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完,他将聂妄心放下,恢复了公事公办的眼神。

    “对了,聂长老,你说应该怎么办。”他问。

    怎么办当然是针对守护一族的办法,虽然司空血不怕他们,但如果任由这些人继续下去,玲珑盛会未必能照常开始。

    “见他们一面”聂妄心摇了摇头,“这就是我想到的办法,我对他们的实力和组织一点也不了解,无法针对性的布置下对策。见一面是最好的办法。”

    他摇了摇头,淡淡的道:“除了除此之外,我想不到什么别的办法。”

    司空血冷笑一声,说道:“你能找到他们吗?”、

    “不能,”聂妄心摇了摇头。

    “那你和我说这干什么?”司空血道。

    聂妄心道:“只是让你小心,他们能杀别人,也能杀你。”

    铮的一声,司空血不知从哪里抽出了一把剑锋布满血色的宝剑,“他们要来,就让他们来吧,看看有多少人会成为我血剑之下的亡魂。”

    司空血用自己的态度表情了坚定下去的勇气,只因为玲珑宝塔对他太重要了,他倒不是和聂妄心一样,试图得到整座宝塔,而只像得到宝塔里的宝物,或者是神兵,或者是丹药,得到这些东西后,邪月宗的实力必然会大大的提升,一统云州的霸业也就指日可待。

    从根本上来说,司空血不是一个有坐拥天下野心的人,他的野心很简单——替父报仇而已。

    剿灭三大宗门,一统云州就是他的目标。

    “对了,莲花他们怎么样?”司空血问。

    由于只有30岁以下的武者才能以五人为单位,进入玲珑宝塔,所以司空血不能进去,只能组建一支小队;在这一过程中,不知是谁将玲珑宝塔出世的消息泄露出去,引得整个东南域轰动。

    其他外域的宗门还好,即便有心想分一杯羹,但无奈距离太远,鞭长莫及,只能作罢,可东南域的大小宗门则蠢蠢欲动起来,在各方面的压力下,司空血不得不做出妥协,向外发出了玲珑盛会的消息。

    聂妄心回道:“莲花的状态还不错,已经突破凝神期了,三十岁以下的武者中,只有几人能与他一战。”

    “都有谁。”司空血问。

    若是平常,他是不会关心三十岁以下的武者的,这个年纪的武者,最强也就勉强突破凝神期,根本入不了他的发言,但那该死的玲珑宝塔竟然只有三十岁以下的武者才能进去,他不得不开始关心这个年龄段的武者。

    聂妄心笑道:“若论单打独斗,恐怕只有赤霞宗的怪剑颜赤扬能与他一战,其余人皆不是他的对手。”

    “那团长战吗?”司空血又问,如果说刚才问单打独斗时,他还显得有些漫不经心,那此刻他就真的开始认真了。

    双眼死死的盯着聂妄心的嘴唇。

    聂妄心即便看不见,也知道司空血的动作,就见他嘴角荡出一抹笑意,说道:“邪月宗本就有堪比六品宗门的实力,这些人又经由宗主的精心培养,以我所见,只有赤霞宗和丹鼎派有能力与他们一战,但我们不必和他们拼命,毕竟只要拿到小组前两名就能出现。

    司空血开始佩服自己的睿智,若当初规定只有头名五个人才能进入的话,少不得会掀起一阵血雨腥风,现在四个小组的头两名都能进入,也就意味着有八支队伍能够进入玲珑宝塔,邪月宗占据一席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对了,云州三大宗门的情况怎么样。”

    聂妄心笑了笑,他心智司空血对三大宗门的痛恨,因此早做好了万全准备:“清风阁是七品宗门,出现几乎是肯定的事情,但我也将它和丹鼎派非在一起,丹鼎派的德行您是清楚的,清风阁就算出现也会脱掉一层皮。”

    司空血点点头,笑道:“这个安排不错,那青竹宗和落霞宗呢?”

