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一声,化为一到黑光对着那妖兽的身体暴射过去。

    “吼~”那妖兽再次发出了一声巨大的声响,然而此次黑光没有发生偏移,速度变得更快射了过去。

    “噗”

    那大妖兽从前胸被黑光射中,后背出黑光射出。

    “吼~”大妖兽怒吼一声,蓝色的鲜血从伤口处喷涌而出。

    易朝抬起了右手,手中那把奇异的黑剑此刻已经将那些黑气吸了回来,显得更加浓郁。

    他将黑剑轻轻一挥,一道巨大无比的黑色剑芒便是暴射而出,这剑芒只是普通的剑气,并不是天剑斩。

    剑芒带着巨大的刺耳的声音,瞬间便是出现在了巨大妖兽面前,竖着将其砍成了两半。

    “噗”整个天水湖,都是染成了一片红色。

    易朝看在眼里,一点波动都是没有。随后他深吸了几口气,身上的黑气再次恢复成了火光,手中的黑剑也是消失了,只剩下一个剑柄。

    “呼……”易朝长出了一口气,咳嗽了两声,“看来还可以。”

    虽然不知他再说些什么,但是从脸上的笑容来看,显然是极为的高兴。

    “呵呵,先去将那‘灵丹’寻找出来。”易朝急忙地冲了过去,翻箱倒柜般寻找着。

    “哈哈,这就是灵丹吗?好家伙真够大的!”易朝抱着足有他脑袋这么大的灵丹,不由开心大笑。

    只见他张开了嘴,嘴里吐出一口黑气将那灵丹包围住,吸入了嘴里。

    而后,他将卢卡的头颅见了起来放入了包裹中。

    “嗯?有人来了?”忽然感到一股强大的气势向这边传来,易朝一惊,急忙躲在了草丛中,一身上下一点气息都不向外泄漏。

    “刷”的一声,在这天水湖边出现了一个人影,易朝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眼,忽然心中惊声道:

    “竟然是他……”

    皎洁的月色下,天水湖旁……

    “这人……”易朝仔仔细细地打量了眼前这人一眼,此人一身黑衣,将其面部也是遮住。

    不过刚才他飞奔而来的那股气息,易朝却是忘不了。

    “这家伙就是当日截杀薛晴那一伙人的头!”易朝心中肯定地想到。

    “奇怪,刚才明明感觉到了那人的气息,难道已经离开了吗?”那人似乎再自言自语,“刚才那火光绝对不会有错,肯定就是那个坏我事的人。”

    “哼!既然跑了就算了,不过不要让我找到你,不然你不会有好果子吃的。”那人狠狠地说着,随后化为一道身影消失在了森林中。

    然而易朝依旧是躺在草丛中没有动弹。

    大概十分钟后,天水湖旁再次出现了那人的身影。

    “看来真是走了。”那人摇了摇头,便是消失了。

    “呼!”此时易朝才松了口气。身躯微微扭了扭,随即站了起来。

    “看来这大岩城也是风云起涌啊,我看过不了多久就要有一场战斗爆发了。不过这些都和我没有关系,就让他们自己头痛去吧!”易朝心中暗道,随后便是转身离开了此处。

    ……

    “哈哈哈!林小兄弟回来了,看你一脸表情就知道任务成功了,是不是?”易朝刚一推开那猎人堂的大门,石韩的大嗓门便是响了起来。

    “呵呵,还算幸运吧!”易朝谦虚道,他不明白,这石韩显然已经在这猎人堂里呆的时间够长了,做的任务远远要超过他所接的任务,为何仍然不是“极限猎人”呢?

    不过这石韩也没有说,只是摇摇头笑了笑。人家如此,易朝也不好再厚着脸皮去问。

    “哈哈哈,那我就先恭喜恭喜你了。你去交任务去吧,我就不打扰你了。”石韩笑着点了点头,随后转身去找其他的大汉喝酒去了。

    “真是个奇怪的人……”易朝心中给了石韩一个评价。

    他大步走上了二楼。刚一进去,当日的那个侍女便一脸欣喜地迎了过来。

    “先生,您来了。”

    易朝看了她一眼,想到自己即将要得到阵法书,心中也是期待,脸上露出了笑容:“嗯,这次我是来交任务的。”

    “哦?”那侍女脸上出现了惊色:“先生将那卢卡杀了吗?”

