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啦 > 玄幻小说 > 无上圣天 > 第3节:贵客临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读啦]

    /最快更新!!

    秦孤月正思量着,兵戈侯又说道:“尚宇穹长老要测试你的天资,若是你能够侥幸通过,就可以成为他的记名弟子,若你实在朽木难雕,那你从此就在侯府里呆着,不要再出去丢人现眼了!”

    他听得秦战天这句话,正要点头,却陡然觉得父亲的语气一变说道:“孤月,你可听好了,家族从来没有出过一名相术师,这尚宇穹先生是龙隐阁中地位仅次于阁主的长老,也是当今天下除了那些老而不死的‘妖人’以外,屈指可数的星阶二品相术师,实力比为父有过之而无不及,如你能成为他的弟子,也算光耀秦家门楣了……所以……只能成功,不能失败!知道不知道!”

    秦孤月只觉得秦战天说话时语气竟是一反常态,有些炙热,不禁应声道:“孩儿明白!”

    “明白就好……再过一炷香的时间,你到这里来,尚宇穹先生要考验考验你……先去准备一下吧!”秦战天说完摆了摆手,就示意秦孤月退了下去。

    待到秦孤月再回到在正堂时,客厅里已经坐着另外一个人了。

    上首坐着的是一名留着长须的中年男子,面色和善,身穿一件紫色的长袍,上面隐隐盘绕着两条飞龙。秦孤月一眼就认出了,这是龙隐阁长老才可以穿的长袍,在圣天王朝,龙这种章纹,除了皇室,只有相术师组织龙隐阁获得特许,可以使用,这样有两条飞龙的法袍,便是要星阶以上修为的长老了。

    显然,这一位就是兵戈侯秦战天请来的贵客——尚宇穹长老了。

    “书上说这紫袍上的飞龙花纹里面蕴含有五行之力,不知是真是假……”

    秦孤月心下思索,正在仔细琢磨那长老法袍上的飞龙花纹的奥妙,站在那长老身边的秦战天见到秦孤月见了尚宇穹竟然也不说话,也不行礼,还当他又犯傻了,当即大喝道:“孤月,还不快给尚长老行礼!丫鬟们平时教你的礼数,你都忘了不成?”

    秦孤月听得父亲这一说,急忙双手作揖,对着那长老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学子礼,沉声道:“晚辈拜见尚长老。”秦孤月作揖时右手成拳,左手成掌,这礼节行得恭恭敬敬,没有丝毫的差池,看在那尚长老眼里便化作了微微赞许之色,开口对着秦战天说道:“兵戈侯,令郎天资不错,倒并不像是坊间传闻的那么不堪啊!”

    秦战天闻言,捋了捋胡须说道:“尚长老,只是犬子年幼的时候就孤僻古怪,时常说些疯言疯语,便被人当作是废物了,既然您说犬子天资不错……”他停顿了一下,看了看面前的秦孤月,眼神之中,竟然也显露出了希翼之色。“那您是不是能够将犬子带入龙隐阁修行呢?”

    兵戈侯秦战天乃是权倾朝野的人物,祖上自太祖从龙起,便担任要职,代代人才辈出,能够得到他这一句请求,即便是龙隐阁的修士,这位尚长老也是十分受用,笑着抚着长须说道:“兵戈侯过谦了,尚某不过一介草民,若是能收得公子为徒,反是尚某的福分啊……”他说到这里微微停顿了一下道:“但是龙隐阁都是相术师,若是没有一些基本的能力,即便在其中浸淫数十年,也不可能有丝毫的进步,所以还是让我为公子先测一测如何?”

    秦战天闻言,对着尚宇穹笑道:“尚长老请便……不知需要什么道具?”

    尚宇穹笑道:“不必什么道具了,烦请侯爷避让一下,我与公子在这个房间里便可以测试了!”

    秦战天点了点头,便说道:“好,我命下人去为尚长老备茶。”说完又拍了拍秦孤月的肩膀道:“儿子,好好测,测准一点!”

    秦孤月还是第一次看到父亲对自己这般说话,不禁用力地点了点头。

    秦战天走出门,随手关上了房门,偌大的客厅里便只剩下了尚宇穹和秦孤月二人了。

    尚宇穹走到秦孤月身旁,缓缓地在地毯上盘腿坐下,示意秦孤月坐到他的对面来,然后伸出手拍了拍秦孤月的肩膀笑道:“小侯爷你不必紧张,尚某只是想看看你是不是有天赋,流程也很简单,尚某先问小侯爷几个问题,还请如实回答!”

    尚宇穹伸出右手的食指,飞快的在房间里画了一个大圈,然后对着面前的秦孤月说道:“我已经在这里布下了一个相术矩阵。现在,我们在这里的谈话,外面没有人能听见了,现在小侯爷,请你告诉我,你可知道,什么是相术?”