    聂妄心道:“青竹宗和落霞宗还有一只云州城的队伍与赤霞宗分在一组,赤霞宗一定能出现,剩下的一个名额又云州的三支队伍争夺。”

    话未说完,司空血就叫起好来:“干的好,大长老,让他们这两个实力相近的宗门去狗咬狗,最后无论是谁出现了,三宗联盟都必定会出现裂痕,到时我邪月宗就可各个击破了。”

    太阳已消失,所有人都钻进了帐篷里,许墨也不例外,他和聂青青的住一间帐篷,帐篷不大,但此刻还有两个男人,一个正是不可和尚,另一个则是茶棚的掌柜。

    掌柜的不是掌柜,至少在很多年以前,他不是掌柜;他的名字叫胡一血,不是风雪的雪,而是血花的血。

    雪是冷的,而血则有热有冷。

    胡一血是十年前卡拉库姆的沙盗,在几年前忽然消声遗迹了,没人想的到,他会装成一个沙漠里茶棚的掌柜,更加不会有人想到,他竟然是守护一族的人。

    胡一血看着不可和尚,冷冷的道:“现在可以说了吧,你到底是谁?”

    不可和尚摇了摇头,道:“不可不可,先喝酒再说。”

    酒早已经摆在了矮桌子上,不是什么好久,但足够烈,能在寒风中暖身子。

    胡一血也没废话,举杯饮尽,酒似乎有些苦了,苦的夹口。

    聂青青忽然开口:“你们守护一族为什么要守护玲珑宝塔。”

    胡一血道:“和你们一样,是故老相传的使命,不同的是你们聂家守护的是开启玲珑宝塔的钥匙,而我胡家守护的是玲珑宝塔本身。”

    聂青青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胡一血的话。

    “第二个问题,玲珑宝塔是否真在沙漠中心。”

    “不错,”胡一血说道,“传说是这样说的,”他笑了起来,但我从没见过。”

    许墨皱紧了眉头,道:“玲珑宝塔不是出世了吗?”

    “出世?”胡一血笑了,笑的讥讽而冷酷,“如果你认为是出世,那就算出世吧,”他看着聂青青,讥诮的笑道:“你那个自不量力的父亲妄想用自己的手段夺得宝塔,结果落得一个悲惨的下场,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还要顾他的后尘,难道宝塔里的宝物对你们聂家就这么重要吗?”

    聂青青摇了摇头,道:“我一点也不在意宝塔里的宝物。”

    胡一血讥诮道:“你说谎,没人会不在意宝物。”

    聂青青道:“可我不在意。”

    胡一血正色道:“那你为什么要进去。”

    聂青青低下了头,没有说话。

    胡一血笑了出来,嘲讽道:“被我说中了?很多人在人前说的话都很好听,但只有自己知道那话的真假,你算是有羞耻的人,说了假话还知道惭愧,有些人——哼哼。”

    目光扫过身旁的不可和尚,依旧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自顾自的啜饮着烈酒,仿佛没有任何事情能打断他的动作似得。

    聂青青没有解释,可许墨却从不的任何对她的污蔑。

    “青青说的没错,我们并不是想贪图玲珑宝塔里的宝物。”许墨说,“宝物对于我们来说没有任何用处。”

    胡一血对许墨的话嗤之以鼻,从小所接受的教育就告诉他,人类都是有贪欲的,没有人不贪婪,只是贪婪有多有少,有大有小而已。

    “别装了,就算你说要宝物,也没人会把你怎么样,”胡一血看了不可和尚一眼,冷笑道,“你不是还有一个保镖吗?”

    “不可不可,”不可和尚终于开口,“和尚可不是什么保镖。”

    胡一血嗤笑道:“你不是保镖,但干的却是保镖的事情。”

    和尚双手合十,虔诚的口呼两声“不可不可。”与其说是否认,不如说是无力的辩驳。

    胡一血冷笑道:“看到没有,你的保镖就很诚实。”

    许墨苦笑道:“要我怎么说你才相信呢?”

    胡一血道:“你怎么说我都不会相信,这世上没有不偷腥的猫,也没有不贪图宝物的人。”

    “够了!”聂青青打断了胡一血的话,“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我说我们没有贪图宝物的意思,就没有这个意思,我们想要进玲珑宝塔,是为了我爹爹。”

    她高昂着头,毫不避视的迎上了胡一血的视线,胡一血看着前面这个姑娘的倔强眼睛,不禁愣了愣,说道:“为了他的眼睛?”