    易朝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那请先生随我来。”侍女欠了欠身,随后便是转身在前面带路。

    “先生,您可真厉害,这任务有不少人接,不过都失败了呢!”侍女俏皮地说道。

    “呵呵,好运罢了。”易朝心中想到:这卢卡说有人雇用他来杀我,会是谁呢?我自从改变面貌后应该没有惹过谁啊?难道是那叶晨羽?不过若非这样,那卢卡也不一定会出来,说不准我这次的任务也是以失败告终吧。

    二人拐弯抹角的来到了一个房间里,侍女转过身笑道:“先生,请您把任务物品交出来吧。”

    所谓的任务物品,就是那卢卡的尸体或人头。

    易朝将手中的包裹扔了过去,那侍女双手接住,打开仔仔细细地看了一眼,然后笑道:“先生,任务您的确完成了,请随我来领取报酬。”

    易朝心中暗道:这猎人堂还真不是盖的,一般的人要是看到血淋淋的人头吓都要吓死了,而眼前这个看似极为柔弱的侍女竟然一点波动都没有,真是令人难以相信。

    二人又是一番转弯抹角,来到了一个极大的门前。

    大门全部都是精铁铸成,看样子想要打破十分的困难。门口处站着两名中年大汉,如同凝固了一般,若非他们的眼睛还在转动,易朝都会认为这两个人是死人。

    “实力……竟看不出来?”易朝一惊,这二人的实力深浅他一点都感觉不出来,显然二人身上有着消除气息的东西或也是和他一样会“隐形诀”这样的灵诀。

    侍女小跑了过去,和那其中一个大汉小声交谈着什么。那大汉看了一眼易朝,眼中闪过一丝不知名的情绪,随后便是点了点头,推开了大门。

    “嘶―”易朝大惊,这大门内部完完全全全部都是由黄金铸成,显得极其奢华。而在这房子中,一个个台子立在地面上,台子上均有着一个盒子。

    侍女欠了欠身,在那大门处毕恭毕敬的站着,而那大汉则是将易朝带了进去。

    只见那大汉一路前行,来到了一个盒子旁。易朝扫了一眼,那盒子上面写着“追杀极限猎人卢卡”八个字。随后那大汉将盒子交给了易朝,并带着易朝出了这黄金屋。

    侍女笑道:“先生,您的报酬全部都在这盒子里放好了。不知您还有没有什么要求?我们可以给您提供猎后服务的。”

    易朝脸皮抽了抽,摇了摇头笑道:“呵呵,不用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好。”那侍女眼中明显的闪过一丝失望,随后便是带着易朝出了二层。

    易朝一路小跑,回到了客栈,迫不及待的将那盒子打开。

    盒子分为两层,第一层放着数块金条,显然便是那报酬60000金币。

    而底下那一层,则是放着一本蓝色书籍。

    “初级阵法书”

    易朝心中一喜,将金条收入怀中后便是打开了书籍。

    “这书籍中记载的是有关阵法的知识和一个初级阵法。是个封印阵法,看来就是那天在森林外他们封住那血虎的阵法吧……”易朝自言自语,随后便是认真的学了起来。

    ……

    第二天一早,只见易朝双手合十,一道淡淡的亮光包裹住双掌,他分开双掌,将其贴在了地面上。旋即一道圆形阵法图案出现在了地面上。

    “这便是封印阵法吗?不过看样子也只能封印灵动以下的生物啊……”感觉着这阵法的威力,在回想起那任菲儿施展的强力阵法,易朝不由撇了撇嘴:“真不愧是初级阵法……”

    随后他收回了双掌,而阵法图形持续了将近五分钟后便是消失了。

    “五分钟吗……”易朝沉吟了一下,然后整理了一下衣服,推开了房门。

    “该离开这大岩城了,是时候要去那雪山了……”

    易朝先是去了一趟猎人堂,拿到了“极限猎人”的徽章。

    这样一来,以后在别的城市也可以直接去领高级任务了,不用在从头再来。

    “怎么?林小兄弟要离开这大岩城了?”石韩问道。

    “嗯。我要去那雪山上看看!”易朝笑道。

    “呵呵,雪山吗……嗯你的确应该去看看。不过林小兄弟,我可提醒你一下,那雪山可是危机重重,而且你可要小心一点周围的人。”石韩小声地提醒道。

    易朝心中也是明白,笑道:“放心吧,石韩大叔,我懂得见好就收的。”

    “呵呵,我也就是提个醒。”石韩哈哈大笑,“那么林小兄弟,咱们后会有期了!”