    秦孤月微微停顿了一下,用从藏书室里看到的关于相术的解释说道:“世间万事万物,无不有相,万相归宗而成世界,其中金木水火土乃是世界本源所在之相,也是相术力量的源泉。相术就是借用自然之中万象之力的术法,而相术的至高境界,就是模拟世界。”

    秦孤月说完,尚宇穹赞许道:“不错,你对相术的理解非常正确。”

    其实秦孤月在藏书室里看到过很多儒家抨击相术师的说法,比如说相术师是“以妖力惑乱苍生,攫自然以逆造化”,“怪力不止,国无宁日”等等。这些种种他是不可能在这位龙隐阁长老面前开口说的。

    尚宇穹哪里知道面前这个十六岁的少年在心里想着这些事情,他见秦孤月中规中矩的模样,心中反倒是很喜欢收这个弟子的,于是又说道:“小侯爷,相术乃是借用自然之力的术法,远远不同于武道,也正是为此,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做相术师的天赋,我必须要进行一个测试才可以。”

    年轻的秦孤月脸上并没有流露出惊讶的表情,反而很沉着地点了点头,以示自己愿意接受。

    尚宇穹微微一笑,从紫色法袍里取出一叠卡片,摊开五张在地上,对着秦孤月说道:“小侯爷,请你先盘腿坐好,将心态放平和,然后闭上眼睛,用手放在这些卡片上,然后分别告诉我,上面都有些什么。”

    秦孤月看着面前的卡片,眉头一皱,显然是不相信自己能够有这般的能力,尚宇穹看在眼里,便说道:“不必担心,这种能力每一个人都有,只是强弱不等而已,而这一点,在我们相术中称为感知,感知不够强的人,就无法做一个相术师,所以这是一个最基本的测试。”

    秦孤月刚想闭目冥想,陡然又睁开眼问道:“等等,先生,我还有一个问题。”

    尚宇穹微微一笑道:“小侯爷但问无妨。”

    “这感知力就是相术师的力量本源吗?”秦孤月不禁问道。“仅仅感知恐怕还不够吧?”

    听到这句话,尚宇穹不禁觉得两眼微微放光了,脸上的气色也比刚才还要柔和了一些。一个十六岁的,从未接触过相术的少年,竟然就能够意识到这一点,那意味着什么?相术一途的突破发展,与武道不同,多凭借的是明悟,有如此悟性,以后的发展前途,还会小吗?

    龙隐阁之中长老的排位也是以弟子的优异程度来决定的,若是能够教导出一名全系相术师,或者是星阶武者,对于尚宇穹的益处也是巨大的。

    于是这位长老略带惊讶道:“普通人大多以为相术师的力量来源于自身的感知力,而你竟然能够质疑这一点,实在难以相信,你是如此的聪慧,为什么别人却都说你是傻子呢?”

    秦孤月耸了耸肩膀,不置可否地笑了一下。

    尚宇穹便解释道:“你的猜想一点也没错,感知力只是最基本的力量,他是相术师自身的一个内因,任何事物都是内外结合的产物,相术招式亦不例外,而外因则在……”

    尚宇穹伸出手来,指了指客厅里的花卉,又指了指窗外的阳光,又指了指地面。

    只听见秦孤月霍然明悟道:“外因来自于这个世界,这个自然的世界里蕴涵了太多的力量,它们的每一点,每一滴都是力量的源泉。雨水雷电,暴雪狂风,甚至是日月星辰的更替,鲜花草木的绽放枯萎……这所有的一切都是自然里的力量源泉,而一个优秀的相术师,就能充分地利用感知力,去感应到世界上的各种细微清晰的力量波动,其实释放的相术招式是借力于自然,而非相术师本身,对不对?”

    尚宇穹一拍手,脸上流露出了狂喜的神情,连声道:“不错,不错,不错,就是这样。感知力与借代力缺一不可,任一方面的强大都不能造就一个杰出的相术师……”他的呼吸都有些不顺畅了,“天哪,这还是一个从没接触过相术的十六岁孩子啊!”他看向面前秦孤月的眼神,已是更加炽热了,仿佛是看到一个杰出的全系相术师站在他的面前,又好像是一个精明的商人,看到了一块从未被开发过的处女地。

    “小侯爷,请恕我直言,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让你通过测试,成为我的弟子了。”尚宇穹说完,催促道:“试试看吧,小侯爷,你能从卡片上感知到什么?”

    秦孤月闻言,闭上了眼睛,只听见耳边尚宇穹说道:“现在将手放到这些卡片上,告诉我这些卡片上的图案是什么。”这位长老的声音里饱含着期待。

    “这是一条鲤鱼……”秦孤月将手放在第一张卡片上,片刻之后,脱口而出道,尚宇穹信手翻开,果然上面是用银色细线画的一条跃出水面的鲤鱼。

    “这是一座庙宇!”

    “这是一团火焰。”

    “这是一片竹林!”

    “呵,这是一把剑!”

    秦孤月在中间几乎毫无停顿地说出了另外四张卡片上的图案,尚宇穹信手翻开,自然都是完全吻合。此时这位龙隐阁长老如沐春风一般地抚着自己的胡须,寻常的孩子,能够辨认出五张中的三张就已经拥有了进入龙隐阁的资格了,面前的这名小侯爷似乎感知力远超常人,竟将五张全部辨认出来,而且还十分轻松……这意味着什么?百年不遇的相术奇才啊!上天作证,除了现任龙隐阁主,再没有听说过谁进入龙隐阁时竟然翻对了五张卡片,而且还是在这么短的时间里!

    天才,这是绝对的天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