    聂青青轻声道:“不错,正是为了他的眼睛。”她又一次低下了头,说道:“虽然他曾经利用过我,也未必将我真正当成他的女儿,但他始终是我的父亲,我不想他后半辈子变成一个瞎子。”

    胡一血沉默了下来,像是在咀嚼着聂青青的话。过了好久,才开口说道:“如果是这样,你还真要去玲珑宝塔里走一趟了。”

    语声稍顿,接着道:“我虽没看到你父亲是怎么受伤的,但大概能猜到一二,他一定是想用精神力控制宝塔,结果被护塔的剑气伤到了灵识,灵识受伤可不是普通的伤,必须要补充灵识的药物,这种药物整个东南域或许只有玲珑宝塔里才用。”

    他停了停,又道:“你爹爹就是用这个理由说服你去冒险的?”

    聂青青道:“不错,身为子女的理应为父母冒险。”

    胡一血眉头紧蹙,口中说道:“不好、不好,这就不好了。”

    许墨道:“怎么不好?”

    胡一血道:“我胡家的任务就是守护玲珑宝塔,而你们两个却有不得不进塔的理由,看来我们注定是敌人了。”

    说话间,用充满了敌意的目光盯着许墨:“你这小伙子端是我的劲敌,不过我可提醒你,我还不是胡家最厉害的,若是胡家长老出手,你们就死定了。”

    许墨眉头微蹙,道:“胡家的长老是什么修为。”

    胡一血冷笑道:“你认为我会告诉你吗?”语声稍顿,又道:“就算告诉你也没用,你的实力太差劲了,长老想杀死你,就像捏死一只蚂蚁那么容易。”

    不可和尚的声音再次响起:“不可不可,不可杀,杀人可不好。”他一遍灌了一口酒,一遍含糊的说道。

    胡一血的脸上露出尴尬的表情,说道:“我倒是忘记了,你们还有保镖。”说着目光凝视在不可和尚的脸上。

    他又道:“对了,不可和尚,你是怎么认识他们俩的。”

    不可和尚双手合十,笑道:“不可说,不可说。”

    胡一血嗤之以鼻,转头对许墨道:“你说,你们怎么认识的?”

    许墨笑了,只觉得胡一血爽快的性格颇对他的胃口,只可惜两人注定是敌人,但在此时此刻,在这顶用帐篷围绕起来的封闭师世界里,倒没有所谓的敌人一说。

    能进帐篷的都算是朋友,出了帐篷就未必了。

    许墨笑着回道:“我是在云州的擂台上见到他的,一个很特别的和尚。”

    不可和尚也笑了起来,不过这笑容多少有些勉强,本来我是想阻止你们的,但看到你以后,我改变了主意。”

    “为什么?”许墨饶有兴趣的问。

    不可和尚神秘的一笑,说道:“不可说,不可说。”

    许墨忽然明白不可和尚嘴角露出苦笑的原因,要隐瞒一个秘密毫无疑问是艰难的事情。特别是在别人已经知道你在隐瞒的前提下。

    聂青青忽然抬起头,捋了捋额前的散发,道:“那我们换一种说法,不可和尚,你究竟是站在哪一边的。”

    “哪一边?”不可和尚眼波朦胧,似已有了几分醉意。

    “这重要吗?”

    “当然。”聂青青微笑着道。

    不可和尚轻轻叹息,只能叹息,过了一会儿,他开口说道:“我站在你们这边。”

    胡一血皱了皱眉,道:“那我们就是敌人了。”

    和尚摇摇头,道:“未必是敌人。”

    胡一血冷笑两声,道:“难道你要劝他们离开吗?”

    许墨和聂青青对视一眼,认真的道:“无论如何,我们是不会走的。”

    胡一血阴恻恻的笑道:“不走就会死,你还不走吗?”

    许墨道:“你杀不了我。”

    胡一血急道:“我杀不了你,但是别人能杀你,有的是人能杀你。不要以为你能和初入凝神期的武者对抗就能横行无忌了,先别说整个天下,就算东南域之大,都不是你所能想象的。”

    许墨用力握紧酒杯,良久才放下。

    “不管有多艰难,玲珑宝塔我是进定了,不过我可以答应你,只拿治疗青青父亲的药物,其他东西我一件不动。”

    胡一血笑了起来,忽然笑容一收,死死的盯着许墨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