眼睛时,尚宇穹说话的声音已经有一些颤抖了:“很好……很好……我的徒儿,太好了!”

    秦孤月淡淡一笑,心中也是如释重负。看来自己是获得进入龙隐阁的资格了,这样一来的话,父亲应该会对他刮目相看吧?

    尚宇穹随后说道:“好,下面一关就比刚才简单得多了。我会教给你一条最简单的相术咒语,试试看有没有对自然的借代力,一般像你这般拥有如此强大的感知力的人,借代力只会更强,不必担心了!”

    秦孤月一开始还有些担心,但听尚宇穹这一说,心中也就坦然了。他很快记住了尚宇穹教给他的一条咒语,那简单却有些晦涩的语言,带着一丝仿佛从远古而来的神秘之感。

    “深深呼吸……什么都不要去想,不断地默念咒语,然后你就会感受到自然之中涌动的力量,这不是一个相术招式,而是一个相术咒语,是招式的前段,它能够帮你感知到周围的自然之力!”尚宇穹似乎是怕秦孤月无所适从,不禁开口指点道,他似乎比秦孤月还要着急。

    秦孤月也照做了,然而就在他想要将头脑倒空时,那如同梦魇一般的片刻又再次出现在了脑海之中。他仿佛能够清晰地感受到,那一根抵住自己皮肤的针,缓缓扎下去带来的刺骨的冰凉。

    “该死,怎么偏偏是这种时候!”秦孤月在心中咒骂着,他集中起了全部的感知力去驱散,瓦解这种可怕的幻觉,但是越用感知力去化解,这幻觉就越真实,现在他不仅能够感受到刺骨的寒意,甚至能够依稀听到梦魇里那些奇装异服之人的对话了。

    “孤月,对不起,我们也是迫不得已……”

    这……这是我的名字!秦孤月在听到这句话时不禁心惊肉跳,甚至他的眉头都不经意间颤动了一下,只听见坐在他对面的尚宇穹出声问道:“徒儿,你感受到了什么?”

    秦孤月只觉得那梦魇越来越真实,他眼看着自己就要沉陷其中,急忙睁开了眼睛,就像是溺水之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一般,顿时他眼前的光影涣散又重合,依旧是身穿紫色法袍的尚宇穹,一切虚幻的感觉也都消失了,但是他身上那件新换的衬衣,却早已被汗水完全湿透了,就像是淋了一场大雨那般。

    “徒儿,你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会冥想得如此疲惫?发生什么事了?”尚宇穹见秦孤月满脸倦色,不禁又追问道。“你感受到什么了?”

    秦孤月看了看目光带着希冀的尚宇穹,微微低下了头,咬住嘴唇没有说话。

    “没有感受到?”尚宇穹此时的感觉,如果用从云端坠落到地狱来形容,完全是不为过的!“怎么可能?你的感知力这么强……怎么会没有借代力?”

    尚宇穹的声音已经有些沙哑了。“要不要再试一次?”虽然他知道,刚才过去的时间,已经半个时辰了,这么长的时间还感受不到任何的自然之力,那只能证明,这个人完全没有运用相术力量的借代力,误测的可能性极小!

    但是这位长老就是不相信,也不甘心。

    开什么玩笑,一个拥有这么强感知力的天才,竟然没有丝毫的借代力!

    这简直就是上天给人开的荒谬玩笑啊!这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啊,只要有一丝,哪怕是一丝的借代力,这个孩子也可以通过那超强的感知力来弥补,以后至少也会是一名星阶一等的星魂阶强者啊!

    但是秦孤月缓缓地摇了摇头,用抱歉的语气说道:“对不起,先生。我真的什么都没有感受到,对不起……”

    尚宇穹的心绝望了。借代力虽然可以通过修炼来提高,但若是一丝借代力都没有,就好像植物没有根一样,根本就什么都长不出来……

    尚宇穹之前曾教过几个记名弟子,他们都只是翻对了三张卡片,可以说感知力比秦孤月要弱小得太多,但其中一个最优秀的,在冥想时,竟然让整个房间里的金属器皿都齐鸣了起来,显然,已经达到了一个金相初段相术师的水准。

    而另外一个记名弟子,经历最初冥想的时候,已经能倾听到外面池塘里水流动的声音。后来他在迈入水相阶段之后,成就果然远高于其他的弟子。

    可是感知力超群的秦孤月……却,却什么都感受不到……

    那只能说……他根本不适合当一个相术师。

    “唉,只是可惜了上天赐予他的那超群的感知力。一个天生的相术天才却……”尚宇穹的内心无比惋惜。

    “很抱歉,兵戈侯大人,您的公子没有一丝一毫的相术天赋,请恕我直言,龙隐阁成立千年以来,不曾出现过一个像您公子这样的,一个都没有……”一身双翼龙飞紫袍的龙隐阁首席长老尚宇穹,面带惋惜地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刚才还面带笑意的兵戈侯秦战天脸色立刻就变了,像一块冰,眼睛瞪了那还坐在房间内蒲团上的黑衣少年一眼,立刻扭过头去不再看他,转而换上笑脸对尚宇穹道:“尚先生,这也是犬子不争气,您不必介意。那之前说好的两块南海水晶,还请您笑纳……”

    未等尚宇穹回答,秦战天已是侧过身对着那从蒲团上坐起,缓缓朝门外走来的少年厉声吼道:“你这个废物,还不给我滚回你的房间去!”

    那黑衣少年只是抬起如沉井般的眼神微微看了秦战天一眼,兀自转过身,绕过长廊,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待到那少年的背影消失在了长廊的尽头,才对着面前的秦战天说道:“唉,孤月这孩子其实还不错,只是……”

    秦战天闻言只是苦笑了一下道:“尚先生不必说了,生下此子,也是秦某家门不幸,痴痴呆呆,学武是不可能了,相术又不成……您不必安慰我了。”

    而后来尚宇穹的这句话,经过侯府里的人口口相传,尚宇穹的话竟然变成了“请恕我直言,龙隐阁创立千年以来,我从来不曾见过这样没有天赋的孩子,一个都没有。”

    顿时,秦孤月又因为坊间的以讹传讹,获得了一个“千年废材”的称号,而龙隐阁长老为废物少爷看天赋的事,也成为了云京城里的百姓茶余饭后的笑柄。

    秦战天也碍于面子,并没有去追查,也没有去辟谣,毕竟此事欲盖弥彰,他可不想全云京城的人在他的背后戳着脊梁骨说:“兵戈侯心胸狭隘,明明儿子是废物还不让人说……”为了这个废材儿子,他也许觉得不值得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