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啦 > 修真小说 > 仙启遗侠录前传—江山万里情何觅 > 第一百四十七回 风云变群英再聚 十五
    br />  “这……”是时,细细品着那长孙灵嫣的话,那碧卿的态度立时犹豫了起来。无奈,深思片刻以后,其是只能无奈言道:“不!算了!就这样吧!我……唉……虽然,如果有可能,我会全力保护晴儿妹妹。但……如今之局面,实在是麻烦已极。若……若能多一个人逃离此地,是好事!至于晴儿妹妹……我……我……我们还是……我……”是时,那碧卿是哽咽了起来。最终,在勉强收敛了情绪以后,其才又是继续言道:“关于晴儿妹妹,我只额能说……唉……听天由命吧……”br />  是时,闻碧卿所言,那长孙灵嫣是突然惊呼:“不行!”突然如此一幕,引得周围众人围观。见状,那长孙灵嫣忙是压下音量,与那碧卿耳语道:“绝对不行!不能让晴儿受到伤害!”br />  “嗯?!”是时,突然之间,那碧卿是惊异万分。不知为何,此时那长孙灵嫣心绪波动之大,实在想象。然,细细想来,那长孙灵嫣根本就没有任何要如此关心,以致是仿佛比那碧卿对姜天晴还有关心。是故,那碧卿忙是问道:“大小姐!你……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急切的感觉?!”br />  “嗯?!”突然,被那碧卿如是问道,那长孙灵嫣亦是发觉了自己的失态。是故,其忙是解释道:“碧卿姑娘!我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晴儿她可是子陵的徒弟!”br />  “这……我知道!这我当然知道!就是我将晴儿妹妹托付给子陵的!这我怎么能不知道呢!”br />  “这样啊……呃……不!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可是子陵的弟子啊!”br />  “所……以呢……?!”br />  “我是说,这可是子陵的弟子!如今子陵他还在昏迷之际,而我作为子陵未过门的夫人,怎么能不出来管一管呢!要是现在我丢下晴儿一个人逃命而去了,待子陵转醒以后,我该如何交代呢?!”br />  “这……但是,我想子陵应该是会理解你的吧……”br />  “不行!呃……我的意思是说……以子陵的脾气秉性,当然不会迁怒与我。但,说到底,我自己还是有无尽的愧疚感!”br />  “愧疚感么?!”是时,那碧卿总觉得长孙灵嫣这一套解释有哪里说不太对劲的感觉。然,其仍是找不出来问题在哪里,但虽然如此,那碧卿仍是觉得这一套解释,难逃一种牵强附会之意。然,如此境况之下,不容得那碧卿多做思想,是故其便是直接接受了如此一番解释,并言道:“好吧!好吧……那……我的意思还是和先前一样!我会尽全力拖住所有人,并给你们找出脱离战场的空间。而你们,就看到机会就直接跑吧!不用管我!我自己会想办法的!如果……那……那无妨!天命如此,何哀之有!”br />  “好!碧卿姑娘万丈豪情,令人佩服!离开之后,我长孙灵嫣定会为碧卿姑娘树碑立传,传颂后世!”br />  “呵呵……树碑立传……唉……还是算了吧!你打算在人族的地方将我这一个‘蛇妖’的故事,传颂后世?哼!不被人骂到祖宗上,就已经算是不错了!还是算了吧!而且……你不要搞得我就一定要牺牲一样!太难听了!你这简直就是恨我不死吧?!”br />  “嗯……没有!没有!误会了!误会了!”br />  “我知道!但你这话,说得还是很难听啊!行……算了!不说了!”话至于此,那碧卿是突然转回头去,与那姜天晴言道:“晴儿妹妹!过来吧!我还得借你的力量一用!”br />  “啊?啊……啊!对!是!”突然之间才是恍然大悟的姜天晴忙是走到碧卿身前,言道:“对了!我差点给忘了!”br />  “没事!没事!说实话,就刚才,我的力量本已是越见不支,几乎都是快要见底。不过,这下好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晴儿妹妹你会出现在这个鬼地方,但是有你在,我就没问题了。还能大战个三千回合!”br />  “嗯!”说着,那姜天晴便是将手臂直接向前递了过去。而那碧卿,是半点犹豫未见,直接就是一口咬了下去。随即,瞬时之间,其力量便是恢复了大半。虽然,寻常之人皆必是看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只要是有点修为的,便能感觉到这其中之差异。br />  是时,只见那凌云三人皆是目瞪口呆地望着那碧卿。而那之前还站在最后的沈如雪,忙是两步跑了上来,与那凌云问道:“凌云!这……这是怎么了?!怎么感觉……那蛇妖……”br />  而那凌云亦是颤抖着言道:“我……我不知道……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一定跟那女孩有关系!”br />  “这谁都看得出来吧!”br />  “这……我……”br />  而是时,那本是一直都从容不迫的齐铭,亦是一改先前笑容,凝着眉目,严肃无比地正色道:“呼……不行!不能再拖时间了!之前,本想能与那大小姐和小少爷说通,是好事一件。没想到,这世间拖下来,还横生了枝节……啧……”说着,那齐铭是抬起头来,望向天空,道:“现在已近落日,月亮马上就要升起,黑夜将至,凌云应该是挺不了许久了。我们必须速战速决!虽然,不然不知道那魔族小女孩,究竟是不是能一直让那蛇妖保持战斗力。但,就凌云这一点而言,我们不能是再拖下去了!”。br />  “我……”是时,闻齐铭之所言,那凌云是带着一副三分焦急、三分忧虑、三分自责和一份无奈的口气,言道:“抱歉……都怪我……我……我真是……太……”br />  见状,那沈如雪忙是摆着双手言道:“不是的!不是的!这怎么能怪凌云呢!这根本就不是凌云的错!都是……”是时,那沈如雪是看了一眼齐铭,随即立刻转回头来,但仍是指着齐铭,言道:“没错!是齐铭!就是他!都是他的错!”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