    易朝拱了拱手,随后便是离开了猎人堂。

    石韩望着易朝的背影,眼神微微闪烁:“雪山吗?看来又是一次年轻一辈的争夺战啊,林鑫,这小家伙不简单啊,不知能在那里会有什么样的表现呢……”

    此时的易朝已经出了大岩城,这雪山在大岩城的南边,可以说已经快要出了“云落帝国”的边界了。

    一路上,易朝也是碰到了不少的年轻人,而且大部分的人都是成群结队的走着。

    三天后……

    “根据这地图上来看,这雪山是在天炎山脉那里出现的。明明天炎山脉那里气候炎热,即便是这深冬那里也是如同酷暑一般,竟然特意的出现在那里,真是够奇怪的。”易朝心中暗道。

    “客官,您的菜!”一个小二双手端着两个盘子,放在易朝身前的桌子上,笑着说道。

    “嗯。”易朝也是赶了三天的路了,这三天里一直都是在外面打猎烧着吃。现在看到眼前这可口的饭菜,食欲顿时大涨。

    这小店便是在天炎山脉附近的一个小店。小店平时冷冷清清的,不过由于雪山的降临,现在生意可是十分的兴隆,这令那胖子掌柜一天到晚脸上都是充满了笑容。

    “掌柜的,我们要在这里吃顿饭,还有没有座位了?”忽然一道大吼声在这小店门口响了起来,吼声之大,竟然将那房梁上的灰尘都是震了下来,似乎木头上还出现了裂缝。

    那掌柜急忙拖着一身肥肉,屁颠屁颠得跑了过去,笑着说道:“呵呵,这几位爷,小店还有座位,请随我来,呵呵请随我来!”

    “哼!”那群人都是哼了一声,随后便是跟在掌柜身后。

    易朝看了那群人一眼,发现这帮人全部都是穿得同样一件衣服,显然是一个门派的。

    “切!没想到猛虎帮的这群砸碎也来了,难道你们也想来这雪山分一杯羹吗?真是自不量力。”忽然一道略微尖细的声音在易朝旁边的座位上传了出来。

    “猛虎帮……”易朝重复了一下,随后歪头看了一眼旁边那个座位上的一群人,显然也是同一个门派的,一身血红色的衣服,看上去和那“血门”倒有些相似。

    “哼!我道是谁,原来是你们这群血奎狼的人,不要以为你们老大和那‘血门’有点关联便可以猖狂了,你们老大在人‘血门’的眼里,连个屁都不是。”那猛虎帮为首一人说道。

    “方雄,你找死!”一个长得极为瘦弱的男子立刻站起,大声喊道。

    那方雄冷笑了一声:“你算个什么东西?你们老大还没发话呢你就敢和我说话?吕华,这就是你们血奎狼的人吗?哈哈哈哈……”他身后的一批人也是都哈哈大笑,语气中充满了嘲讽。

    “你……”那极为瘦弱的人脸色顿时涨得通红,伸手便是将腰上的长剑抽了出来。

    然而就在这时,他的右手被人抓住了。

    “吕大哥……”那人看了一眼抓住他的人,不由咬了咬牙将剑又收了回去。

    那人转过头来,冷冷得看了方雄一眼。

    “这人……”这吕华给易朝的第一眼感受便是:嗜血。他身上的那股血腥的气味极为的浓重。那双眼睛如同狼一般,盯上一个人便是让那人感觉他对战的敌人不是人,而是一只凶猛的狼!

    此人长的倒是一般,脸色极为的苍白,一点血色都是没有。而且看上去身体也是极为的瘦弱,比那抽剑的人还要瘦弱一点。但从周围的人来看,显然此人的实力却不是光从外表能看出来的。

    “呵呵,”声音如同老人般的沙哑,“方雄,我们老大是不是个屁,那也总比你们连当屁的资格都没有的人要强多了。”

    “嘿嘿……有意思。”那方雄先是一愣,随后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双拳紧握,骨头清脆的声音响起。

    那掌柜的此时也是一脸苦笑,虽然此时是个赚钱的好机会,不过也是带着极大的风险的。

    “这帮家伙……”易朝幸灾乐祸地笑了一声,这地方果然是龙潭虎穴,没有一个好东西,看到对方不顺眼就开打。

    就在这时,门口又是出现了一批人。一群身着青衣的年轻人走了进来。为首一人,长得极为的俊俏,只有他穿着不一样,一身白色衣衫,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有着一种让人亲近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