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啦 > 穿越小说 > 大唐农场无双 > 第243章吓到了
    两人的见面充满了火药味,复仇的快感并没有出现,反倒是屠杀手无寸铁的人让他有些反感,他得到力量可不是为了屠杀弱小的。

    而对燕宝山来说,对面这个家伙就是一个屠夫,杀了这么多的人,他身上的罪恶已经快溢出来了,可是很奇怪的是,这些罪恶居然被他身上的暗黑灵气吞噬,成了他的养料,居然还有这种吞噬罪恶的人,这太可怕了。

    燕宝山其实没有那么正义的想法,但这人的出现对阴间来说可不是好事,抢夺资源啊!

    阴魂灯笼直接把周围被杀的人全都吸取了进来,包括郑寿的灵魂也是如此,手里的钩子则直取张青的人头,张青面带冷笑,物理攻击对他根本无效。

    而燕宝山也嘴角挂着笑,他的望气术才不会看不出这些东西,他当然知道张青的能力很诡异,那些暗影杀手全都不是张青的真身,但是这些暗影分身之中全都有一条线,这条线就是传输灵气的,同时也是控制的中枢,想要真正的击杀,只有从中这些线条上下手。

    一钩子直接勾中了张青的线条,那一瞬间暗处隐藏的张青身形一僵,没想到居然还有人可以这么轻松的找到自己的破绽,到底是巧合还是说······他真的能看到。

    “哼,你逃不掉的,乖乖跟我到阴司受审吧!”燕宝山手里的钩子挥舞下,一串串的暗影分身直接消失了,张青闷哼的一声,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这是他修行有成以来,第一次受到伤害。

    “找到你了,给我现身!”燕宝山根据张青的反应直接找到了他的真身藏在何处,顿时身形爆射而出,对着张青所在的地方投射出了自己的勾魂爪。

    张青已经准备用出自己最后的杀招了,虽然强行动用会让自己更难过,但绝不能让对方好过!

    “燕宝山,住手!”

    就在燕宝山的钩子已经到了张青的面前,而张青已经准备施展自己的暗影界爆杀的时候,一个声音在他们的头顶响起,然后就看到了陈默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燕宝山顿时发现自己不能动了,不但如此,自己体内的灵力也一样被压制了,就像是见到了天敌一样,在敬畏在害怕在······颤抖!

    张青也是一样,暗影界爆杀的能量全都被悉数驱散,身上的暗伤也全都被治愈了,张青则觉得有些羞耻,因为自己居然这么狼狈,还是老师来了才救了他,否则即便最后他能杀了面前的这个讨厌的家伙,之后还是会身受重伤。

    “你是谁!”

    燕宝山总觉得这个人有些眼熟,可是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这个人,只觉得这股气势,似乎在哪里感受过一样。

    “我?我是陈默,你没听魔腾说过吗?”

    陈默看着面前的燕宝山也是蛮好奇的,这家伙的能力居然这么强悍,张青在同期绝对算是强悍的存在,可是在他手里居然要爆发最后的手段。

    “没有啊!魔腾没跟我们说过你啊!”其实只有燕宝山不知道,毕竟他是之后直接从官府招募的,其他人都知道他们的主人是谁。

    “不知道就滚回去问,以后十字坡的人,阴司不用去管,我会直接管束的!”陈默说完直接挥手挥退了燕宝山。

    而燕宝山则发现自己在几个跟头之后居然就离开了阳间来到了阴间了,对方的手段居然直接打破了阴阳之间的隔阂,而且看空间居然没有丝毫破损的情况。

    魔腾和牡丹还有阿玉正在一起喝茶,看到燕宝山狼狈的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十分疑惑。

    “这么狼狈?你被谁打了?”魔腾好奇的问到。

    “先别问这个了,陈默是谁啊!”其实燕宝山当然知道陈默是谁,十字坡大名鼎鼎他当然知道了,他问的意思是陈默跟他们之间的关系,因为那种熟悉的感觉,还有之前陈默说的魔腾的名字,可见魔腾是知情的。

    魔腾的神色古怪,看着燕宝山狼狈的样子试探的说了一句“你是被陈默揍的?”

    “没有啊,我只不过是被陈默的徒弟揍了,气死我了,本来我不会这么狼狈的,要不是陈默突然出现的话,我就赢了,那个张青根本不是我的对手!你还没说呢,到底陈默跟我们什么关系啊!”

    燕宝山不服气的很,心里觉得这一切都不该是这样的,如果不是······真是可恶!

    “咳咳,宝山啊,有些事你现在也该知道了,其实我们一直都是有一个幕后老大的,之前你看到过的天帝其实就是他的化身之一,你明白了吗?”

    魔腾可不想这小子以后不自量力的去招惹自家老大,万一弄死他怎么办?

    “什么?你的意思是······。”燕宝山不笨,立刻就领会了其中的意思,脸色也是突然变得煞白。

    他又不是白痴,招惹到自家大佬会发生什么?连天帝都是大佬的化身,那岂不是说比天帝还厉害了,难怪他们会轻易封神,难怪会在陈默的身上感觉到熟悉的气势,难怪自家的灵力会那么害怕,那那是见到什么天敌啊,那是见到祖宗了。

    “那怎么办,以后我不会被干掉吧?”燕宝山有点害怕的说道,不过这担心完全是没必要的,如果真的要干掉的话,他那里还有机会回来?

    “不要自己吓唬自己了,那哪有那个资格啊,好好做事就行了,给的吩咐你照着做就对了,十字坡的人是嫡系,虽然咱们也算是嫡系,可是毕竟是暗地里的身份,所以低调一点就好,况且,活人我们不能怎么样,等那些家伙死了之后到了阴司还是不是任由我们拿捏,不要太心急。”

    魔腾暗戳戳的教导,打算把燕宝山这个光明正大的家伙调教成一个老硬币,当然这个时候燕宝山还不知道他的想法,就算知道大概也不会反对了,顶头上司得罪不起啊。

    “老师,让您失望了,我······。”张青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低着头。

    “没关系,人都是要经历一些挫折才能成长的,以后好好修炼,报仇已经完了,以后都是你自己的人生,快回去吧,琴儿在担心你呢。”

    。